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陈泱潮文集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林昭
·ZT发现林昭的死刑判决书(图)
●遇羅克
·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杨小凯
·杨小凯最突出的政治思想遗产---- 一悼杨小凯先生
·36年来专制扼杀思想,中国已来到何处 ---- 二悼杨小凯先生
·就当今中国向何处去,谈杨小凯最重要的政治思想遗产---- 三悼杨小凯先生
●錢理群
·爝火不息的文革反思,與壯心不已的錢理群
●鲍彤
·鮑彤: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鲍彤:我对中美“贸易战”持乐观态度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特權論》1977年初油印版印刷者及手稿保存者
·沉痛悼念夏開勝先生辭世!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韦石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一:近14年来陈泱潮文集发表文章时间记录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二:陈泱潮文集每篇文章点击率记录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何求、王一飛
·獻給成功發起成立了【中華全國民刊協會】的何求、王一飛兩先生
●牟傳珩
·悲夫!牟傳珩一代人傑爲國爲民為真理獻身的悲慘遭遇!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冯胜平
·愚蠢比邪恶更可怕一一逻辑与中国逻辑(冯胜平)
●王耀平
·ZT老百姓的心聲:中国就是一条船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陈泱潮6-9-04复草庵居士
·胞姐黄金美再次确认她已将其家帐户告诉周育田
·是到了周育田先生用行动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就清水君案及当今中国律师作用复某友人
·清水君带着手铐被拴着双脚上法庭
·清水君案13日复庭又休庭,并定于7月20号再复庭
·从起诉清水君和羁押蒋彦永看中共昏暴倾覆之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且看中共到底要中国青年走哪条道路?
·清水君法庭最后陈述,欧亚同放悲声!
·歇斯底里的镇压----中共重判清水君12年徒刑
·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致各界朋友
·狱中的黄金秋向给他寄贺卡的朋友致谢
·春节关于清水君(黄金秋)近况的报道/陈泱潮
●清水君(黄金秋)炼狱归来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恩博讯网和创办人韦石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就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及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首次〔组党〕活动事陈泱潮答范似栋

   (之二)
   (2004-11-28)
   更多文章请看www.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
   目录
   四,邓屠夫的毒辣手段:所谓“一网打尽”与“擒贼先擒王”
   1,旨在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
   2,铁证如山:陈泱潮(陈尔晋)首先被抓
   3,中共之所以首先抓捕陈泱潮(陈尔晋)的原因
    A,中共独裁集团视《特权论》为刺向其心脏、从根本上要其性命的利剑
    B,中共掌握了《特权论》作者正在为首组织和指挥抗暴活动的情报
    C,《特权论》作者刚刚会见了第四国际香港第一书记吴仲贤
    D,当局把《特权论》作者定性为“两非祖师爷”和“两非能量极大的首犯”
    E,《特权论》作者被起诉和判刑的两个“罪名”
   
   4,《特权论》作者与吴仲贤笔谈至凌晨,随之迅速离开上海
   5, 《特权论》作者突然在南京下车
   6, 虎口搏击----《特权论》作者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的一幕
   7,在纽约举行的纪念民主墙20周年的活动中,《特权论》作者被列为唯一一个“全国民刊协会重要领导成员”
   五,我当时思想和行动之所以比较激进的原因
   ~~~~~~~~~~~~~~~~~~~~~
   4. 你在你的文章里说你是在八一年四月第一个被抓的,是否属实?是在你的哪一篇文章里?我可以引用你的原文吗?你和其他人在八一年四月的被捕是否和中华民刊协会有关?
   陈泱潮答:

四,邓屠夫的毒辣手段:所谓“一网打尽”与“擒贼先擒王”


1,旨在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

   我和其他民运激进骨干1981年4月被“一网打尽”,当然与〔中华民刊协会〕已经构成了对中共专制独裁的威胁和挑战有关。
   因为如上所说: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本质上是正处在共产世界官僚特权法西斯社会主义团伙冰山开始消解、民主浪潮形势看好的时刻,中国民主运动组织反对党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中共畏惧的正是这一点,害怕的也正是这一点!
   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共1981年4月“一网打尽”全国投身民主运动激进骨干的做法,其决策的主观意图和施行的客观效果,都具有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的性质。对于维护和苟延残喘其专制独裁统治,重要性不下于1989年6.4开枪镇压学生运动!
   而且,正因为中共1981年4月对民主运动如此毒辣的镇压得心应手,没有引起西方社会和国内的强烈反对,是促成邓小平敢于故伎重演在89/6.4大开杀戒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89学潮缺乏并且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坚强有力的民主运动领导力量和正确有力的理论纲领指导,不能不归于盲动和失败的重要原因!

2,铁证如山:《特权论》作者陈泱潮(陈尔晋)首先被抓

   鉴于你所问“你在你的文章里说你是在八一年四月第一个被抓的,是否属实?”请原谅我在回答你这个问题时,不能不在我的名字前,强调我在当时中共中央邓小平、胡乔木、邓力群一伙官僚特权阶级代表人物心目中十分畏惧的特殊符号----《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作者!
   关于1981年4月中共实行“一网打尽”政策抓捕民运激进骨干——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我是第一个被抓的,在《陈泱潮简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等文中,我都据实谈过。你当然可以引用我的原文。其他被抓捕人士的日期,以及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你可以查阅〔中国之春〕所刊王希哲有关文章。
   我4月4日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关押于南京看守所约一个星期。之后转上海市看守所。之后由云南省公安厅来人,说:“中央决定把你送回云南。我们不过是执行公务,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没有坐过飞机吧?本来根据你的情况可以坐飞机,因为怕你在飞机上乱说乱喊,只好改乘火车……”
   这趟送我回云南的火车,其实几乎可以说是火车专列----
   乘软卧包厢,每站停车,都有身穿制服的配枪警察立正守卫在车窗前,远处则有3-5个便衣拦截,不让其他人靠近车厢;吃饭则是清空整个餐车,由押送人员和我每餐四菜一汤单独就餐;白天不带手铐,夜里则将我的一支手,铐在软卧铺位不锈钢扶手上。尤其可笑的是,火车途径我的故乡云南门户宣威,不能不等待换车头(因火车刚刚穿过云南与贵州交界的梅花山极长且多的隧道群)错车时,整列火车不开车门,上的上不了,下的下不去,整个车站和列车,只听一片喧闹哭喊之声!我当时愤怒质问押送人员某处长说:“我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你们能够如此扰民吗?” ……
   火车驶入昆明站,警车已在站台开门等候,待我上车后,警笛嘶鸣,穿城而过,直达座落在昆明北郊著名的蜿蜒山下的云南省看守所。我被收押于第一号牢房,单独关押。
   这云南省看守所一共12间牢房,以岗亭为轴心,成半圆扇形展开。对面楼上岗亭执勤岗哨可以看到12间牢房的情况。每间牢房有30左右平方米,门窗皆铁条所作,日光灯通宵达旦,白天也常常照明不误,因此光线充足。外面有大约40左右平方米的一个扇形独院,有厕所,水管。每天上下午各放风一小时。放风时管理员来开锁开门,我就可以到小院里跑步,做操,打拳,擦冷水澡,晒太阳。吃饭时间管理员来打开小院的门,餐车在门口,我出来打完饭就又被关进去。这是我所坐过的牢房,环境和管理都算得上是最好的。一日三餐,伙食显然比南京上海高出很多。原来当时这里除我这个天字第一号的“钦犯”外,仅仅关押着文革期间整个云南十分著名的所谓“四人帮”在云南的主要帮派骨干:云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黄兆琪等中共省厅以上级别的所谓“八大金刚”。
   几天以后,连日连夜车轮式预审前夕,送来一个名叫“朱揭掀”的卧底探子,和我同住,以便对我察言观色……

3,中共之所以首先抓捕《特权论》作者陈泱潮(陈尔晋)的原因

   这次中共采取“一网打尽”的政策抓捕中国民运激进骨干首先抓捕我,用他们对我“预审”中的话来说,叫做“擒贼先擒王”。
   在送我离开南京的时候,南京警察说:“好好看看南京吧,你今生今世恐怕再也不能来了! ”我昂然训斥他:“说什么梦话?你在做梦!!”……
   中共之所以把第一个抓捕我,称之为“擒贼先擒王”,大抵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A, 中共独裁集团视《特权论》为刺向其心脏、从根本上要其性命的利剑

   因为在此次大逮捕之前,年初所发《中共中央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1981年〔9〕号文中,所引用的“反革命”危险话语、所谓“纲领” 等,全是我《特权论》即《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原话(包括前述王屹峰等人翻印并广为散发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四五论坛〕删节部分《中国现存社会各阶级分析》《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第二次武装革命》等章节)……
   邓小平讲话所谓“他们那个纲领是旗帜鲜明的……能量极大”云云,指的就是《特权论》……
   必须指出,中共立党之本、建国之基、蒙民之术,全都是依靠打着马列主义的旗号欺骗起家。
   但是,正如毛泽东所说:“我党真懂马列主义的不多。”其实毛泽东本人就没有好好读过马列大量原著。
   而《特权论》恰恰是以马列原著话语,作为解剖中共的掏心手术刀,作为批判共产专制独裁制度的利器!从而彻底撕开了中共的伪装,彻底揭穿了中共的骗局!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思想理论基础!
   《特权论》的特别利害之处,正在于从中共所赖以维系党心欺骗世人的信仰基础理论基础,对中共专制独裁体制进行致命的彻底的从内部从心灵深处的瓦解!
   这正是中共在1981年〔9〕号文中,明确规定对镇压以《特权论》为指导思想理论基础的“两非” (即中国民主运动),特别恐惧心虚而又特别狡诈阴险,规定“不宣传、不报道……”的原因所在!
   这正是邓小平如临大敌公开发表讲话明明针对《特权论》及其作者、当时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邓力群如临大敌亲自署名发表通栏标题长篇大论明明针对《特权论》及其作者,而又不点《特权论》及其作者之名、不提《特权论》及其作者之名的原因所在(可参看刘青《民主墙前南飞雁》)!
   中共对《特权论》及其作者,力图通过沉默和监禁打压,来加以封锁和扼杀!
   中共对待中国民主运动的策略之一,是极其狡诈极其阴险地力图通过新闻控制下的〔点名效应〕,来为中国民主运动册立对中共不可能产生致命威胁的“领袖”,从而利用中国民运队伍中一些人物存在的枭雄黑道名利欲望,达到分化、削弱和离散中国民主运动之目的,进而在民众及海外华人和国际舆论中,达到搞臭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之目地……

B, 中共掌握了《特权论》作者正在为首组织和指挥抗暴活动的情报

   我此次到上海被傅申奇安排住在张守勇处。而非常严重的是----后来发生的事实完全证明张守勇是中共卧底特务!
   张守勇,当时年约40多岁,身材粗壮,自称父辈及本人均深受共产党迫害,对共产党有深仇大恨。尽管在去他那里之前,傅申奇告诉我张守勇是苦大仇深在人民广场民主墙时期就积极参加民运活动的老资格民运积极分子,我还是和傅申奇商定不要暴露我的真名,亦说姓张。
   但是毕竟我在和傅申奇谈话时,张守勇都在旁边端茶送水,他目睹了傅申奇对我的整个态度,目睹了傅申奇携带大叠材料向我详细通报各地民刊情况和对中共〔9〕号文的反映,认真记录了我口述给各地民刊通知,准备在天安门广场展开的横幅标语口号,以及我和傅申奇商定通知人员名单、决定各路人马4月5日在北京集结等情事,加之傅申奇临走时特别交待过他说:“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位领导人,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他的安全!”故而张守勇认定我是 “派头很大” 的北京来的要人……
   ----对我预审中,预审人员被我的所谓“顽固态度”和“嚣张气焰”所逼,或者是被我的圈套套住,出示了很多本来不当向我出示的材料。例如所谓同案的供词、台湾香港等海外对《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诸多评述、张守勇领我和他上街时被设计好偷拍的照片、张守勇所写证词等等(以上引文即系张守勇所写证词)。

C, 《特权论》作者刚刚会见了第四国际香港第一书记吴仲贤

   我刚刚会见了关注和积极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第四国际香港第一书记吴仲贤,作了长谈。即《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谓“与海外敌对势力头目作了重要会谈”;

D,当局把《特权论》作者定性为“〔两非〕祖师爷”和“〔两非〕能量极大的首犯”

   当局由于前述原因,已经知道我要赶回北京进行〔民主爱国护法请愿活动〕,而各地民刊决定赴京人士傅申奇、何求、朱建斌等已经动身前往或者已经到达北京集结,当局已经知道我是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甚至如他们在以后审讯我的时候所说,认定我是所谓“〔两非〕祖师爷” 、“给〔两非〕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两非〕活动能量极大的真正指挥者”、“后台老板” 、“首犯” 、“二线头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