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陈奎德作品选编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作者:陈奎德
   
   一桩现象,已在中国大陆令人谈虎色变,这就是黑社会的迅速蹿起。
   所谓黑社会,中国人过去常常叫做“帮会”、“会党”、“秘密社会”、“黑恶势力”、“会道门”等,虽略有区别,但意义相近。其从事的行当,从色情行业、贩卖毒品、制造和贩卖假钞到走私、绑架、暗杀、赌博、娼妓、拐卖妇女儿童等等,无所不为。现在它如地火蔓延,遍及各个省市,深入乡间邻里。一些资料显示,黑社会的发展速度极其惊人,涉及的地区极其广泛。据不完全统计,从1986到1994年间,仅仅是被官方摧毁的黑社会组织,就从3万个猛增到了20万个,被逮捕的成员从11万4千增加到了90万之多!94年之后,发展更为猖獗。据有关专家以近年来的速度预估, 2001年将有5000名左右黑社会成员被处以死刑!
   黑社会的勃然而兴,是毛之后中共控制力削弱的产物,同时更是不公正的财富分配、贫富两极惊人分化的社会后果。二十多年来,黑帮势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点到线,从线到面,从零散孤立到组织严密,它们渗入了“红道”(中共党及专政机构)、控制了“白道”(毒品销售),掌握了“黄道”(娼妓和色情行业),成为危及普通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一大祸源。

   这些黑社会团伙,有相当严密的等级化组织,有相对稳定的核心,有严酷的纪律。他们通过非法的地下经济活动聚敛钱财,通过贿赂、色情等手段诱使各色人士参与犯罪,并向他们提供保护。在有些地区和有些行业,已经被黑社会操纵,他们通过暴力威吓、骚扰栽赃等手段,公然欺行霸市,敲诈勒索,为非作歹。有的使用的手段骇人听闻,极其残酷恐怖。例如,河南三门峡市的彭妙吉(音译)黑帮,以谋杀、抢劫、强奸著称,在一次案件中,居然把40个人的喉咙割断,并把4名男子的生殖器宰了下来!......
   目前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中国黑帮分子正在朝政治领域渗透。官黑勾结,警匪一家,串通扰民。中国沈阳、吉林、浙江等地最近查获一些黑社会分子,不仅与当地政治人物勾结,有的甚至具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身分。大陆黑社会分子正积极寻求「保护伞」,通过各种手段向大陆党政机关渗透,获取政治上的庇护,甚至直接取得政治权力。
   据了解,黑社会与权力部门的关系,基本上有如下几种:
   1.寻找代理人;
   2.直接成为政治人物(政协、人大代表之类),即关于黑道人物的“漂白”;
   3.权力人物雇佣黑社会去施行暗杀,翦除自己的政治对手;或杀死自己的配偶,以便另结新欢。
   著名的如赖昌星案和广东的张子强案等,都有以上的特色。
   如果仅仅是黑道,尚可指望官方出面制裁;可怕的是,倘若黑道势力与政治、权力结合,老百姓就无所逃遁了。大陆黑道势力之所以气焰嚣张,与获得「保护伞」有很大关系。黑社会的「保护伞」不破,谈何铲除黑道势力?
   为何在中国“官黑勾结”如此普遍,黑势力如此容易打进政治体系?除了社会转型期“权钱交易”的“中国特色”外,笔者也曾指出,它与中共本身由其出身带来江湖黑社会色彩有关。中共的组织结构与黑社会的组织结构是很相似的。二者都信奉“有枪就是草头王”的“真理”,都遵从效忠山大王个人的原则,都奉行拉山头结死党的作派,在拥立新的“山大王”(接班)时,都要发生流血火拼(接班非制度化)....,最重要的共同点,在于二者都“黑箱操作”,进行严密的信息封锁,完全见不得阳光。过去,中共还可以以其意识形态与黑帮区分。现在,共产主义已被民间当做笑料,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又不能保护民众的基本人权,二者如何划界呢?
   有论者说,黑社会问题是转型期社会的通病,譬如当下的俄罗斯就是典型。中国与之相似:过去的旧秩序正在解体,新的秩序又尚未建立,出现了威权真空时期,黑道势力正好成为填补者。
   还有一方面原因在于家族型社会的老特征,譬如意大利和台湾就是如此。作为传统家族社会的中国,在变动期黑社会猖獗是预料中事。
   上述说法都不无道理。众所周知,前述意大利等社会的确存在黑社会问题。但俗话说,“盗亦有道”。即使是黑社会,做事亦有限度,内部也有“规矩”。在大多时候,黑白两层社会基本上还能并行不悖、互不相扰,没听说过象前面列举那样惨不忍睹、骇人听闻的案例的!
   这种残忍现象,到底与中共50多年统治有何关系呢?这倒确实是启人深思的。
   1/27/2001 1:36:00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