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陈泱潮文集
· 13.警惕新一轮枭雄黑道百年祸害
·14.打破和粉碎孙中山神话,是在中国推行新文明救世救心的神圣工作
·不折不扣的枭雄黑道乱臣贼子!
·中国青年应有的责任和精神
●论“批孙”“神话孙”的分歧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目录
·清朝的疆域空前辽阔 总体超越汉唐元明四朝盛世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1、、略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分歧的焦点、现象和本质
·2. 孙中山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罪不容赦
·3.九问狂热神话孙中山者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⑸.孙中山卖身投靠苏俄做儿皇帝埋下葬送国民党政权的祸根是不是事实?
·⑹.孙中山以苏俄党国体制颠覆了民国初年三权分立的政体制度是不是事实?
·⑺,孙中山为争取外国经济政治军事援助极力兜售中国领土是不是事实?
·⑻.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主体对象是不是党国体制?
·⑼,今日要不要强调从政者必须信守政治道德?还是继续孙中山的枭雄黑道?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5.天翻地覆巨大变化后,刻舟求剑非常荒唐
·坚持刻舟求剑膜拜孙中山,是误国犯罪行为!
·略谈当前要不要重新认识孙中山分歧的性质
·北洋人物段祺瑞风采(1图)
·6.切莫忘了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救世救心并举的两大任务】
·7.必须从【神话孙中山的党文化枷锁】里彻底解脱出来
·8.必须确认孙中山“二次革命”以来的所谓“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
·9.必须正确吸取和发扬辛亥革命和台湾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成功经验
·10. 满怀必胜信心,争取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面胜利
●辛亥百年来中国人政治道德沦丧的源头
·历史不能只由胜利者书写!
·ZT孙中山的暗杀名单
·ZT蒋介石日记自述中华民国成立后暗杀同志陶成章事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
首次深刻揭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目的及其瞞天過海之計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參透毛澤東
·参透毛泽东·目录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2.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性质是宫廷政变、抢班篡党夺权
·3.在毛泽东的算计中,华国锋的地位和作用
·4.毛澤东权力意志党主席家天下传位的铁证(2图)
·5.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核心目的(2图)
·6.人算不如天算,华国锋成功欺骗了毛泽东
·7.華國鋒宮廷政變主觀上造成的惡果
·8.華國鋒宮廷政變客觀上產生的積極效果
·公权力异化极其严重!坚持專制獨裁只有死路一条!
·9. 从毛泽东苦心孤詣传位家天下梦幻的破灭看天意难违
·10.从毛泽东—华国锋的家天下帝王梦看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1.华国锋宮廷政变对今日当权者极其重要的历史启迪
·12.結论(请详阅《大变革与新文明•聖君論》第十章面臨新甲午海戰……
·毛泽东文革有值得肯定的东西
●“文革”:共产中国民主革命序幕
·简论“文革”的历史定性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郭国汀13评陈泱潮文章
·武振荣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重新认识和评价“文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一、对“文革”的四种定性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掩饰下的【夺权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三、邓小平【浩劫文革】的实质是“官僚保特权不准百姓造反的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四、刘国凯等【人民文革】的准确说法应当是“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五、陈泱潮对“文革”的历史定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专著:幸存者定论华国锋
·幸存者的见证
·华国锋的飙升
·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
·华国锋抓捕江青等从毛泽东角度看来是十足的【篡党夺权】【宫廷政变】(1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姚文元回忆:毛泽东想让江青当主席(1图)
·张玉凤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1图)
·诸多应验谶语,华国锋【篡党夺权】【宫廷政变】的关键之点
·毛泽东【既定方针】的实质和要害:要华国锋“有问题,找江青”
·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的立场、动机、手段和实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陈泱潮2002-3-16日按:
   这是将近30年前所写的文字。作为作者重读这些文字,一则感到些许欣慰,觉得自己不虚此生:在那样前所未有后必没有不准思想和表达、充满恐怖和麻木、风雨如磐万马齐喑的劫火里,自己不仅思想过表达过,而且可以确凿地说我在那时曾经这样深邃地思考过和如此精采地表达过!

   再则感到万分痛心:我的祖国被枭雄黑道所误,就这样在明白告知中国处在危险的关头和极好的时机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失去了70~80年代进行民主化和平改革的最好时机!当前中国己经沉沦入严重不公不平严重岖型的特权社会的万丈深渊!我那风华正茂的岁月敏捷睿智厚蓄待发的才华连同我的身家幸福,都被专制暴政枭雄黑道严重摧残无情剥夺,母亲甚至牺牲在去监狱探望我的路上……
   然而,面对今日中国三危(政治与社会生态危机、自然生态危机、心灵生态信仰危机)并临、总危机即将爆发的现实,我依然无怨无悔一本与人为善的初衷,将个人身家恩怨置之度外,对中共采取“不敌视、不对抗、非暴力、偃武修文、共同扬弃、互动都赢、皆大欢喜”的方针,再度希望救国难于未发。
   我坚信,凡人性总有被道义力量感化向善的可能,除了晓之以理、导之以利外,提供一种科学的正确的思想方法,对促成向善的转化,意义重大。
   因此,在此中共正筹备十六大、中国再次面临何去何从必须作出抉择的关头,在《特权论》第十一、十二(除第四节外)、十三章尚未重新打印出来之际,将第十四章《扬弃论·引言初步》先行上网,以飨读者。】
   一、 引言初步
   “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 。(《马恩选集》一卷15页)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奠定了无产阶级哲学的基础,但是,随着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践的发展,随着自然科学一系列新成就的获得,随着无产阶级革命的深入,无产阶级的哲学也需要并且也必然要有所发展和丰富。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实践论》、《矛盾论》等哲学著作之后,历史已经把著述《扬弃论》的责任,摆在了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面前。
   《扬弃论》的批判对象,是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十分猖獗的新形而上学,即打着辩证法一分为二旗号的形而上学。
   恩格斯指出:形而上学者“在绝对不能相容的对立中思维;他们的说法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除此以外,都是鬼话’。”(《马恩选集》三卷61页)绝对地、孤立地、僵化地、片面地看待事物,是所有形而上学者的共性。不过,以往的形而上学者往往是在不加掩饰不予伪装的情况下表述他们的观点,而新形而上学者的特征却是打着辩证法一分为二的旗号推销他们的货色。新形而上学者自命为是对立统一规律、一分为二方法的忠实信徒。然而,他们正是从形而上学的立场出发来看待和运用对立统一、一分为二的。他们的确把对立统一给“一分为二” 了。他们或者把对立绝对化、希图唯我独尊的“统一” ;或者把统一绝对化,企图从运动中一笔勾销对立。两者异曲同工,目标一致,都以其片面性和绝对化对社会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两者表现虽异根子同一,都是官僚特权僵化政治的产物。
   把对立绝对化的新形而上学者,将对立看做不可交易、不相联系、不相影响、不相渗透的“是就是是,非就是非” ,好,就是一切皆好,好得不能再好,美化上天;坏,就是一切皆坏,坏得不能再坏,贬斥入地。对正确和错误的判断,不是尊重客观事实,实是求是,而是凭唯心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大搞绝对化:我就是绝对真理绝对革命的化身,你就是绝对错误绝对反革命的代表!只讲斗争性、不讲亲和性;只讲绝对性、不讲相对性;只讲对抗的排斥性、不讲矛盾的同一性;只讲改变他物的第一次否定,不讲升华自己的第二次否定。他们的信条是,斗争就是一切,转化是不可能的,超乎本本之上的新东西是永远不能出现的,现存的状况就是永久的未来,绝对地一成不变,万事不会变、不可变。他们以人害言,毫不尊重相反观点中的合理部分,并且剥夺了人们进行比较和选择的可能性,从而既为相反观点保留了存在的余地,又使自己不能升华。这种新形而上学运用在科学研究上必然产生固步自封,视野狭隘等弊病,自不待言;流之于社会,则使充斥着片面性、固执己见、金刚怒目、昏头昏脑的恶斗之风泛滥开来,严重危害了人民内部的革命团结,严重阻碍了社会的革命发展。
   而把统一绝对化的新形而上学者,把自觉地维持旧质态的稳定性当做了始终的目标,只着眼数量的变化,而否定量变渐进性的中断,否认质变导致的转化,否认飞跃形成的新质态已使事物发展到了新阶段。他们在“一分为二” 的幌子下,用折衷主义冒充辩证法,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莫衷一是,追求无原则的和平,追求没有对立的统一。他们看不见矛盾斗争乃是有生命力的统一物的存在形式,看不见任何稳定和平衡都是有条件、相对的、暂时的、看不见离开了对立斗争展不开矛盾的本质冲突,使事物的矛盾抑制在相对静止地方的代价,就是以停滞和落后作为交换。此种新形而上学流之于社会,其恶果就是否定和掩盖现实阶级关系的变化,否认和掩盖现实阶级斗争、助长保守无为、腐败僵化、日益堕落的官僚风气,纵容邪恶、同流合污、抗拒变革、葬送革命,同样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的革命发展。
   《扬弃论》的研究对象,是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是关于一分为二,二斗出三,全过程两点两面圆圈发展说。
   恩格斯说:“辩证法不过是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和思维的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学。” (《马恩选集》三卷181页)列宁指出:“可以把辩证法简要地确定为关于对立面的统一学说。这样就会抓住辩证法的核心,可是这需耍说明和发挥。” (《黑格尔“逻辑学” 一书摘要》158页)并说;“辩证法是一种学说,它研究对立面怎样才能够统一,是怎样(怎样成为)同一的——在什么条件下它们是相互转化而同一的——为什么人的头脑不应该把这些对立面看做僵化的、凝固的东西,而应该看做活生生的、有条件的、活动的、互相转化的东西。” (同上31页)
   《扬弃论》将把通过对静止的观察得来的相对性,通过对运动的观察得来的绝对性,通过对发展的观察得来的必然性,复归于它们自身有机地密切联结着的整体之中。
   从这个整体中,我们将看到一分为二是分解法、分析法、解剖法;而二斗出三是化合法、综合法、合成法。分解、分析、解剖,是在既成的东西中找东西;化合、综合、合成,是使未成的东西成东西。只有将此二者结合起来,才是较为完整的革命的对立统一辩证法。
   在凡是能够一分为二的地方,就必然有二斗出三。三是区别于旧一的一,是新一,是异于从前而发展了的一,是不同于开端又是开端的一。
   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的每一桩向上发展的事实,都证明新东西的出现,事物的化合,不是没有矛盾没有斗争的调合、捏合。“合二而一”漠视、掩盖了事物矛盾斗争的法则,既不利于能动地、自觉地认识矛盾、解决矛盾,又延缓了革命的转化,阻挡了向前的飞跃,导致了停顿、倒退、向后。而二斗出三却强调并昭示了矛盾斗争法则,从事物的内在活动和必然趋向方面去揭露矛盾,并通过自觉地对矛盾的扬弃,缩短矛盾的斗争周期、解决矛盾、推动向上的发展,促成向前的飞跃、加速革命的转化,比较及时地明确认识由新的质态所展开来的新的局面。
   这就是说,“二斗出三”与“合二而一”不是一回事。“二斗出三”是对“一分为二”的补充、继承和发展。
   但是,二斗出三所主张的斗争方法与把对立绝对化的新形而上学者所主张的斗争方法是不相同的。《扬弃论》捋说明对立是矛盾在运动中的初级斗争形式和一般的规律,而扬弃却是矛盾在运动发展过程到了一定阶段,一定尺度上才会出现的高级斗争形式和特殊的规律。对立以扬弃作为变易的环节,扬弃则以对立作为其进行的基础。对立旨在改变他物,扬弃却不但要改变他物,而且还必然要异化对他物的改变,即不但要否定,而且还要自觉地否定这个否定,自觉地改变自身,从而,“作为整个过程的核心的否定的否定” (《马思选集》三卷180页)推动事物发展、递进、上升到新的更高一级的阶段。
   显然,这种扬弃并不是绝对的否定,而是保持着肯定的东西的否定,即如黑格尔所下的命题:“否定的东西也同样是肯定的。” (《逻辑学》上卷36页)
   显然,这是一种使矛盾双方都发生异化上升的扬弃。如前所说,这种扬弃决不是在没有斗争的前提下达成的。恰恰相反,正是对立物矛盾双方激烈交锋、斗争的结果。“扬弃”本身就是斗争的特殊的高级的形式、手段。
   这种使矛盾双方都发生异化上升的扬弃,与折衷主义有着根本的、原则的、本质的区别,和把统一绝对化的新形而上学者所追求的统一,是不相同的。
   扬弃决不是矛盾双方半斤对八两的结合。因为矛盾双方应予保留的肯定成份、合理因素本来就不是相等的,其中必有一方是主流部分,而另一方不过是支流部分。同时,扬弃也绝不是矛盾双方原有性质和形态的保留,乃是经过变易的保留。矛盾双方之所以还有如此相一致的地方能够结合起来产生新质态,一种情况乃是因为事物总是在新陈代谢的规律中发展起来的,新的方面总是富有生命力的,仅仅由于新陈事物之间的互相渗透、互相联结、互相制约和互相影响,才导致了新的一方面有需要抛弃的地方,而旧的方面又还有生命力的地方需要保留。这样,就造成了新旧两方面都具有抛弃的同一性和保留的同一性。当矛盾双方的同一性一经在斗争的运动发展过程中到了一定阶段、达到了一定尺度,同向交织(此四字下有着重号——誊抄者注)在一起的时候,斗争的特殊的高级的形成——扬弃就出现了。矛盾双方经过扬弃立即发生异化,使前一过程的矛盾发生质变,从而形成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飞跃,显现转化……等等。
   有趣的是,卢梭把向反面的转化称为是“封闭一个圆圈的终点,它和我们所由出发之点相遇。” 恩格斯在把这样的说法称为“辨证法的杰作”加以引述的时候(见《马恩选集》三卷59页),对这句话加了着重号。无独有偶的是,黑格尔在《逻辑学》一书中也谈到“科学是一种自身封闭的圆圈”。而列宁对此也很注意,在旁边批道;“科学是圆圈的圆圈”(《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但是,无论是卢梭或黑格尔,无论是马克思、恩格斯或列宁,都没有对所谓“圆圈” 给予明确的、具体的阐述。以至今日哲学界对此尚不得其解,仍抱神秘态度。《扬弃论》捋以“一分为二,二斗三出、全过程两点二面圆圈发展说”来表明是到了解除这种神秘态度的时候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