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野草之路(组图)]
蔡楚作品选编
·刚被捕杨琳被西安国保殴打成“被自杀”(图)
·艾未未发课公司被中共重罚1522万人民币
·女权无疆界发动海外“墨镜自由运动”,向盲人维权活动家陈光诚40岁生日献礼
·范燕琼:援助艾未未就是援助我们自己!(图)
·艾未未借款接近240万 欢呼债主时代来临(图)
·冯正虎:荣幸做艾未未的债主(图)
·艾未未借款近350万 高人礼物相赠激励(图)
·铁流:为救爱子未未,高瑛决意贱卖住房
·艾未未借款突破600万 阳光时务征集照片(图)
·艾未未借款近660万 将公布每一笔借款(图)
·艾未未借款运动将于14日零时结束(图)
·自由光诚快闪行动方案
·昝爱宗:中宣部疯了,新浪微博封了用户
·艾未未借款近760万 还有最后两天结束(图)
·艾未未借款有望过1000万 还有6小时结束(图)
·艾未未借到869万 中共当局又耍流氓(多图)
·酷刑折磨——吴乐宝九死一生
·五毛司马南讲座遭网友质问砸场
·笑蜀再对陈光诚发谬论 遭中国网友批判
·中国网友继续批判笑蜀的“面子”说
·冯正虎的选举纪实(多图)
·广州维权人士林计强发起“723不乘火车日”活动
·中国网民声援艾未未发起“爱裸裸”运动(图)
·西藏笔会给胡锦涛的公开信
·中国网友继续“爱裸裸”声援艾未未(图)
·环球时报又咬艾未未 遭中国网友狂批
·艾未未向网友发送“借款”运动的借据(多图)
·健崔被中共拘留 因扬言殴打吴法天
·长平工作签证被拒 网民指责香港大陆化
·杨佳被枪杀三周年 中国网友怀念杨佳(多图)
·胡石根:请问当局拘留秦永敏的法律根据何在
·网民再批“援交部” 援交部删除网页(多图)
·全国各地公民、律师联手再次对原北京市司法局长吴玉华等人提起刑事控告
·艾未未夫人路青被北京警方传唤 要求不要离开北京(图)
·艾未未代理律所华一所被查抄
·200余访民齐聚上海高院求见最高法院巡查组(附多图)
·俄使馆开博 中国网友要求“把党带回去,把领土还回来”(多图)
·中共当局对上访人员的控制系统曝光(多图)
·刘晓波是一面关不住的旗帜——专访异议人士杨建利(图)
·李昕艾:亲历“2.19”——多行不义必自毙
·吴建民为援交部辩护 被网友痛骂为“吴贱民”(图)
·湖南岳阳网友盐巴因倡导游行被失踪(图)
·网评员(五毛)领取稿费凭证被曝光(图)
·刘晓波入狱3周年 卡拉玛依大火17周年(多图)
·世界人权日来临 各地维权人士被“喝茶”(图)
·中国网友留言纪念“世界人权日”
·中南海调动地方人事最新传言满天飞
·乌坎又一村民代表曾昭亮死亡 中共当局屏蔽有关信息(多图)
·曹顺利等人呼吁制订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应听取访民的声音
·上海访民为冯正虎先生接风洗尘(图)
·牟传珩:悬在中共“十八大”上空的问号——敦促中共党员集体反思意见书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中共当局重新投入监狱(图)
·网友热议好莱坞影星贝尔探望陈光诚被打(图)
·汪洋食言广东正式宣布限制粤语
·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
·高智晟被重新入狱 中共当局十分紧张
·哈维尔先生去世 中国网友深切哀悼(图)
·2011年百位华人权势榜
·民主中国编辑部祝各位作者和读者圣诞及新年快乐!(图)
·海门抗暴 民众细数海门政府七宗罪(多图)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祝各位网友圣诞快乐,年年有余!(图)
·田永德:寒夜话蜀囚——记陈卫第三次被判刑
·陈卫陈西被判重刑 网友谴责中共当局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严家伟:是“民主提纲”还是黑帮规矩?——评“打江山坐江山”
·姜福祯:向共和致敬——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
·墨西哥湾海钓图片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孔灵犀:中国民主革命路线图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王维洛:缅甸搁置密松大坝建设是对中国区域发展理念的重大打击
·维权人士发起联署 要求允许华春辉与王译团聚
·天怒:为吴义龙说几句话
·王丹新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十五講》在台灣出版發行(图)
·王军涛领导的茉莉花革命之花 2012年在纽约时代广场继续绽放(图)
·秦永敏: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对中国民主转型的作用和意义
·著名作家余杰全家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图)
·麦基田:影帝温家宝即将“秀”到剧终时——2012年期待中国民主化新一波
·王昊轩:谁是真正的英雄?——辛辛那提社和美国的诞生
·罗生智:铁心维稳,决不政改——评胡锦涛2012年元旦祝词
·秦永敏: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中共以“涉嫌围攻摄像头”传唤艾未未
·赵常青:驳李泽厚论辛亥革命
·吕耿松:朱虞夫案的撤诉与起诉
·牟传珩:世界“非暴力抗争浪潮”演绎中国模式
·肖利军:乌坎村民维权活动的重大社会历史意义
·赵常青:驳李泽厚论“革命”!
·大陆年轻学者李子军:创立《活埋“公知”学》公告
·一周新闻聚焦:余杰遭受酷刑,“活埋”成为2012网络首个流行语(图)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胡耀邦长子斥胡疑习揭秘中共官员96%都贪污包二奶(图)
·郑焱文:砸碎黑暗的枷锁 迎接黎明的太阳——贵州人权研讨会2012新春致辞
·韩寒起诉方舟子 民间学者认为有权质疑公众人物
·罗茜:中共政权为何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软骨病
·深圳党报重刊南巡文章遭封杀(图)
·西藏流亡政府议会发布对西藏局势的声明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评《人民日报》“中国的人权进步”的社论
·唯色:那时康的事儿
·网爆北京猪肉八成不安全 网友:还让不让人活了?(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草之路(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野草之路》于1999年印行,32开本,428页。内收《野草文学社》成员诗文31家,计166首(篇)。《野草之路》是什么?说穿了,“地下文学”四字。正因为这条路是“地下文学”,所以也就格外地凶险、艰难与虚幻。它只是一段历史的记录、见证与纪念。)

   

   
   

  “野草”文学社是中国四川历时30多年,成员多达数十人的民间文学团体,独立追寻的文学群落。

   
     “野草”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1:朋友间传抄诗文。这一阶段从60年代中期到1978年,以《空山诗选》为峰点。这一阶段包括了文革十年。由于当时朋友间传抄十分谨慎,《空山诗选》仅选入部分诗友的少数诗作。尽管只有150首,因为其时代的特殊性,故弥足珍贵。惜原本已付之一炬,所幸诗友九九私下录有副本。
    2:1979年,3期《野草》先后面世。虽只3期,其出版过程却极富戏剧性,“野草”文学社的活动达到高潮。
    3:1979年11月到93年底,刊物《野草》易名为《诗友》,时断时续,共出81期。其间,“野草”的人数大为增加,对旧作也有整理,致有后来的《野草诗选》及《野草之路》两书。
   
   野草之路(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野草》诗选于1994年印行,32开本,444页。内收1979-1993年间刊于《野草》及《诗友》杂志的诗选,其中包括文革前和文革期间的作品,共45家377首诗。图为封面、封底。)

   
   
   
    现“野草”文学社又开辟网络版,因而地域的限制也随之消失,希望有更多诗友加入,有更多好诗出现。
   
     “野草”文学社最初形成於60年代中期,以陈墨、徐坯、邓垦、明辉、张基、何归、九九、谢庄、罗鹤、杨枫、吴鸿、冯里等人零星的各自的诗文在一个小范围内相互传抄。70年代初,白水、阿宁、峦鸣、长虹等介入这个群落。往後,兰成、一了、吴奇、樵夫、蔡楚、万一、乐加、远度、鲁连、无慧等也先後“裹” 入。
     在陈墨的鼓动下,邓垦在1971年将朋友间传抄的诗选了150首,编辑了一本《空山诗选》成为“野草”这个文学团体的第一本诗合集。1974年秋,一老友因投书匿名信被逮捕,这《空山诗选》及几十本其他抄本、笔记便在文字狱的阴影下灰飞烟灭。
     1976年,老友吴鸿又编了一本《空山诗选》,又是生不逢时,被清明天安门惨案的血雨腥风“冲刷”得无影无踪。
     《野草》创刊於1979年3月,是中国四川最早出现在社会并扩散到全国的民刊。《野草》共出3期,其发表诗文80多首(篇),由陈墨主编。
     《野草》更名为《诗友》後,共出81期,共发表诗文近1200首(篇),分别由邓垦、蔡楚、九九主编.
   《野草》文学社没有组织形式,没有章程纲领,没有理论旗帜,没有派系口号,只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文学。只有一个宗旨:“联络感情,增进友谊,互教互学,共同提高”。上述提到的诸友,都是自然的成员。
     受《野草》的影响,牟建容等四十余人先後参与过“野草”的工作或在《野草》、《诗友》上发表过诗作。另外尚有百余人给“野草”写过信或投过稿。
     1994年2月,九九从3期《野草》和81期《诗友》中选了45家,377首诗编成了《野草诗选》。1999年9月,陈墨又将诸友的诗文选了31家,计166首(篇)编成了《野草之路》。
     2000年11月,“野草”文学社又恢复出刊,刊名仍用《野草》。
   
   
   野草之路(组图)



《邓垦诗选》

   
   
   
   野草之路(组图)



《鸡鸣集》陈墨 蔡楚 合著

   
   
   
   野草之路(组图)



《何必集》陈墨 著

   
   
   
   
   野草之路(组图)



《九九谐诗》

   
   
   白水 文, 蔡楚 编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