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缅甸群英会:盛温博士、萨尼博士、温教授]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群英会:盛温博士、萨尼博士、温教授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2005年6月7日,英国大小政党的缅甸小组(All 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on Burma (UK))在伦敦西敏斯特皇宫/国会开会。

   为取得第一手资料,他们邀请了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总理盛温博士(Dr. Sein Win)与其同事来发表讲话。对该流亡政府有意见的萨尼博士,也前来参加会议--任何人,只要对缅甸事件感兴趣的,都可参加。

   两位缅甸政治家的对辩,不仅在英国议员群,在缅甸民主与众民族组织论坛,也激起巨浪。

   德萨先生(Tayza) 发表了两位政治家的生平、对话与缅甸重量级异见人士的正反观点。兹节译如下:

   盛温博士生平:

   1944年生于缅甸中部东敦基(Taungdwin Gyi),父名巴温(U Ba Win,是国父昂山的大哥,与昂山在1947年同被反对派暗杀)。1965年获仰光大学数学系学士,1974年获德国汉堡大学理科硕士,1979年获数学博士。任教于:1980-82年斯里兰卡哥仑坡大学,1982-84年肯尼亚Nairobi大学,1986-88年缅甸工人大学。

   1988年全缅起义后,任全国民主联盟NLD新闻部财政与国家民主党PND(Party for National Democracy)主管,在其出生地竞选中获选为议员,但1990年12月20日国家民主党PND被禁,他以违反政党登记条例被起诉,被选举委员会于1990年12月26日开除。他反对军政府,1990年12月底逃亡到反政府的泰缅边界解放区筹组“临时政府”,即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被选为总理。1995年组织国会议员同盟MPU,兼任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执行委员。目前住美国。

   萨尼博士生平:1963年生于曼德勒(Mandalay),政治逃亡美国。是自由缅甸联合会(Free Burma Coalition)的缔造者与主任。自1990年以来,积极活动于民主亚洲、欧洲、北美校园。1995年成立自由缅甸联合会新闻文摘与激流网站(Free Burma Coalition News Digests and Activist Update),任编辑至今。写论文、出书,如:How You Can Help Burma's Struggle for Freedom (1997).

   在University of California-Davis获教育系硕士,在University of Wisconsin at Madison获哲学博士。是Rockefeller Foundation Next Generation Leadership Program (2001-03) ,Georgetown Leadership Seminar, Georgetown University Edmund Welsh School of Foreign Service (2004)的领导班成员。曾任芝加哥National-Louis University 教育系教授。目前是伦敦大学教育系的访问学者。

   他去年由美国突访仰光一天,据他自言:是去和缅甸军政府国防部与国家情报局三位官员对话,探讨任何建设性做法,以突破美国与缅甸僵局。美国当时正计划加大制裁与孤立缅甸。

   据学生组织貌岛(Mg Daung)描述:面对英国国会有影响力的国会议员,盛温总理谦虚、有理、有据地讲解,而萨尼却冲着盛温,不仅咄咄逼人地攻击盛温总理与民主运动,还说不该称军政府是独裁者。萨尼还拿南非与缅甸做比较,说为何南非的解放取得节节胜利?是因为曼德拉肯与种族主义政府妥协。而缅甸民主运动不肯妥协,因而一事无成。

   萨尼对议员们说:国内外的缅甸人,对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与她的堂哥流亡“总理”盛温博士领导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越来越不满。我们必须当面质问流亡总理盛温博士与驻联合国代表岛吞博士:你们受选民委托而“代表”了缅甸人民15年,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事?

   人民已尽其任务:他们抗议,他们投票。还想叫他们做什么呢?西方已尽其可能:尽力支持缅甸人民选出的全国民主联盟NLD与其他政党领袖。众兄弟民族已尽其责,因而他们比我们遭遇到更残酷的镇压。

   军政府将军们至今巍然不动,仍然在台上。我们不能等待奇迹或救世主。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耗光联合国的发展援助,我国不断在沉沦。整个亚洲,尤其中国、印度、孟加拉国、老挝、泰国,一如既往在自扫门前雪。西方由缅甸撤退,亚洲对手就欣然疾步跨进填补。

   过去15多年,在“为自由而奋斗”的名义下,百万美元、英镑、克朗滚滚前来援助。然而,除了光环、名利、趋炎附势之外,对庞大的“为自由”善款,你们究竟回报了什么?

   对缅甸人民,你们的成绩报告单在哪里?

   岛吞博士告诉英国议员们:昂山素姬诺贝尔和平奖基金会属下的Prospect Burma,供钱给萨尼在美国深造。讽刺的是:昂山素姬现在却面临萨尼的批评。

   萨尼回答:岛吞博士为达目的而口不择言。我的博士研究,他清楚知道只得过Prospect Burma一次性资助1200英镑,1995年吧?退一万步说,即使我在美国的整个教育费用,全由Prospect Burma资助(注意:非也),但奖学金并没规定:不论多少数额,只要拿它的奖学金,不准批评全国民主联盟或昂山素姬。

   Canbawza Win博士是清迈大学教授,欧委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下面是Canbawsa Win教授写给他的战友Henry Soe Win的信,经允许,节译如下:

   亲爱的Henry,

   你我已都经历过1962年7月7日军政府在仰光大学校园的大屠杀。现在我们年老体衰,不久人世。但见到缅甸民主阵营不团结,无限痛心。望穿秋水的摩登缅甸联邦,在我眼前日益模糊。

   我的最后的一根稻草也丢了:真没想到缅甸人会在英国公众面前互揭家丑。对!我也时常批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但那是兄弟阋墙。不管领导阶层多差劲,在军政府或外人面前,我们必须紧记下半句:“外御其务”,亦即家丑不外扬,共同对付外人。基本上,自己人要互相尊重。

   请勿误会:我不是在反对言论自由。毫无疑问,萨尼博士是活动力强的知识分子新星,与人人一样,他拥有言论自由。但在英国议会小组广大公众面前,挑战或羞辱自家人盛温博士,场地与时间都选得不对。

   当然,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的封闭型、排他性,我也不敢恭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10月份任期就满,他必须退位。但岛吞博士却永远是驻联合国代表,盛温博士也是永远总理。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必须考虑新陈代谢,必须吸收像萨尼这样充满活力的知识分子新血。萨尼被选派到美国深造,他成功地组织自由缅甸联合会 FBC,同时提高了自己的视野与经验等。请注意:我不是把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NCGUB与拒绝交权的缅甸军政府混为一谈。

   谁都要承认的是:民主阵营也好,众民族组织也好,我们国内外抵抗组织的核心领袖们都老了。看众民族组织EN吧,只有老成持重的那小胡子韩永贵(Harn Yawnghwe,缅甸第一任总统Sao Shwe Taike之子,Euro-Burma Office主任)还算年轻。全国民主联盟NLD呢?国内外正在团结一致地庆祝年轻女战士昂山素姬的60周年生日。

   当前急务:我们应如何转交接力棒给年轻一代?而新一代为接此棒迎接斗争,应如何努力充实与提高自己的领导斗争能力?

   新旧两代断层的问题、接班人的成熟度问题,模糊了我眼前的缅甸远景。我真担忧不顾后果而蛮干的年轻一代,会不会使缅甸像巴尔干式地肢解(Balkanisation),流更多的血。

   召坎帕(Sao Khan Pha)与昆宏(Khun Hom)宣布掸邦独立后,军政府已借题发挥,掀动种族清洗新浪,3000多掸民逃亡泰缅边界。为了紧急救济这些难民,我跑遍基督教堂与佛教寺院,日夜动员救济。

   然而,我们那些抵抗组织却不肯伸出援手。缅族流亡组织也没一个讲半句同情话语。对缅军的血腥种族大屠杀,没一个组织谴责。

   我们追求的联邦,将是这样吗?

   可能你会说:泰国不像西方。缅族在西方欧美人多势众,比如美国Fort Wayne 与 Indianapolis,有数千缅甸人,每周末都集会。

   朋友!我说“物以类聚”:缅族不爱与非缅族来往,像泼水节、光明节,佛教徒缅族不会邀请基督徒钦族。在圣诞节,基督徒钦族也不会邀请佛教徒缅族。你会说这是宗教不同所致。好!上座部佛教徒的缅族,有去同样是上座部佛教的孟族寺院吗?孟族也同样:并不去缅族的上座部佛教寺院。在美国这样的自由社会,缅族与非缅族同样都在高喊“缅甸联邦”,却为何不能在一起呢?我们站在同一战壕,战斗在一起,为何不能诚心合作、相互来往?这是不是在预告我们:未来的联邦就是这样吗?

   人口多的缅族与人口少的非缅族,矛盾与纷争由来已久,这半世纪以来,日益趋向白热化。在军政府的独裁暴政下,非缅族的反缅族情绪,已高烧成仇恨。历届缅甸政府的无数次重复欺骗,使非缅族现在不再相信缅族的每句话。表面上看似团结,但非缅族组织的内心深处,对缅族的仇恨与敌视已生了根--在缅甸国内是如此,流亡或移民到世界各地的也同样。

   这些现象对缅甸的未来非常不利。然而,缅族流亡组织并不防患于未然,还若无其事地在电脑前猛敲键盘,高谈阔论,雄辩滔滔,理论一大套--独裁将军们正中下怀,他们正是利用了反对党派的这些政治弱点与不团结,而得以苟延残喘。

   让我们问两个问题:1。全国民主联盟NLD与昂山素姬,是要为人民争取民主呢?还是,2。为了昂山素姬与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名望与成功,人民必须牲自己的生命与希望?

   1988年新一届军政府未上台以前与1990年普选之后,昂山素姬与其缅甸民主联盟NLD有多次机会 在缅甸建立民主。可惜,对这些良机,他们不但不紧抓,反而漠视与反对。

   现在缅族内部跑出许多不同的声音,盛温与萨尼只是其一而已。我们非缅族要鼓掌、看热闹吗?

   不!同一阵营内的人,在群众面前互骂互殴,我们无限痛心!

   比起缅族与非缅族的团结,缅族之间的团结,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必须抛掉大家脑中我党、我群、我教、我族等等的狭隘思想,扬弃沽名钓誉、钩心斗角、自私自利的作风,打造真正的全民大团结!我们要证明给缅甸各族人民与各阶层看:民主与人权的重建,并不是梦想!

   亲爱的Henry,

   我们为何要为民主与人权战斗?因为1962年军政府政变夺权后,民主与人权被束之高阁。独裁军政府为什么能上台?因为所谓的缅甸民主政府不能解决民族问题。今天,看流亡国外的缅族似乎不正视民族问题,在这方面他们什么也没做。以他们的这种态度,即使我们大家胜利了,你认为民族问题能解决吗?我不相信能解决!恶性循环还是会卷土重来!就像穆斯林世界:好的回教徒不解决现实存在的问题,结果极端份子上台了,本拉登出现了,回教形象也被破坏了。同理:好的缅族与好的非缅族众民族都袖手旁观,极端份子就会乘机粉墨登场,倒行逆施,最后,不只缅甸联邦会被肢解,众民族也要会被赶尽杀绝,成了历史教科书上的绝种民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