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佛怀煽仇录》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佛怀煽仇录》]->[《佛怀煽仇录》简介]
陈沅森传记
《佛怀煽仇录》
·《佛怀煽仇录》简介
·第一章 会爬坡的骷髅头
·第二章 谁谋杀了他
·第三章 大山里的隐者
·第四章 宴乡邻小论贫富
·第五章 可怜巴巴的财主们
·第六章 勇敢分子的诞生
·第七章 红色恐怖
·第八章 惨绝人寰
·第九章 揭掉你的天灵盖
·第十章 冤冤相报,了无尽时
·第十一章 莫敬斋漫谈“中共与农民”
·善语哀言话《佛怀》
《笑泯恩仇》
· 前言
·一、豪宅主人
·二、麻园湾
·三、入住阁楼
·四、忘年交
·五、肺腑之言
·六、笑泯恩仇
·七、妻子初来
·八、001号案件
·九、“反动”了一回
·十、结友何须多
·十一、融化在工人中
·十二、黑脸大汉
·长篇连载 《笑泯恩仇》十三、转忧为喜
·十四、夜战“打击办”(上)
·提堂在即,「肥黎」卑躬屈膝求「外援」
·暴徒死捉警員「小辮」唔放,監警會公平公正勇撐警隊
·「暴力黑布秀」難掩黑暴,「真攬炒十步」寸步難行
·鋃鐺入獄絕非「浴火重生」,年青人當睇清現實「再出發」
·唔喺「嬉笑怒駡」而喺顛倒黑白,《頭條新聞》停播實喺香港之幸
·教育係培育主流價值觀嘅途徑,唔係傳播仇恨祖國、暴力違法思想嘅「無掩雞籠
·立法護港彰顯決心 亂港宵小如喪考妣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怀煽仇录》简介

    陈沅森

     《佛怀煽仇录》是第一部钩沉“土改”历史的长篇小说,描写中国大陆20世纪50年代初中共“土地改革”运动,杀害200多万地主的悲惨故事。全书11章,22万字。江南某省,有一个名叫“佛怀”的偏僻乡村,那里的人民善良、淳朴、勤劳,世世代代过着“上下不相慕,贫富两相安”的宁静生活。那里有一位名叫王殿臣的大财主,他品德高尚、学识渊博;他笃信神佛,从小就用“举头三尺有神明”来规范自己;他深受儒家道德约束,身体力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心地特别善良,怜贫惜老、抚育弃婴、助教兴学、修桥补路……用祖辈遗留的财富,赞助乡村中一切正义、正当的事业,在佛怀乡砥柱中流,深受乡民爱戴,享有崇高的威望。

     中共建政后,忽然间,沿袭战争年代“打土豪”解决军需的老套路,实行“土地改革”,掠夺地主的财富,用以解救中央财政危机(见1950年6月6日——9日,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毛泽东的报告)。土改打着“耕者有其田”的漂亮旗号,完成了对农村人力、财力、物力的总动员和总控制。分得土地的农民必须敲锣打鼓把儿子、丈夫送到有去难回的前线(抗美援朝);土地收获除交公粮、自食后的余粮,必须全部低价“卖给”国家(统购统销)。在土改中同步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大开杀戒,用残酷的恐怖手段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

     土改时,按当地农民分配土地的总需求量,制定“人均占有土地超过X亩”(各地指标不同)即划为“地主”的政策,用“镇压”的手段,既谋地主的财,又害地主的命。中共自己承认,在土改中杀害了80多万地主,国际舆论公认的数字是200多万。他们之中大多数人丧失生存权的唯一理由是:占有土地超过了规定,财产比别人稍多。这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极不公平、极不公正的大冤案!

     《佛怀煽仇录》从佛怀乡建立红色政权开始,详细讲述了韩光其乡长建政的故事;第一任土改工作组长徐刚平紧密配合,开展土改的故事。为了达到谋财害命的目的,他们在贫、雇农之中挑是拨非,煽动他们仇恨地主、富农。故事情节曲折,高潮迭起;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活泼。土改谋财害命,激起了强烈的反抗,在第一次公审、惨烈地枪杀8人之后,佛怀乡随即被反对势力和土匪端掉了,韩乡长、徐组长、解放军战士和积极分子等17人,成为牺牲品。相互杀戮的血腥场面,令人惨不忍睹。读完此书,善良的人们将含着热泪掩卷长叹,静穆深思:成千上万人“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这个“革命”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改朝换代,土地改革的疾风暴雨中,大地主王殿臣逆来顺受,决心交出金银珍宝和全部财产,归顺新朝。但他在民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如不剪除,新生的红色政权难以巩固,“封建势力”难以打倒。于是,第三任土改工作组长按上级意图,违天理、逆民心,用“封建专制的政治基础”、“国民党政府的墙脚”、“特别阴险狡猾的大地主”等不实之词作为“罪状”,强行杀害了他。

     王殿臣的挚友、大地主莫敬斋,1949年由于“跑得快”,逃到香港,后经商成为亿万富翁。故事最后通过莫敬斋之口,对中共土改进行总结和评价:

     把善于经营的地主、富农杀死和打压下去,农村中就更加缺乏经营型人才了;把已经集中了的生产资料,零星分散给不善于经营的单人独户,使农业生产力遭受严重破坏。

     利用不识字的流氓无产者在土改中冲锋陷阵,打杀地主,后来这批人入党做官,使乡村社会领导阶层彻底恶质化。

     土改执行“奖懒罚勤”政策,一直延续二十余年,使农业生产长期落后,至今无法跳出小农经济的窠臼。

     土地改革,在财富分配上强行“重新洗牌”,如果听其自然发展,不善经营者卖出土地,善于经营者买进,土地将重新集中。这时,正好赶上五十年代国外农业科技发展和农场规模化经营时期,中国农民跟进,就会缩小与世界的差距,使农业呈现一片曙光。但不幸的是,对人民富裕深怀恐惧的毛泽东,为加大积累提供重工业建设资金,为减少统购统销与千家万户打交道的交易成本,驱使农民走“合作化”的道路。短短两三年,就由初级社变为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将数亿农民捆绑在土地上,牺牲他们的利益,使之成为新一代农奴。

     莫敬斋重点对“中共与农民”的关系进行了追述和剖析。毛泽东一辈子创造性地为中国农民做了四件惊天动地的大事:1927年以湖南为中心的“农民运动”、30年代前后在井冈山武装割据的“土地革命”、50年代初的“土地改革”和50年代末的“人民公社”。这四件大事给农民带来的是:数千万人的死亡和至今贫穷、落后。

     《佛怀煽仇录》作者陈沅森,1939年生,湖南长沙人,土改时11岁。书中收录的许多故事,都是作者亲见亲闻,或者是长辈、友人相告,博闻强记50余年(在大陆不敢作笔记)。其写作动机是揭示民族苦难,为200多万惨遭杀害的地主鸣冤叫屈,在读者良知深处为他们彻底平反。小说于2002年8月动笔,2003年2月脱稿,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市历尽艰辛写成。

     小说最后借莫敬斋之口,要求人们牢记史实,淡化仇恨。历史翻新页,逝者长已矣;罪魁祸首和所有涉案者,年事已高或已作古。莫敬斋谆谆教诲广大地主的后裔,不要因先辈的惨遭杀害而追问中共现政权,不能苛求现政权承担土改的历史罪责。他希望在澄清历史事实的过程中,吸取经验教训,避免中华民族再次沉沦到冤冤相报、了无尽时、相互屠戮的血雨腥风之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