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陈泱潮文集
·答“曲突徙薪忘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者
·请问正神是谁?在哪里?
·“‘仁义礼智信’,在马甲 goodid 自己身上到底还有多少?”
·你认为人类对上帝的认识已经到顶?
·阁下为什么如此反感和排斥《特权论》?门户观念蒙蔽了你的心窍!
·这就是你的真善忍吗?
·你在严重败坏真、善、忍的名誉和信誉!
·评打着“真善忍”旗号的马甲goodid刻毒颠倒黑白诋毁《特权论》
·你首先应当回答我的是:你的“真善忍”在哪里?
·你能对号入座,还算老实
·《特权论》是陈泱潮将近40年前的著作,请看今天(2009-6-21)的《陈泱潮文集》目录
·假、恶、毒真相的大暴露!
●遭到围攻期间着眼大局所写文论
·国殇日以《水升火降歌》(六首)催生真民主新中国
·论中共国当前形势下政变的可能性(一附件二张图)
·伍凡陈泱潮评:胡锦涛防政变军队进入二级战备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附:kbxql翻译之英文)
·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谈吕耿松事
·中国已经在内战的边缘(3图1附件)
·我为什么要要舍身忘我从事中国民主运动
·关于有神论和法轮功等问题答精卫网友
·陈泱潮复夕阳景先生,宣布对匿名马甲一概不予理睬
·让人权圣火照亮中国人心!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勢利鬼無道無德無情無義背叛者之戰鬥10
●中国宪政民主革命内含政治道德革命
·难道因为现实的残酷,就要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枭雄黑道崇拜】对中国危害深远
·【枭雄黑道】三大特征 【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满遭损,谦受益。宁不慎乎?
●面对民运【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青年人切不可行枭雄黑道不择手段做伤天害理之事
·告曾节明: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现象。但是,岂可编造诬蔑不实之词?
·答记者问已经说明了陈泱潮为什么要抓住中共进言献策的原因
·中国民主革命客观存在【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大是大非须明辨:【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一答曾节明
·人子(弥勒)所为,天命前定,顺乎天意,岂会无效?
·《特权论》作者所作所为是“乞讨式民运”“荒谬透顶”的吗?”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一系列人生重大十字路口捨身取義的大慈大悲情懷11
●人生修行修煉的最高境界:
以天下蒼生爲念,不僅敢於剋敵制勝,而且能夠不斷戰勝自我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上)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我在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自毁之路耶?成佛之路耶?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感言
·水调歌头 题《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目录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
▲新君主立憲與新文明公權大革命卷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
·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弥勒“退步原来是向前”,预言乎?禅语乎?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上)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中)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下)
●聖君立宪64条政纲
·中共19大後,《聖君立宪64条政纲》提要
·德国-瑞典远行归来有感(五言三首)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目录
·1、《特权论》作者有责任和义务对“十月革命”的因果性质,作出历史定评
·2、明确【革命定义】与【革命内涵两要素】,是正确作出历史定评的必要前提
·3、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是真正的革命
·4、列宁所谓“十月革命”的性质,是真反动、假革命、反革命
·5、列宁“十月革命”建立和发展的【党国体制】本质上是【超级奴役暴政】
·6、中国走“十月革命”道路,行【党国体制】所造成的严重恶果
·7、百年来,中外枭雄黑道野心家以“革命”的名义干尽了祸国殃民的坏事
·8、今日必须高度警惕枭雄黑道野心家继续打着“革命”的旗号,祸害天下
·9、必须认真反思中俄两国百年惨痛的历史经验教训,端正中国民主化思想路线
·10、天命所在,事实会教育人,会促使人思想观念和行为发生转变,知耻近乎勇
·11、面临【为中国开万世太平】极其伟大的机遇,习近平新时代神聖的历史使命
·12、百年後,历史将对习近平作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盖棺论定
·(注)有关“十月反革命”金主是德皇威廉二世、列宁是德皇奸细的证据(1图
·不读《特权论》能够明白中国根本性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吗?
●捍卫中文世界唯一一块新闻中立言论自由平台
·郭文贵为什么要置博讯于死地?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推友郭文贵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郭君
·2、如何将社会聚焦势能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功能
·3、短暂的人生与身外之物
·4、善恶因果报应是人生祸福基因
·5、真要保命,首先必须明白生命的奥秘
·6、大智慧者,保命要保真命灵魂
·7、商业成就仅只是你人生的开始
·8、中国10多亿农民非常需要政治上忠诚可靠的代表
·郭文贵爆料客观上产生的积极意义
·人子(弥勒)透视郭文贵事件(11则推文/1图)
·和民运朋友研讨:习近平有没有可变性?
·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40条推文(1图)
·视频《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之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就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及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首次〔组党〕活动事陈泱潮答范似栋

   
   (七之三)
   
   (2004-11-28)

   
   更多文章请看www.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
   
   目录
   
   六,对〔责任〕主编傅申奇的印象
   
   ~~~~~~~~~~~~~~~~~~~~~
   
   
   6. 你和上海异议人士的关系如何?和傅是何年何月认识的?当时对他的印象如何?最好有细部描写。
   
   陈泱潮答:
   

六,对〔责任〕主编傅申奇的印象

   
   和傅申奇在1979年就有通讯交往。对他和王屹峰在全国工人中首先勇敢地在本单位积极竞选人民代表,表示充分肯定和坚决支持!
   
   因此,我1980年夏天,到上海直接去他家,和他商谈〔组党〕事。他是表示积极赞同的。这是我和何求后来积极支持他的一个原因。
   
   虽然他出生在警察之家,但是当时他的妹妹正积极帮助他刻印刊物。傅申奇大概1.7米左右的个子,带着眼镜,身材修长,人长得很清秀,言谈举止反映出典型的上海人的精明和干练。
   
   他是一个长于干实事搞具体操作的人,他把握得住自己的合乎实际情况的定位,没有那种志大才疏、强充“老子天下第一”、自不量力心理和狂妄丑态----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民运队伍中某些争出风头志在做山大王的人物学习的。
   
   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与其说像工人,不如说完全像个知识分子。他在厂里有较好的群众基础。竞选人民代表,他事实上是胜选者,但是当局容不下这样的竞选结果……
   
   我觉得傅申奇对民主的追求和初衷,是真诚的,是不容置疑的。但是,也正因为他太过于具有上海人的精明,也容易染上把对个人利弊得失作为决策首要考虑因素的毛病,同时也容易为眼前物质利益所迷惑。
   
   张守勇之所以赢得傅申奇的高度信任,在我看来他绝对不是和张守勇狼狈为奸,而恰恰是一方面被张当时的所谓苦大仇深坚决“反共”的假像所迷惑,一方面被张守勇能提供一定的物质帮助(例如张守勇作为“单身汉”有一套住宅可提供朋友住宿等)所迷惑。同时也由于他自身社会实践没有如我这样从小就处在受尽迫害有时是提心吊胆的斗争经历的磨炼,所以当时缺乏应有的防特意识。
   
   我这次10年刑期一天不少把牢底坐穿出狱之后,1993年底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到他从上海打来云南省宣威全益(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他还向我称赞张守勇。我一方面知道我的电话是被监听的,一方面怀疑张守勇还与他有来往,中共有意让他知道我的电话,好试探我在政治上的真实动向。
   
   由于我当时正在暗中积极寻找和等待发动大军区起义的机会,由于我认为有责任必须提醒他对张守勇有所警惕,不由得不厉声告诉他:“你居然到今天还看不清张守勇的真实面目!我就是因为你把我安排在他那里住,才出问题的! ……”
   
   可能因为我当时的语气太严厉,以后又缺乏沟通,他有些误解,所以我逃离中国后,给他发去的电子邮件,都没有回音。
   
   我对傅申奇有必要强调作出的一点证明是: 1981年4月~1982年初,在对我长达将近一年的马拉松所谓“预审”侦察中,关于我发起筹组〔中华公权大同盟〕着手进行〔组党〕事,办案人员不是从他那里打开突破口的。
   
   我至今仍然坚信傅申奇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向往和追求是真诚的。至于他后来是否出于个人利益的考虑另有选择,那是另外一回事。由于我多年和他失去联系没有交往,我对此一无所知。
   
   关于我和上海异议人士的关系,有必要补充的一点是,尽管我在上个世纪1980年夏~81年春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完全是因为民主运动来去上海三次,但因为一是在实施秘密〔组党〕;二是对中共取缔和打击民主运动的暴政以行动作出坚决抗争,都属于特殊情况,都是“只抓住主要的人和事”,而没有和其他的人见面----我1980年夏第一次到上海时,傅申奇就提议召集上海朋友来和我见一面,但我就如同在广州谢绝了王希哲的提议一样,没有同意。
   
   
   
   《陈泱潮事略》续篇:气贯长虹 (七之三)完
   
   (待续)
   
   陈泱潮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陈泱潮电话: 0045(丹麦)22 17 96 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