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陈泱潮文集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大纪元3月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采访报导)有关去年底发生在广东汕尾村农民因土地维权而遭镇压的流血事件,来自广东省和汕尾市的政党官员在参加北京两会期间再度受到记者追问。
   
   中共汕尾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蒋海鹰表示,警察开枪镇压,被杀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持有武器、炸药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违法犯罪分子”。与此同时,同样也出席两会的广东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方潮贵则间接承认,当地政府在征用汕尾村农民土地方面没有按照应有的程式去做。
   

   针对两位政党官员的说法,记者闻剑邀请中国维权人士李健和旅居丹麦的陈泱潮进行讨论。
   
   李健在汕尾村流血镇压事件发生之前,就与村民保持联系并了解情况,流血事件发生后又及时赶到汕尾村实地进行调查;陈泱潮是《特权论》一书的作者,他对汕尾等中国百姓维权抗暴问题一直很关注。
   
   记者:首先先问一下李先生,现在广东汕尾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蒋海鹰说,被杀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持有武器、炸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违法犯罪份子。李先生,您去过汕尾市,去过现场调查,对于这位组织部副部长的说法,您怎么看?
   
   李健:我觉得这可能是这些通过征地来攫取不义之利的官员们一贯的说法吧!2004年10月份,当时在陕西榆林的三叉湾,也发生过因为征地所导致的冲突。当时他们动用的是橡皮子弹及警棍、催泪弹等等。后来往陕西省政府或者中央报告时,据说都说是,当地居民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现在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汕尾!
   
   记者:李先生,换句话说您是完全不同意汕尾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说法了?
   
   李健:是的,在调查这件事情之前,我也跟当地的居民有过连系,所以整个事情,我还是基本清楚的。可以说汕尾东洲这个血案,完全是村民为了维护自己土地的权益,而惨遭杀戮的案件。
   
   村民基本上没有责任,基本责任都在当地官员这一方。是他们先违法乱纪、强征土地,而又不给当地村民任何的补偿和安置,然后又肆意的一再阻挠村民的上访、以及想把这事通过司法来解决的努力。最后又开枪,想通过开枪、通过杀戮,想把村民的维权行动镇压下去。
   
   记者:好,那我再问一下人在海外、在丹麦的陈先生,您听到了李先生的说法,因为李先生曾经亲自到现场调查,您怎么看?
   
   陈泱潮:我听中共组织部副部长的讲话,感到是很愤慨的。组织部是中共党机构的核心组织,它是典型的代表着官僚特权阶级的这种暴政、这种腔调、这种说法,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汕尾的农民不是一般维权,不是维护一般公民权力、政治权力,而是维护生存权力。他们出海的海口--母亲湖(白沙湖)都被封了,没有去海上谋生的路子;而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又被剥夺,他们的生计无着落了。这种情况下,他们维护的是最最基本的生存权力。
   
   记者:好,我再问一下李先生。汕尾市党委的副部长蒋海鹰在记者的追问下,援引美国不久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来为自己辩护。他说,美国有一个人拿炸药在机场奔跑,他的太太说这个人精神不正常,但是警察同样开枪把他击毙了,后来证明他死的很寃枉。但是警察还是开枪了,那么你认为有道理吗?
   
   李健:我认为这么一种比拟,这样的比较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我认为没有任何道理。这完全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放在一起去对照的。汕尾东洲血案的事情,到现在没有结束,如果它没有一个公正的调查结论,没有经过公正的司法审判,我们说它永远不会有结论。我们希望会有那么一天,有一个公正的结论,有一个公正的司法审判,这是一。
   
   二、中央政府在汕尾东洲血案这件事,到现在并没有正式表态。我们还寄望政府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组合,一个中央政府所应该作为的一个立场和态度。
   
   记者:好,那我问一下陈先生。去年12月6号《新华社》也对此发表了有关的报导,在这个报导中称汕尾事情是严重的违法事件。刚才李先生说寄望中央政府会做出一个公正的结论和判断,那你认为最终中央政府会对汕尾事件做出一个大众都能接受的结论吗?
   
   陈泱潮:我看这个很渺茫、非常渺茫。因为他们现在是坐在严重的社会衡突、阶级衡突,阶级矛盾的火山口上,他们非常恐惧人民群众的维权抗暴的运动。那么寄望他们能依法办事,以事实为根据、以法理为准绳,可以说是很渺茫、是不可能的!
   
   记者:好,那我问一下李先生。听陈先生这么说,似乎对中央政府最终能做出一个让大众能够接受的结论,希望比较渺茫。但是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的厅长方潮贵也在出席两会期间,在港澳记者的追问下,间接的承认,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应有的法律程序收购土地,才酿成了这个流血事件。
   
   而且说,以后都要按照有关程序来办理,没有按程序收购土地都是非法的。这似乎预示着广东的当地政府,正在慢慢的准备对汕尾事件做一个纠正的处理呢?
   
   李健:我注意到在这之前,汕尾东洲血案发生之后,张德江曾经说过三句硬话。我也注意到你刚说的,关于土地争论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看到一个往好的方向转变的可能性。但是我们现在仍应注意到,他们到现在为止还在一些地方、在征地问题上,仍然在固执己见,例如在广东云浮市有关四个村庄的征地,现在他们仍然在这么做。
   
   所以我觉得不仅要看他说什么,更重要的是看他们做什么。另外,更要看当地跟征地有关的村民,是否能够畅通的表达他们的诉求,以及当地的司法是否能够公正的解决他们的诉求,到那个时候我们才能下结论。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3/9/2006 10:25:14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