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
陈泱潮文集
·李登輝:讓蔡英文帶領國家實現人民的願望(視頻·多圖)
·ZT國際觀選團等客觀評價臺灣2012大選及臺灣未來
·蔡英文败选感言及中国微博对蔡英文败选演说的评论掠影
·馬英九發表勝選感言(視頻)
·台湾2012总统大选各方表现都很成功
·民主论坛 2012.1.14 电子日刊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疯传大陆!
·洪哲胜:“中共是这次台湾大选的最大赢家”
·蔡英文闪电成立“小英办公室”布置2016选战
·民主女神頌——蔡英文敗選了,民主女神誕生了!
●今日小岗村——广东陆丰乌坎村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视频完整版)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救世救心拯救中国的唯一良方!
·陈泱潮2011圣诞节再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北京专家学者高度评价“乌坎转机”
·陈泱潮对乌坎村这次选举的评论
●2012年春天中国的雷声
·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薄熙来事件凸显政改必要性/4.20民主论坛精要
·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王康:我为什么接受外媒采访?(图)
·多名官员受惩处 乌坎效应能广传?(图)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陈破空
·纪思道:薄案昭示中国政治模式绝对是气数将尽
·今人不可不重视的神传世界末日预言(视频)
· 于浩成谈"所谓胡温政改"
·国人应看清具有法西斯倾向的血统论太子党们的阴谋
·今日当政者的伟大觉醒
●變數
·閃爍着胡耀邦精神的胡德華重要講話
·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ZT 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谢选骏: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早在苏东剧变前就在倫敦出版發行的《特权论》英文精平裝本(4图)
·《圣灵福音》第二版图片
·习近平及反马克思投机者应读:列寧扭曲馬克思的騙局
·中國人民正在快速覺醒
·历代王朝灭亡前十大征兆——据说转了一亿次(图)
·解放军已成空茅部队 还能保卫国家吗?/汉评
·钟沛璋:记住历史,六月飞雪 /
·王小石犯欺君之罪:俄罗斯现状-世界银行报告(转载)
·ZT薄熙来快审完了,中共有办法止疼疗伤吗
·對原北京四五論壇召集人之一呂朴先生的建議
·劉亞洲,你要明哲保身,不放屁會死?
·一份坚决反对倒退逆流的《万言书》
·李洪林访谈(下):改革就是重回人类文明大道
·歷史圖說蔣介石和毛澤
·在“保衛毛主席”口號下的血腥罪惡
·中國悖逆世界发展潮流,距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
·习近平中共党应读应反思: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ZT习近平难回避“政治体制根本变革”/熊飞骏
·形勢比人強,中共越來越難以承受不變不行的壓力
·ZT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ZT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可悲的中國;2013年中国国情数据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奸佞當道,欺天虐民亂象亡象災禍紛逞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陈泱潮
   (2002-8-24)

   ~~~~~~~~~~~~~~~~~~~~~~
   目录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4、【凋零的民主墙】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10、【真可谓废寝忘餐,相谈甚欢】
   11、【拼此一搏,也要将它诉诸于人民】
   12、【民主墙的复活节】
   13、【忆峥嵘岁月,友情珍贵,笑迎明天】
   ~~~~~~~~~~~~~~~~~~~~~~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我第一次坐牢于1979年3月7日获释。在出狱签字时,见〖释放原因栏〗写的是“接省公安厅电话通知:立即释放,结论待作”。
   在当时的宣威县公安局长的眼里,我是因与邓小平有亲戚关系,才被“上头”通知释放的,比起宣威县因对《毛主席语录·前言》发出疑义就被判处死刑打了九枪才毙命的孙丹怀等那许许多多“反革命分子”,我简直该当枪毙千次万次了,怎么能释放?因而他声色俱厉警告我:“不准乱去哪点!”
   公安局长对我这种声色俱厉的警告,使我强烈感到不是无罪释放,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在这几十年一贯杀“反革命”如杀鸡一样的残酷政策惯性作用下,我的人身安全显然尚无保障!且有两件事仍然心存余悸:一是曾寄清华大学请“四人帮”干将谢静宜转给毛泽东陈述《特权论》中心思想的信;二更为严重的是,1977年实施发动新疆赛福鼎起义计划的行动——尽管因邓小平复出而自动中止了此行动(见http;//www.cnfr.org所载《陈泱潮事略》)。对前一件事,我采取了(a)推迟本文成文时间加以掩饰;(b)在拘留审查期间任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刑讯逼供诱供,均未自陈,“查出来算我的,查不出来算你的”;对后一件事,更是如履薄冰,十分悬心!
   这次获释,一方面可以说是势所必然,因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很多提法,早已见诸我这次坐牢的唯一事由——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的《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例如解放思想、民主法制……等等;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侥幸的,因为中共从建政以来所枪杀的无数“反革命分子”,有谁像我这样系统、尖锐、深刻、犀利地解剖、批判、抨击了共产专制制度?有谁像我这样不仅提出了变革共产专制制度的完整方案,而且提出了捣毁共产专制制度实行第二次武装革命方案、且已有所行动的?
   如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局势,印证了我几年前的预见和论断。籍对“四人帮” 的清算,华国锋、邓小平围绕最高权力的新一轮争夺,给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宪政民主革命,提供了乘热打铁获致成功的可能。为了能够把握往这个机会,为了彻底获得安全与自由,我没有和母亲、妻儿多享受一下幸存者的天伦之乐,又马不停蹄开始了新的奔忙。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我4月初来到北京。原准备通过亲戚关系往见邓小平夫妇。去见邓小平夫妇之前,我先走访和看望了一些亲友。其中一位是祖父的结拜兄弟原清末云南讲武学堂总办、辛亥革命云南“重九起义”领导人、曾出任过一任国务总理、中共建国后亦曾为全国人大常委的李根源先生之子李希泌。李先生当时住在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他给我看了邓小平刚刚于3月30日在中央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上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李先生从世交的角度直言相告,邓小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的观点,更不可能接受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主张。他可能给你一个官当,但不会允许你这些观点流传到社会上去。以你的情况,要当官可以去找邓小平;要发表这样的文章,除非去西单上民主墙……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同时,李先生还告知,邓小平本来是支持民主墙解放思想以冲破老毛那一套“框框”好扳倒华国锋汪东兴的,不料前几天有个姓魏的高干子弟,可能其父是华国锋一派的,跳出来在民主墙上贴了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的大字报,叫什么“警惕新的独裁”,这就引来了邓小平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可惜呵!好不容易等了三十年,三中全会才“放”开到现在,仅仅三个月,就这样又给“收”了!这姓魏的小子要出名也不能这么个出法!对中国真是太损了呵!这个时候说什么邓小平都比华国锋对中国要好呵!……你早两个月来,去民主墙发表你的文章还来得及,现在恐怕不行了……

4、【凋零的民主墙】

   在李先生的介绍下,我找到了西单民主墙。此时它确如李先生所说,已在中共北京市委有关决定等措施的打压之下,一片凋零。有上访人员申冤的诉状,而鲜见对国事的宏论畅言。唯一有点希望的是,它还存在,还有军人为它站岗。但显而易见的是,诚如李先生所说,按共产党的本性,是不会允许它长期存在下去的,一旦邓小平完成了取代华国锋的外科手术,民主墙就将被封冻,不复存在!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在这样严酷的现实面前,我该怎么办?读过《陈泱潮事略》的人知道,我政治上遭逢必须作出结果有如天壤之别的重大选择的人生十字路口已有多次。第一次是在“思想犯”动辄被杀害的高压下,要不要动笔写作《特权论》?第二次是当华国锋政变后,要不要发动新疆起义?第三次是在邓小平复出有可能进行和平变革的时候,要不要放弃发动起义时机选择和平变革之路?现在,命运使我在继这三次人生十字路口之后,又一次来到了人生十字路口!
   赴京前,我曾领着刚换牙齿的女儿去昆明看望刘传真老表(卓琳同胞大姐之长子)、李希纲(亦李根源之子)等亲友。此刻,我怀里揣着刘传真给其两位姨娘即卓琳与其同胞二姐玳英(儿时曾由父母包办许配给我的叔叔陈绍曾——1936年到延安后改名陈希)的亲笔介绍信、中央军委在西城区雨儿胡同33号接待室的电话和刘传真胞妹、卓琳养女浦莎莎在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地址、电话。按传真老表的意见,我最好先见莎莎,再见浦玳英,然后由浦玳英联系安排去见卓琳。传真在信中还特别提及我父亲因为其父母担保,而遭拘押染传染病斑疹伤寒身亡“致使尔晋母子吃了不少苦”的事节……显然,如果走这条投奔邓小平的路,凭自己三十出头就已达到的理论高度远见卓识、所具有的真才实学、强烈的人民性、铁窗烈火的考验、卓越的宣传和组织能力、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勇于奋斗的精神和艰苦环境长期磨练出来的吃得苦中苦的非凡忍耐力和冲天干劲,弄个省长部长当当,自信不成问题。
   但是,到京后所看到的邓小平1979年3月30日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却使我当时内心立即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反感!毛泽东1976年初评定他“邓小平是大官们的代表”的讲话,在我心中再次定格成了抹不掉的阴影!如果他拒不承认现实体制共产党本身已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如果他目的只在于从华国锋手里夺取最高权力而拒不接受民主革命的方案,拒不推行国体政制改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那就会失去中国经过长期痛苦磨难由毛泽东“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所号召所造成所积淀起来的政治热情和可能爆发的能量!就会坐失此通过民主变革毕四功(1、既可利用美苏矛盾有效争取西方全面援助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2、又能借“反修防修”做文章,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彻底战胜修正主义,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专制超级奴役制度;3、用共产专制国家的民主革命有效制止因美苏东西方两大阵营尖锐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4、通过推动台湾海峡两岸的民主化变革和平统一祖国……)于一役的良机!
   ……呵,我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抓住此民主墙还一息尚存举世关注北京变化的时机,诉诸人民,把《论》文抛出去!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但我毕竟是肉体凡胎血肉之躯,自己背负着“结论待作”的包袱,且有两个内心尚存余悸的问题,完全有因扩散《论》文重新身陷囹圄、面对死亡的危险!母亲、妻儿!母老、家贫、子幼!尤其是我那非常善良而又多灾多难居孀守寡把我弟兄教养大如今又为孙子孙女呕心沥血的慈母,多么令我挂怀!我岂可再令老人家担惊受怕牵连受累!
   我就是怀着这样十分矛盾十分难以抉择的心惰,犹豫、徘徊在西单民主墙前数日之久!到底是投奔邓小平?还是诉诸人民?……到底是投奔邓小平?还是诉诸人民?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毒蛇螫手,壮士断腕,非不爱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这句我少年时代深印于灵魂的、对我来说仿佛具有魔力的古训,再一次使我强烈感受到对中国对世界的极其崇高极其重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三十多年来耳闻目睹黎民百姓在共产专制制度下所受的苦难,常常萦绕我的脑际,使我泪流满面!眼前衣衫褴褛满面愁容滚滚上访的人流,使我深深感到专制不除中国难宁人民难安!历史既然选择了我认识了这一切揭示了这一切,历史既然使我成为幸存者侥幸生还,就一定是要我以责无旁贷的精神和态度,去直面惨淡的人生克尽济民救世的责任!……就这样,我又一次做了“愚拙”的选择:下定决心——诉诸人民!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我首先去找了当时在民刊中名声第一的《北京之春》。在当时出现的民刊中,唯有《北京之春》出了铅印版,传说其成员多是参与1976年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的“四五英雄”。我按其联络地址找去,接待我的是李嘉民。……这是一位有实学的同龄人。他向我提的问题,我都从我那几年前用红油墨油印、纸张稍许有些泛黄的《论》文中,随手即时翻捡出来给他过目。面对这样的文字,他显得惊讶而凝重。他最后的答复是:“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起码超前了五十年!!现在根本不能拿出去……”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次日,我又按图索骥,来到东四十条76号一个北京民居四合大院某间平房找到《四五论坛》刊登的联络地址。门关着未上锁,扣门无应,又高声问:“有人在家吗?”也未有人应声,但似乎觉得里边有男士酣睡的鼾声。便推门一看,只见两条汉子正横站在炕上此起彼伏表演鼾声二重唱!我走进炕前连呼依然不醒,当时已近中午11点,我昨天被李嘉民拒绝的“恼火”刹那间勃然直冲顶门!不禁火冒三丈一把扯起被单说:“有贤者来访居然烂睡如泥!日上三竿,酣卧不起,是联络处是办事人吗?!”两人经此一扯一掀一唬,忙揉睡眼翻身下炕,连说:“请坐!请坐!天快亮才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