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历史系列(前64节)
·近代宪政的演化(1)近代宪政在中世纪的渊源
·近代宪政的演化(2)大宪章的缘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大宪章运动的意义与成就
·近代宪政的演化(4)欧洲宗教改革与宪政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5)异端宗教信仰的政治功能
·近代宪政的演化(6)英国人身保护法(提审法)的创立
·近代宪政的演化(7)英国光荣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法国君主专制的强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1)苏格兰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2)美国独立宣言
·近代宪政的演化(13)制宪会议和美国宪法
·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15)革命法兰西的激进化及其对欧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近代宪政的演化(17)拿破仑的失败及其遗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18)维也纳会议与欧洲复辟
·近代宪政的演化(19)英国宪政在十九世纪的进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20)多党制在美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21)十九世纪的西方政党政治
·近代宪政的演化(22)十九世纪法国民主道路的曲折历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一、 “……很快就要到二十一世纪了。在这世纪末的时候,在这月黑风高已有凉意的秋夜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守著孤灯,写下自己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希望与失望……最后写下一点对历史的卑微的祈求,会不会像五十前胡风的《时间开始了》那样,最后归于空幻的梦想呢?”

   这是 1999年北京50 周年“国庆”大游行之后,一个叫李慎之的老人在北京所写的《风雨苍黄五十年》的最后一段话。不久,这篇文章传遍海内外,李慎之也因此而名动天下。

   三年多之后,2003年四月,在SARS肆虐的北京城,李慎之先生溘然去世。消息传开后,悼文蜂起,哀思潮涌,数百篇纪念文章在中国内外的纸媒与网络出现。

   李先生的文章及其逝世,何以牵动如此之多人的心绪和情感?

   重要的原因,除了文章本身的内容外,还在于作者其人——李慎之先生被视为中国当代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李慎之, 生于江苏无锡,祖父是米店小老板,父亲以商会文书和报社记者为生,参加过辛亥革命。中学时期阅读了大量文史哲类著作,包括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1941年至1945年,先后就读于北京燕京大学经济系、圣约翰大学经济系和成都燕京大学,期间参加中国共产党外围组织。1946年,进入新华日报社,后去延安,在新华通讯社国际部任编辑。194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9年起,新华社国际部编辑组组长、副主任,负责《参考资料》(即所谓“大参考”)和《参考消息》。曾参加板门店谈判。1954年至1957年,任周恩来外交秘书。反右期间,因为提倡“大民主”而被毛泽东亲自打成右派,开除共产党党籍。1973年回京工作。参加中共中央国际问题写作小组。其间,陪同邓小平出访美国,担任顾问。1980年负责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的筹建。1982年任该所所长。1985年后,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1989年六四后放言“决不在刺刀下做官”而挂冠辞职。

   李慎之在晚年,大彻大悟,潜心研究并广为传布自由主义,对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和政治进行了深刻反思,被誉为中国世纪之交自由派的领军人物。

   李慎之早年背叛殷实的家庭、弃置燕京大学所学之经济专业,投奔共产党的革命事业。他的革命生涯实可称少年得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未届而立之年便官至新华社国际部副主任,分管编辑供最高领导层阅读的《参考资料》(大参考)和供普通党员干部消费的《参考消息》,还作为国际问题的高参策士、经常接触上至周恩来总理之类的上层人物。

   既然少年得志,未免出言张狂,顺理成章,李慎之糊里糊涂地受到飞来之祸的严重打击。因为工作关系,李慎之广泛接触有关苏共二十大所揭露出来的斯大林问题和1956年的波、匈事件的材料,引发他对共产党政权体制的思考,得出苏联东欧出问题的总根源是没有在革命胜利后建立起民主制度。并且,他当时还受到内部传出的毛泽东批评新中国的“愚民政策”和“专制主义”的激发,遂在1956年的鸣放运动中倡议“大民主”,要求“建立宪法法院”、“还政于民”、“开放新闻自由”等。结果因言罹祸,在反右运动中被开除党籍、下放劳动。

   李慎之比多数右派同胞想得更深入之处在于,他在六十年代就明白了真理在他手中,并以身为右派为荣。但在经受了反右的严酷打击之后,他也丧失了挑战党国的少年之勇,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噤若寒蝉”了。而且,他在这一时期似乎还未完全认清所谓“新民主主义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反民主本质。后来,他2000年10月给舒芜的信中说:“前两年读了陈独秀在一九四二年逝世前的言论,我更是恍然大悟,根本没有什么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不同,也没有什么旧民主与新民主的不同,民主就是民主。”

二、

   李慎之的思想飞跃发生于1997-1998年。其自由主义言论始于1997年评论顾准的文章。从此,他一发而不可收,铸成了晚年的辉煌。

   他的自由主义转向与中国文革后的戏剧性变迁是联系在一起的,李慎之在经历了漫长的右派之灾的炼狱之后,于1973年由周恩来点名从干校解放,重回北京新华社工作。1979年以外交顾问身份陪新主邓小平出访美国,1982奉命参与中共十二大文件的起草,1985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由于前面曾提到他的“噤若寒蝉”的精神状态,因此,虽然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浪潮风起云涌,虽然这些自由化的头面人物如苏绍智等都是他的老朋友,但李慎之仍与他们保持着距离,隐忍不发,维持低调。然而,当1989狂飙突起,以及随后的血腥屠城发生后,他终于忍无可忍,破门而出,公开亮相了。在六四事件后,他决绝地表示“不愿在刺刀下做官”,因而第二次罹难,遭撤职查办。不久,“苏东波”起,红色大帝国苏联轰然解体,“社会主义阵营”全面崩溃,李慎之于此彻底抛弃了共产主义,达到对专制主义的大彻大悟,在思想和行动上告别了党国体制,并终于在九十年代公开改宗自由主义。

   李慎之的风格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在九十年代的改宗自由主义,其姿态之彻底决绝,已经超越了它的那些朋友同道,与他的多数党内的社会民主派朋友不同,他扔掉了那些与马克思主义仍然千丝万缕联系的左翼羁绊,一步到位地立在了自由主义基地上。在1998年春天,北京的大学和学术团体开始掀起一场有关民主的争鸣,知识分子要求限制共产党的权限。在中国思想政治领域,活跃的气氛悄然兴起。知识界重新引进和介绍自由主义思潮,李慎之出来“破题”,他在《弘扬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指出,“世界经过工业化以来两三百年的比较和选择,中国尤其经过了一百多年来的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社会实验,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自由和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最具有普遍性的价值。发轫于北京大学的自由主义传统在今天的复兴,一定会把一个自由的中国带入一个全球化的世界,而且为世界造福争光!”这是他改宗转向的自由主义宣言。

   自此之后,他加强了同中国的自由派知识界的联系,特别乐于与年轻一辈的中年知识分子相互分享和辩难自由主义,以其学识、年龄与声望,李慎之隐然成为北方自由派重镇。1999年,在亲历了江泽民这一代中共新贵好大喜功、极度夸饰、大肆挥霍于典型极权主义式的五十年庆典后,他愤而命笔,其名篇《风雨苍黄五十年》遂流布天下。以历次庆典目击者和国家磨难目睹者的身份, “风烛残年”的李慎之,毅然点燃了自己那支在中国的风雨中已经明灭摇曳了几十年的烛光,厚积了其“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希望与失望”,喷薄而出,痛斥当道“掩盖历史,伪造历史”;痛斥“中国人对自己折腾自己的错误不知后悔”,痛惜对难得的历史机遇“视若无睹,轻轻放过”;而“进一步改革的条件不但已经成熟”,而且已经“烂熟”,政治改革的步子却依旧不肯迈出。全文史论交融,辞意恳切,拳拳之心,跃然而出。

   大作既发,天下景从,赞声不绝,引发了海内外的广泛共鸣。对仍留在中共党内曾与他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同道,该文有一种振聋发聩的力量。对于已经弃绝中共的自由派,对于为民主中国奋斗的各类异议人士,该文也有一种痛快淋漓清澈透明的鼓舞力量。其文刊出之时,李慎之已年届76,这是他晚年诀别中共的个人一纸“独立宣言”,这是中国大地上引动万千人聆听的晚鸣的自由祷告钟声。这钟声,标志着李慎之决然扔掉了一切历史包袱,真正像一个独立人一样站起来,决志发出独立之声,在垂暮之年,生活在尊严之中,生活在真实之中。

   作为一位其大半生与中国共产党纠葛缠绕的知识分子,李慎之“剔骨還父,剜肉還母”的曲折痛苦经历,是中国一部分左翼知识人的典型缩影;而他的晚年皈依自由主义,则标志了这类秉持良知的知识者的基本精神归宿。

   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革命,虽然不乏局外人的深刻论定与批判,但是出自一生魂魄精血系之的亲身经历者的反思批判,则另有一番独特的深度和撼动人心的力量。在这个意义上,李慎之们在自由主义复兴史上,有其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