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
陈泱潮文集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陈泱潮
   

   更多文章请看www.tianyao.org 天药网
   
   www.boxun.com 或www.ncn.org陈泱潮文集
   
   

小序

   
   (2005-2-4)
   
   
   甲申岁末,吾母郭太君诞辰纪念之日,适逢乙酉立春。不孝子流亡异国,怀乡思亲,深感愧对慈恩!
   
   吾母童年丧母,历经艰辛。青年丧夫,在沦为专政对象的非常高压之下,被扫地出门赶到乡下,却矢志不移居孀尽责,独立务农,养老抚孤,勇挑千钧重担!视艰难困苦若等闲,重大义节操而不知有小我,是何等伟岸之英雄气慨!
   
   可叹吾母,晚年又遭受了爱子因言获罪、数度系狱、数度抄家之惊之变!且为爱子身负重刑、幽幽险情,大担性命之忧而日夜悬心!
   
   不但如此,不孝子累及慈母,先是代儿育孙万般辛劳,后是祖孙远离挖心摘肝!
   
   1987年,慈母靠历年辛苦喂猪卖猪集攒得来的路费,从云南远赴北京上访投诉,又去东北看望诸小孙子女,又赶在吾生日之前夕,从宣威来昆明探监,告知北行诸事。接见时限半小时,母子依依惜别。出到接见室外,阴云沉沉,蒙蒙细雨,吾注目望着穿单薄旧衣褂冒雨快步远去的慈母背影,心中无尽悲凉……
   
   谁想,母子此别,竟成永诀!当晚慈母摔了一跤,10月1日凌晨,不幸牺牲在探监旅途之中!临终及火化,身边竟无一骨肉亲人!
   
   数月之后,余才知道慈母辞世的消息!不禁五内俱焚,肝肠寸断!七日禁食之间,昆明亦罕见地同步七日飞雪,阴云密布,真是天地同悲!
   
   念及慈母是如此毫无保留地将她全部的爱,献给了亲人,献给了世界……吾今日亦不禁泪如泉涌,悲不自禁!
   
   近日中共害了『民主恐惧症』,对吾电脑频频攻击,用尽螳臂挡车之力。面对吾辈忘家舍业为国怀忧无私奋斗之悲壮历程,兹请黑客扪心自问:良心何在?日后阎罗面前,如何交待?须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因电脑故障,吾既往《悼母》篇章,容后再续。
   
   

1、《牢中牢水龙吟--痛悼慈母》之(四)

   

----痛悼慈母治家之贤与德

   
   
   慈爱暖似春辉,
   
   催启儿孙齐上进。
   
   竹马时节,
   
   课以诗书,
   
   学冠群英。
   
   穷则须变,
   
   努力拼搏,
   
   勤俭命名。
   
   精进融一家,
   
   发奋图强,
   
   蓬勃势,
   
   行大运。
   
   
   温馨宛如春风,
   
   抚慰家人无比亲。
   
   绿茵园地,
   
   安全港湾,
   
   温暖家庭。
   
   绞尽脑汁,
   
   高超烹调,
   
   充满爱心。
   
   贤哉我母亲,
   
   年节祭祖,
   
   身教以行!
   
   

2、《牢中牢水龙吟--痛悼慈母》之(五)

   

----痛悼慈母处世之善与德

   
   
   有麝必然芬芳,
   
   洁身自好人敬重。
   
   言谈举止,
   
   端庄谦和,
   
   雅俗皆颂。
   
   行彪乡里,
   
   与人为善,
   
   宽厚能容。
   
   庭训儿谨记:
   
   饶人非痴,
   
   放眼量,
   
   铁石动。
   
   
   不论贫富贵贱,
   
   一视同仁礼仪中。
   
   娘家夫家,
   
   夫朋子友,
   
   接待必恭。
   
   惠及邻里,
   
   有求必应,
   
   乐以为用。
   
   善哉我母亲,
   
   博爱方正,
   
   大家作风!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二:慈母辞世三周年祭 诗二首(待续)

   
   
   陈泱潮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陈泱潮电话: 0045(丹麦)22 17 96 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