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陈奎德作品选编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70)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七十、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70. The Change of USSR in 1980s
   陈奎德
   
   停滞、压抑和不满的年代
   
    第一个共产国家、全球两大超强之一的苏联的走向,维系着冷战的前途乃至人类的命运,一直是全世界翘首关注的焦点。
   
    自从1964年赫鲁晓夫被迫下台后,克里姆林宫的新主人勃涅日列夫向斯大林主义作了部分倒退,其统治持续了漫长的十八年,这就是历史所称的平庸、沉闷、压抑的勃涅日列夫时代。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艰困时代里,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写出了他的史诗般的小说《古拉格群岛》,对作为一个大监狱的共产极权社会进行了入骨三分的刻画,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苏联的“氢弹之父”核物理学家萨哈罗夫则于1971年和1972年公开发表其两份“改革方案”,勇敢地起而呼吁保护人民的基本人权。他的具体改革建议包括大赦政治犯、停止秘密审判、开放边界、开放外国文献书刊、停止干扰外国广播、废止死刑等......,凸显了一位知识分子高贵的人类良知,并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在苏联与国际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1975年当西方与东方华沙条约成员国签订了赫尔辛基协定后,苏联与东欧的异议分子群体冒险犯难,破土而出,对照协定,对共产制度提出批评与挑战。在苏联乃至其他东欧国家,由于在经济、政治与文化方面的全面的制度性失败,对无效率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和不民主的“党-国”极权政治体制的怀疑,在民众中,特别是在知识界普遍滋长起来了。事实上,在这些国家内,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官方的意识形态与组织网络都无法控制的空间了,即是说,与政权相对独立的民间社会正在逐步长成的过程中。
   
   戈尔巴乔夫的新政
   
    1982年11月,勃涅日列夫去世。以后,紧接的两任继任人不久也相继故世。于是,1985年仅54岁的、曾被西方视为强硬派的戈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出任苏共总书记。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戈尔巴乔夫上台不久,一系列新政策连续不断地从莫斯科推出,震惊了世界。人们骤然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可能开始了。
   
    戈尔巴乔夫,作为苏共总书记,第一次吹出了新的政治音调——不同于几十年来共产党的陈词滥调——“新思维”、“公开化”、“透明度”、“重建”......成了他的主要音符。透过这些新的旋律,他使苏联人民清楚地体认到:苏联的计划经济,已经再也无法提高老百性的生活水准,已经不能支撑如此庞大的军费开支,已经不能向海外盟友提供过去那样的援助,已经无力保证科学技术的持续不断的代代创新了。当时,外有西方国家与社会主义阵营充满反差的鲜明对比,在中国有邓小平主导的抛弃传统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改革实验,在东欧国家有对作为苏联“卫星国”的不满暗流,在国内则有知识分子持不同政见者日益增强的声音。这一切,是这位苏共第三代领导人转向新思维的重要因素、压力和契机。他甚至亲自打电话给流放在西伯利亚的萨哈罗夫,请他重返莫斯科。随着时间的一步步推移,戈尔巴乔夫发出的信号越来越明确:只有自由化,苏联才有出路。
   
    应当看到,当时苏联的以军事重工业为重心的中央计划经济已经形成庞大的体系,积重难返,戈尔巴乔夫以经济改革入手所遇到的阻力太大,因此,他首先进行的是政治和文化领域的改革。这点与邓小平是不同的。
   
    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Reagan)敏锐地对此作出了反应。在同戈尔巴乔夫的外交谈判中,里根抓住机会,双方迅速达成了延长削减军备协议、中程核导弹控制的协议等,并连带导致其他重大成果:如苏联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美苏双方表现出他们可以不通过战争处理其冲突和世界性危机。国际局势逐渐走向缓和
   
    后来,里根抛出费用浩大的“星球大战”计划,逼使苏联跟进。然而苏联的国力已被耗尽,再也没有经济力量同美国进行高科技的军备竞争了。在内外交困之下,预埋下了以后苏联垮台的种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