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陈奎德
   
   (http://www.epochtimes.com)

   据从国内得来的最新信息以及最近纽约时报的报导,一个结构性的紧张日益明显地呈现在中国乡村中:这就是乡村的民选官员与该地区党支部的紧张关系。它们是两股来源不同的权力之间的矛盾。这种冲突是结构性的,迟早总会爆发。
   乡村的这种二元权力结构,在中共的政权体系中,必然会产生我称之为“异体相互排斥”的问题。即,在合法性问题上,基层组织权力基础的合法性与中、上层组织权力基础的合法性来源是不同的。前者来自由下而上的民主选举,后者来自由上而下的高层任命;而提供任命的最高当局本身,也并非是选举产生的。这样,在总体结构内,就出现了权力来源不相同的“异体”。这些“异体”之间是否能够自洽?会否产生“异体排斥”现象?如何去面对和协调这种结构性问题,就成为中共政治体系中的日益紧迫的课题了。根据我们从国内得来的信息以及最近11月4日纽约时报的报导,在上海郊县,“选举出来的村委会与党的书记之间关系相当紧张”,而且,“二者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在扩大,但是,并非无法解决”。不过,所谓“解决”,“在绝大多数村庄里”,就是“仍旧由党的书记发号施令”。
   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如何操纵一个外表上民主的过程呢?美国的卡特前总统特别实地去观察了上海郊区的一个村庄的选举。看起来,村民们秘密地圈好自己的选票,并且看见其结果在黑板上计算出来。卡特认为,“到此为止,我可以说是完全民主的过程。”但是,他们注意到,这个1,100人的村庄只有36名中共党员,但选举到最后一轮剩下的7位候选人,竟有6名是中共党员,而另外一名则是共青团员。其中主要原因在于组织和安排选举的就是该村的党支部及其主要负责人,它们掌控著村里的几乎全部资源和权力,对村民有压倒性的影响力。它们既是选举的全权组织者又是候选人,如果他们不当选,岂非咄咄怪事!那样一种选举的结构,已经注定了垄断性的高度组织化的团体在其中的压倒性优势。
   即使如此,由于村委会与党支部的内在紧张已经日益扩展,有关二者间权力如何划分的争论也日渐激烈,以至于在1999年初,中共中央仍然下文重申村镇党支部是“村镇一切组织和一切工作的领导核心。”当然,这就包括了它也是村委会的领导核心。
   今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有卡特中心参预合办的关于乡村选举的研讨会上,有关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紧张关系的问题,会议的大致共识是继续以往的做法,通过双方在人员上的重叠来解决。但这显然不是治本之道。一旦上级党组织的决定与该村的利益发生矛盾,党支部村委会就将无所适从。
   因此,实际上,乡村选举的作用只是起一个民主培训班的功能。非常明显,要解决上述问题,唯一的出路在于其他组织有合法存在的权利,并且,把乡村选举的层级提高。如果只有一家垄断性的政治组织存在,如果不把选举逐渐提升层级,则上述“结构性冲突”和“异体排斥现像”是无法解决的。而如果选举层级向上推广,到达县一级,甚至逐渐升级到市、省和中央,若这样,各级政权的合法性源泉统一了,整体结构权力关系就理顺了。但是,现在连镇一级的选举在7月份也被中共中央明令禁止,更遑论省市级了。因此,我们目前还看不到解决上述“结构性冲突”的迹象。
   ww.dajiyuan.com)
   11/13/2001 10:34:17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