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沅森传记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陈沅森传记]->[《笑泯恩仇》一、豪宅主人]
陈沅森传记
《佛怀煽仇录》
·《佛怀煽仇录》简介
·第一章 会爬坡的骷髅头
·第二章 谁谋杀了他
·第三章 大山里的隐者
·第四章 宴乡邻小论贫富
·第五章 可怜巴巴的财主们
·第六章 勇敢分子的诞生
·第七章 红色恐怖
·第八章 惨绝人寰
·第九章 揭掉你的天灵盖
·第十章 冤冤相报,了无尽时
·第十一章 莫敬斋漫谈“中共与农民”
·善语哀言话《佛怀》
《笑泯恩仇》
· 前言
·一、豪宅主人
·二、麻园湾
·三、入住阁楼
·四、忘年交
·五、肺腑之言
·六、笑泯恩仇
·七、妻子初来
·八、001号案件
·九、“反动”了一回
·十、结友何须多
·十一、融化在工人中
·十二、黑脸大汉
·长篇连载 《笑泯恩仇》十三、转忧为喜
·十四、夜战“打击办”(上)
·提堂在即,「肥黎」卑躬屈膝求「外援」
·暴徒死捉警員「小辮」唔放,監警會公平公正勇撐警隊
·「暴力黑布秀」難掩黑暴,「真攬炒十步」寸步難行
·鋃鐺入獄絕非「浴火重生」,年青人當睇清現實「再出發」
·唔喺「嬉笑怒駡」而喺顛倒黑白,《頭條新聞》停播實喺香港之幸
·教育係培育主流價值觀嘅途徑,唔係傳播仇恨祖國、暴力違法思想嘅「無掩雞籠
·立法護港彰顯決心 亂港宵小如喪考妣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泯恩仇》一、豪宅主人

   出国前(2002年仲夏)的某天上午,宾伯骏在一条偏僻马路的人行道上漫步。一辆进口小轿车,缓缓靠边,停在他身旁,“叭叭”轻轻叫了两声。

   “一台进口高档车”,宾伯骏看了一眼,心想。他没有理睬,继续朝前漫步。小车轻轻启动,慢慢跟着他走,又“叭叭”叫两声。宾伯骏停步,朝车窗里面看,茶褐色的玻璃窗内,司机好像在与他打招呼。接着,车窗玻璃自动缓缓落下,露出四毛哥微笑的脸。

   两人相对粲然。

   “到哪里去?”四毛哥问。

   “没事,散散步。”宾伯骏回答。

   “上车吧。”

   说着,前车门自动打开,宾伯骏便跨了进去,坐在副司机位子上。

   “到哪儿去?我送你。”四毛哥说。

   “没事,闲着,出来溜达。”

   “那就先到我家去坐一坐?你还没有去过的。”

   “好吧。听说你买了豪华别墅,我这寒酸样子,能进门吗?”

   “哎呀!你宾叔叔不能进门,还有哪个能进去?”

   说着,小车掉头,朝郊外开去。

   “你这次出国,什么时候走?”四毛哥问。

   “儿子跟我订飞机票去了,大约还有半个月吧。”

   “订好票,把起飞日期告诉我,择个日子,搞几个小菜给你饯行,两人再痛痛快快聊一宿。”

   “今天聊一聊,不就可以了吗?”

   “不行,不行,今天有事,时间不够,聊不透。”

   “有什么事情,要聊一整夜?”

   “你不知道,跟你聊天,简直是一种高级享受。你读书、看报都很过细,记性又好,一件事不讲则已,一讲,便可以将它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讲得一清二楚,听起来蛮有味,好过瘾。每一件事,你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和思考,剖析出一番道理,令人深受启发……”

   “哎呀!你别把我捧到天上去了。”

   “真的,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吹吹捧捧。我心里有数,之所以有今天的谭四毛,与你多次谈话受到的启发是分不开的……”

   这时,小车已驶到大门口有不锈钢自动栏栅、有保安执勤的豪华别墅区。车进大门后,驶向一栋淡绿色的双层别墅。四毛哥拿出一只遥控器,摁两下,别墅的不锈钢门便自动打开了,小车驶进后,又自动关上。

   下得车来,四毛哥又摁一摁遥控器,一楼正中的双合大门又自动打开了。这时,二楼阳台上出现一位穿睡袍的“贵妇人”,开口说:

   “我说你怎么回来了呢,是宾叔叔来了啊。”

   说话的是四毛哥的妻子林慧,宾伯骏朝她点点头,微微一笑。

   换了拖鞋,进入硕大的客厅,宾伯骏准备坐下来。四毛哥一把挽住他的骼膊,笑着说:

   “宾叔叔哪是坐大客厅的?要坐到我的密室中去。”

   说着,二人并肩上楼,打开一间小客厅。刚刚坐下,女主人便端来一个讬盘,里面有两杯热咖啡、进口水果和一瓶法国葡萄酒。

   女主人笑盈盈地说:“我就知道,你会带宾叔叔坐到这里来。”她出去时,顺手把门关上。

   门一关,四毛哥便笑着挥手说:“随你商谈什么,没任何人听见。”

   “有什么事,需要这样保密?”

   “你不是曾经说过‘或策划于密室,或点火于基层’吗?这就是‘密室’。”

   “那是‘文革’时的流行语,好像是老毛在一篇文章中提及的,后来造反派和保皇派,双方都这样对骂。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有什么需要到密室中策划的。”

   “哈哈哈哈……”四毛哥爽朗地大笑起来。

   四毛哥名叫谭文武,比宾伯骏小十来岁。父母希望他“能文能武”,可惜读书时遇上“文革”,“文”没有上得去。他极其聪明,虽然只有“文革牌”初中文化,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胆大心细,商业头脑特别发达。15岁那年,母亲求爹爹拜奶奶,好不容易把他安插在区办棉纺厂学保钳,哪知他干了几个月,便跑出来,硬要到宾伯骏所在的街道工厂去学徒。宾伯骏当时安排他当“普工”(工资比学徒多一倍,实际可上机床学手艺),不到半年,车钳刨铣磨,样样都学会,便飞了。出厂不久,只16岁,到一家社队企业当“包工头”,承接国营大厂的大型金属结构工程。工程干完后,拎回家满满一旅行袋钞票。不久,外地“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找上门,来了两个土头土脑、背着黄色军用挎包的乡下人。四毛哥先把他俩请到大饭店“撮一顿”,一人送一部“凭票购买”的永久牌自行车,一人一个红包(内装多少钱就不知道),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切烟消云散。此后,生意越做越红火,只听说他今天在上海,明日又到了广州,天南海北,飞来飞去;名片头衔,今天是某某公司总经理,明天又是某某集团董事长……变幻无穷。看着看着,由“小发”到“中发”,由“中发”到“大发”……去年,听说他购买了200万一栋的别墅,八十万的宾士车……

   “哦,妈妈还好吗?”宾伯骏挂念着,问道。——妈妈,就是四毛哥的妈妈,人称“谭妈妈”,那可是天下第一等的好人,典型的贤妻良母,永远的与人为善者。

   “妈妈还好。”

   “爸爸呢?”

   四毛哥指指左臂,宾伯骏这才看见他麻黑色休闲服的左臂上,戴着黑袖圈。

   “什么时候过世的?”

   “前天,今晚开追悼会。”

   “什么!”宾伯骏呼地一下站起来,急促地说,“我们怎么还坐在这里扯谈?这样的大事,赶快去,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没事,没事,一切都安排好了。”四毛哥稳如泰山,胸有成竹。

   “不行,不行,孝子怎么说也得在现场,我们赶快走吧。”宾伯骏催促他。

   “昨晚守灵,林慧累了,我刚才送她回家休息。看到你,好久不见,又想跟你聊一聊……”

   “到那里去聊吧,快走,快走!”宾伯骏催促他。

   两人同时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四毛哥跟妻子交代了两句,便下楼,开车,上路。“还是住老地方吧。”宾伯骏问。

   “老地方。”

   “没有接父母到你这里来住?”

   “早几个月来了,住了三天,不习惯;看不见那些老邻舍的熟面孔,心里不舒服,仍然住回去了。”

   “唉,人老了,念旧,就是这个样子。”

   ……

   车子开得飞快,一会儿便到了城北麻园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