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缅甸会像南斯拉夫崩裂吗?]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会像南斯拉夫崩裂吗?

   -缅甸军政府大换血-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11/18/2004

    以国家情报局局长的身份,钦纽(Khin Nyunt)将军曾为三大独裁军头(奈温Ne Win将军、梭貌Saw Maung将军、丹隋Than Shwe将军),忠诚服务20年。

   

    钦纽爬上国家情报局局长的那段时期,情报局权势并不大,那时情报局局长丁乌(Tin Oo)刚被奈温撤职,人心涣散。北朝鲜就是乘这良机,派特务埋炸药于烈士墓前,暗杀了正在访缅的众多南韩国会官员,当时的南韩总统也差点被炸死。钦纽是奈温身边侍卫,奈温就派他出马重组国家情报局。他一步步监控了军政府各个部门,包括军队。

   

    1988年全国民主运动被残酷镇压后,钦纽成了国家法律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的关键人物。

   

    1989年缅共瓦解,其民族武装力量各自为政,钦纽见机不可失,尽快去招安:他允诺叛军不用放下武器,要做甚么生意都行(包括毒品),唯一条件:不准攻击政府军,也不可参与民主运动。于是,好多反政府武装组织,纷纷通过国家情报局被招安了,钦纽成了最关键性的联络人,而各地正规军与各军区司令却全被架空。

   

    1993年全国大会召开,军政府的统治将要合法化,据说钦纽答应做过渡期总统。据最近被逮捕的情报局人员透露:他们那时曾接令,为钦纽总统之役筹款。

   

    钦纽是奈温一手提拔的人,近几年备受重重压力,日子并不好过。通过向工商业界与情报局人员一番努力表现,钦纽渐渐给人很好的印象:一个开诚布公的人。

   

    2002年奈温女婿与三孙子被控叛国罪--这是钦纽由失势被逼倒台的开始。钦纽本非民主人士,但他对昂山素姬(2000年10月)与联合国派缅甸特使Razali(马来西亚大使)的一连串表现,使很多人觉得他是温和派,有理性。当2003年8月钦纽被委任为总理时,不少人还希望钦纽:既为自己的前途,也为减少国际社会对军政府的压力,能做出某些政治让步。

   

    充分利用泰国总理他信对缅甸民主路线图的期望,以及国际社会对他钦纽的好感与接受,钦纽扭转了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当军政府公布「民主路线图」,铁定2004年5月份召开缅甸全国会议时,大家对钦纽更寄托无限的希望。

   

    丹隋上将受训于OTS军官培训学校,他是按照军阶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他的教育程度虽不高,但心理战术却不凡,他善于迷惑敌人。1992年他取代苏貌将军而当上了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主席。起初他站在国家情报局与正规军之间,做不偏不倚的仲裁者与协调者,不动声色。1993年他担任总理,自封「上将」,召开了全国会议,并极力安插自己人于各个重要部门。1997年他改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为国家安定与发展委员会SPDC,他开始猛烈批评过去政策的错误与偏差,极力诿过于前任--尤其军队之父--奈温将军。在2000年,他发动猛烈攻势,全方位地围剿全国民主联盟NLD与其领导人昂山素姬。在2000年9月,他一不做二不休,悍然第二次把昂山素姬软禁在家。据传:他还利用梭温(Soe Win)准将与团结发展组织USDA,于2003年5月份在迪笆荫(Depayin)暴力袭击昂山素姬与其追随者。在内外交困中,丹隋上将近几年严重自我孤立,行事更加独断独行。

   

    对排行第二大的总司令官貌埃(Maung Aye)副上将,外间所知甚少。他毕业于国防服务专校DSA,他比军官培训学校OTS毕业的军人,如丹隋与钦纽,理论知识更高,并更专业。他似乎毫无军功或政绩。他孤言寡欢,他不喜欢钦纽招安来的停战叛军(他曾反对与停战叛军妥协)。他不喜欢军政府国家安定与发展委员会SPDC过分依赖中国,他也不喜欢泰国「干涉缅甸内政」。对丹隋在迪笆荫(Depayin)袭击昂山素姬一伙人的暴行,他也不以为然。他主张比丹隋与钦纽更积极地接触昂山素姬。据分析:如果貌埃掌权,可能与昂山素姬关系改善,也会进行改革开放。

   

    起先,大家都认为:拉钦纽下马,是一场三军头(丹隋、貌埃、钦纽)的内争。其实,这是一场缅甸正规军与国家情报局之间错综复杂的内斗,裂痕既深且大。这场内斗可能推动缅甸发生真正的变化。

   

    令人惊讶的是:领导对钦纽进行斗争的,不是丹隋,也不是貌埃,而是都拉隋曼(Thura Shwe Mann)将军。都拉隋曼毕业于国防服务专校DSA,是DSA-11届,总理梭温(Soe Win)少将是DSA-12届,国家安定与发展委员会SPDC第一秘书登盛(Thein Sein)少将是DSA-9届,仰光区司令敏隋(Myint Swe)中将是DSA-15届,他们全是DSA专校系统人马。现今12军区司令中,8个司令来自DSA专校系统。北部军区司令貌貌隋(Maung Maung Swe)中将虽是OTS培训学校毕业的(OTS-47届),但他是貌埃的小舅。

   

    如果这次的清洗,是一代天骄DSA派系夺权,说明钦纽(OTS-25)与丹隋(OTS-9)设置的特别行动局,没达原定目标--为了防止这类事发生,钦纽与丹隋才创设4个OTS系统人马指挥的特别行动局。该4个特别行动局,权超地区司令,旨在严防地区司令成帮结派。

   

    这既然是DSA一代天骄夺权的事件,OTS系统的丹隋,迟早也会被取代。像貌埃这样一个DSA-1届,可能被留为象征性领袖,以保持军队派系承上启下的连续性。

   

   令人注目的是:钦纽被解职未满一周,丹隋就前往印度进行前所未有的正式访问。在这类政坛地震时刻,主要人物一般都坐镇基地指挥,以应付对手的反击。丹隋为免被人乘虚窃位,肯定不会愿意此时出国的。

   

    所以丹隋的访问,既可解读为他不是负责人,也可认为新班子需要他访印,以便对外发出某种强烈信息。另一值得注意的是:登盛(Thein Sein)少将与敏隋(Myint Swe)陪同访问印度。

   

    中国与泰国一样:与钦纽来往密切,都支持过钦纽。丹隋的访印,也可能发出这样信息:缅甸军政府SPDC不再是中国的听话伙伴,也很可能会与泰国他信总理保持距离。

   

    丹隋还罕见地告诉国际社会:军政府SPDC关心民主。他还鲜明地用「民族和解」这词,往常他爱用「民族团结」。

   

    显然,军政府SPDC深知与中国对抗的危险。为了平衡对印度的倾斜,梭温(Soe Win)总理被派往中国,并传达了信息:缅甸会自己解决自己的家务事。

   

    大家拭目以待的是:SPDC新班子会不会在国内外政策上改弦易辙?

   

    彻底清洗国家情报局与外交部之做法,并不被国内外有识之士看好。东盟高峰会议即将在老挝召开,届时SPDC新班子的意向与能力,将可看得比较清楚。

   

    除了军队内部斗争与有限资源抢夺之外,SPDC新班子还面临著缅甸各民族所要的Federal联邦制问题。钦纽与国际社会都同情或认可缅甸各民族追求的Federal 联邦制。惟顽固保守的缅甸军队,一直坚持「一个血统、一个声音、一个领导」。对他们来说,Federal联邦制等同于「国家分裂」。目前在盛传:缅甸军方要停战集团交出武器,他们正派军队掩向停战区--这些都已引起各停战集团的高度警惕与不安。

   

    上述动作,却极易得到逃亡国外的部份缅族异议份子的好感与欢迎。他们一直希望:SPDC军政府能先解决昂山素姬问题,至于联合国提出的三方对话(军政府、昂山素姬民主力量、各民族力量)比较复杂,容后解决。如果见到这方面政治收益大,估计SPDC军政府很快就会与昂山素姬进行和解。

   

    过去很多人担心:没有强大的军队,缅甸联邦就会像前南斯拉夫一样,沿著各邦的边界,分裂成许多小国。

   

    然而,如果SPDC新班子眼光短小或骄横蛮干,缅甸联邦真的会开始分裂--不是先沿著各邦的边界线,而是缅军内部先互相残杀。

   

   请看缅军现状:

   

    1。缅甸军队的凝聚力,已严重松懈、瓦解, 正规军与国家情报局、安全部等,在资源分配上 已公开争夺,野战军司令官不听军区司令指挥之事件,时有所闻。

   

    2。对国家情报局大清洗的地震,震撼著缅甸国家与人民,安全感在不断流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