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9)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1)苏格兰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2)美国独立宣言
·近代宪政的演化(13)制宪会议和美国宪法
·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15)革命法兰西的激进化及其对欧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近代宪政的演化(17)拿破仑的失败及其遗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18)维也纳会议与欧洲复辟
·近代宪政的演化(19)英国宪政在十九世纪的进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20)多党制在美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21)十九世纪的西方政党政治
·近代宪政的演化(22)十九世纪法国民主道路的曲折历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者:陈奎德
   
   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朝鲜半岛的演化是东亚地缘政治的“台风眼”,极其微妙。

   最近几年来,世界上最后一个闭关锁国的斯大林主义政权北朝鲜日益衰败,饿殍遍野,民不聊生;但却仍在耗费钱财,试验飞弹,穷兵黩武,并以此勒索世界喂它钱粮。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强大压力和北京的劝导下,在国内老百姓纷纷出逃躲避饥饿与专制的情势下,在南韩总统金大钟“阳光政策”的强大外交攻势下,终于使北朝鲜的金正日政府不得不响应南韩的和平呼吁,与之握手言和,并邀请南韩总统金
   大钟访问北朝鲜。于是在今年6月13-14日达成了这一“破冰之旅”,举行了半个世纪首次的南北韩高峰会,并于6月14日签署了一项有关两边家人团聚,经济合作的协议。两韩关系开始进入解冻的历史进程中。
   不久后的10月,奥布赖特,作为美国国务卿50多年来第一次访问北韩,金正日接待韩战宿敌美国国务卿的热情场面,比接待同时到达的韩战战友、中共国防部长迟浩田为纪念入朝50周年的访问风光得多。金正日并公开声明,同意美国在朝鲜半岛驻军。世态炎凉,莫此为甚。此举无法不令北京当局恼怒,以至于大作姿态、大张旗鼓地纪念当年并不光彩的与联合国的一战,企图一石二鸟:一方面侧面警告金正日,不能为了迎合宿敌而忘了为你流血的老朋友;另一方面则是告诉华盛顿,不能欺人太甚干预中共的势力范围特别是台湾,倘不信,我们不惜象在50年前一样与你再拼一仗。
   人们注意到,朝鲜半岛上两韩的历史性突破,实质上是亚洲的这个火药桶正在被拆除它的爆炸性雷管。这一重大进展虽然令国际社会欢欣鼓舞,但却使中、美、两韩之间的关系愈加微妙,并使未来向著渐渐离开北京的方向遁去。
   虽然,鉴于德国统一的进程过快而拖累西德的教训,两韩统一的历程恐怕将谨慎稳健缓慢得多。但是,其方向仍是昭然于天下的,那就是,北朝鲜已经不可能坚持其斯大林主义的治国方针了,它的最终走向将逐步被南方的民主制度所同化。
   即是说,亚洲的“柏林墙”——朝鲜半岛的三八线——已经进入了倒塌的倒计时程序中,若干年内,它将灰飞湮灭。这点,作为历史的定局,恐怕已无人能否认了。
   面对朝鲜半岛的发展趋势,北京的心情是异常复杂的。
   一方面,它多年来不堪金氏父子的予取予求,贪得无厌,仅去年的援助就值八百亿人民币;而且,在中朝边境北韩难民大批逃入中国东北,也使北京不堪重荷,常常强行把这些饥民遣返回北朝鲜,导致国际舆论特别是南韩的谴责。如今,眼看这个包袱将由南韩背上,显然是有某种如释重负之感。
   但是另一方面,北韩多年来就在中共的卵翼之下,除北京外,这个与国际社会为敌的恐怖政权没有人能说得上话,并且经常同国际社会玩极其危险的“赌博”游戏。
   因此当它无法无天试射飞弹,研制核武时,美国常常通过北京去与之接触和试图影响,鉴于此,平壤就成了北京向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中共在遇到美方在台湾或其他问题上向自己施压时,经常打出在北韩问题上不合作这张牌来进行要挟,使中共在东亚特别是朝鲜半岛问题上占尽便宜,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无人敢于忽视。如今,金正日直接向美国示好,无疑是釜底抽薪,把北京这个“有影响力的保护人”晾到了一边,一下子就丧失了其重要性与地位,丧失了对朝鲜半岛事务的主导权。难怪北京会具有遭“背叛”的感受。此其一。第二,当朝鲜半岛分裂对抗时,南北韩双方都有求于中共,北韩是讨援助以支撑金政权,而南韩则是希望扩大与大陆的经贸关系,获取经济利益;另外,南韩也希望北京能约束平壤的军事冒险行动。北京因为这种双边都有求于己的有利地位,左右逢源,得心应手。现在可好,两韩自行接触谈判了,北京突然丧失了这种左右逢源的地位;更严重的是,这里还有惨痛的教训,即:“越南统一的阴影”:当年中共出人出钱出枪,帮助北越攻克南越,从而统一了越南。然而悲惨的是,在国家利益上,统一的越南却迅速成为中共的敌人,直令邓小平恼怒之余,发动了一场“惩越战争”,使得中国大量优秀儿女被中共自己(当年援助给越南)的枪炮打死打伤,血染南疆。如今倘若朝鲜统一,难保不会重蹈覆辙、在紧邻又增加一个敌人?从历史传统和地缘政治的规律来看,这种后果几乎是必然的。况且,倘若两韩以“对等的政治实体”的身分获得统一,北京在处理台海两岸关系问题上,必定面临国际社会的一种明确的压力,要求北京以“两韩模式”为典范,在“对等的政治实体身分”的框架下谋求统一。第三,倘若朝鲜半岛统一,北朝鲜必定变成非共产党国家。因此,在意识形态利益上,北京又将失去一个盟友,成为“孤家寡人”,更加“孤苦零仃,形影相吊”了。因此,在朝鲜统一问题上,北京虽然在表面上要应酬说“支持统一”的漂亮话,其实内心巴不得南北韩永远分裂下去,认定这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中共的意识形态利益。
   不过,愿望归愿望,无情的历史趋势是,朝鲜必定会走向统一。北京如果足够聪明,应当懂得这种“分化、改组”的国际游戏,由于各种复杂的经济、政治、军事、宗教、文化等因素掺杂其间,需要有关各方在前景不明的状态中相互摸索,合纵连横,讨价还价,协商妥协;不可恣意妄为,固执己见;应当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和可能的利益;看清楚东亚各国需要美国作为平衡力量,美国作为一个具有经济政治文化等“软”影响力和军事存在的“硬”影响力的强国,其利益也需要得到反映的事实;看清楚自身在这场重组的游戏中,历史所给予的机会和限度。只有如此,才能谈得上折冲尊俎,争取外交利益,使亚洲新格局尘埃落定。
   这里的关键在于,北京必须放下历史残留下来的“万国来朝”的“天国”心态,客观估量国际情势及其趋势,客观估计自己的力量和中国老百姓的基本愿望,满足于成为国际大家庭中特别是东亚地区平等的一员,而不是强求他国为之进贡的东亚霸主的地位,真正融入国际经济政治文化等基本秩序。因此北京唯一所能做的,只能是顺应潮流,对朝鲜半岛的统一乐观其成,从而未雨踌缪,为将来同民主统一的朝鲜发展正常的外交关系,奠定一个正面的基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