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伊战与江胡 ]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战与江胡

   一边是远在万里的伊拉克战事,一边是中国江泽民与胡锦涛的权力关系;一边是沙漠尘暴雷霆万钧,一边是笑面相对云淡风清,二者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扯到一起?

   且慢。这并非耸人听闻,二者间确实有某种微秒关联。我们先看看当下中国的权力构架。

   在中国,尘埃落定,一个奇特的国家权力结构浮出了中南海的海面。胡锦涛,作为一国元首的国家主席——中国官方英文翻译为总统(president)——“荣”任了国家军委副主席。即是说,在中国,总统是直接隶属于军方首脑(军委主席)领导之下的。

   是国家领导军队还是军队领导国家?是文官体制还是军国主义?是“党国”还是“军国”?这个畸形怪胎是越来越令人啼笑皆非了。

   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荒唐权力结构居然敢于明目张胆地出台,招摇天下,从这里可以折射出北京老权贵的焦虑心态。在情急之下,他为自己权力的延续已经不顾面子不择手段到了何种地步?无论从现代国家建制的基本常识,还是从中国文化的礼仪道统,这种架构都拿不上台面。事实上,孔老夫子早就说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要想以这种不伦不类的名份去携枪挟天子以令诸侯,要以这种“军党二元化”的权力构架去号令天下,永葆权位,而企求长治久安,会得遂其愿吗?

   事实上,无须很强的逻辑思维和想象能力,也可以预见这种“军党二元化”权力结构的不稳定政治后果。让我们来做一点沙盘推演。

   姑且我们以善意假定,江之所以殚精竭虑执意留任军委主席,是为自己及家人、亲信购买“政治保险”,防止一旦下台,人走茶凉而遭受清算。因而,是以攻为守,是一种保护性措施。

   问题是,这个“保险”真是物有所值吗?那顶军委主席的帽子,对江泽民意味着什么?是否戴上它江泽民就可以变成邓小平了呢?

   除了权威值大小不可同日而语之外,这里还有一个人心向背的问题。我们试想,假设胡温二位想略微搞点政改,江若不满意,认为没有做到“江规胡随”,于是仿效邓,来一次江泽民“南巡”,效果会如何呢?恐怕最大的可能,是在中国史书上留下另一个“江施效颦”的典故。

   更进一步分析,其实,权力并不是一个可触摸的有形的实体,它是靠运作而存在的,对中国这样一个权力运转非制度化的国家,尤其如此。实质上,权力须靠其日常运作来出场显示、强化、巩固和实体化。权力久不运作,就象支票未兑现,并不是你实际的财产。而权力运作愈少,权力则愈贬值。有权不用,其值为零,这是神秘权力运行的内在逻辑。在中国,还需加上一条,由于媒体被政治权力完全操纵,因而权力的有无及大小与权力精英在媒体的曝光率,出现时的先后排序,版面位置,字号大小….也息息相关。对于江泽民这样其权力之根基远不如毛 、邓者,特别是这样。

   于是,核心的问题变成,在承平时期,对从未带过兵的江,作为“军委主席”怎么实际操作自己的权力?

   我们不难想象 ,在已经交接班之后,在政治权力的常规运行时期,江很难以“军委主席”身份直接掌控国家的行政权力,很难有下手干预日常朝政的借口和正当性。

   毕竟,宪法规定军委主席的权力仅仅限于“领导全国武装力量”,而且,他必须对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而照宪法,全国人大还有权监督甚至罢免军委主席。

   虽然,据报载,江在中共的16届2中全会上,运用上届的权力剩余值,调动其对旧部属的影响力,精心操作,使他这任军委主席具有国防、外交及重大突发事件的决策权。但毕竟他只是“军委”主席,毕竟其问政的机会仅限制在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时。即是说,他的运作并不是常规化的。

   他总不能以军委主席身份致电各国元首,插手中国元首外交事务了吧?这是胡锦涛的活,理所当然由胡出面。

   他总不能以军委主席身份代国务院决策,指手画脚,插手国家经济和其他内政事务了吧?这是温家宝的活,理所当然由温指挥。

   除非北京明目张胆宣布,中国已是军国主义国家。

   于是,人们看得很清楚,胡的政治利益在天下基本太平,不出紧急状况,不生重大危机,如此则能不受干扰,在政治上专心致力于国内宪法的修订并逐步推行宪政改革,在经济上使中国经济体制与世界贸易组织逐渐磨合,逐步减少中国的东西部差异,减弱贫富鸿沟。如果他还有一点企图心,则可能进一步不着痕迹地对外摆正中国的国家定位,靠拢“历史正确的一边”,使中国日益融入国际主流秩序;使自己的权力根基日益强化,日益获国际社会认可,从而巩固自身的地位。

   但江的政治利益则明显不同。若不发重大危机,他这个“军委主席”就失去了过问、干预外交内政决策的理由,他的实际权力就会一天天削弱、萎缩、消解。有鉴于此,江的政治利益在天下秩序大乱,状况紧急。重大危机一旦出现,他的机会就来了。危机的时间持续得越长,他“合理合法”地干政的时间也会越长,从而通过操作权力而强化权力,巩固自己作为一个有实权的太上皇地位。

   根据上述分析,美伊战争的过程及长短,与江、胡的权力消长就并非毫不相干了。很清楚,战争速战速决,美英能一举荡平萨达姆独裁政权,尽快缔造一个新的中东和平局面,弥合因战争而导致的与盟国的分歧,迅速形成稳定的国际秩序,从而使中国不致面对动荡的国际局势和周边不安的地缘政治环境,这是胡锦涛的政治利益所在。

   江的利益则刚好相反。他需要危机的“授权”,需要危机延长加剧,从而长期干政。倘若伊拉克战争久拖未决,美英陷入泥沼,则正中其下怀。于是,江可以借此再次出山,奔走于国际舞台,表演它的“大国外交”:串联法德俄,拖住美英西,明唱和平调子,暗延战争困局,煽风点火,纵横捭阖,从而浑水摸鱼,达到乱中长期揽权的目的。

   这就是伊拉克战事的进展及其速度与中国政治的内在关联。

   日前,伊拉克战事与开局时的迅猛进展不同,联军遇到了一点挫折,出现了某种滞缓的局面。可以想象,江先生眼下也许正在边弹钢琴边哼小调,偷着抒情呢。不过笔者的判断是,江氏窃喜恐怕还是略微早了一点。谓予不信,且拭目以待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