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1)近代宪政在中世纪的渊源
·近代宪政的演化(2)大宪章的缘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大宪章运动的意义与成就
·近代宪政的演化(4)欧洲宗教改革与宪政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5)异端宗教信仰的政治功能
·近代宪政的演化(6)英国人身保护法(提审法)的创立
·近代宪政的演化(7)英国光荣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法国君主专制的强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1)苏格兰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2)美国独立宣言
·近代宪政的演化(13)制宪会议和美国宪法
·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15)革命法兰西的激进化及其对欧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近代宪政的演化(17)拿破仑的失败及其遗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18)维也纳会议与欧洲复辟
·近代宪政的演化(19)英国宪政在十九世纪的进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20)多党制在美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21)十九世纪的西方政党政治
·近代宪政的演化(22)十九世纪法国民主道路的曲折历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李寒秋的策论虽然有前面谈及照搬19世纪外交策略的问题,但比较起另外一些文章,应当说,还算是有某种历史感和功利感的,其论点仍值得认真对待。这里想谈谈他所设计的所谓"中法俄"三角同盟的问题。至于其他人那些鼓吹中国通过违反WTO 的规则等小聪明小动作来谋求"国家利益"的策论,就不再有商讨的必要了。
   论及雄心勃勃要建立的几个三角同盟,特别是"中法俄"三角的外交策略,李文毫不掩饰地说:"中国的最高战略是要把法国推到反美的最前线去"。这话怎么听来好像是骄傲的法国佬本性已改,如今已经变得谦虚驯良,甚至都成了法国傻蛋,被聪明的中国政客牵着鼻子走,为其火中取栗,而不会感到自己的智力受到侮辱了?
   事实上,李文所提到的策略,北京多年来一直是这么做的。但是,效果如何呢?在一般的情势下,法国确实是在与北京敷衍,以换取外交上一些暂时的好处。但是,一旦面临重要关口:如天安门事件、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北约东扩、….法国人可是毫不含糊,立马站在了美国一边。俄国也一样,普京在与北京甜言蜜语一番调情后,以9.11为契机,全面倒向西方,使北京又遭到一次外交上的羞辱,有一种被这位精明的前克格勃官员玩了一票的感觉。现在,普京又再次弹奏起"俄中关系优先于俄美关系"的小夜曲了。作为传统的欧洲外交舞场出身的俄国法国的老油条外交官,与北京玩的这种"一打一拉,若即若离"的小步舞,是在少年时代就跳得收放自如的玩意,但李先生居然把这种小夜曲听成了婚礼进行曲,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也许只有用单相思大幅降低智商才勉强可以解释。
   如果人们对李先生这种单相思还半信半疑,那么看看下一段论述就会毫无疑问了:"在中国、法国和俄国单独或者共同的默许下,共同支持日本到北太平洋范围内去恢复日本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除中俄两国领土以外的全部殖民地或者势力范围,甚至同意日本占领夏威夷群岛,让日本与美国直接发生地缘政治上的冲突,这不是不可能的,而且这种局面对于中国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当然北京政权是"求之不得",但对日美两国可就是"避之唯恐不及"了!北京何德何能,能劝说日本自蹈火坑?--- 当然必须给予重赏。于是作者天马行空,充分发挥其想象力,给世界重划地图,给日、俄以大大的犒赏,特别给日本以过去的"除中俄两国领土以外的全部殖民地或者势力范围"的重赏,于是,就可以让美日重新开打,北京坐收渔利了!?看来,"中国的世纪"果真要降临了?
   不过且慢,还有功课没有做完呢,那就是:"世界势力范围的划分"。李先生毫不隐讳:"中国作为一个大国,需要一个势力范围。东南亚各国是最自然和最合理的选择。"于是,泰国、越南、老挝、柬埔寨……再次向北京俯首称臣,古时候那种"万国来朝,争相上贡"的壮丽景观又可重现于21 世纪了。如此皇恩浩荡,天下归顺,何其美哉!
   对于如此丰富的想象力,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如果有人说这个世界太大,什么"鸟"都有,我倒想指出一桩例外,就是在外交界很难发现"笨鸟"。外交这玩意,毋庸置疑,99% 是以国家实力做后盾的,有几分力量, 在谈判周旋中就能说几分话,若只有两分力量,而要说四分大话,即超越自己的实力,想用玩外交小聪明的方式轻松地获取额外的国家利益,把别国都当做傻瓜,则绝对是大祸之源。这种自说自话,通常会自取其辱。以天下第一聪明人自诩,低估对方的智力,其结果,常常落得鸡飞蛋打,全盘皆输,这是国际政治上的大忌。
   中国目前究竟有多大实力使李先生们能如此豪言壮语,飞扬跋扈呢?它真的是无争议的世界第二号强权吗?它的综合实力----政治、经济、军事等硬力量以及文化、价值体系、生活方式等软力量的总和----真的就足以使它有资格对法国、日本、俄国颐指气使、指手画脚了吗?其实,中南海内的谋国者们大体上是知道自己的斤两的。他们太懂得了:在根本利益上,从现实考量,在关键时刻,各西方大国也好,亚太国家的利益也好,都会把与美国的关系置于与中共的关系之上。这就使北京的三角结盟的外交努力只具有表面的效果,不具有实质的意义,在关键时刻经不起考验,会顷刻瓦解。就连一向惯于奉承北京的极精明的政治家李光耀最近也改变口风,认为有必要让美国涉足亚洲,以便「平衡」日益强大的中国,并且聪明地闭上了其一贯鼓吹"亚洲价值"的鸟嘴。你预先僵硬地把美国视为头号对手,难道不觉得对中国人的福祉是太危险的赌注了吗?
   李寒秋先生们,在对中国外交作宏伟的沙盘推演时,不妨多听取一下你的同姓前辈,在政治沙场上久经历练的李资政的经验之谈,恐怕会增进一点现实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