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87)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八十七、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87. Nationalism: the Last Fort of Chinese Communists
   陈奎德
   
    前面已经提到,由于共产主义在全球的失败,中共已经强烈感受到自己在国内的统治合法性危机。有鉴于此,北京急于寻找一个精神上的替代品,以解决日益严重的普遍的对共产主义信仰的破灭。这时,一帖近代史上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这就是——民族主义。几十年来被东西方意识形态对立和竞争掩盖了的民族主义,在冷战之后的世界各地脱颖而出,异常活跃。诚如18世纪的英国人萨缪尔.约翰逊(Dr.Samuel Johnson所说:“民族主义是流氓无赖的最后庇护所”,北京迅速抓住了这一意识形态的最后救命符。它的战略是:回避共产教条而求助于民族主义,以此作为自身抗拒民主的最后堡垒和防线。
    北京的这一转向,在九十年代中期之后逐渐得手,从而使六四之后统治阶层与社会大众之间的紧张关系有所缓解。其所以如此,主要由于如下几方面的原因:
    1) 俄罗斯和东欧的社会制度转型当时正在付出沉重代价,经济凋敝,民生艰困。北京开动机器大肆夸大宣传并以此阻吓中国人;
    2) 1993年,北京争取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失败,使中国一般大众产生强烈挫折感,从而对西方大国的阻挠不满,并进而认为发达国家的人权呼吁含有西方国家利益自身的功利目的,遂兴起带反西方色彩的民族主义。
   
    3) 在经济发展的客观态势上,中国与西方已成为主要的竞争对手,也成为民族主义的刺激性因素。
    4) 在后冷战时代,哈佛著名学者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当时发表论文[文明的冲突](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预言:文明间的冲突将会取代意识形态与其他形式的冲突而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冲突形式。随后,为亚洲的威权政府辩护的所谓“亚洲价值论”,获得了北京的青睐,由此进一步强化了中国的民族主义。
   
    5) 1996年因台湾直选总统而引发台海危机,美国航空母舰介入,以防中共“擦枪走火”开启台海战端。这一紧张态势,在北京的单面宣传下,也成了刺激中国民族主义的要素。
   
    如此,在官方的默许与鼓励下,中国大陆几个年轻人模仿日本的极端民族主义主义者过去所写的《日本可以说不》,亦步亦趋,写了一本《中国可以说不》的小册子,强烈煽动民族的“被迫害意识”,强烈鼓吹反西方的情绪,把民族主义推向了高潮。它用一种最极端最夸张的形式表现了中国大陆相当部分的民众及知识界的思潮转向,同时也显示了这种思潮的浅薄浮泛和内容的空虚无力。北京在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已达到其政治目标的同时,后来日益发现,这一思潮是双面刃,它既可帮助北京抗拒宪政民主,但同时也可能为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提供思想武器,使之寻求独立。中国知识界富有理性与责任感的成员,也日益认识到,狭隘的民族主义不可能对中国的未来走向提供内容丰富的方向性的贡献,不可能阻挡民主发展的世界性潮流,肯定是会被历史的进一步发展所淘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