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陈奎德作品选编
·反美联俄的绝路
·「风行草偃」,天下糜烂
·一厢情愿的外交谋略——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谋及子孙》(1)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五问中南海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陈奎德
   一、剥下“皇帝的红衣”
   当今中国,最大的谎言和荒诞是什么?共产主义⑴。
   
    从国内状况看,共产主义已经被中国的现实生活战胜了,它已经被绝大多数中国人抛弃了,甚至,它也被所谓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政策所埋葬了。共产主义已成了一层面纱、一个虚饰、一桩笑话。在精神上,共产主义已死。但是,现实生活的如此明显的胜利还没有从实践的真理变成政治的真理。
    于是,整个中国成为一个红皮白心的大萝卜。旗号与现实,理论与实践,外表与内涵,产生了触目惊心的分裂。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段历史,其意识形态的谎言比今天北京的公开谎言更荒诞不经,更加昭然天下。
    无疑,中国政治改革的着力点,首先应集中在最容易突破的、社会共识最多的关节点上。而公开抛弃中国的国家教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把中国的真实状况在宪法上凝固下来,正是这一关节点。而且,无论就必要性还是可能性而言,目前又是最好的历史机会。
    是公开摧毁这一谎言的时候了。
    从可能性看,放眼中国大陆,经济起飞尚未中止,社会对左派教条的蔑视和鄙视已达极点。共产主义已与中国一般老百性的实际生活没有什么关系了。在中共党内,强人邓小平已死,与共产意识形态有生死特殊感情的第一代老人已丧失了政治能量,几乎整个社会都对意识形态教条深怀反感,乃至不予理睬。大部分中国人都从近十几年淡化意识形态的历史进程中得益,特别是经济利益。这是经济改革的政治合法性在中国社会的基础。
    在国际情势上,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已经失败,仅存的共产国家最终将退出历史,这已是瞎子也能看见的前景了。而无论东西南北,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鼓励中国的非意识形态化,即和平演化。目前既无外敌,更无(类似前苏联那种)国际意识形态霸主国横加干预的危险,而只有推动中国放弃共产教条的外邦,是一个极佳的国际环境。
    有人认为,意识形态已无人理睬,已是藓疥之疾,不足为患,只要不去管它就行了。
    这种看法是短视的。其实,从必要性看,剥下“皇帝的红衣”恰恰正是中国的当务之急。人们注意到,即使以邓小平这种强人,对于咄咄逼人的党内意识形态挑战,也只能祭出“不争论”这道免战牌,被动地以“不问姓社姓资”为回应。江泽民何能,能在理论上击溃左派?他连压制争论的实力也没有,遑论在理论上占上风了。
    其实,中共党内,在意识形态方面,邓一直是处于守势。他的“不争论”,并非有人所说的是什么绝妙发明,而是不得已的无奈选择。
    原因很简单,中共以意识形态立党立国,意识形态是该党统治合法性的公开基础。只要它还叫共产党,它就得挂这块意识形态招牌。邓的两难悲剧在于,他必须用反意识形态的经济方式才能挽救党,而公开声称反(马列)意识形态又必定摧毁共产党。因此,非意识形态只能做,不能说。这就是“不争论“的奥秘。也是邓在党内的意识形态战线上只能处于守势的根本原因,同时还是他对他本人去世后可能爆发意识形态之争而忧心忡忡的关键因素。
    简言之,所谓“不争论”,恰好是邓的“阿里斯之踵”,是其最薄弱的环节。
    即使从现实政治力量的角度考察,意识形态在中共内部仍有相当大的力量。这是因为,在中共党内,存在一个与其意识形态紧密联系的利益集团。如党的高层内,分管宣传、组织和监察等系统的党工集团以及各级负责意识形态宣传和教育的官员和教员。在这十几年意识形态衰落的改革开放中,与分管经济和行政的官员不同,他们没有捞到什么油水,而其特权与地位却急剧削弱,江河日下。这种失落感使他们本能地意识到马列毛式意识形态和制度同他们利益的根本一致性。在某种意义上,假、大、空的官式教条已变成他们的实实在在的钢铁饭碗了。由于有如此现实而广泛的利益交织在意识形态之中,因此,它的政治能量就相当可怕,而当年邓小平又维持了原有意识形态作为党的外壳,这就给了上述政治力量以尚方宝剑,使之站到了攻势的地位。
    只要中共不公开放弃意识形态这张最后的皮,上述攻守之态势就是无法改变的。邓死后不久,左派即掀起的一阵阵“万言书”恶浪,就是明证。并且,一旦遇到适当的机会,类似六四之后那种意识形态大回潮并非是绝无可能的
    因此,共产意识形态仍是中国进一步向前走的绊脚石。
    为了防止象屡扑屡起的“万言书”式的意识形态回潮,为彻底排除干扰,深化中国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为消除大陆与台、港中华经济圈进行整合的最大障碍,为造福于后代子孙,当今之计,必须再次祭起邓夺华国锋的权时用过的“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即把“实践标准”用在意识形态本身上,毅然扬弃未能通过中国实践检验的共产教条,也就是说,与马列毛共产意识形态公开决裂,用全社会的合法性标准来取代中共党内的合法性标准,痛下决心,一了百了。这实质上是从根本上为这十几年的改革开放奠立合法性,越过改革的产权“临界点”,也是从根本上避免这些年的来回振荡,左右摇摆的不二法们。 这是中共摆脱困境的唯一出路。
    只有在宪法上取消了共产主义的国教地位,其他思想才有合法出现和竞争的权利,思想自由才会有稳固的基地,中国的制度性变迁才有法理依据,香港、台湾被共产制度吞并的阴影才会彻底扫除。
   二、意识形态的分疏及其重组
    如前所述,抛弃共产意识形态,把中国还原为表里一致的社会,从而汇入国际的基本政治经济秩序,是中国社会大多数利益集团的基本共识。无疑,在放弃共产的虚饰招牌之后,鉴于社会各阶层持有各自不尽相同的思潮或利益要求,鉴于中国传统的思想资源和海外诸种思想的交互作用,交相影响,中国社会将会有一段思想主义纷至沓来五彩缤纷的多元化时期,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如,笔者曾具体描绘过的已在中国或明或暗地流传的一些思潮流派:自由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超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第三条道路式的“制度创新”论、毛氏新民粹主义、后现代的新马克思主义思潮、新儒家、基督教民主主义、伊斯兰社会主义、三民主义、邓氏新保守主义、太子党纲领的“国家主义”、强权政治现实主义、反西方主义的极端民族主义、地方分权主义、联邦主义⑵......等等,一旦言禁松弛,它们必将粉墨登场,在中国的新的精神空间中竞争一席之地。
    不过,笔者相信,正如多党政治的竞争逻辑往往导致政党的组合兼并逐渐趋向于两党政治一样,在经过一段意识形态多元混杂时期之后,精神竞争的逻辑将使思想界逐渐归化组合演变为两三家主要思潮的舞台,而大多数的思想主义将被边缘化甚至消声匿迹。
    我们感兴趣的是,竞争组合之后将出现怎样一幅意识形态版图?
    笔者的观察和推测是,届时将很可能因兼并组合而划分为两大营垒(自由民主的基本营垒和非自由民主营垒)以及四种主要思潮。
   (一)在自由民主的基本营垒中
    1) 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第二国际思潮的余绪。奉业已作了重大修正的马克思和社会主义为基本旗帜,实即在欧洲传统深厚的社会民主党人的思潮,与法国启蒙运动有较多的精神联系,同时也与福利社会主义有相当共鸣,因此在当代特别欣赏北欧式的福利社会。应当指出的是,它与过去共产国家内有人提出的“民主社会主义(Democratic Socialism)”略有不同,民主社会主义是属于社会主义范畴,即仍主张需要国家意识形态,以“公有制”为其经济主体,只是政治上实行民主。而社会民主主义主张代议制民主国家,思想多元,没有国家意识形态,只是经济政策上有较强的福利国家色彩,高税收,教育普及,全民健康保险等,强调下层民众的疾苦和民主权利,强调社会公正。这一思潮更多地代表中国的中下阶层特别是有一定文化的年轻工人农民的利益。
    2)经典自由主义(Liberalism)。以自由为诉求中心,更接近于英美的主流思潮,认同以苏格兰启蒙运动为基本渊源的渐进自由主义传统,注重具相对自主性的社会的成长,并强调法治的生长,集中焦点于个人的财产权利和思想自由权利的保障,关注基本人权。大体代表中产阶级以及相当多的知识阶层人士的利益。
   (二)在敌视自由民主的营垒中
    1) 邓小平式威权主义(Deng's Authoritarianism)。实际上就是过去人们所议论的“新权威主义”或“新专权主义”(New Authoritarianism)。邓以其政治实力在实践上强行推行了这一主张。在理论上,较之邓本人,新加坡的李光耀在其“亚洲价值”(Asian Values)论中表述得更为清楚。它极端强调社会的权威和秩序,推崇集体价值和个人责任,忽视个人权利。在政治上强调尊重国情,尊重传统,尊重现状,维持稳定,关心经济发展和国力增长,对意识形态采取实用主义态度,带有亚洲家长式统治的特点。大体代表上层统治者和富有工商阶层的利益。
    2)邓力群等的毛氏极权主义(Mao's Totalitarianism)。中共党内意识形态的左翼代表,亦即毛氏国家共产主义⑶。在内政和外交上都主张基本上恢复“反修”时代的毛氏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国有制的计划经济,全权主义的政治控制,一元化的共产意识形态,反自由化的文化专制,强烈反西方的外交姿态。它基本上代表了中共官僚体系中意识形态党工集团的利益,在矛盾激化时,也会以现在江河日下的毛时代文化较低的“工人阶级”代言人自居。
    人们将会看到,在两大主要意识形态营垒激烈竞争之际,各营垒内部的差异不太被注意。毕竟,它们的价值基点的共同之处远大于其分歧。它们的分歧要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应是前述营垒竞争的胜负已明显见分晓之后。
    不过,应当指出,就内部分歧而言,在反自由营垒内部的毛符号与邓符号之争,会较早发生。这是由于他们距离权力中心太近,因而利益冲突远为激烈的缘故。在中共内部,毛和邓两种遗产表现为“左、右”之争。虽然,邓力群等人目前在政治上相当活跃,但基于共产主义在全球的死亡,他们本身绝不可能成大气候。但是,他们这种攻击可以被中共主流派用于平衡和抑制党内开明自由派。这种可能性是由于政治光谱的整体范围被权力当局框限在很小的尺度之内造成。而这一尺度,恰好使当局自身看来是处于理性而不偏激的中庸之道,从而大大地提高了它的可接受度。
    只有翦除了毛氏共产主义,邓力群等的势力被彻底瓦解后,政治光谱才产生整体向右移动的效应,于是,当局的意识形态定位将呈现于光谱左端,而其非正当性和不可接受性才被凸显于光天花日之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