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变风起于青萍之末_______中国乡村民主及早年台湾地方选举]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次韵答鹏令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变风起于青萍之末_______中国乡村民主及早年台湾地方选举)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据全国调查,中共党员在村代会所占比例约25%__35%,这一比例制约了它在基层的垄断性的权力。
    在民主重建乡村组织的潜在压力和示范下,一些基层党组织开始增加党内的民主化程度。如,山西省河曲县在村民选举的刺激下,1992年用“两票制”重建农村党支部,即由群众投信任票推荐候选人,然后由党员投票选举支部成员。规定党员需获得半数以上群众信任方可成为候选人。当年有近三分之一的原党支部干部落选。
    我们关心的问题是,沿着上述村议会对中共基层党组织制约的方向发展,在历史演进过程中,有无可能把中共党的活动纳入民主法治轨道?
   3. 关于宗族势力的影响、操纵及宗族间的冲突问题
    在传统的民间社会逐步复苏的过程中,也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宗族或家族势力操纵或破坏村委会选举的个案。后来的实践发现,通过村议会和村委会这两种机构的建立过程的程序安排,在新的制度框架内可以缓和乃至解决相当大部分问题。如,山西河曲县楼子营镇采取的方法是:“先选代表,后定制度,定下制度,再选干部”,即,村民代表会议在先,其次定制度,最后才是选村委会。因此,最有实权的村委会(主任),都已在制度的限制下,并受到“村议会”的监督了。无论何家族的人当政,都较难胡作非为。
    各地方式各有不同,虽然还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但可减缓矛盾,并使各宗族或家族在一定的“游戏规则”下竞争,增强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
   4. 成效
    总起来看,在通过前述程序建立了村委会和村代表会议的乡村,整体管理的合法性与效能都获得明显提高,特别是干群关系得到很大改善,治安也显著好转,公共服务、公共设施等都渐上轨道,凸显了村民自治的优越性。这一举措,获得了国内外的普遍关注和正面评价,并期望它获得进一步的改善和提高。
   三、 如何可能把村的选举方式层级扩展升至镇、县级?
    如果长期把选举限制在乡村一级,在中共的政权体系中,就必然会产生我称之为“异体相互排斥”的问题。即,如果不把选举逐渐提升层级,那么,很显然,在合法性问题上,基层组织权力基础的合法性与中、上层组织权力基础的合法性来源是不同的。前者来自民主选举,后者来自高层任命;而提供任命的最高当局本身,也并非是选举产生的。这样,在总体结构内,就出现了权力来源不相同的“异体”。这些“异体”之间是否能够自洽?会否产生“异体排斥”现象?如何去面对和协调这种结构性问题,就成为中共政治体系的紧迫课题了。
    非常明显,唯一的出路在把乡村选举的层级提高,向上推广,到达县一级。甚至逐渐升级到市、省和中央。若这样,各级政权的合法性源泉统一了,整体结构就理顺了。
    前不久,在中共的记者招待会上,有外国记者问及乡村选举是否可以升级到县,中共发言人答曰,这不存在原则困难,只有技术性问题有待解决。但这话听来似乎言不由衷。人们看不到有任何技术问题不能解决,感到的只是北京对于选举提升层级恐怕导致所谓“西化”的恐惧。因此,人们的私下对它的评论恐怕只会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但最近,此事出现了重要进展。据最近传来的消息说,中国大陆的学术界正在推动一项县级直接选举的计划,并称该计划已获得全国人大的认可。倘若这项计划不至因政治变故半途而废,则三年之后,中国大陆将出现第一位民选县长。设想的选举方式或是自由竞选,或是差额选举。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该计划将先在部分县市先行试点,取得经验后,再行推广。然而该计划目前仍是腹案,端看明年出任人大委员长人选的开明程度。此事充分反映出,在目前转折阶段大陆政治的人治特色。(见《联合报》1997年五月五日发自北京的报导)
   
   四、 前瞻:大陆乡村选举与台湾早期地方选举比较
   1. 台湾民主的原点:关于台湾的早期选举及历程
    大陆当前的乡村选举会走多远?它可能将大陆的政治生态带向何方?这是海内外华人共同关切的问题。其实,我们不必不着边际海阔天空地去预测想象,人们注意到,就宏观历史流程的概貌而言,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与40年前台湾的社会发展是有颇多相似之处的。
    当年国民政府从大陆撤退到台湾后,以“动员戡乱”为名,实施戒严,实行党禁、报禁,反对党成为非法,新闻被严格管制,台湾的人权状况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如果不考虑意识形态的差异,上述这些方面的统治模式在实际上与大陆是很接近的。
    但是有一点与改革前的大陆政治不同,就是戒严令留下的唯一空间:台湾的地方选举。
    从1950年开始,台湾就一直实行了各乡镇的行政和“议会”、各县市的行政和议会的直接选举。从1954年起,开始省议会的直接选举。从1969年起,开始中央民意代表的增补选,1972年开始增额的中央民意代表的选举。从1991年起,开始中央民意代表的全面选举。1996年,进行了首次总统直接选举。这就是台湾选举政治的曲折历程。
    在1969年之前,虽然地方选举不能影响国民党的执政地位,又不准成立反对党,但被选举出来的非国民党人士以“党外”之名广为社会所知,从此,“党外”就成了反对派集聚政治力量的旗帜,并终于促成了反对党的萌芽。这种通过基层选举而达成的政治集结是特别耐人寻味的。
   2. 大陆与台湾:相同与相异
    中国大陆在80年代开始的基层民主选举自治,也许不一定会完全踏着台湾当年的脚印走。但是,具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两个中国人社会,如果又具备了某些相似的历史条件,譬如,逐步有了保障私有产权的市场经济制度,又有了地方的民主选举,则它们发展轨迹的某种相似性是不难想象的。因此,如果说大陆的地方选举将松动中共的一党专政体系,将对形成自主性的民间社会产生正面作用,我认为都是不必怀疑的。
    当然,我们绝对不能忽视大陆目前情势与当年台湾的相异之点。基本差别在于,国民党仍是承诺以民主宪政为基本目标的,“戒严”只是被称为不得已的临时措施。而大陆虽然目前已由全能主义的极权统治转向了类似五、六十年代台湾式的威权主义统治,但中共仍一直(口头)坚持共产意识形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并未把自由民主作为其目标。因此,台湾的最终解除戒严解除党禁报禁乃是其题中应有之义。而中共则相反,(起码在口头上)把目前的经济自由化等政策视作“临时退却”,就其公开的目标而言,最终还想返回公有制去。第二,事实上,正如储安平的名言所说:在国民党,自由只是多少的问题;而在共产党,自由则是有无的问题,即使在现在,这一判断仍未完全过时。第三,就疆土面积而言,大陆之广阔及各地区发展的极端不平衡都增加了比台湾更为复杂的因素。诸如此类差异,还可举出一些。由此视之,无庸置疑,大陆的宪政民主之路肯定要比台湾艰险得多,曲折得多。如果我们没有原创性的思维和战略,不经过一段出人预料的崎岖坎坷历程,是很难到达类似台湾在1986年的那种历史转折点的。对此,作为已经经历了深重灾难的中国人,我们恐怕还应有更充分的思想准备。}
   作者曾与林长盛博士、刘昶博士以及王旭博士座谈讨论过大陆乡村自治问题,深获教益,特此致谢。)
   参考文献:
   *《全国村民自治示范工作经验交流暨城乡基层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会议文件汇编》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1996
   *《中国农村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制度》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1994
   *《中国农村村民代表会议制度》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1995
   *International Republic Institut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LECTION OBSERVATION REPORT,(1994)
   *王旭,“乡村中国的基层民主:国家与社会的权力互强”,《二十一世纪》双月刊总第四十期,香港
   *中国时报编著 《台湾:战后五十年_____土地.人民.岁月》,台北,1995
   *《中国大陆的发展与“台湾经验”》,台北,1992
   *Kevin O'Brien IMPLEMENTING POLITICAL REFFORM IN CHINA'S VILLAGES,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No.32(July 1994)
(变风起于青萍之末_______中国乡村民主及早年台湾地方选举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