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
BURMA-缅甸风云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

   作者: Kanbawza Win 教授

   译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掸邦军SSA领导人姚色克上校与掸邦民族军SSNA领导人公布两军合并,共同抗击仰光的种族屠杀军政府。这是一项鼓舞人心与值得缅甸联邦各族人民仿效的壮举--即使不是对世界而言。

   我们现在必须考虑:能否组建没有民族霸权主义者(即沙文主义者)在内的缅甸联邦?

   让我们回顾一下缅甸简史:

   缅族起源于印度南部。缅族自古以来就采取种族灭绝政策,陆续消灭了骠族、羌族、氐族(Pyu, Kanyan ,Thet),在1044年建立了第一个缅甸王朝。缅甸最后王朝雍籍牙王(U Aung Zeya),继续施展传统的种族灭绝政策,他诱骗孟族和尚与男丁,集合一处,杀个精光,目的是毁灭孟族文化与种族。这些都有史为证。

   向英国争取独立时期,为取得联合独立,有的民族就加入缅甸联邦。克伦族、若开族、孟族、克伦尼族等,则以史为鉴,避不加入。

   果然!缅甸联邦一旦成立,缅族就开始夺权抓权、横行霸道,加紧推行种族灭绝主义。他悍然公布其明确目标:一个国家(缅甸Burma)、一个种族(缅族Burman)、一个宗教(佛教)。缅族强订佛教为国教,改国名为Myanmar(缅甸),对其他民族(非缅族),缅族则运用战争予以消灭,用其军队集体强奸其他民族之妻女,野蛮地推行缅化政策--这些都是事实,铁证如山,不容狡辩。

   在种族、文化、宗教、团体、甚至见解、性行为等方面,多数的缅人都患有不治之症:即“统一症”与“同化症”。这些绝症制造了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与政治争端,终于形成了永无休止的种族纠纷与仇恨。 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缅甸本部(Burma Proper缅族地区)在其反对殖民主义运动中,使用“民族主义”进行抗英(见Dharma Vappa)。该民族主义版本,是基于种族与宗教:运用缅族与佛教的人文、语言、认同感,来激发人民反英。请看当时的抗英团体名称:我缅人团体 (Doh Bama Azi Ayone)。所有非缅人族群,即其他民族并不包括在内。我缅人团体唤起了缅族过去的光辉岁月,激发了缅族的文化优越感,但同时养成缅族高高在上的种族优越感--不仅仅对英国,同时也对其他兄弟民族昂首挺胸。在缅族的意识内永远挥之不去的是,其他兄弟民族都是被历代缅王所征服的臣民,缅族君临天下。这是缅化的精神支柱--在文化、历史、意志或民族认同感等方面,必须强行缅化其他民族。国内外众多的缅族民主人士口口声声一律自称:“我们反对军政府的种族主义”。但他们的实际行动、外在态度与内在世界观却是另一回事:大多数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大缅族沙文主义。

   当大家谈到在缅甸恢复民主时,缅族总是强调:" 恢复民主无疑优先于兄弟民族的被压迫问题”。有时,他们甚至不承认在缅甸社会、风俗、历史、精神意志等方面,存在着缅族与非缅族的不平等问题与民族压迫问题。他们不大愿意听兄弟民族痛苦倾诉自独立以来所遭受的种种不平等对待。他们常爱打断控述,说: “哦!我们理解你们的痛苦--与我们的经历一模一样!你们并不孤立呀!”。当听到兄弟民族的妇女被缅军集体强奸时,他们不是义愤填膺,有时还赶紧替缅军兽行辩护、解围:“缅军内也有其他民族”。他们不敢正视他们与现存制度的关系,他们处身、受教育于军政府,受现存的民族压迫制度所侵蚀、塑造、养大。

   另一典型实例:最近宣布掸邦独立的只是Sao Hser与Khun Hom几个孤家寡人而已。绝大多数掸族与兄弟民族领导人都是拥护Federal 联邦制的。然而我们痛心地发现:全国民主联盟NLD领导的国内外多数缅人,其言谈与军政府人士大同小异:混杂着沙文主义。

   在缅甸社会与政权机构,缅族占统治地位,自古以来,缅族的策略是:“以少数民族克制少数民族”。缅族最善于挑拨离间与分而治之。君不见:他们叫瓦族攻打掸族?用瓦族与拉咕族(Lahu)对付其他民族?利用战利品让克伦族与孟族争吵对骂,继而大打出手?他们唆使佛教克伦族民族军DKBA攻打克伦族联盟KNU,挑拨克伦族KNLF去取代克耶族克伦尼族KNPP,催逼孟族Honsawaddy派去袭击新孟邦党NMSP、克钦族团体、若开族组织等等等等。他们不时制造事端,让族群与团体互相仇恨与残杀。例如:攻击克伦尼族KNPP时,逼迫克伦族KNLF打头阵,在攻打克伦族根据地Manearplaw时,叫佛教克伦族DKBA带领缅军去屠杀。

   他们一边让人同流合污,另一边挑拨离间,让民族与民族、团体与团体自相残杀,他们坐收渔利。当你不愿继续被利用时,他们就施展最后毒招:干掉你。围剿时,从来是杀光、烧光、抢光,不留后患。

   所以,众兄弟民族若不团结,下场一定是:被各个击破,种族被灭绝,或永远俯首称臣。

   当然,我们兄弟民族之间,总会有这个或那个痛苦难忘的历史恩怨。但与被军政府按序先后屠宰相比,这些算什么呢?一个民族被穷追猛打、赶尽杀绝,不是最可怕最痛苦的吗?因此,停战部队必须提高警惕,尤其是拥有18000军队的瓦邦联军UWSA。当其他弱小叛军一一被吃掉后,缅军的血口就会对正你们。军政府已多次与泰国暗中交易,一心想干掉你们这些烫手的瓦族叛军--这些你们不是不知道。

   现在瓦族青年知识分子已走上岗位,他们鲜明地表示在民主未莅临之前,永不放下武器。这是先辈们用血换来的教训。对极了!在制度还不民主的时候,与缅甸军政府打交道,手中一定要握紧武器,不然一不小心,肯定人头落地!

   众民族组织EN应尽力团结瓦邦联军。瓦族也应该尝试与众民族组织携手合作,看看民主会不会加速到来。另一方面,众民族组织应扮演领导角色,团结众民族的停战组织与武装斗争组织,共同创建和平,并进一步让各族人民更紧密团结。

   众民族EN领导人必须看到:长期所追求的三方对话,已成功无望。军政府永远不会真心要三方对话,他最怕分出手中权利。国内外的缅族组织,对众民族的事业与荣辱,多数只是耍耍嘴皮而已。即使为国际社会所迫而坐到谈判桌,也难望他们的真心支持。他们多多少少都混有沙文主义思想。

   众民族组织EN的唯一选择,是领导与团结众民族的武装力量,努力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尤其让国际社会知道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其发言能让军政府不得不听。

   一定要让缅军知道,不是只有他穿军装,也不是只有他说了算。最近的仰光爆炸案,清楚地显示了一幅插图:有人用军政府听懂的语言说了话,使将军们惊惶失措。为了同仇敌忾,军政府正在努力制造一个共同敌人:军政府谴责众民族组织,逼迫停战组织要嘛缴械投降,要嘛回森林打游击。军政府按计划从弱小组织吃起,一个个被迫缴械。停战组织走投无路,终于反抗,掸族组织都纷纷团结在一把大伞下,只欠昆沙。

   17个停战组织参加军政府召开的全国大会,原本追求真正的缅甸Federal联邦制,现在希望落空了:原来一切是假戏。克钦族团体是最先背叛众民族组织的,他们现在陷于混乱。但其领导人两眼只向钱看,再也不顾全体克钦族人民的幸福了。我们希望克钦族新一代领导人,主动向众民族组织靠拢,共同奋斗。

   做众民族的团结工作,说易行难。在共同反对缅甸军政府的旗帜下,我们必须对众民族宽宏大量,不要染上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亦即不要种族主义挂帅。我们反对种族歧视与文化偏见,我们反对仇外性、排他性,我们要学会容忍异己,容纳不同意见,顾己也顾人。我们必须采用缅文缅语做沟通工具,互相交流思想感情与想法做法。我们必须以民主、平等、宽恕待人。将心比心,设身处地为人着想。惟有极端主义者,才会敌视中庸与厚道。

   众民族组织EN必须竖立正确的思想与长远目标,想方设法说服沙文主义较少、拥护Federal联邦制的缅族民主人士,与他们携手,共同为真正的Federal联邦制而奋斗。

   如果争取不到这么做,缅甸联邦只可能是乌托邦,我们只好建立不包括缅族在内的众民族联邦。

   (本文稍有删改。Win博士是清迈大学教授,欧委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

   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