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
陈泱潮文集
·中国青年应有的责任和精神
●论“批孙”“神话孙”的分歧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目录
·清朝的疆域空前辽阔 总体超越汉唐元明四朝盛世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1、、略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分歧的焦点、现象和本质
·2. 孙中山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罪不容赦
·3.九问狂热神话孙中山者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⑸.孙中山卖身投靠苏俄做儿皇帝埋下葬送国民党政权的祸根是不是事实?
·⑹.孙中山以苏俄党国体制颠覆了民国初年三权分立的政体制度是不是事实?
·⑺,孙中山为争取外国经济政治军事援助极力兜售中国领土是不是事实?
·⑻.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主体对象是不是党国体制?
·⑼,今日要不要强调从政者必须信守政治道德?还是继续孙中山的枭雄黑道?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5.天翻地覆巨大变化后,刻舟求剑非常荒唐
·坚持刻舟求剑膜拜孙中山,是误国犯罪行为!
·略谈当前要不要重新认识孙中山分歧的性质
·北洋人物段祺瑞风采(1图)
·6.切莫忘了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救世救心并举的两大任务】
·7.必须从【神话孙中山的党文化枷锁】里彻底解脱出来
·8.必须确认孙中山“二次革命”以来的所谓“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
·9.必须正确吸取和发扬辛亥革命和台湾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成功经验
·10. 满怀必胜信心,争取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面胜利
●辛亥百年来中国人政治道德沦丧的源头
·历史不能只由胜利者书写!
·ZT孙中山的暗杀名单
·ZT蒋介石日记自述中华民国成立后暗杀同志陶成章事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
首次深刻揭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目的及其瞞天過海之計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參透毛澤東
·参透毛泽东·目录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2.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性质是宫廷政变、抢班篡党夺权
·3.在毛泽东的算计中,华国锋的地位和作用
·4.毛澤东权力意志党主席家天下传位的铁证(2图)
·5.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核心目的(2图)
·6.人算不如天算,华国锋成功欺骗了毛泽东
·7.華國鋒宮廷政變主觀上造成的惡果
·8.華國鋒宮廷政變客觀上產生的積極效果
·公权力异化极其严重!坚持專制獨裁只有死路一条!
·9. 从毛泽东苦心孤詣传位家天下梦幻的破灭看天意难违
·10.从毛泽东—华国锋的家天下帝王梦看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1.华国锋宮廷政变对今日当权者极其重要的历史启迪
·12.結论(请详阅《大变革与新文明•聖君論》第十章面臨新甲午海戰……
·毛泽东文革有值得肯定的东西
●“文革”:共产中国民主革命序幕
·简论“文革”的历史定性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郭国汀13评陈泱潮文章
·武振荣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重新认识和评价“文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一、对“文革”的四种定性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掩饰下的【夺权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三、邓小平【浩劫文革】的实质是“官僚保特权不准百姓造反的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四、刘国凯等【人民文革】的准确说法应当是“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五、陈泱潮对“文革”的历史定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专著:幸存者定论华国锋
·幸存者的见证
·华国锋的飙升
·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
·华国锋抓捕江青等从毛泽东角度看来是十足的【篡党夺权】【宫廷政变】(1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姚文元回忆:毛泽东想让江青当主席(1图)
·张玉凤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1图)
·诸多应验谶语,华国锋【篡党夺权】【宫廷政变】的关键之点
·毛泽东【既定方针】的实质和要害:要华国锋“有问题,找江青”
·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的立场、动机、手段和实质
·毛泽东在交班问题上的枭雄黑道如意算盘
·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华国锋【为了个人名利不择手段】【违背程序抢班夺权】的恶劣影响和流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一、刘国凯的文章,一石激起千重浪

   2005年12月份的《北京之春》上刊登了刘国凯《纪念人民“文革”》
   的文章后,我写作了三篇读后感,响应了他“纪念人民文革”的号

   召。说实在的,这三篇文章仅仅是对刘国凯文章的“响应”,也说不
   到有什么独特的见解。但是没有想到民主派的大批评家朱学渊先生竟
   在2006年1月6日对我的文章作了个“点评”。再过几天,陈泱潮先生
   又因着我的一个有关“文革”的帖子发表了《重新认识和评价“文
   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的文章。上述文章的作者们
   都在不同的程度上认同了“人民文革”的价值,并且表明了中国的民
   主运动应该发扬当年“文革精神”的意向。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上述
   两位作者都是“文革”中过来的人,但却不是研究“文革”的“专
   家”。无独有偶,也就在这几天,有好几家网站转载了一位名副其实
   的“文革史专家”──宋永毅的文章《从毛泽东的拥护者到他的反对
   者》,可以说是为上述非专门家的作品提供了一种“专家”的支持。
   这样一来,于“文革”40周年前夕,在民主舆论的阵地上人们好象可
   以感受到一种新的思想、新的精神和新的风气。
   如果说已经具有了20多年历史的中国民主运动应该来一次革心洗面的
   变革的话,那么,它就应当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要有一种巨大的进步,
   而这种进步应该体现在我们中国民运人士对中国“人民社会”的历史
   和现状具有独立的理解的事情上;而这种理解又应该建立在对“人民
   社会”的基本尊重这一点之上。若不是这样,我们自己站在“异议人
   士”的“制高点”上,俯下头去看人民,大骂“人民也不是好东西”
   (这话是我从一家民主网站上抄下来的)──我们就没有办法和能力
   推进得了中国民主运动。在这个意义上刘国凯所说的“文革研究不仅
   仅是学术研究”的话,已经被许多人所接受了。上面说到的三位作者
   也是这样。他们都在“文革”的研究中看到了现实问题的迫切性。

二、《学渊点评》

   如果我们要检讨近300多年以来的中国“人民社会”的这一部历史,
   那么发生于1966年的人民合法的政治造反行为,怕是其中最重要的事
   件了。几千年以来,人民对政府的造反都是非法的,唯独在1966年这
   一切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化中,一个在当时还是非法的“反革
   命”行为,在“一夜之间”最终地变成了合法的革命运动。检讨发生
   变化的原因是一个问题,而变化的发生又是一个基本的“事实”。40
   年过去了,今天我们中国民主派人士在为民主行为和民主运动的合法
   性问题寻求辩护时,却要否认1966年的运动,这就是完全不应该的
   了。因此,如果说1966年中国伟大运动的造反精神已经为运动中的数
   以万千记的人的行为所“实践”的话,那么《学渊点评》中的如下话
   的意义就很深远:
     世间一切领域的变化,最终将导致进步,都来自叛逆的贡献,耶
     稣、爱因斯坦、比尔.盖茨、都是叛逆,连专制的毛泽东、邓小
     平、林彪也曾是叛逆。中国今天不进步就因为缺少叛逆。“打着
     红旗反红旗”的“人民文革”曾经是叛逆们的天堂,所以应该记
     念它。
   现在我们中国民运人士就缺乏如《学渊点评》中所说的“叛逆”精
   神。所以在今天这个世界民主化大潮流中我们才显得如此万能。我们
   对民主的理解也因此在很大的程度上脱离了中国的实际。在我们的有
   关民主的思想中好象就去除了“叛逆”的力量。殊不知正是民主制度
   才为人类精神中的这一股特殊力量准备了合法运用的巨大空间。而
   1966年的政治运动其所以值得我们中国人“世世代代地研究”和“记
   念”,就在于它被学渊称之为“叛逆们的天堂”。进一步的分析我们
   就会发现在它之中酝酿着“最终要导致进步”的动力,所以在过去的
   时间里,当我们把它视之为“动乱”时,自己就变成了没有“精神”
   的人了。就这样的意思讲,《学渊点评》中的话语虽然不多,但是,
   我认为意义是很深远的。正因为学渊是大批评家,所以他就敢于在
   “点评”中说“毛泽东、邓小平、林彪也曾经是叛逆”,这样一来,
   那些在普通人看来是互不连接的历史,在他的评语意思之内具有了
   “衔接”的可能性,在此,大手笔的惜墨如金的特征也就体现出来
   了。

三、陈泱潮:《我的一张电子大字报》

   2006年2月2日,陈泱潮在《博讯网》上发表的《重新认识和评价文
   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的文章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
   题,就是如何在当前的形势下把公民的维权运动组织到规模更大的
   “民主革命运动”中去。在这一篇文章中,他做为一个在文革中也发
   挥了自己影响的人用非常肯定的口气,把“文化大革命”看成是“中
   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序幕”,在这样的看法中,他当然要批评毛泽东、
   邓小平的谬论,还“人民文革”的本来面目,他说:“中共的文化大
   革命的结论,无论是毛派观点,还是邓小平派,都是严重打着中共一
   党专制和官僚特权阶级‘体制和阶级烙印’的极具片面性的观点”。
   因此都是人民应该批判的东西,也正是在这一种批判中,陈先生对人
   民运动的认识才达到了一个非常的高度.于是,文化大革命的问题就
   不仅仅是关乎过去,而且是关乎现在和未来。“面对今日中国社会如
   此黑暗的严重现象”,他说:“中国人民不能不重新反思对文革的认
   识和评价”。
   如果我们不结合我们目前的现实,去读陈先生的文章,那么它也许是
   一篇普通的文章。但是,我们只要结合了我们民运的现状去读它,我
   们的感想就会大不一样。在目前这20多年的时间内,我们这些反对共
   产党的“异议人士”谁个没有写作出自己的大字报呢?别的不说,焦
   国标的《炮打中宣部》的“大字报”可以看成是其中的杰出的代表。
   而其它的那些数也数不清的“大字报”不是都贴在了“空中民主墙”
   上了吗?可是朋友们,顶多少用?把共产党又怎么样了呢?就这个意
   义你去读陈先生上面的文章,如果没有一个中国人民群众广泛运用
   “四大”武器同共产党“作战”这样的场面出现,光靠我们这些“异
   议人士”共产党是不怕的。因此陈先生把他这一篇文章当成是“21世
   纪陈泱潮《我的一张电子大字报》”的行为我完全理解。这是“呼唤
   21世纪”的“文化大革命”。在他的思想中只有普通人(如“文化大
   革命”中的学生、工人、市民、农民和一般干部)都拿“拿起笔,做
   刀枪”(“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时,中国的民主──才有可能最
   终地成功。否则,靠知识分子、靠异议人士、靠有文化的人去发表自
   己的高见,而人民做哑巴和聋子,最好的政治也就是“胡温的新政”
   了。在这里,我认为陈先生的文章触及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最薄弱的一
   个环节,那就是中国民运人士不相信中国人民、不尊重中国人民的历
   史、没有看重中国人民的感情。在许多民运人士的看法中,由普通人
   写作出的大字报的“质量”也可能“不高”,水平也可能很有限,也
   许中间会充满了个人恩怨,但是民主──我们民族在近100多年的时
   间中所要求的东西──如果脱离了它,又是怎么个安身立命呢?在我
   们中国“四大”是一个民主的武器,放弃了它,就在很大的程度上意
   味着放弃了民主。在今天,人民“运用‘四大’武器,炮轰贪官污
   吏,人心大快!”

四、宋永毅:《从毛泽东的拥护者到他的反对者》

   下来,我说一说宋永毅的文章。宋先生是一位的标准的“专家”,在
   “文革”研究方面是中、外有名的。就在上面我提到的文章中,宋先
   生为刘国凯所说的“人民文革”提出了一个“人物”方面的很有价值
   的论证,而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为人们改变对“文化大革命”僵死
   看法提供了动力。宋先生在文章中说:“令人惊讶的发现:毛泽东的
   ‘文革’主张培养了自己的反对派”,藉着这种“惊人的发现”,人
   们在毛泽东的“文革”中,寻找和整理出“人民文革”就是顺理成章
   的事情了。最近我在《博讯网站》和《民主论坛》上连续发表的《对
   一个伟大时代的回忆与理解》的书稿就是记录了我本人在“文化大革
   命”中如何由一个毛泽东的崇拜者变成了他的“反对者”的全部过
   程。可以说是对宋先生观点的一种脚注。至于说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能
   够发生,作者对那个时期中出现的“地下读书运动”作了一个很专业
   的分析,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文化大革命使一代“拥护毛泽东”
   的人变成了“为人权和社会主义民主而战”的人。这样,作者在一个
   不同的研究的侧面得出了同民运人士刘国凯几乎是相同的结论。
   不仅如此,作者以“专家”的身分还向我们提出了一种中国民主运动
   的历史:
     从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产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后
     果:它在一定的程度上加快了毛式极权制度的没落,并激发了独
     立的中国民主运动。
   现在,我们这些民运人士要为我们的民主运动寻找历史的话,那么,
   “文化大革命”产生了“独立的中国民主运动”的观点就值得我们仔
   细的品味了。其实,我个人因为也是一位“文化大革命”的热心的非
   职业的研究者,所以对宋先生的大名,也早有所闻。但是,恕我直
   言,我对他以前的许多研究成果不是很看好的。如果说在这其间,宋
   先生的研究也有一个进步或者发展的话,那么在目前我们看到上述新
   成果时,就不由得令人兴奋。如果更多的知识分子能够进入到研究
   “人民文革”的这一层面的话,那么中国民主运动的后劲就会很大。
   因此,我想,没有读过宋先生上述文章的人应该去读一读。说到这
   里,我可以作出这样的一个小结:自从刘国凯的《纪念人民“文
   革”》的文章发表后,已经闪现出了“文革”研究的几个亮点。
   在本文的最后,我还想提一提在“文革”研究方面很有造诣的两位大
   陆教授的名字,一个是李学勤,一个是金春明。用我的说法,他俩都
   是“学院派”,而在大陆这个没有学术自由的社会中,要能够保住饭
   碗也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他们都为“文革”的研究作出了怎么说也不
   会过时的成果。李教授也可以说是最早就提出两个文化大革命的概
   念,并且对“自下而上”的文化大革命做出了一个很有水平的分析。
   非但是这样,他还在文化大革命中发现了“68人”(我的看法是,若
   说“66人”就太过敏了)。金教授的《文化大革命史稿》是很有特
   色、很有思想的一部书。这部书在没有公开地同邓小平的文化大革命
   “作对”的情况下,侧重地写作出了一个人民群众的文化大革命的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