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蔡楚作品选编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快乐的异乡人》-乔治·格鲁沙诗文选出版发行(图)
·宋永毅编辑《新编红卫兵资料》第三部在华盛顿DC出版(图)
·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公告及答谢辞(图)
·杨茂东(郭飞雄)被控非法经营案的法庭自辩词和最后陈述(图)
·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图)
·胡佳母亲电话口述,友人记录(图)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图)
·成都无名氏:歌曲《六月雪》
·包遵信先生治丧小组:包遵信先生生平(组图)
·廖亦武「底層社會訪談錄」英文版「趕屍人」出版(组图)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图)
·RFA张敏:布什总统7.29白宫会见参加者谈印象(图)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博讯2006年3月23日)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李建强律师答记者问

   
   
   
   
   

李建强律师就有关国内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答记者问

   
   记者:李律师您好,最近国内又有一些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独立作家被捕入狱,比如山东的陈光诚先生、安徽的侯文豹先生、上海的李国涛先生等等,作为维权律师,您有没有考虑为他们提供法律救助?
   
   李建强律师:您提的问题比较尖锐,作为律师,对这些因言获罪的案件视而不见、见而不管都是一种心灵的折磨,一种职业的羞辱,但是,我必须告诉您,我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客观因素决定,我只能对极少数的人提供救助,不可能所有的人都顾及到。
   
   记者:您说的客观因素是指什么?是不是会受到当局的压力?
   
   李律师:这个因素当然有,但我指的不是这个因素。境外的朋友们可能对大陆的律师不太了解,大陆有两种律师,一种是律师所的主任或者是合伙人,如莫少平、郭国汀、李和平等,另一种是普通招聘律师,如唐荆陵、郭艳和本人等,前一种可以自主决定是否接受案件,是否可以免费,发表怎样的辩护意见,后者则没有任何决策权。也就是说,像我这样的招聘律师如果要接受一个人权案件,服务的对象、服务的费用、辩护意见的提出都需要经过律师所审批,有些事项比如作无罪辩护或者改变定性的辩护甚至还要向律师管理部门汇报。所以,我接受代理人权案件的能力其实很有限的。
   
   记者:听了这些,我想我可以理解您了。但是,律师所不就是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吗?律师所在受理案件时为什么还要挑肥拣瘦?
   
   李律师:挑肥拣瘦的现象当然存在,但并不限于人权案件。律师所不愿意代理人权案件,除了政治风险,主要还是一个经济效益问题。举个例子,北京市司法局颁布的刑事案件收费标准规定:“代理刑事案件根据案件的复杂程度和承办该案件的律师的知名度和执业经验,在下列幅度内协商收费:1、侦查阶段:5000—— 20000万元;2、审查起诉阶段:6000——30000元;3、审判阶段:8000——50000元。涉及国家安全罪、涉黑涉毒犯罪以及其他重大疑难案件,代理费按上诉标准的2倍收取。办理案件需要异地出差的,交通费、住宿费、长途电话费等由委托方承担,该等费用可以实报实销,也可以协商一固定数额包干使用。”
   您听明白了吧?北京市的标准是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从公安抓人到一审结束,律师费最低是38000元,最高是20万元。还不包括旅差费!
   山东的收费稍低一些,但是也不是那些独立作家、异议人士能够承受的。因为这些人实际上都是被边缘化的,经济状况非常窘迫,他们哪里出得起如此高额的律师费呢?
   据我了解,中国13万律师中,具有职业良心、愿意承办这些人权案件的律师大有人在,但我们不能要求他们只承担风险,不收取费用啊。
   
   记者:我知道您也办理过不少人权案件,您是如何收费的呢?
   
   李律师:2003年9月-11月,我为杜导斌、罗永忠代理过刑事案件,没有收费,旅差费都是我自己垫付的。为这两个案子,我被变相吊销执业证书2年。我还为法轮功学员、师涛、张林、提供过法律救助,没有向委托人收取律师费,只是由有关组织报销了部分旅差费和通讯费。2005年9月我重新执业后,正在代理杨天水、李元龙的案子,这两个案子只是由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象征性提供部分旅差费和办案手续费。
   
   记者:那是挺难的,您是怎么解决的呢?
   
   李律师:一般都是我先垫付,然后由笔会报销。至于律师费,我们所里的领导比较宽厚,并没有苛求非得交了以后再办案。
   
   记者:长期以往这也不是办法啊,毕竟每年要进去那么多人,怎么救助得过来呢?
   
   李律师: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国内一般情况是,人被抓了,家里拿不出钱来,圈子里的朋友只好出来呼吁捐款,但是这种举动又会被当局视为组织活动而严厉打压。其实,杨天水、侯文豹、李国涛这些人很大程度上都是呼吁为别人捐款救助而自己陷狱的。其实,国内的捐助很有限,呼吁一次也就是几千块钱,根本无济于事。
   
   记者:您认为,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呢?
   
   李律师:我认为境外的基金会、人权组织和个人应该有所作为,山东的一位叫任自元的青年教师,因为颠覆罪最近被判十年重刑,北京为他提供辩护的张律师只收了一点差旅费,还是网友们50、100的捐助的。而有的境外组织一年接受捐款400多万美元,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一部分来救助国内的政治难民?毕竟国内的人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这个国家的未来、为了民主和自由的实现而牺牲了自己的自由之身的,如果他们被捕入狱而得不到起码的法律救助,这将会让他们以及后来者感到多么心寒!
   记得去年为了太石村的案子,我在广州结识深圳的朱春兰律师,他也和我谈到这个问题。我们一直认为,应该建立一个专门的政治陷狱人士救助基金会,国内则应该有一个律师救助网络,建立起了这样一种救助机制,异议人士的法律救助才可能走上正轨。才不至于让我们的英雄在狱中孤独无依。
   
   记者:谢谢李律师,您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想应该会引起国际社会和海外人士的注意的。
   
   李律师:我也感谢您。感谢博讯网站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发出声音。再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6/3/23)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