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并非「零和游戏」—— 兼与甘阳〈评朱熔基访美的失误与问题〉一文商榷]
陈奎德作品选编
·叩问华运-----从犹太人看中国文化及其变体的前景
·共产主义:终审判决
·中国大陆的头号隐患:两类劳工问题
·自由主义与“北京之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部专题讨论实况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抹去历史的痕迹----大陆产权的和平演变
·“比慢竞赛”——香港与大陆
·戊戌百年:两点观察
·中国的文化危机与价值重建问题
·并非「零和游戏」—— 兼与甘阳〈评朱熔基访美的失误与问题〉一文商榷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从台湾反对党历史看大陆组党
·静养人文之气
·二战的遗产
·八仙过海,万窍生风《文化中国:转型期思潮及流派》会议述评
·中国文坛的擂台
·变风起于青萍之末_______中国乡村民主及早年台湾地方选举
·面对邓小平的遗产
·美国之音(采访):知识分子与中国共产党50年的风风雨雨
·五四:昨天与今天
·思想警察:黔驴技穷——北京近期清洗大陆知识界
·自由派 vs.新左派———当代中国思潮对谈(2000年2月10日)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一瞥
·上海入主北京
·回顾二十世纪的「乌托邦」
·“民主国际”的兴起 ———关于华沙民主国家会议与世界新秩序的对谈
·美国大选与东亚风云
·《中国大陆研究基本手册》 第十五部分 文化动向 (1)*
·《中国大陆研究基本手册》 第十五部分 文化动向 (2)
·《中国大陆研究基本手册》第十五部分 文化动向 (3)
·从台湾宁静革命看大陆政治转型
·周期性的政治痉挛
·贺余英时先生荣退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大三角」沧桑----从美中苏到美中俄
·三方搏弈——左派发难的政治后果
·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群体的崛起
·七一:53万 vs. 83岁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答薛涌
·上海派再度崛起
·宽容之道___读房龙的史话《宽容》
·普及胡適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宣言
·在自由主义的擂台上
·从台湾反对党历史看大陆组党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五四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符号
·无为而无不为
·台海鼙鼓动天涯——在世界棋盘上的两岸对局
·军队首脑对于对台政策的影响
·北京发布的《美国人权纪录》简评
·全世界网民,联合起来!
·淡然旁观十六大
·五十三年家国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一)东亚的战略重要性获得肯定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三)美国对华政策:历史与走向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四)中国的内政外交
·政治后果:正还是负?
·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从外交知情权看中俄密约
·反美联俄的绝路
·「风行草偃」,天下糜烂
·一厢情愿的外交谋略——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谋及子孙》(1)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五问中南海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并非「零和游戏」—— 兼与甘阳〈评朱熔基访美的失误与问题〉一文商榷)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对此,朱熔基及身边的经济官员有清楚的意识:目前,中国经济的融资问题已经日益紧迫,它已经面临「瓶颈」;中国必须要冲破这一「瓶颈」,要达此目的,必须有强大的外力推动,使中国经济体制的结构发生明显的变化;而进入世贸组织,由于它的强制性规范和它的宗旨,正是这一强大外力的唯一候选人。没有任何两国双边关系有如此巨大的推动力量。因此,中国加入WTO,在当前是有其特殊的紧迫性的。
    诚然,没有人否认,中国进入WTO 后,其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都将受到巨大冲击。
    但市场大门如果不打开,中国的经济体系就永远半计划半市场的「四不象」,中国的法律法规就永远难于同世界经济体系协调,中国的垄断性产业就永远不会成长,就只知道用高价来剥夺消费者。这既非中国广大消费者之福,也非该产业之福。国家利益究竟是有竞争能力的公司加入中国市场,刺激行业的发展;还是继续扶植那些没有竞争力的本国产业,特别是其中的国有企业并希望其起死回生?答案是一目了然的。试想,后者起死回生有可能吗?不开放竞争,产业就必将逐步萎缩,死路一条。这恐怕已经不需要举证了。
    譬如日本,当初日本进行改革的时候也承受了很大的外国压力,但是日本政府硬着头皮承受了这些压力。最后证明了这些压力有助于压制国内的反对势力,促进市场开放和产业升级。因此,开放市场的必要性无庸置疑,这是把国内那些眼看就要破产的企业「置之死地而后生」。而目前如何协助国内产业在合理的时间内转型才是最实际有意义的问题。
    又如,中国电讯业保险业等行业面临的不是贸易问题,而是市场准入的问题。它们在中国多是垄断企业,利润丰厚,因此并不希望外国公司一起来分享中国市场。但是这就剥夺了广大消费者的权益。以电讯业为例,中国媒体和民众就一再抱怨中共独占市场的中国电讯「收费高,服务差。」虽然降了几次价,但消费者仍然怨声载道。这一高昂收费在国内打过电话的人和从海外向中国打电话的人何人不知?且诸多收费项目明显带有行业垄断性质,其非合理性就更令人难以容忍。电信市场的开放和让外国公司拥有电影院多数股权,受惠最大的肯定是中国的消费者。而且也只有对外开放市场才可收打破垄断之效。目前,虽然政府扶植了联通和有线两家公司与中国电信竞争,但竞争力仍嫌太弱。盖因国内私人办企业资金一时仍难于筹措也。电信业和娱乐业市场向内外开放,必将带来资讯的开放,资讯的开放会医治中国老百姓的信息饥渴症,将极大地促进中国走向一个正常的开放社会。
    银行业的开放,对经济体系而言,是最重要的开放。众所周知,过去,缺乏国际竞争和有效的国际金融规范,是中国金融业的癌症。银行业的开放所导致的最终结果,很可能会彻底改变目前中国的经济体制,从而使经济运营彻底摆脱政府的行政干预,完全按照市场的法则和资本运营的规律进行。收益最大的是中国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和有限责任制企业。过去几年,随着国内商业银行的运营逐步与国外接轨,凡与这套运营机制相适应的企业(主要是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和有限责任制企业),大都获益非浅。深圳就是一个相当成功的范例。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在金融运作上,深圳的商业银行借鉴了大量香港成功的经验,扶植和带动了一大批这样的企业。相反,在内地的许多国有企业,由于种种原因,具备资金运作和资产运营的领导人寥寥无几,导致这些企业「病魔缠身」,缺乏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内地保守落后的金融运作手段,也没有有效的指导企业的发展,在许多地方,还是靠行政命令。许多项目没有经过银行审查,没有抵押,没有担保,就靠行政命令上马,结果造成内地银行大量的呆坏帐。许多企业负责人,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授信额度,不了解信贷审批程序,更不了解相关的国家金融政策法规。这样的领导人怎么能领导好一个企业?这样的企业又怎么呢在市场竞争中生存和发展下去?所以说,银行业的开放会极大的促进企业机制的转变,最终改变现有的经济机制,将企业全部推向市场。当然,银行业的开放不应理解为资本的开放,如果目前对外国资本完全开放,那么国家经济命脉就会易手,朱熔基应是明白这个危害的。中国渐进地开放银行业(也包括保险业)的根本目的,应该是促进国有商业银行的根本转型,使其完全按照市场的规律去运作,鉴于这一目标以及历史经验,开放银行业是应当获得支持的。
    如果上述诸条件能随着协议的签署而逐步实现的话,未来五年乃至十年,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及经济领域的许多活动,都将出现巨大的变化。中国社会将纳入全球经济体系,在诸多领域与世界接轨。就利弊而言,在消费上得到最大实惠的将是中国的城市居民,在短期内利益将受到某种损害的是中国农民,陷入更深困境的是中国国有企业,获得更多合作机会和资金支持的是中国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和有限责任制企业。
    首先,随着大陆市场的开放,「洋货」会大举进入大陆市场,由于关税大幅度降低,洋货的价格会比现在市场上的价格低很多,城市居民将有更大的选购余地,是买国货还是买洋货?现在还无法准确预测国外品牌会在多大程度上对国内品牌造成冲击,但是,发达国家先进的营销手段、多层次的网络销售渠道的组织,优质的售后服务,肯定会对国内现有的市场营销体制带来冲击和影响。不过,这种影响的最终受益人是大陆的消费者。也许三、五年后,中国会出现所谓「国货保卫战」、「品牌保卫战」等。而这种典型历史过程的对内对外结果,恐怕也与当年韩国和日本的结果相差不远,即。大体上对双方都有正面的促进功能。
    为什么说中国农民的利益在一段时间内会受到一些损害呢?众所周知,大陆的粮食生产这两年有了很大发展,就连朱熔基都说:「即使有两年的自然灾害,我们也不怕」。这绝非虚言,在中国部分地区的农民售粮难的情况下,再从美国七个州开放小麦进口,即使不是从事经济工作的人,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农民的利益将受到侵害」。如果中国现在有独立的农会组织(朱在美国曾说,回国要建立这样的组织),这个协议条款的让步肯定会受到抗议。其实,中国的农业生产,当前急需的是如何提高农业生产的科技含量;如何有效的推广土地轮作;最大限度的推广有机肥使用,减少或降低土地板结;推广节水灌溉(中国和以色列合作在北京郊区进行的滴灌实验田项目就很成功);提高农作物的防病虫害和抗病毒能力等。中国应该在这些领域加大和发达国家的技术交流和技术引进。如果是花外汇去进口农产品,显然不偿失。
    不过,应当客观地看到,任何谈判都不可能一方占尽所有好处,而总是有得有失的,关键是应该要找出一个平衡点,总体衡量是赢还是亏。加入WTO后,在多大程度上和多长时间内会对中国农民的利益造成影响,取决于每年从国外进口农产品的数量。同时还应注意到,虽然中国粮食这几年供大于求,但从长远看,根据国内外专家的研究,中国粮食将来能否自足是有巨大隐忧的。而根据中方的谈判专家们估算(我个人认为他们也是很精明的,并不比对手差),以目前条件加入WTO,对中国的经济总体仍是得大于失的。同时,对美方(以及对世贸组织)也是有利的。总之,如果达成了这一揽子入关协议,双方获利的总和要高于双方亏损的总和。因此,这并非一场(你赢即我输的)零和游戏。在经过多方考量与评估后,得出的入关条件与时间应当说是有其理性基础和常识智慧的。
    反之,倘若中国这次不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将失去一个重要的历史机会,很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都难以成为一个真正市场经济的现代国家,甚至重演历史惨剧。届时,「民族罪人」的帽子该扣在谁家头上呢?
    甘阳的批评文章只字不提加入世贸组织后对中国消费大众带来的利益,只字不提加入世贸组织后对豁免每年一度审核常规贸易国(即原称的FMN)条件带来的利益,只字不提加入世贸组织后对中国经济体制真正市场化国际化规范化带来的利益,只字不提加入世贸组织后对中国产业带来竞争性刺激的利益,仅仅只提加入世贸组织后对中国可能带来的损失与风险,如此为文,即使所提的那些方面是正确的,也并非一种诚实的态度。
    至于谈到具体让步的尺度数字,由于甘阳并不真正了解谈判的专业细节,只凭公开的外交放话的对比来判断那些具体的「让步」数字是否对中国划算,不能不说这种判断是轻率和危险的。我看不出文章在批评那些让步的具体数字时有任何其他坚实的根据,在此,我没有理由不相信十几年来与美方代表「讨价还价」的有经验而又熟知内情的谈判专家和经济学家的判断。
   
   何谓「国家利益」?
   
    该文口口声声要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但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根据什么来判断「中国的国家利益」?
    保护国内那些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国有企业,保护那些垄断性的行业是否就是保护中国的国家利益?大陆的广大消费者利益重要还是那些半死不活的国营厂家继续生存重要?况且,国有企业二十年来保护来保护去,它们仍然在不可抗拒地走向灭亡,不加诸国内外市场竞争的压力,你保护得了它们吗?就为它们着想,也应把它们放进真正的市场去,成败利钝,交由市场裁定。
    再说,所谓国家利益,当然须看国民的基本判断和感受,这就需要通过一些公认的程序来获得结论。例如,独立机构的民意调查,多元的独立媒体的竞争性报导,经由公正选举出来的各种利益群体的集合——议会(或人大)的投票结果,等等。在根本不存在任何这类程序的国家,空口说白话地说自己所代表的「国家利益」,那利益的「国家性」是值得存疑的,常常不过是自己狭隘的(个人或小群体)利益而已。
   
   无关「智力竞赛」
    甘阳文特别喜欢运用聪明发挥想象,并津津乐道于自己所理解的外交谈判的心理战。譬如说:美方采取「先拒后迎的策略,因此事实上在中国方面首先造成一种受挫心理」,「先是利用中方急于求成心理满天要价,迫使中方处处作最大让步,继之则给中方一记闷棍还是不签,最高明的是马上又甜言蜜语,大作承诺,以便「锁定」中方已经作出的让步,不让中方愤而离局。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事实上将中方以及中方民情舆论都玩于股掌之上;而中方在整个过程中事实上是步步被动,处处受制,」「在整个中国人世界都在为此怏怏之时,克林顿却用一个电话就再度轻轻吊起中国人的胃口,」「如果将朱熔基访美与世贸谈判分开进行,那么中国现在作出的许多让步也有可能是本来可以避免的」云云。在甘阳看来,似乎只要玩一些外交小技巧(而不需作真正的内政改革,反正「美国人对中国的很多气是消解不了也不可能消解的」),就可以赢得重大的国家经济利益。甘阳的上述戏剧化的描绘和想象,虽然有趣,然不着边际,这里就不想逐一评论了,最好是交给参与谈判的双方去作饭余的谈资。

[上一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