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陈奎德作品选编
·宽容之道___读房龙的史话《宽容》
·普及胡適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宣言
·在自由主义的擂台上
·从台湾反对党历史看大陆组党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五四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符号
·无为而无不为
·台海鼙鼓动天涯——在世界棋盘上的两岸对局
·军队首脑对于对台政策的影响
·北京发布的《美国人权纪录》简评
·全世界网民,联合起来!
·淡然旁观十六大
·五十三年家国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一)东亚的战略重要性获得肯定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三)美国对华政策:历史与走向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四)中国的内政外交
·政治后果:正还是负?
·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从外交知情权看中俄密约
·反美联俄的绝路
·「风行草偃」,天下糜烂
·一厢情愿的外交谋略——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谋及子孙》(1)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五问中南海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陈奎德
   
   (http://www.epochtimes.com)

   几个月前,中共提出了“以德治国”的方针,除了官方机构为应酬而敷衍宣传了一番之外,没有引起任何值得注意的反响,自生自灭,消声匿迹了。也许是为了消除国内外对此事虎头蛇尾的印象,北京日前印发了《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并发出通知,要在今冬明春掀起一场“道德重建”运动。这场运动部份模仿三十年代蒋介石先生的《新生活运动》,部份模仿六十年代毛泽东的《学雷锋运动》,以大杂烩式的一份纲要、二十字基本规范、六十字具体规范组成。它尝试揉合儒家伦理、共产教条和一般公民伦理,来解决中国的价值真空和道德沦丧的严重危机。
   如果剖析一下那个所谓二十字基本规范,其中的拼凑性是一目了然的:“爱国守法、明礼诚信、团结友善、敬业奉献”,部份为儒家教义,部份为共产意识形态,部份为一般公民伦理,作为三者的混杂,并无任何新摆设,本来是无足轻重,不值得认真看待的。
   但是其杂拼混乱还在其次,更要害的是,这里有个基本的问题北京无法解决。
   北京政府近年来一直信誓旦旦,要建立法治(rule of law)国家。众所周知,在法治之下,政府的权力范围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不得任意僭越。所谓“政教分离”,除了指宗教与政权不得相互僭越各自范围外,它也有政府无权去强制规定国民的道德生活和精神信仰的蕴涵。因为这违背了宪法所载的公民的思想、信仰自由这些基本权利。在法治社会中,家庭、学校和各种宗教提供了公民的道德伦理和精神信仰的各种指导和选择。但是,对于成年公民,最终的选择还是自己个人做出的。象毛泽东那样,既当政治统治者,又当道德教师爷,实质上是妄图成为当代的“政教合一”的“圣王”。其物质于精神上的极权统治方式,给中国人带上了多严酷的枷锁,造成了多深重的苦难,没有人会忘记的!
   今日的北京当局,面对人欲横流,贪污遍地,贿赂成风,礼崩乐坏的局面,又想重蹈毛泽东覆辙,走“政教合一”、由政府来实行“道德重建”的老路了。笔者曾经指出,在中国历史上,所谓“以德治国”,是「人治」的一种。它依靠统治者和上流阶层的道德楷模“垂范”百姓,教化社会。这就是所谓“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它也就是儒家说的「德化」。小“草”老百姓必随统治者君子之“风”而倒,获得教化。当然,实际的统治方式,法家说得更直截了当——“以吏为师”。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教合一”。
   但今天大家都清楚,在很大程度上,当今中国的制度化贪腐,正是各级官员权钱交易的结果,即,正是“以吏为师”的社会后果,即“上梁不正下梁歪”。当今权力不受制约的“君子”“官吏”们,有几个不是贪赃枉法的?依靠丁关根率领的中宣部和中央文明建设委员会的官员们来重建道德,搞所谓的“风行草偃”,则只能导致“普天之下,更加糜烂”。
   ://www.dajiyuan.com)
   11/20/2001 12:53:00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