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陈泱潮文集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保卫博讯!警惕并清除匪党别动队!!!
·匪党别动队围剿和搞臭陈泱潮的两个手法
·匪党别动队战略伙伴10月17日发布的所谓《中華正國皇室歐洲行宮佈告》!
·赠博讯论坛版主铁夫先生
·螺杆先生对小溪所把持的宗教论坛现状的看法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祝贺博讯用人得当坚持人民性
·质问骗子伙:陈泱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自称为 上帝”?
●与屠杀耶稣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者再争战
·欢迎小溪先生坦白,指正小溪先生掩盖的事实真相
·陈泱潮作为幸存者是名利之徒,还是公义之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另外有幾個不是廣州的民運著名分子,雖然接觸機會少,但印象頗為鮮明。
      
   最突出的是陳爾晋。他是雲南人,幼年失學,只唸過幾年書,但他努力自學,可能是整個民運中,對馬克思主義研究最透徹的一個。一九七四年開始,當「李一哲」他們在廣州推出大字報時,他全心埋頭苦幹,在七六年完成了《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著作。四人幫垮台後,陳爾晋將他的著作稿《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為當局所注意,因而被捕,一直扣留到一九七九年三月才釋放出來。
      

   陳爾晋入獄時間,曾給公安吭谝紊洗颍虻煤軈柡Γ卜纯沟脜柡Γ箍`他的繩子陷在手臂肉中。幾年後,他捲起衣袖給我看,疤痕還清楚可見。
      
   陳爾晋對中國社會的批判,是清清楚楚,十分尖銳,不將希望寄諸當權者,也不用打著紅旗反紅旗。他這樣寫道:
      
   「(中國的)官僚主義階級不是實行現代法制,而是實行封建專制,變化性靈活性很大的政策,遷就應付臨時事件,憑官僚主義者階級的『一元化領導』的喜好執行政策,根本就沒有甚麼言論、集會、結社、出版的自由。對所謂『反革命』或格殺勿論或施以重刑。……在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把持下,對社會的嚴密控制,使社會的矛盾衝突缺乏緩衝的餘地。千千萬萬優透人物憤懣不平,渴望變革,被迫敢於鋌而走險,要從絕路上闖出生路來。蓄之越久,其發必速,壓迫越深,反抗越強。同時,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在長時期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的過程中,越來越僵化,越來越缺乏左右民心的道義力量。『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領導集團的日益僵化,導致了整個社會內部的日益僵化,孕育著總崩潰的到來。
      
   「請記住──對於無產階級民主革命所表達出來的這種新的社會要求,這種歷史的必然性,如果企圖用暴力來壓制這種要求,那只能使它越來越強烈,直到最後把它的枷鎖打碎──事情正是這樣,無產階級民主革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必然的東西一定會成為現實的東西!」
   

在一九八九民運之前,在蘇聯和東歐發生大變之前,我上面引述這番話,不要說普通人,就算是很多有點見識的人看來,彷彿是在說夢話,從托洛斯基批判斯大林主義,預言在官僚統治下政治革命是唯一出路以來,有幾多人敢於做過這樣的大膽假設,作出這樣廣闊的歷史前瞻?但八九年以來發生的一切,應驗了陳爾晋的基本分析。

     
   實際上,當年陳爾晋釋放後,便在各地民運中活動,在北京民運中,他的影響力十分大,威信也很高。還有另外一個外間人不知的地方,便是當年陳爾晋串連各地民運時,公開以托派自居,他的《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雖然引入很多他原創的概念,例如「叉路口社會主義」,但就官僚專政,和必須依賴無產階級以進行民主革命這個根本問題,陳爾晋的確是根據馬列主義,在沒有看過托洛斯基著作(後來與香港接上頭後才有機會接觸),不知國際革命馬克思主義運動發展的情況下,得到基本上相同的結論,這實在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根據我與陳爾晋的實際接觸,我覺得他政治經驗豐富,夠成熟,凡事能夠提綱挈領,難怪在國內民運影響力有這麼大。不過,當他對我說已組織了好幾十人,我又覺得此話可能多少有點誇大。就我經驗,國內民刊團聚的人,多則十多個,少則一二人,未聽過有幾十人的。另一個我對他印象有保留的原因,便是我覺得他太重視自己的著作,彷彿總是想找在國內外出版的機會。
     
   我對北京的楊靖,印象也很好。他也是一個工人,風聲緊時,反對徐文立的停刊決定,將《四五論壇》復刊,堅持繼續民運工作。政治上他是激進主義,但很實幹,組織能力強。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說過的一句話:「愚蠢的朋友比聰明的敵人更可怕!」
   
   對上海的傅申奇我也是印象深刻,他是年青的實幹派,七八年末已開始搞民運,理論修養也不錯,在上海建立了一個組織。八九年初左右,他減刑出獄,返回上海。按我的理解,我們那一輩的民運戰士得到減刑的,肯定要付出代價。但八九民運一開始,傅申奇又投入運動,所以不久也被捕入獄。北京另一位民運戰士任畹町,同樣也是在
   八九年初出獄後,公開投入民運行列,結果也難逃再被捕的命運。十年牢獄折磨不減他們的戰鬥性,值得我們欽佩。
     
   我最記得,傅申奇曾很直接的問過:
     
   「托派是甚麼?」
     
   「香港革馬盟的組織情況怎樣?」
     
   從七十年代中期開始,在香港,托派一直十分孤立。可是,在當時國內民運聲譽其實很高。原因很簡單,根本就沒有另外一個左傾政治潮流,深刻的批判了官僚統治,並提拱了向前發展的政治前瞻。後來我在獄中,我也不斷反省這些政治問題。未入獄前,我對中國是否存在一個無可救藥的官僚層,還是有點猶豫。入到監後,從口到心,都認定官僚層肯定存在,肯定無可救藥,肯定會給掃入歷史墳墓。
   
   
   摘自刘山青回忆录:《无悔的征程》(十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