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陈泱潮文集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就若干问题答友人
·关于组党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与匿名者争论宗教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和匿名者就政治问题争战答友人
·陈泱潮究竟是为了出名得利,还是为了干事救世救心?
●天易网争鸣
·争取中共变化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
·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为什么说今日中共骤然垮台后中国必然分崩离析?
·致力于救世,还是致力于谋私?
·关于公有制问题的一点意见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對中共18大的代表性反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隨筆雜論
·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夕不政改势将爆发革命?
·不應當將黑社会流氓化的官僚特权阶级美化稱權貴階層
·公共權力家丁化归根到底是各级党魁土皇帝化
·釣魚島這個名字叫得很玄乎
·必須正視日本現實,看清日本的真實情況
·春節將臨,向外國朋友簡介中國春聯
·中國民運何以會散沙一盤?
·我為什么要反復強調《特權論》?
·中共切勿採取兩面政策支持朝鮮擁有核武
·当代中国最需要的是宗教正信與自由精神的结合
·要正確對待清朝和與自己觀點不一致的同道
·在線與民運朋友談包容和殊途同歸
·中國民主革命必須確立救世與救心并舉的方針
·從馬克思恩格斯原著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路
·值得習近平訪蘇參考(1张图)
·試問一口一聲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掛在嘴上的左棍們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後生不敢正視前輩血寫的真理,且橫加抵牾之,尤為可恥!
·10多
·和美利堅合眾國結盟就是和希望結盟!
·天津大爆炸的双重意义(附文2/组图)
·专制独裁暴政的丧钟已经敲响!
·2017住棚节前夕新生命咏叹调
◇◇◇◇◇
▲《大變革與新文明》及《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卷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
·御用學者的三大局限性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一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二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三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初级无产阶级专政中共称之为人民民主专政,有如下三大特征:暴力,一党专权,集权专政。


一、暴力这位新政权的助产婆居于首位  

   首先,在夺取政权时期,“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不经过斗争就自动下台的统治阶级。”(《列宁全集》第28卷341页)“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统治阶级和压迫阶级会自愿放弃自己统治的权利、压迫的权利以及从被奴役的农民和工人身上榨取成千上万的收入的权利。”(《列宁全集》第12卷261页)“资产阶级不会对无产阶级实行和平的让步,一到决定关头,他们就会用暴力保卫自己的特权,这不但是很可能的,甚至是极其可能的。那时,工人阶级要实现自己的目的,除了革命就别无出路。”(《列宁全集》第4卷242页)因此,当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取得政权的高潮尚未到来之际,当国际资本主义总崩溃的形势尚未形成之前,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非暴力不能打碎资产阶级的官僚军事国家机器,非暴力断难夺取国家政权!显然,在此种用武装暴力夺取政权时,也仅仅是在此时,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的限制的——因为在此以前的法律都是剥削阶级的法律。
      
   其次,在无产阶级已经取得政权但尚未使政权巩固下来的时期,即如列宁所说:“在由资本主义进到社会主义的任何过渡中由于两个主要原因,必须有专政。其一,不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便不能战胜和铲除资本主义,因为不能一下子就把这些剥削者的财产,把他们在组织上和知识上的优势完全剥夺,所以在一个相当长的期间,他们必然企图推翻他们所仇视的贫民政权。其二,任何大革命,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即令不发生对外战争,也决不会不经过国内战争,而国内战争造成的经济破坏比对外战争造成的更大,国内战争中会发生千百万起动摇和倒戈事件,会造成方向极不明确,力量极不平衡的混乱状态。旧社会中的各种坏分子,数量当然非常之多,大半都是与小资产阶级有联系的(因为一切战争和一切危机,首先使小资产阶级破产,首先摧残他们),这些人,在这种大转变的时候,自然不能不‘露头角’。而这些坏分子‘露头角’就不能不使犯罪行为、流氓行为、贿赂、投机及各种坏事增多。要消除这种现象,就必须花费时间,必须有铁的手腕。”(《列宁选集》第3卷516页)   
   正因为这个时期无产阶级虽然夺得了政权但还未巩固政权,正因为这个时期“剥削者阶级、即地主和资本家阶级,还没有消灭,也不可能一下子消灭。剥削者已被击溃,可是还没有被消灭……他们的反抗劲头正由于他们的失败而增长了千百倍……”(《列宁选集》第四卷第92页)正因为在这个时期无产阶级不但面对的是“剥削者的最猛烈、最疯狂、不惜采取一切罪恶手段的一贯反抗”(《列宁选集》第3卷717页)而且所面对的是整个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的反抗与挑战,并且还面临国际资本的包围和帝国主义、反动派侵略和颠覆的危险,因此,在这个时期暴力的运用,虽然没有上一个时期即武装夺权时期显著,但仍然居于突出地位。没有无产阶级暴力的强大威猛,无产阶级刚刚到手的政权就有可能得而复失,无产阶级对整个社会的改造方案,尤其是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就不可能实施。   
   但是,应当看到,尽管在夺取政权和初期巩固政权的斗争中,暴力虽然居于首要地位,可是根本的东西还是经济运动,还是在于采取新的更高的生产方式,没有土地革命的号召和行动,就不可能有工农红军, 没有减租退押、土地改革、互助合作化、公私合营、社会主义……就不可能发动民众和组织民众,等等。

二、共产党制垄断一切权力   

   从为夺取政权到为改造和巩固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斗争,处于核心地位发挥领导作用垄断权力的,只能是共产党。因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比以往任何一个阶级夺取政权都不同。从前,无论是地主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他们夺取政权的目的无非是用新的剥削关系、剥削制度去代替旧的剥削关系和旧的剥削制度。而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目的则是为了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而在旧社会私有制生产关系和反动阶级的奴役和毒害下,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即能够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从而走上自觉反抗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毕竟不可能是无产阶级的全体,而只能是其中一部分先进分子;
   因为在旧社会反动阶级专政的血腥统治下,只有这一部分先进分子才有可能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组成一个为当权的反动派所不容,而为无产阶级根本利益英勇奋斗的党。当时艰苦危险的客观环境和条件,使党能够自然地排斥投机者和自然地淘汰投机者。生于忧患成长于危险时期,在这种条件下的共产党是新生的革命的中坚力量,是充满着革命精神和牺牲精神,能够领导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   
   因为当时阶级力量和革命力量对比的关系,由于在夺取政权以前,无产阶级尚未争得斗争的主动权,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必须集中也只能集中于一个党内才能对付掌握着主动权的反动阶级,而在夺取政权以后,又只有经过长期夺权斗争锻炼和考验的这个共产党才能够运用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行社会改造。   
   正因为在从为夺取政权而斗争到为巩固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斗争的整个过程中,无产阶级的主要敌人在外部,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旧的剥削阶级地主和资本家,革命的主要的直接的目标和任务是夺取国家政权和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改造,正因为还未受到特权的入骨腐蚀,正因为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的顽强斗争,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军事的和经济的,教育的和行政的;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没有铁一般的和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党,没有为本阶级全体忠实的人所信赖的党,没有善于考察群众情绪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要胜利地进行这种斗争是不可能的。”(《列宁选集》第四卷200-201页)所以,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预备阶段或称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时期,处于无产阶级事业核心地位垄断权力发挥领导作用的,只能是并且也只能有一个共产党的领导。“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毛选》四卷第1360页)同时,也应当看到,初期无产阶级专政在实行无产阶级一党制的时候,建立了在党领导下的各革命阶级各革命派别的统一战线。尤其是在夺权时 期,中国共产党正是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阶段,正是通过高举争取民主反对独裁的旗帜,才在民众中博得了“实行民主好处多”的声誉,才能够建立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才能孤立反动派,才能夺得政权。“只有为了社会的普遍权利,个别阶级才能要求普遍统治。”(《马恩选集》第1卷 12页)无产阶级的夺权斗争,同样不能违背这一规律。

三、极权专政   

   服从于居于首要地位的暴力革命和居于核心地位的共产党专权的需要,初期无产阶级专政以集权治世,立法、行政、司法事实上融为一体,集中在党的一元化领导和掌握下行使政权职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行这种以暴力居于首要地位为背景的一党制极权专政时,有一个反动派的政权和政党作为对立面而存在,至少其实际影响还存在。因为这对一党制极权专政客观上存在着一种竞争推动力。而这种竞争推动力又使党在争取民心的同时,容易较敏锐地和自觉地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从而有利于避免自身内部的僵化,因此在这个时候人民群众的监督力是有效的。反之,随着对立面及其影响的减弱或消失,这种竞争推动力和有效监督力也就会随之减弱和消失。 因此,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实行一党制极权专政,打倒资本统治,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初级形式的主要特点。
   

新南郭点评:

   本文是陈泱潮先生写于30年前的名著《特权论》中的一节。作者当时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立场,用马列原教旨分析初级无产阶级专政亦即中共称之为人民民主专政的三大特征。陈先生对马列主义原教旨的理解与把握相当到位精当。本文对中共夺权后为何依然采用暴力,执行共产党一党制集权统治及采行极权专政的原因根据马列主义原教旨作了较透彻的论证。
   暴力、一党制集权、极权专政,并非中共独家发明,而是马列原教旨。从这个意义上言,似乎中共在初期是按马列主义行事。问题在于马列强调的暴力仅在夺权当时使用才是合乎其本意的。一旦夺得政权后,暴力即下降为次要因素,且主要表现为上升为国家意志的法律来调整社会关系。然而,中共实际上自夺权后一直未停止使用暴力;直到1979年以前,在废除国民党政府六法全书的同时,却未制定任何基本法律,完全凭共产党的喜怒好恶行事烂杀无辜,因而中华民族的大灾难几乎是注定的。土改杀地主富农数十万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仅仅因为某人拥有土地收取过地租便被斗争被凌辱被杀害。认定罪与错简单化为穷人和富人之分真是岂有此理!镇反杀人几十万,不是依其现行行为而根据其历史身份或历史上的行为,法无追溯既往效力本是法律常识,然而中共当权者纯属法肓;镇压宗教人士,杀一贯道等信徒数十万,同样是基于其信仰而非源于其违法行为;法律不管制人的思想、信仰仅制约人的行为的普世法律原则,中共一无所知。至于随后的一系列大规模群众政治运动中使用暴力几成习惯;暴力的烂用几乎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均不可避免,但中共肯定是最暴虐的。八千万国民在中共建政后死于非命足以证明中共仅是口头上的马列主义,然而绝大多数中共党员包括中共高干并不了解马列主义的实质与原教旨,因而实质上采行专制极权暴政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党专政,按马列原教旨是初期不得不如此。问题在于如果生产资料私有制已经被改造成公有制后,阶级关系社会关系已发生根本变化,一党专政的前提与基础已不复存在,理应改革与经济基础对应的上层建筑。政治体制必须随之改革才能解放生产力的桎梏。同理,极权专制的存在前提按马列主义原教旨同样仅是夺权后一段巩固政权期间,而非无限期执行。
   只有在马列主义原教旨是真理的前提下,中共的所作所为才是可以谅解的。然而马列主义本身并非真理,仅仅是一种社会科学的一家之言一孔之见一人之论,仅此而已。马克思当然有权提出任何主张,他的主张理论性相当强,思想深刻见解独到理论系统这些都是事实;然而这一切并非真理的定论。任何真理必定经得起公开争论辩论和实践的检验。举凡共产国家皆不允许公开对马列主义争论辩论,因为他们皆奉行党禁报禁舆论新闻封锁的愚民政策。公正地说,若中共真正按马列主义原教旨行事,肯定不会如此愚味昏浊;可惜真正懂马列主义的人士不但不会被中共当局重用,如陈泱潮先生可谓真正的马列专家却受到中共十年大牢招待,另加十年严厉监控;不能不说是中国的不幸,也是中共的不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