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陈奎德作品选编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54)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五十四、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54.The ”Party-State” System Formed in China
   
   陈奎德
   
   
   毛泽东用武力夺得中国大陆政权后,并不是完全不存在任何实行独立的外交路线的空间。但是由于意识形态与苏联的内在一致性、由于在内战中得到苏联支援,特别是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中共完全倒向了苏联一边。
   
   在内部政治方面,本来,在国民党统治后期的高度通货膨胀与社会不满之后,在毛泽东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民族主义许诺和鼓动下,大多数民众对新统治者中共是充满了期待的。而开初中共的表现,由于军队纪律相对森严,并雷厉风行地打击娼妓和盗窃等社会弊端,同时,也仿效苏联,订立了以发展重工业为核心的国民经济的「五年计划」,似乎也确实显示了一些新气象。
   
   但逐渐地,随中共政策方针的逐步出台,如水银泄地如天罗地网般控制社会的中共统治方式慢慢地使人们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恐惧感。
   
   建政不久,中共就开展了一系列运动:土地改革(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与财产)、「镇压反革命」(镇反)、「肃清反革命」(肃反)、抗美援朝运动、三反、五反、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交心运动、批判胡适、镇压胡风「反革命集团」、合作化运动、人民公社运动......等等,通过这些运动,中共已经系统地控制和操纵了社会各阶层,制定了统一的模式,指定了统一的思想方式,形成了某种肃杀的定于一尊的气氛,奠定了中共极权统治的基础。
   
   独立的新闻媒体逐步被取消了,所有报刊杂志都成了共产“党的喉舌”。大学及其他教育科研机构一步步落入军管会以及之后的共产党党委的管辖下,甚至连街道也被中共派人管理了起来,监视着居民的一切行为。可以说,整个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没有共产党的触角伸不到的角落。
   
   毛泽东按照他的意识形态原则,在中国这个几亿人口的大国进行了清理和重新组织。中国原有的民间社会在这一过程中逐步消失了,而以党为中心的「党-国」体系象一个巨大无边的蜘蛛网,笼罩了一切。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地域辽阔的国家,消灭了中层的结构,消除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中间组织,只剩下一个单一的控制中心全权独揽。“党即国家,国家即党“,社会已经不存在了。
   
   毛泽东利用垂直性的各级政权机构,特别是富于中国特色的政教合一的“单位制”、“公社制”和“户口制”,“一杆子插到底”地包管了中国的广袤疆域和庞大人口。其严酷程度,可谓「空前绝后」。
   
   这种控制,建政之初主要是通过“单位制”及“户口制”进行的;1958年之后,在农村,则通过“人民公社”这一组织形态进行控制。
   
   中国大陆的“单位”与一般国家的企业、公司等经济组织是很不相同的。它实质上是政权体系的延伸,它对在职或退休职工及其家属进行的包管和监控,从经济、政治、思想灌输、行为管束、道德训导、文化教育、婚姻、生老病死,包罗万象,无所不至。它是代表国家机器垂直监控个人的最基本的执行机构。在毛时代,国家的意志,实际上就是各个单位的意志。
   
   中共发明的“户口制”,则是政权对全社会所有人口进行监督、限制和划分等级的对于“单位制”的补充性体制。特别是,“户口制”对中国人口作了等级森严的划分,划为“农村户口”(非商品粮户口)和“城市户口”(商品粮户口)两大类,二者几乎是世袭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农民实际上成了现代中国的“贱民”,受到严重的盘剥,其地位十分卑下,且世世代代没有指望。这种极端不公平的缺乏自由的现象,已经为后来的“文革”式大动荡准备了精神和社会条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