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文革三十年祭]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文革三十年祭)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然而,作为负面遗产,文革的经历,也给中共统治集团遗留了烙印很深的“文革情结”,即对自发的民众运动的极端敏感、恐惧和仇视。这也就埋下了日后不可能用妥协的方式处理类似情势的种子。邓小平称1989年的学生运动为文革造反的再现,就是其“文革情结”悲剧性的展现。
   
    就文革对整个社会的具体“遗产”而论,已经有不少人作了分析,如,解除了中共各级领导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魔咒;由于因果报应的普遍性所引起的文革式“政治迫害”的无人豁免,导致废除其基础---阶级斗争为国策的理论;并进而导致淡化身分等级制、平反“贱民”---五类分子;“文件政治”式的“中央人治”取代了文革前的“层层人治”;“法治”和“人权”观念在民间萌生;官方意识形态在青年中破产;一代人的启蒙④;......等等。笔者认为上述分析大体上仍是有效的,兹不赘述。
    本文只概略补充较少被人注意的两点,一是文革作为“政治实验室”的功能,二是文革“逍遥派”在文革期间尤其在文革后的角色分析。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文革,是作为一次“微型的”“拟真的”政治过程的预演。其中的政治参与者,鉴于“奉旨造反”的基本格局,由于国门关闭,新闻封锁,长期接受单一的意识形态灌输和愚民教育,缺乏真实历史的知识,不懂得基本的政治运作常识,因此,开初的政治操作极其幼稚,基本上是毛意图的揣摩者跟随者和宣传机器的应声虫。
    但是,据笔者的仔细观察,在文革中,由于基本生存本能的驱使,由于对十七年来自身社会地位和利益的准确直觉,在实际的各组织和各利益群体的政治角逐中,在极其险恶的情势下,人们对政治领悟极快,进展神速。无论是在组织、宣传,还是在情报、外交等方面,把一种“模拟政治”变成了“政治实验室”,马基雅维里式的诸种政治技巧在其中自发地出现。他们通过“阳奉阴违”,对毛指示的“各取所需”和“各自解释”,开始有了一些政治自主性,“木偶政治”逐步变成了“真实政治”。很多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政治谋略,开始出现在派别斗争中,逐渐玩起了复杂的政治游戏。
    短短几年的政治成长历程,某种意义浓缩了千年政治智慧的发展。文革在这个意义上培养了中国的一代政客(politician),和大量的政治观察家和评论家。这样的一批人已经或正在进入中国的各级权力阶梯,他们的文革经验对其政治行为和理念显然有不可低估的影响,清醒地意识到这一参数,对分析中国的未来路向也许是不无助益的。
   
    另外,人们注意到一桩现象,文革之后,即所谓“新历史时期”中,活跃于思想和文化领域的一批中青年知识分子,有相当一部分在文革中是所谓“逍遥派”。这是不是一桩偶然现象呢?讨论这一问题,必须追溯到文革后期的社会状况和普遍心态。
    文革后期,经过了一场政治大幻灭,中国社会变成了一个梦想和精力都被“掏空了的社会”、“虚无主义”、“犬儒主义”出现并蔓延,所谓“看透了世事”的心态空前泛滥。这对那些文革的积极参与者,尤其如此。
    另外,少数文革中红极一时的造反派头目以及后期进入领导机构的既得利益者,随着运动中被整的老干部的复出,被划归为所谓“三种人”而受到了清算。
    这意味着,无论是主观意愿还是客观环境,文革中的风云人物将暂时离开历史舞台了。然而,随着文革的结束,另一批人将出现在所腾出来的空间。
    我这里主要所指的是在民间,即所谓文革的旁观者---“逍遥派”。
    所谓“逍遥派”,主要指文革期间,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未参加或很早就退出群众组织,置身于运动之外的人。
    比较文革中的“逍遥派”与“造反派”个性素质,可以看出,大体上,前者偏重于思想,后者偏重于行动;前者接近于理智型,后者接近于情感型;前者倾向于怀疑,后者倾向于信仰。在不同的历史时段,他们所起作用的大小是不同的。
    在文革之后,“逍遥派”比较超然,相对客观,其政治资源、精力和能量也没有被耗尽。相对于其政治名誉、政治资源、精力、能量和理想都已被耗尽的文革风云人物,“逍遥派”反而保留了某种程度的理想主义,反而因长期“冬眠”而积蓄了某种隐忍待发的精神能量,反而获得了较多的思想、文化和政治活动空间。同时,加上在文革中冷眼旁观,具有某种观察距离,获得了对文革的较少个人感情色彩的理性思考,也通过反思获得了一些政治智慧。鉴于此,在原“逍遥派”中出现了一批新的带独立色彩的精神承载者。在文革后的思想和文化活动中,由于上述原因,这批人迅速崛起,成了很重要的一支力量。笔者曾作过一个统计,在八十年代知识界的活跃人物中,原“逍遥派”占了一个相当的比例。譬如,作为前文革“逍遥派”,后来对八十年代的青年曾经发生过一定影响的李泽厚,严家其、刘在复、方励之、许良英和金观涛......等人即是典型例子。
    诚然,由于八十年代观念市场变迁迅速,从而观念的消费加速,八十年代知识界活跃人物同样存在思想储备被迅速掏空的可能性,他们能否免于这种命运,则看其精神的再生产能力了。
   注:
   ① RUSSIA UNDER THE BOLSHEVIK REGIME, by Richard pipes, New York, 1993
   ② 《毛泽东思想万岁》,北京,1967年3月。另:文中所引毛本人的讲话、文章和诗词,皆见于中国出版的报刊和书籍,大量重复,人所共知,兹不赘注
   ③ 《二十一世纪》总第31期
   ④ 参看《华夏文摘增刊》第84期
(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文革三十年祭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