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陈泱潮文集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支持和声援郭泉先生暨新民党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1)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2)
·仁者郭贤良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贤人郭贤良《反张维为论》
●郭宝胜
·陈泱潮为郭宝胜牧师视频写的两段推文
●伊能静
·石破天惊伊能静(组图)
●阎学通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向松祚
·向松祚:2017中国经济能实现第二次跨越吗?
●末世国师论·陈奎元先生切莫误国乱政
·1.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相当于【国师】地位
·2.当今中国需要并且必将产生伟大的【国师】
·3.《特权论》作者进言于陈奎元先生
·4.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遵循和信守的职业道德和素质要求
·Ⅱ.【国师】必须具有的学养
·Ⅲ.【国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Ⅳ.【国师】必须走在时代前面
·Ⅴ.【国师】必须能够提供制定正确政策的理论依据
·Ⅵ.【国师】更不能是“棍子”
·5.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在理论上搞清的几个重大问题
·Ⅱ.必须找准病根:揭示当代中国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
·Ⅲ.必须能够重铸国魂信仰:有效匡扶世风道德
·Ⅳ.必须能够清楚解释当代中国政治路线左右极端化恶果的生发原因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6.对陈奎元先生“批判普世价值” 误国乱政违宪罪行的批判
·Ⅱ.陈奎元“批判普世价值”是严重违反宪法的犯罪行为
·Ⅲ.陈奎元先生应当考虑你一再反对普世价值对中国人民的适用性,是否犯了【渎职罪】?
·Ⅳ.陈奎元疯狂反对普世价值政改,必将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7.且看陈奎元先生误国乱政极其虚伪且自相矛盾的一些说法7.1
·Ⅱ.谈暴政禁言必亡,却反对普世价值政改
·Ⅲ.谈反腐崇俭,却无视空前绝后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Ⅳ.谈“亲民、养民”,却把中国人民当作猪狗牛马来奴役
·Ⅴ.谈要“摆脱兴亡周期率”,却疯狂反对民主化变革
·Ⅵ.坚持专制独裁国体制度,决然逃脱不了通过战乱改朝换代的厄运
·8.只有【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8.1.经无数事实及切身体验,确认无神论是错误的
·8.2.《聖经·旧约》明确昭示了这一真理:造物主主宰世界
· 8.3.事实胜于雄辩:中外历史证明确实是造物主主宰世界1
·8.3.2.“日不没帝国”英国的历史见证
·2度关乎人类生死存亡? 地球变暖或引发危机(图)
·8.3.3.超级强国美国的历史见证
·8.3.4.前苏联东欧巨变的历史见证
·8.3.5.南北韩的历史见证
·8.3.6.中国自身的历史见证
·8.3.7.中共国自身的现实见证
·8.3.8.上帝信仰在中共国勃起初见成效
·ZT毛泽东创造历史上皇帝的34个第一
·8.4.今日中共国当局拒绝和阻碍唯一真神信仰的后果1
·8.4.2.没有唯一真神信仰的中共国,宗教信仰走火入魔
·8.4.3.超常稳定的西方国家是具有三角稳定结构的体制
·8.4.4.国家没有正确的宗教信仰,就等于没有灵魂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8.4.5.儒家文化本质上是无神论专制文化,已经不合时宜
·8.4.6.无神论国家科技与军事必然永远落后于信仰 上帝的国家
·8.4.7.坚持无神论专制独裁,中共国必然加速覆亡
·8.5.【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方略
·9.只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10.【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本次人类文明毁灭大劫到来前夕的导师之言
·11.【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既是 上帝信仰的中国化,也是 上帝之道的全球化
·12.【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证明的【上帝本体实存】对净化人心的重要作用
·13.【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倡导的【灵本主义】对匡扶世风的重要作用
·14.【弥勒-指导灵】对中共决策者顽固反对普世价值政改的严肃警告
·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二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本·拉登之死
·中共专制独裁救星本·拉登已死
·本·拉登之死的意义
·ZT我们是上帝庇护的国度
·小布什功追里根总统
·任雯颐 “怎样处理本-拉登的遗体说明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李天笑:本‧拉登毙命 中共心事几人能解
·ZT奥巴马收看拉登击毙过程 这张照片说明了什么
●李光耀亞洲價值觀批判
· 1、爲李光耀之死而嘆息且自責
·天意流布于互聯網:ZT紫薇聖人將在2015年前出世!!
·2、習近平必須堅決打破新加坡迷信
·3、請習近平但看新加坡在李光耀死後局勢的變化
·4、再次提請習近平一定要三思!
·5、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無異於說亞洲黃種人劣等論
·李光耀之死与所謂亞洲價值觀的破滅
·6、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邪惡本
·7、亞洲民主國家成功的例證是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否定
·8、中共專制獨裁教父李光耀是中國人民的災星
·9、李光耀教唆中共如何在法制的名義下厶と藱
·10、李光耀未能在新加坡實行光榮革命的重要原因
·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批判
●無神論科學迷信者霍金是生理上心灵上的严重殘疾人
·霍金無神論科學迷信者的殘障形象值得人們深思
◇◇◇◇◇
▲視野與關注卷
●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新唐人電視臺可否就孫中山問題組織一場電視辯論?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唯我独革类与五不搞胡说集团居然高度一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初级无产阶级专政中共称之为人民民主专政,有如下三大特征:暴力,一党专权,集权专政。


一、暴力这位新政权的助产婆居于首位  

   首先,在夺取政权时期,“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不经过斗争就自动下台的统治阶级。”(《列宁全集》第28卷341页)“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统治阶级和压迫阶级会自愿放弃自己统治的权利、压迫的权利以及从被奴役的农民和工人身上榨取成千上万的收入的权利。”(《列宁全集》第12卷261页)“资产阶级不会对无产阶级实行和平的让步,一到决定关头,他们就会用暴力保卫自己的特权,这不但是很可能的,甚至是极其可能的。那时,工人阶级要实现自己的目的,除了革命就别无出路。”(《列宁全集》第4卷242页)因此,当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取得政权的高潮尚未到来之际,当国际资本主义总崩溃的形势尚未形成之前,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非暴力不能打碎资产阶级的官僚军事国家机器,非暴力断难夺取国家政权!显然,在此种用武装暴力夺取政权时,也仅仅是在此时,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的限制的——因为在此以前的法律都是剥削阶级的法律。
      
   其次,在无产阶级已经取得政权但尚未使政权巩固下来的时期,即如列宁所说:“在由资本主义进到社会主义的任何过渡中由于两个主要原因,必须有专政。其一,不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便不能战胜和铲除资本主义,因为不能一下子就把这些剥削者的财产,把他们在组织上和知识上的优势完全剥夺,所以在一个相当长的期间,他们必然企图推翻他们所仇视的贫民政权。其二,任何大革命,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即令不发生对外战争,也决不会不经过国内战争,而国内战争造成的经济破坏比对外战争造成的更大,国内战争中会发生千百万起动摇和倒戈事件,会造成方向极不明确,力量极不平衡的混乱状态。旧社会中的各种坏分子,数量当然非常之多,大半都是与小资产阶级有联系的(因为一切战争和一切危机,首先使小资产阶级破产,首先摧残他们),这些人,在这种大转变的时候,自然不能不‘露头角’。而这些坏分子‘露头角’就不能不使犯罪行为、流氓行为、贿赂、投机及各种坏事增多。要消除这种现象,就必须花费时间,必须有铁的手腕。”(《列宁选集》第3卷516页)   
   正因为这个时期无产阶级虽然夺得了政权但还未巩固政权,正因为这个时期“剥削者阶级、即地主和资本家阶级,还没有消灭,也不可能一下子消灭。剥削者已被击溃,可是还没有被消灭……他们的反抗劲头正由于他们的失败而增长了千百倍……”(《列宁选集》第四卷第92页)正因为在这个时期无产阶级不但面对的是“剥削者的最猛烈、最疯狂、不惜采取一切罪恶手段的一贯反抗”(《列宁选集》第3卷717页)而且所面对的是整个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的反抗与挑战,并且还面临国际资本的包围和帝国主义、反动派侵略和颠覆的危险,因此,在这个时期暴力的运用,虽然没有上一个时期即武装夺权时期显著,但仍然居于突出地位。没有无产阶级暴力的强大威猛,无产阶级刚刚到手的政权就有可能得而复失,无产阶级对整个社会的改造方案,尤其是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就不可能实施。   
   但是,应当看到,尽管在夺取政权和初期巩固政权的斗争中,暴力虽然居于首要地位,可是根本的东西还是经济运动,还是在于采取新的更高的生产方式,没有土地革命的号召和行动,就不可能有工农红军, 没有减租退押、土地改革、互助合作化、公私合营、社会主义……就不可能发动民众和组织民众,等等。

二、共产党制垄断一切权力   

   从为夺取政权到为改造和巩固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斗争,处于核心地位发挥领导作用垄断权力的,只能是共产党。因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比以往任何一个阶级夺取政权都不同。从前,无论是地主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他们夺取政权的目的无非是用新的剥削关系、剥削制度去代替旧的剥削关系和旧的剥削制度。而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目的则是为了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而在旧社会私有制生产关系和反动阶级的奴役和毒害下,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即能够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从而走上自觉反抗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毕竟不可能是无产阶级的全体,而只能是其中一部分先进分子;
   因为在旧社会反动阶级专政的血腥统治下,只有这一部分先进分子才有可能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组成一个为当权的反动派所不容,而为无产阶级根本利益英勇奋斗的党。当时艰苦危险的客观环境和条件,使党能够自然地排斥投机者和自然地淘汰投机者。生于忧患成长于危险时期,在这种条件下的共产党是新生的革命的中坚力量,是充满着革命精神和牺牲精神,能够领导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   
   因为当时阶级力量和革命力量对比的关系,由于在夺取政权以前,无产阶级尚未争得斗争的主动权,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必须集中也只能集中于一个党内才能对付掌握着主动权的反动阶级,而在夺取政权以后,又只有经过长期夺权斗争锻炼和考验的这个共产党才能够运用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行社会改造。   
   正因为在从为夺取政权而斗争到为巩固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斗争的整个过程中,无产阶级的主要敌人在外部,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旧的剥削阶级地主和资本家,革命的主要的直接的目标和任务是夺取国家政权和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改造,正因为还未受到特权的入骨腐蚀,正因为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的顽强斗争,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军事的和经济的,教育的和行政的;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没有铁一般的和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党,没有为本阶级全体忠实的人所信赖的党,没有善于考察群众情绪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要胜利地进行这种斗争是不可能的。”(《列宁选集》第四卷200-201页)所以,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预备阶段或称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时期,处于无产阶级事业核心地位垄断权力发挥领导作用的,只能是并且也只能有一个共产党的领导。“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毛选》四卷第1360页)同时,也应当看到,初期无产阶级专政在实行无产阶级一党制的时候,建立了在党领导下的各革命阶级各革命派别的统一战线。尤其是在夺权时 期,中国共产党正是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阶段,正是通过高举争取民主反对独裁的旗帜,才在民众中博得了“实行民主好处多”的声誉,才能够建立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才能孤立反动派,才能夺得政权。“只有为了社会的普遍权利,个别阶级才能要求普遍统治。”(《马恩选集》第1卷 12页)无产阶级的夺权斗争,同样不能违背这一规律。

三、极权专政   

   服从于居于首要地位的暴力革命和居于核心地位的共产党专权的需要,初期无产阶级专政以集权治世,立法、行政、司法事实上融为一体,集中在党的一元化领导和掌握下行使政权职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行这种以暴力居于首要地位为背景的一党制极权专政时,有一个反动派的政权和政党作为对立面而存在,至少其实际影响还存在。因为这对一党制极权专政客观上存在着一种竞争推动力。而这种竞争推动力又使党在争取民心的同时,容易较敏锐地和自觉地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从而有利于避免自身内部的僵化,因此在这个时候人民群众的监督力是有效的。反之,随着对立面及其影响的减弱或消失,这种竞争推动力和有效监督力也就会随之减弱和消失。 因此,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实行一党制极权专政,打倒资本统治,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初级形式的主要特点。
   

新南郭点评:

   本文是陈泱潮先生写于30年前的名著《特权论》中的一节。作者当时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立场,用马列原教旨分析初级无产阶级专政亦即中共称之为人民民主专政的三大特征。陈先生对马列主义原教旨的理解与把握相当到位精当。本文对中共夺权后为何依然采用暴力,执行共产党一党制集权统治及采行极权专政的原因根据马列主义原教旨作了较透彻的论证。
   暴力、一党制集权、极权专政,并非中共独家发明,而是马列原教旨。从这个意义上言,似乎中共在初期是按马列主义行事。问题在于马列强调的暴力仅在夺权当时使用才是合乎其本意的。一旦夺得政权后,暴力即下降为次要因素,且主要表现为上升为国家意志的法律来调整社会关系。然而,中共实际上自夺权后一直未停止使用暴力;直到1979年以前,在废除国民党政府六法全书的同时,却未制定任何基本法律,完全凭共产党的喜怒好恶行事烂杀无辜,因而中华民族的大灾难几乎是注定的。土改杀地主富农数十万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仅仅因为某人拥有土地收取过地租便被斗争被凌辱被杀害。认定罪与错简单化为穷人和富人之分真是岂有此理!镇反杀人几十万,不是依其现行行为而根据其历史身份或历史上的行为,法无追溯既往效力本是法律常识,然而中共当权者纯属法肓;镇压宗教人士,杀一贯道等信徒数十万,同样是基于其信仰而非源于其违法行为;法律不管制人的思想、信仰仅制约人的行为的普世法律原则,中共一无所知。至于随后的一系列大规模群众政治运动中使用暴力几成习惯;暴力的烂用几乎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均不可避免,但中共肯定是最暴虐的。八千万国民在中共建政后死于非命足以证明中共仅是口头上的马列主义,然而绝大多数中共党员包括中共高干并不了解马列主义的实质与原教旨,因而实质上采行专制极权暴政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党专政,按马列原教旨是初期不得不如此。问题在于如果生产资料私有制已经被改造成公有制后,阶级关系社会关系已发生根本变化,一党专政的前提与基础已不复存在,理应改革与经济基础对应的上层建筑。政治体制必须随之改革才能解放生产力的桎梏。同理,极权专制的存在前提按马列主义原教旨同样仅是夺权后一段巩固政权期间,而非无限期执行。
   只有在马列主义原教旨是真理的前提下,中共的所作所为才是可以谅解的。然而马列主义本身并非真理,仅仅是一种社会科学的一家之言一孔之见一人之论,仅此而已。马克思当然有权提出任何主张,他的主张理论性相当强,思想深刻见解独到理论系统这些都是事实;然而这一切并非真理的定论。任何真理必定经得起公开争论辩论和实践的检验。举凡共产国家皆不允许公开对马列主义争论辩论,因为他们皆奉行党禁报禁舆论新闻封锁的愚民政策。公正地说,若中共真正按马列主义原教旨行事,肯定不会如此愚味昏浊;可惜真正懂马列主义的人士不但不会被中共当局重用,如陈泱潮先生可谓真正的马列专家却受到中共十年大牢招待,另加十年严厉监控;不能不说是中国的不幸,也是中共的不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