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陈泱潮文集
·ZT伏藏” 神奇的云南
·ZT影视精选:2012末日的預言真的会到来吗?(5个视频)
·ZT關於2012世界末日的九種預言
·ZT“红月亮”预示了什么天机(一图)
·ZT关于玛雅金字塔射出的神秘光束(视频和组图)
·ZT自由的喜年
·人间奥秘:生命是否有轮回?
·轻松一下:世界六大巧合事件及各自相似之处
·当代天书(视频)
·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人的新证据
·ZT2012年人类DNA活化与启动?(图)
·ZT美国科学家关于轮回的研究(图)
·当前关于末日来临的最重要的一篇文字与麦田圈(图)
·科學超人尼古拉·特斯拉的前世今生(图)
·不畏人知畏己知——古代清官诗联撷趣(图)
·宇宙是多维度的(视频)
·ZT来自银河系中心奇怪能量正轰击地球?(图)
·视频: 此生必看的科学实验:水知道答案【高清版】
·ZT著名人类学家惊人发现:有些人前生原是飞禽走兽
·爱因斯坦理论能证明灵魂的存在?(图)
·民国高官经历的不可思议奇事(图)
·俄罗斯惊现不寻常异象 引发恐慌(图)
·徐晉如:雅言和正體字是中國文化的根
·造化的奇妙:丹霞山阳元石与阴元石
·無神論黨文化簡體字的荒謬和危害一瞥
·从乾隆八字看天意与命运
·刘亚洲上将谈基督教和佛教道教的区别
·被现代人遗忘的中国文化经典 不看后悔!(图)
·中国究竟有多少条风水龙脉?(图)
·以色列的故事雄辩地证明:圣经的预言无不灵验!
·四柱八字预测学确实是科学而非迷信
·必看: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
·科学发现证实“生死轮回、善恶报应绝对存在”
·ZT我心中的紫薇聖人
◇◇◇◇◇
▲西藏问题卷
●致达赖喇嘛
·论西藏问题
·煽动民族主义是使民族丧失理性的海洛因和摇头丸!
·民族主义疯狂中,回顾陈泱潮论“中国鬼子”
·临江仙·赞王千源(3图)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欢迎中共和达赖喇嘛接触对话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陈泱潮一致达赖喇嘛书——论西藏衰微的内在原因
·陈泱潮二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在合一世界宗教事务上的神圣使命
·陈泱潮三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是中国建立超稳定民主政治结构的无价之宝
·转世轮回是上帝创世造人的重要法则
·达赖喇嘛高瞻远瞩的一系列明智之举值得中共学习
●致西藏特别会议
·对西藏特别会议的希望和祝福
·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四致达赖喇嘛书:雏议【中国流亡政府】宪章(草案)
·五致达赖喇嘛曁西藏特别会议书(善本)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历史: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部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辛亥革命与孙中山
一掃國共兩黨刻意神話枭雄黑道孫中山維護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毒霾
·辛亥百年论(全文)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定稿本)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专著深入:陈泱潮论枭雄黑道孙中山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全文/一图)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全文)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1)
·寄语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图)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就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及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首次〔组党〕活动事陈泱潮答范似栋

   
   (七之三)
   
   (2004-11-28)

   
   更多文章请看www.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
   
   目录
   
   六,对〔责任〕主编傅申奇的印象
   
   ~~~~~~~~~~~~~~~~~~~~~
   
   
   6. 你和上海异议人士的关系如何?和傅是何年何月认识的?当时对他的印象如何?最好有细部描写。
   
   陈泱潮答:
   

六,对〔责任〕主编傅申奇的印象

   
   和傅申奇在1979年就有通讯交往。对他和王屹峰在全国工人中首先勇敢地在本单位积极竞选人民代表,表示充分肯定和坚决支持!
   
   因此,我1980年夏天,到上海直接去他家,和他商谈〔组党〕事。他是表示积极赞同的。这是我和何求后来积极支持他的一个原因。
   
   虽然他出生在警察之家,但是当时他的妹妹正积极帮助他刻印刊物。傅申奇大概1.7米左右的个子,带着眼镜,身材修长,人长得很清秀,言谈举止反映出典型的上海人的精明和干练。
   
   他是一个长于干实事搞具体操作的人,他把握得住自己的合乎实际情况的定位,没有那种志大才疏、强充“老子天下第一”、自不量力心理和狂妄丑态----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民运队伍中某些争出风头志在做山大王的人物学习的。
   
   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与其说像工人,不如说完全像个知识分子。他在厂里有较好的群众基础。竞选人民代表,他事实上是胜选者,但是当局容不下这样的竞选结果……
   
   我觉得傅申奇对民主的追求和初衷,是真诚的,是不容置疑的。但是,也正因为他太过于具有上海人的精明,也容易染上把对个人利弊得失作为决策首要考虑因素的毛病,同时也容易为眼前物质利益所迷惑。
   
   张守勇之所以赢得傅申奇的高度信任,在我看来他绝对不是和张守勇狼狈为奸,而恰恰是一方面被张当时的所谓苦大仇深坚决“反共”的假像所迷惑,一方面被张守勇能提供一定的物质帮助(例如张守勇作为“单身汉”有一套住宅可提供朋友住宿等)所迷惑。同时也由于他自身社会实践没有如我这样从小就处在受尽迫害有时是提心吊胆的斗争经历的磨炼,所以当时缺乏应有的防特意识。
   
   我这次10年刑期一天不少把牢底坐穿出狱之后,1993年底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到他从上海打来云南省宣威全益(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他还向我称赞张守勇。我一方面知道我的电话是被监听的,一方面怀疑张守勇还与他有来往,中共有意让他知道我的电话,好试探我在政治上的真实动向。
   
   由于我当时正在暗中积极寻找和等待发动大军区起义的机会,由于我认为有责任必须提醒他对张守勇有所警惕,不由得不厉声告诉他:“你居然到今天还看不清张守勇的真实面目!我就是因为你把我安排在他那里住,才出问题的! ……”
   
   可能因为我当时的语气太严厉,以后又缺乏沟通,他有些误解,所以我逃离中国后,给他发去的电子邮件,都没有回音。
   
   我对傅申奇有必要强调作出的一点证明是: 1981年4月~1982年初,在对我长达将近一年的马拉松所谓“预审”侦察中,关于我发起筹组〔中华公权大同盟〕着手进行〔组党〕事,办案人员不是从他那里打开突破口的。
   
   我至今仍然坚信傅申奇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向往和追求是真诚的。至于他后来是否出于个人利益的考虑另有选择,那是另外一回事。由于我多年和他失去联系没有交往,我对此一无所知。
   
   关于我和上海异议人士的关系,有必要补充的一点是,尽管我在上个世纪1980年夏~81年春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完全是因为民主运动来去上海三次,但因为一是在实施秘密〔组党〕;二是对中共取缔和打击民主运动的暴政以行动作出坚决抗争,都属于特殊情况,都是“只抓住主要的人和事”,而没有和其他的人见面----我1980年夏第一次到上海时,傅申奇就提议召集上海朋友来和我见一面,但我就如同在广州谢绝了王希哲的提议一样,没有同意。
   
   
   
   《陈泱潮事略》续篇:气贯长虹 (七之三)完
   
   (待续)
   
   陈泱潮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陈泱潮电话: 0045(丹麦)22 17 96 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