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大三角」沧桑----从美中苏到美中俄]
陈奎德作品选编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趙紫陽的遺產——祝贺趙回忆录出版
·赵紫阳的遗产——祝贺赵晚年回忆录出版
·二十年来家国梦
·回儒恩怨——兼评“张承志现象”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国有化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饥饿皇朝
·饥饿皇朝
·败者转胜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2009:思想的中国流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三角」沧桑----从美中苏到美中俄

   
   .陈奎德.
   
   记得在冷战时代,美苏作为世界的两极,举足轻重;而较弱的一方的中国,作为平衡砝码,其结盟倾向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某种意义上,当时人类的命运确实是在美中苏大三角的笼罩之下。三国一打喷嚏,全球随之感冒。
   

   然而,物换星移,世事沧桑,当苏联大帝国灰飞烟灭之后,今日的美中俄三角关系早已降格为区域性关系,再也无法与当年的美中苏三角同日而语了。因此,那种企图重划阵营重温二分天下旧梦的设想举措,无论是以元首会晤的名义还是《xx公约》的名义,无疑是吃错了时代药后发出的梦呓,不知魏晋。
   
   不过,看看最近北京与莫斯科、华盛顿之间的三角折子戏,虽然不再那么惊心动魄了,但其中的小心眼、小算盘、小媚眼、小绊脚,仍不失其观赏价值。国与国间的外交,无非小孩之间的拉帮结派吵架斗殴明争暗斗的放大而已,相当有趣,颇富街巷味和戏剧性。
   
   明眼人不难窥见,自布什新政府上台后,江泽民加紧了与普京联手的节奏,在欧亚大陆运施「连横」策略,试图在上海结成一个以中俄为轴心(加上几个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六国新「神圣同盟」,其意可谓一箭双雕。对外,这一「神圣同盟」可以作为同美国讨价还价的本钱,从而使布什政府不敢小瞧中共,并使自己有恃无恐地对台湾进行武力威胁甚至武力吞并;对内,则是阻止与新疆裨邻的哈萨克斯坦等国家成为疆独运动的后方,以便放手弹压新疆的东土耳其斯坦独立运动。
   
   上海会议后,7月15日,江先生更是踌躇满志,风风光光地访俄,在莫斯科与普京总统又是熊抱又是吻颊,并喜孜孜地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双方意有所指地声称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废除1972年美苏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即 ABM)....。北京与莫斯科之间的这种夸张式的亲热,恍如时光倒流,似乎重现50年代斯毛结盟的蜜月了。要言之,江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华盛顿也。
   
   岂料莫斯科的热酒余温尚存,仅仅一周之后,风云突变!7月22日,美俄出人意料地握手言欢!布什和普京在热那亚达成了有关导弹问题谈判的协议,他们声称双方将同时配套讨论导弹问题的进攻性和防御性这两个侧面。 两位领导人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说,在如何推进这一谈判方面他们已经有了一些强有力和实质性的共识点,他们宣称,他们在发展两国新的战略关系上迈出了重大的一步。 外电纷纷认为,它是美俄关系的重大「突破」。
   
   这简直就是在北京脸上□了一耳光!中南海的震怒与尴尬是可以想见的:直如五味瓶打翻,酸甜咸苦辣,不打一处来。据报导江泽民随即与普京通了热线电话,其内容,不需要有很丰富的想象力恐怕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的。
   
   果然,普京再次出场,为安抚北京,玩起了语言游戏,「郑重其事」地称美俄之间的协议仅仅是「进展」而非「突破」。而北京在此不利且尴尬的情势下,不得不把先前气壮如牛的大话悄悄收回,并由中共外交「教父」钱其琛亲自出马,谦卑地声称,北京也愿意与美国谈反导弹防御系统(NMD) 问题,云云。全然忘记了不久才作出的不与美国谈 NMD 的高姿态。而北京刚刚还在唱的高调──「ABM 是世界安全的基石」等等,也慢慢消了音。至此,不过几天工夫,中俄的反 NMD 「联盟」就迅速破裂,一朝瘫痪了。
   
   北京在外交上出的此类洋相,原因盖出于中南海的谋士们自作聪明的只知道形式主义地玩三国游戏,全然忘记了在导弹问题上,中俄之间的地位不同,中国导弹的数量与质量与俄国是绝不可等量齐观的。美方清楚,中方导弹既少且差,无论美国是否搞 NMD,中方总是要更新与增加其导弹的,因此,白宫认为与中方谈此问题毫无意义。但俄国不同,俄国导弹数量大且质量好,在可以看到的未来,NMD 也无法完全防御它们。因此,NMD 有能力使北京有限的导弹废掉武功,而对俄罗斯则不可能。但是,俄国维护大量导弹的开支过于巨大,使其经济不堪重负,因此它有意与美国谈判,使各自能对等削减导弹数目,以减轻俄国已然衰落的经济的压力。因此,它与美方是有共同利益交叉点的。
   
   事实上,在美、中、俄这一大三角中各国的地位中,从总体实力看,各自面临的情势是不同的。简略言之,美国处于强势而主动的地位,当然,由此而招致的其他两方的敌意亦比较大。俄国则是在逐渐走向弱势,然而唯其如此,它面临的敌意较小,普京的外交地位恰因国力弱势而不被另外双方视为敌手,因而左右逢源,其他两方都想拉它,反而能揩中美两方的油水了。在美、中、俄三角棋盘上,俄国今天的地位略略相似于「苏东波」之前中国的地位,它已成为中美双方都要争取的对象(从布什对普京大施微笑外交攻势即可见端倪)了。而中国国力虽然正在上升,却仍不过是一个地区性潜在强权,然而由于过早招摇,赫然取代了前苏联,被过早防范,成为美国的主要政治、意识形态与战略对手。这种大的战略态势,对中共是极为不利的;而其外交的夸张运作,反令其面临的敌意大于自身的实力了,其愚不可及至此,夫复何言?
   
   更关键的是,中俄双方其实都有求于美国,而这种依赖实质上大于双方相互间的需求。因而,总体而言,美国仍处于三角中最有利的战略实力地位,而中国的外交地位却是最为不利的。
   
   对于主政者来说,最危险的,莫过于自认为「天下莫我予毒」而低估有关各方的智力了。试想,俄罗斯岂是省油的灯?俄罗斯的算盘是利用自己与中共的关系作为筹码,向美国讨价还价,争取更多的经济援助,并使美国答应与俄国一起联合设计新的全球安全体系,以维护俄国在国际上的军事大国地位和安全利益;再者,俄国毕竟已经不是共产国家了,没有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义务,亦不可能有正式的军事盟约约束。它对自己的国家利益所在是有清醒认知的。到头来,只需美国与西方略施小利以诱,俄国熊就会掉头而趋的。
   
   因此,倘若布什政府对俄国等略微放软身段,稍稍修正一点前一段过度向右倾斜的外交姿态,则外交格局马上就会发生重大变化,而中共的国际地位将愈显孤立。北京的根本问题是,它总认为自身所处的有潜在敌意的国际环境,是可以靠一些外交技巧来化解的。但是,明眼人非常清楚,作为残存的共产大国,中共在当今世界上已成了非常刺目的异数,其立足于世界「历史错误的一边」,才是它外交困境的根本原因。若不在内政体制上根本改弦易张,实施民主改革,无论施展何种外交技巧,都是徒劳的,都不可能改变周边有潜在敌意的国际环境。正如一个痞子不可能靠挑拨邻里关系来改变邻居对他的看法一样。所以,内政修明,才是赢得和平友善的国际环境的根本。
   
   北京目前的申奥成功和即将加入 WTO,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会。倘若这一契机能在国内各种力量的互动下对中国的政治改革造成冲击,使中国能调整国家方向,逐步迈向「历史正确的一边」,从而以一个文明国家的姿态融入世界,则中国幸甚,东亚幸甚,世界幸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