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蔡楚作品选编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各位詩友好﹗看了你們的討論感到受益匪淺。
   
   詩歌在中華文化中至少存在有兩千多年了吧﹗人們為什么要寫詩﹖我看起初起于民間歌謠﹐正如現代的“卡拉OK”一樣﹐眾人都可以傳唱。後來﹐詩歌漸漸偕音樂得以光大﹐而“中國的音樂起源於娛神,是先民巫文化的主角,至殷周時就有完整的《樂記》,音樂理論系統而完整﹐”詩歌也得以用文字記錄下來﹐如﹕<詩經>。
   
   到了漢魏晉與盛唐時代﹐詩歌便逐漸“格律化”﹐由風﹑雅﹑頌而離騷﹐再變為西漢五言﹐三變為歌行雜體﹐四變為沈宋律詩。內涵也由“言情”到“言志”﹐甚至在中國傳統文化參玄悟道﹐天人合一的教化下成為“論詩如論禪”的悟道途徑。詩歌﹐在儒家文化的影響下﹐又有了“正”﹑“邪”之分。

   
   新文化運動中胡適先生等首倡新詩﹐即白話詩﹐自由體。但“新月派”又主張新詩的“格律化”﹐作過一些嘗試和探索﹐其成敗是有目共睹的。
   
   在中國大陸的毛澤東時代﹐由於毛澤東在1958年成都會議上說﹕“中國詩的出路﹐第一條民歌﹐第二條古典﹐在這個基礎上產生出新詩來。”他還1965年致陳毅的信中說﹕“用白話寫詩﹐幾十年來迄無成功。”這是繼他指定文藝要無條件地為無產階級的政治服務後﹐又武斷地否定了新文化運動中產生的新詩﹐封閉式地切斷了新詩借助白話和世界資源以求得探索發展的道路。所以當時的中國詩壇上除了大量的民歌體的﹐諸如<紅旗歌謠>之類的偉大的空話外﹐剩下的也只有賀敬之﹑郭小川幾個寥寥可數的承顏順旨派。
   
   大陸“改革開放”後﹐在官方的“寬容”下有了“朦朧詩派”。後來﹐在經濟逐漸市場化的過程中詩歌已無高雅、庸俗之分﹐一切都成為商品。唯一的例外是一群寂寞的追尋者----中國的地下文學。
   
   關於大陸的“現代詩”﹐詩友陳墨在他的<對 話--旅湘筆記>中有一段描述﹕
   
   
   “1988﹑5﹑26長沙
   
     午始抵長沙。蔡君接站,食宿均已安排好。稍事休息,與蔡君逛街。
   
     見一處排長隊,買油炸臭豆腐也。欲嘗,遂排於隊尾。覺無聊,留蔡君排隊,我往前逛。見一"詩書店",大奇。店中全售詩:各種詩刊、詩報、詩集,琳琅滿目,令人眼花繚亂。留連良久,急歸以召蔡君。時蔡君尚在隊之中,言可在"詩店"候他。復返,翻讀種種怪詩。我曾組詩社,自是愛詩之人;又曾編《中國新詩大概選》,自然也收集了不少現代派詩。其中偏愛戴望舒而不喜李金發,因李詩讀不懂。讀過一些介紹法國象征主義的理論、評論文章后,亦似懂非懂,過后終於不知所雲。而現在這些后現代主義詩,則更莫明其妙。雖然不懂,但仍有興趣。蔡君來,捧一大塑料袋臭豆腐,嘴中尚在咀嚼。見詩后,亦興奮,遂各買怪詩若干而返。
     晚飯后,與蔡君躺床上、啖臭豆腐,喝釅茶、抽勁煙、瞎爭論至深夜。
   
     Y:這些詩人好象把這世界看成一只破得不能再破的破鞋,或者一個梅毒三期的娼婦,--病入膏肓,無藥可救。因而對那些"企圖治療者"罵為"愚蠢的憐香惜玉意淫狂",對那些"企圖還要與其性交者",罵為"精明的被虐自殺狂";而欣賞自我的"懶"、"散"、"無聊與狼狽"、"無奈的亢奮",當然也罵自己,罵自己還未完全爛透。好象世上一切都毫無意義,根本不能理喻,也無須理喻,包括他們的文字。難道上帝死后,人類必將面臨萬劫不復之災麼?
   
     ¥:鐘嶸《詩品》說:"窮賤易安,幽居靡悶"。中國古人大約都把詩當作一種生活的奢侈品。詩是人類發明的精神慰藉,就如同人類發明了煙酒茶一樣。阿爾溫托夫勒說:"從現在到二十一世紀只有短短的三十年了。億萬心理正常的普通人都將遭遇一場突如其來的、同未來的沖突。要適應那標志著我們這個時代的、無窮無盡的變化的要求,是一件越來越痛苦、越來越令人煩惱不安的事情。顯然,對很多人來說,未來是來得太快了。"尤其是那些敏感的年輕人,當面對“第三次浪潮”。提前來臨后,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出現的"思想的大崩潰"、"群體人格的大失落"、"傳統道德的大解體"、"生存的大挑戰"使他們不能不首先感受到這劇烈的"未來的震蕩"。作為一種生活的奢侈品的詩,已不足以慰藉他們,他們需要制造一種強刺激的興奮劑,來麻醉自己。若用羅丹的雕塑來作比喻的話,唯美主義詩是《思》,現代主義詩是《思想者》,而后現代主義詩則是《青銅時代》--一個受傷的驚悸的青年 (原題《失敗者》)。
   
     Y:所以現代青年喜歡把自己比喻成一匹孤獨的、受傷的狼。
   
     ¥:他們當然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孤獨。不過從他們惶恐不安的眼神里和夢囈般的語言里,卻莊嚴地警告著世人:別活得太愜意,也別活得太累。因為他們至少知道一點,當今人類全是被物欲鐐住手足的一群 "文明"的《加萊義民》!
   
     Y,虛無之外,還有迷惘、絕望、焦慮、沒意思、反道德、無深度、熵增加、喪失自我、禮崩樂坏、垮掉的一代、中心解構、游戲原則。過把癮就死、現在世界上誰怕誰?這是思想統治崩潰后的必然果實,它的意義僅在於對偽道學的反動。
   
     ¥:所以,我們應當努力作一個聖徒中的流氓和流氓中的聖徒,聖徒和流氓都不相容的孤獨者。”
   
   
   我個人的體會是﹐在那個荒唐的年代裡我之所以寫詩﹐故然有美的追求﹐但更根本的還是內心心理本能的衝動﹐一種內心情緒的宣泄方式。後來漸漸養成習慣﹐即使因寫詩不但不能發表﹐反而因此而遭批鬥也不悔改。我自以為﹐在那個物資生活罕見的貧乏,精神生活的極度空虛的年代裡,寫詩是一種最佳的自我安慰方式﹐是一種尋求找回自我求得內心平衡的途徑。
   
   這個世界太寂寞﹐如果沒有文學﹐那就更加荒涼。而在今天﹐詩歌成為“卡拉OK”一樣﹐眾人都可以傳唱﹐可以自由書寫﹐實在是一種好現象。因為天上的星星是沒有一顆完全相同的﹐那才是燦爛的藝術景觀。
   
   哪一顆最亮﹖有那麼重要麼﹖
   
   2003`3`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