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四)]
陈泱潮文集
·造化的奇妙:丹霞山阳元石与阴元石
·無神論黨文化簡體字的荒謬和危害一瞥
·从乾隆八字看天意与命运
·刘亚洲上将谈基督教和佛教道教的区别
·被现代人遗忘的中国文化经典 不看后悔!(图)
·中国究竟有多少条风水龙脉?(图)
·以色列的故事雄辩地证明:圣经的预言无不灵验!
·四柱八字预测学确实是科学而非迷信
·必看: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
·科学发现证实“生死轮回、善恶报应绝对存在”
·ZT我心中的紫薇聖人
◇◇◇◇◇
▲西藏问题卷
●致达赖喇嘛
·论西藏问题
·煽动民族主义是使民族丧失理性的海洛因和摇头丸!
·民族主义疯狂中,回顾陈泱潮论“中国鬼子”
·临江仙·赞王千源(3图)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欢迎中共和达赖喇嘛接触对话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陈泱潮一致达赖喇嘛书——论西藏衰微的内在原因
·陈泱潮二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在合一世界宗教事务上的神圣使命
·陈泱潮三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是中国建立超稳定民主政治结构的无价之宝
·转世轮回是上帝创世造人的重要法则
·达赖喇嘛高瞻远瞩的一系列明智之举值得中共学习
●致西藏特别会议
·对西藏特别会议的希望和祝福
·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四致达赖喇嘛书:雏议【中国流亡政府】宪章(草案)
·五致达赖喇嘛曁西藏特别会议书(善本)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历史: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部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辛亥革命与孙中山
一掃國共兩黨刻意神話枭雄黑道孫中山維護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毒霾
·辛亥百年论(全文)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定稿本)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专著深入:陈泱潮论枭雄黑道孙中山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全文/一图)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全文)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1)
·寄语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图)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陈泱潮论孙中山
·不畏人言,实事求是总结百年祸害中国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具有崇高道德的表现!
·辛亥百年陈泱潮与友人X谈孙中山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在线四论孙中山
·陈泱潮谈对孙中山的评价问题兼及五论孙中山
·这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共产党政府能够比得上的吗?
·问题在于当前下层民众武装革命的现实可行性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即复网友
·孙中山国事遗嘱与致斯大林苏联政府遗书精神完全一致
·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再谈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孙中山是辛亥建立中华民国后暗杀同志、异见人士、记者的惯犯
·孙中山考试院监察院的设立既无民主普选意味,又是对国家财政不计血本的耗费
·孙中山是证据确凿引狼入室导致中国落入斯大林模式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
·历史的重演与历史经验教训的吸取
·我们应当本着公义之心,超越国共两党看问题
·不能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混为一谈
·明辨孙中山问题几个必须搞清楚的基本情况
·是到了应该结束“革命盲流”行为的时候了!
·推荐一篇对孙中山专制独裁思想根源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問題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四)



就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及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首次〔组党〕活动事陈泱潮答范似栋

   (七之四)
   (2004-11-28)
   更多文章请看www.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
   目录
   七,1980年秋冬我在北京的活动
    1,〔时代的报告〕杂志社
    2,和当时思想理论界的接触和感受
    3,〔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
    4,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工作
    5,刚刚开始和邓小平亲属来往
    6,有缘无份,失之交臂----放弃了迅即出国的计划
    7, 与耶稣出道年龄相仿佛----30年极其严峻与非常的磨难和考验,打磨出救世救心双刃剑
    8,“尔晋,你是真正的强者!中国的希望在你的身上!”
   八,信心十足、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岁月
   ~~~~~~~~~~~~~~~~~~~~~
   7. 你八零年在北京一家有官方背景的杂志社工作,是否确有其事?这是否说明当时当局对你比较重视?或理解为意图招安你?那么以后你怎么又拒绝了招安?
   陈泱潮答:

七,1980年秋冬我在北京的活动

   应当客观地说,在中共当时对民主运动的政策中,其实压根儿并没有什么“招安”这一着。

1,〔时代的报告〕杂志社

   我1980年秋天是曾在〔时代的报告〕杂志社工作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是,是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介绍去的。那时光明日报刚刚发表了关于遇罗克的报道《一颗划破黑夜的流星》不久,遇罗锦正在撰写《一个冬天的童话》。当时该杂志社社长兼主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安岗。其夫人在国际关系学院任教。因为我发现安排我住的地方,周围宿舍的人白天睡觉,夜晚工作----他们是公安机关执勤人员。由此我对国际关系学院的性质和隶属于公安部的关系有所了解。这对我这个在从事地下活动,正着手秘密〔组党〕的人来说,当然认为不能在此栖身。
   我在和安岗夫妇及其周围人等的接触和对他们的观察中,认为安岗当时之所以对遇罗克很感兴趣,之所以用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推荐、文革期间写出《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才获得平反的我,在其〔时代的报告〕编辑部工作,不是因为器重我的精神和才华,而完全是为了掩饰其“左”的立场----后来〔时代的报告〕果然以坚持“左”的观点而闻名全国。
   我当时把对〔时代的报告〕杂志社的看法,以及尽管经过11届3中全会的演变,但是中共专制暴政本质决没有改变这样一些观点告诉了遇罗锦,遂离开了〔时代的报告〕杂志社。
   住处则先在〔四五论坛〕成员粱大光、涂恩光以及我在北京读书的表弟处打游击,最后,才搬到三里屯卫生部生物研究所〔北京之春〕成员刘迪家去住。
   刘迪,就是1976年天安门4.5事件报道中,被特别点名的那个著名的“反革命”“小平头”。他的父亲是留美生物学博士,那时已恢复担任生物研究所的领导职务。他们家有一套刚刚分到的新房子,正好将我安顿下来。
   遇罗锦以后也在我1981年第二次被抓捕后不久,早在89/6.4镇压之前几年,第一个成功出逃西方,申请到政治庇护,定居德国。

2,和思想理论界的接触和感受

   不可否认,由于《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当时不仅在所到之处引起了广大民办刊物民间组织和读者强烈的反响和共鸣,而且在当时的思想理论界引起了相当的重视。
   我因此和当时的中共中央理论局负责人之一也是胡耀邦理论写作班子的重要成员李洪林、光明日报副主编兼理论部主任马沛文……国家科委领导人之一童大林、国家科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明瑜……以及当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严加其、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主任评述张志新事件的文章《谁之罪》作者郭罗基……等人,都建立了联系。
   通过这些联系和接触,我强烈感到当时中共一些老干部和思想理论界,刚刚经过文革磨难和中共长期远离真实的欺骗蹂躏,对毛泽东时代以及中共建国以来的罪错有切肤之痛,有进一步深入解放思想、进而和平推进民主变革的可能。

3,〔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

   在这种感觉和判断下,时逢当时的共青团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暨中国青年报社长兼总编钟沛璋先生约我谈话,要了我的简历,有意接收我到由共青团中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正联合筹组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
   当时的团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也是后来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同事谢昌逵告诉我,根据中央意图,中国青少年研究所所要担负的任务是三个:1,起到美国智囊机构兰德公司那样的给中央决策提供重要参考的作用;2,做情报中心;3,出栋梁人才……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正副组长,都是和当时中共第一把手胡耀邦关系很深的思想很开明的领导干部。
   正组长张黎群先生,参加革命时间很早,在四川重庆八路军红岩办事处就和宋平等一起在周恩来手下工作。
   在胡耀邦主持川北行署期间,张黎群先生就和胡耀邦一起共事,并且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以至胡耀邦从川北行署任上调升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时候,张黎群亦随之同往北京,出任首届中国青年报社社长。
   1957年反右,全仗胡耀邦力保,才未被带上右派帽子,被下放到浙江大学任党委第二书记。
   胡耀邦担任中共第一把手后,也是在1980年夏天,张黎群才从浙江大学调回北京,即出任〔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组长----由此可见胡耀邦对〔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所寄予的厚望。
   在胡耀邦被废黜后,〔中国青少年研究所〕随之被当作“事实上的团中央”,而被撤消,也可证明这一点。
   副组长钟沛璋先生也是一位和胡耀邦有深交关系的领导……
   我1981年被捕后,钟沛璋先生为接收我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被责令专门写了“检查” 。但旋即升任中共中央新闻局局长,并兼任中国新闻通讯社社长、中国新闻学会会长……
   事实上当时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是在原来团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基础上成立起来的,办公地点即在团中央大楼。除团中央政策研究室原班人马外,从中共中央办公厅等单位调来了几位原来团中央的资深老同志,新增加的年轻人那时只有我。

4,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工作

   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期间,主要作了这样几件工作:
   A,我被分在理论组。除了大力宣传、深入阐述和发挥我的《特权论》思想观点之外,那时还积极鼓吹青年马克思的异化论,以期说明共产制度异化的必然性。并且正在着手写作为赫鲁晓夫翻案的文章……
   B,积极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竞选人民代表,把对这些自由竞选人民代表的观感,向有关领导作了积极的正面的报告。
   C,并把傅申奇王屹峰等人在工厂自由竞选人民代表的情况及其遭遇也如实反映上去。
   D, 1980年11月,因湖南省委连续数次违法取消长沙数所高校人民代表选举结果,而导致这些高校师生连夜上街游行以及静坐示威,最后组成了由陶森为团长的22人代表团赴京上访。
   我在当时的民政部长程子华之后,看望和会见了陶森等人,发表了支持学生依法选举和谴责湖南省委违法干预竞选结果的谈话。
   陶森等人回到长沙后,用大字报公布了赴京上访结果,当然以我对他们的讲话作为指责湖南省委的钢鞭材料。
   毛致用为书记的湖南省委,旋即为此专门打报告向中共中央点名指控了我。
   所幸当时〔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全体成员,都鼎力支持人民代表民主竞选,钟沛璋先生和谢昌逵等同志,都亲自到北大一分校竞选会场,听了李盛平等人的竞选演说和答辩。
   因此,〔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领导只是向我通报了湖南省委向中央点名状告我的情况,并未因为湖南省委把我告到中央,而责难或者批评我。
   E,我受邀且正式作为中央机关〔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代表,出席了在安徽合肥举行的全国人才学、未来学、科学学联合学术讨论会(〔团中央政策研究室〕代表,则由后来担任中共河北邯郸市委书记的唐若昕担任)。
   你问我当时的衣着打扮,可以找找当时全国人才学、未来学、科学学联合学术讨论会的照片看看。在人才学学术讨论会全体与会人员的合影中,大约方励之以及当时人才学创始者雷祯孝等人亦在其中,我手里拿着一卷资料坐在第一排正中,很显眼。
   ……当时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充满了朝气。尽管我的正式学历只是中专,但是,〔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不仅是把我作为实际上已经具有研究生学力,才接收我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而且把我当作老成持重,已经具有相当学术造诣、前途看好的青年人看待。大家对我都十分友好和尊重。尤其是两位领导,对我都给予了相当感人的关心和爱护,令人难忘(以至我10年刑满出狱之后,他们对我不仅没有任何芥蒂,而且都相当同情我的遭遇,都对我给予了亲人般的关照和支持帮助。钟沛璋先生慨然出任了我白手起家创办的云南省宣威全益集团公司的名誉顾问,为全益公司在1993年3月1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及时刊发了广告……全益大厦快落成时,张黎群先生还主动问我要不要请那时已经担任过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和政治局常委的宋平题写大厦名称,我去北京时,张黎群先生还特意联系安排我去中南海看望了耀邦夫人李昭……)。
   正当我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这种环境下,雄心勃勃,拟定了一系列重大课题的写作计划(我在1979年写的《特权论·重印前言》中,已经部分地提到了这些课题,你可从中窥见一斑),准备好好利用这样的平台,为从中共体制内外加快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而有所作为的时候,遭遇到了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从而嘎然中止了我的这些已经切入当时有可能影响中共首脑人物的圈子、把最上层和最下层相结合、体制内和体制外相结合、合法性与非法性相结合、胆大心细敢于冒险高屋建瓴而又充满智慧从容坦荡不无意义的政治活动……
   我黄金般的岁月和弥足珍贵的才华,就此被荒废了几乎整整20年!直到2000年底,我出逃成功,2001年开通了中华合众国网站之后,才得以又重操旧业。
   ----现在看来,这也正印证了《推背图》第47像〔讼〕卦爻辞预言本像事主必有的一段人生经历:“或从王事,无成”。怎么能说这一切不是天命前定呢?

5,刚刚开始和邓小平亲属来往

   出于上述“把最上层和最下层、合法性与非法性相结合”的策略考虑,由于我与邓小平夫人卓琳确实存在着颇为密切的世交姻亲关系,由于我父为给卓琳大姐夫妇即刘传真浦莎莎的父母担保而死,由于我1975年就曾将《特权论》请刘传真老表上送过邓小平,我此次赴京期间,便去看望了卓琳的胞姐、曾在儿时就由父母包办许配给我的叔叔陈希的浦玳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