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七一:53万 vs. 83岁]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4)欧洲宗教改革与宪政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5)异端宗教信仰的政治功能
·近代宪政的演化(6)英国人身保护法(提审法)的创立
·近代宪政的演化(7)英国光荣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法国君主专制的强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1)苏格兰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2)美国独立宣言
·近代宪政的演化(13)制宪会议和美国宪法
·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15)革命法兰西的激进化及其对欧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近代宪政的演化(17)拿破仑的失败及其遗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18)维也纳会议与欧洲复辟
·近代宪政的演化(19)英国宪政在十九世纪的进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20)多党制在美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21)十九世纪的西方政党政治
·近代宪政的演化(22)十九世纪法国民主道路的曲折历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一:53万 vs. 83岁

   七月一日,是中共建党83周年。七月一日,是争取民主普选的53万香港人大游行的日子。看来,中共从香港收到了它的特大号生日蛋糕。

   对一个83岁处于弥留之际的老人而言,这个插满53万支蜡烛的巨型蛋糕,如何吞咽得下?

   有人说,七一前夕,北京当局还向香港摇动橄榄枝,释放善意,要与民主派沟通云云。但香港人并不领情,反而报之以更大规模的游行,何以如此不识擡举?

   错了。所谓“擡举”,是主子对奴才,港人不是“北大人”的奴才。香港市民当然不是什麽“不识擡举”,而是忍无可忍。想想看,“回归”七年来,香港都发生了些什麽?其荦荦大者有:

   在北京任命的董建华治下,繁荣活跃的香港经济从此一蹶不振。

   北京人大几次释法,香港司法的终审权遭到侵蚀。

   北京施压,逼退“香港的良心”──文官系统首席官员陈方安生。

   北京剥夺香港民主派北上返乡的权利,同时又令香港当局阻止部分海外异议人士应邀访港。

   北京示意,要求强行制定23条法,企图扼杀香港的基本自由。

   尤有甚者,今年年初,北京人大再次“释法”,否决了港人在基本法范围内要求2007年普选行政长官和2008年普选立法会的合理要求,并施加巨大压力,使香港广受欢迎的几位“名嘴封咪”,蚕食了香港的新闻自由。

   …………

   如此,“一国两制”,正在走向名存实亡之路;“港人治港”,则先变味爲“爱国者治港”,再变爲赤裸裸的“京人治港”。香港,这一亚洲的明珠,已经黯然失色;这一全球首屈一指的自由港,地位已岌岌可危。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有了去年七一的50万港人反对制定23条的大游行。

   于是,有了今年七一的53万港人争取07/08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大游行。

   传统上政治冷感的“经济动物”香港人居然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变成了热血沸腾的“政治动物”,这一社会心理的高速变迁,已经成爲世界政治文化史上最迷人的奇迹之一。

   中共总是用它在中国大陆曾屡屡得手的方法来控制香港,威胁台湾。诸如统战拉拢──大棒加胡罗卜,诸如分化瓦解,在对方营垒中掺沙子扩大裂痕,拉一派打一派……如此等等,总之,机关算尽。但奇怪的是,对付这两块不大的地区,北京却连连失手,惨遭滑铁卢,从失败走向更大的失败。原因何在?

   原因无他,这两块地方都不在中共严密封锁的黑箱之内。可以普遍地说,任何地方,只要有一点新闻言论自由,中共那套“所向披靡”的传家宝就立刻被废掉武功。

   人们日益清楚了,六百多万港人的命运,其实,就操在港人自己手里。只要港人有足够的意志力,爲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敢于奋起而抗争,在当今世界上,就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把极权的枷锁套在港人的脖子上。香港也就足以──“ 以一城敌一国”,垂范大陆。

   几年前,笔者曾认爲港人维护自己生活方式与大陆政权的抗争是一场“比慢”的竞争,现在看来并未过时:

   人们普遍关注和担忧的是,香港成爲中国的一部分后,北京政权的统治方式对香港的压倒性影响。司徒华先生有一个著名比喻,叫做“微火煮青蛙效应”:香港作爲一个原先在一缸冷水中自由游泳的“青蛙”,中共接管后并未直接把它掐死,但共产党习惯性的行爲方式客观上却等于是在水缸外用微火煮,开始青蛙并无感觉,外人看来它们也仍在游泳。不过,越游越慢,直至最后死去,变成了一锅青蛙汤。

   这当然是很有历史纵深感的直觉。它考虑到了北京的主观意图(向台湾示范)与其客观本性的区别,同时也考虑到了两制的短期效应与一国的长期效应的区别,因而是较有说服力的。

   不过我没有这样悲观。一国之内的两个很不相同的地区,其影响肯定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相互作用的。这点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就是沸沸扬扬了好久的“大陆香港化还是香港大陆化”问题。

   但也有人质疑说,以大陆与香港地位的不对称,一是中央,一是地方;另外大小悬殊,不成比例,加以中共行爲方式的本性,相互影响将是大陆同化香港。这是悲观心理的基本源泉和脉络。

   但是上述这种观察忽略了我所说的“另一个圈”的影响力量。

   确实,事实上,回收后,香港处于庞大的中央帝国的笼罩之下,在北京的间接统治和大陆体制与作风的强力渗透下,不变是不可能的。

   但是,应当看到,另一方面,中国大陆也处于国际社会的包围之中,在国际的经济秩序和政治秩序的强大影响下,在共産主义失败的历史大格局下,在大陆内部各界敦促社会演变的力量作用下,它的变化也是大势所趋。除了目前已经在加速进行的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整合过程外,在政治和人权等领域的和平演化也是不可抗拒的。

   这样,我们看到了两个圈:

   一个圈是中国大陆,它象黑云压顶,从北面包抄香港,影响香港,控制香港,迫使香港与它同一化;

   而另一个圈则更大,即“圈外之圈”,也就是包抄中国大陆的以美国爲主导的国际主流社会,也包括台湾。它通过无所不在的资讯传播与经济、政治、外交方式,在促使中国演变而与国际社会真正接轨,促使大陆与国际规范同一化。

   由于香港原来是高度国际化的,与国际主流社会是一体的。因此目前各自受到自己包围圈影响的香港与大陆,其演化方向是相反的:即香港逐步大陆化,而大陆逐步国际化(或大陆香港化)。各自逐渐走向对方,最后双方在某一中间点汇合。

   大家知道,香港人渴望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并坚决要求扩展民主直至达到民主制度来加以保障。这涉及港人的基本利益和权利的得失;而北京当局也是也企图尽量保持自己的制度形态特别是政治制度形态的,因爲这涉及到在位者垄断性权力的得失。

   但是,既然都不可避免将向对方靠拢,于是人们关心的问题变成,香港与大陆将来的交汇点位置在何处,它取决于甚麽?很简单,在演化竞赛过程中,谁演化的速度慢,谁就离自己的起点近,也就是能保持自身更多的权益。因此,双方正进行著一场“比慢”的竞赛,谁的定力强,谁更象蜗牛,谁就赢了。

   七一53万港人大游行,就是要求中共兑现民主普选的承诺,以保障自己的自由与法治不变或少变,不被北京势力所侵蚀;并以此等待中国向自由方向的演进。

   目前,中共虽然情不自禁直接插手香港事务,但效果寥寥。相反,倒是国际国内力量在迫使它向国际文明形态和平演变,它愈来愈没有力量撑持住了。

   83年了。这个垂垂老迈的“共产党”,现在还剩下几许它诞生时的宣称的宗旨要素了呢?。我们需要作一个概要的清点:

   共产党以消灭私有制爲最核心的诉求,但如今,中共不得已已经把保障私有财産写进了宪法。

   共产党以代表“无产阶级”相标榜,宣称要“剥夺剥夺者”;如今,它把无产阶级、下岗工人、农民踢到最卑下困苦的角落,而与大资産者、贵族大亨打得火热,并且自己常常就成了最大的资産所有者。…………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共产党”这一招牌,如今已成了人类史上最大的笑话之一,成了当代“皇帝的新衣”。

   江泽民辩解说,中共是在“与时俱进”,不对!是“见风使舵”。因爲共産主义已经历史性失败,风向变了,机会主义的中共也就跟著变了。但如果说他们一切都在变,那也是不公平的。他们的“变”中有不变。万变不离其宗。它唯一不变的宗旨,就是对国家权力的垄断。所有其他的“变”,都是爲这一“不变”服务的。彻头彻尾,中共已经成了一个庞大的、衰朽的、垄断国家权力的利益集团。

   力不从心的是,83岁了,中共已经衰老了。它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53万港人上街,就是提醒它衰朽没落这一事实。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也正在提醒它“皇帝新衣”是不存在的。53万支蜡烛的巨型蛋糕,这个83岁的老人再也吞咽不下了。53万人的呐喊,是丧钟声声,伴随它“和平掘进”到黄泉。

   作者爲《观察》主编

   ——转自《观察》(http://www.dajiyuan.com)

   7/2/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