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附姚色克司令官Col Yawd Serk的检讨文章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掸邦的傣国军(Mon Tai Army)未投降前,是一支约2万人的优秀战斗队,昆沙是当时不可争议的傣国军领袖。

   昆沙无条件投降了缅甸军政府后,掸邦才逐渐凝集了三大武装力量:召赛农(Sao Sai Nong)领导的 “北掸邦军”SSA-N(Shan State Army-North)、姚色克(Sao Yawd Serk)领导的南掸邦军SSA-S(Shan State Army-South)、召衮姚(Sao Gunn Yawd)与赛义(Sai Yi)领导的掸邦众族军SSNA(Shan State Nationalities Army).

   北掸邦军SSA-N与掸邦众族军SSNA,在90年代与缅甸军政府先后签订了停战协议,唯姚色克领导的南掸邦军SSA-S,坚持武装抵抗,拒绝妥协。

   南掸邦军的领袖姚色克司令官,今年48岁,他也是掸邦复兴委员会RCSS (Restoration Council of Shan State)主席。他与国内外掸族组织包括掸族民主联盟SDU(Shan Democratic Union)保持联系、沟通与合作,他倾听父老兄弟的不同意见,坚持直言、批评与自我批评。

   姚色克主张各邦各族一律平等、拥有自决权与议会民主,所以他追求真正的联邦制。

   姚色克欢迎联合国倡议的“军政府、民主力量、众土族力量”三方对话,以建立和平与真正的联邦制。

   姚色克坚决反对毒品,他指出毒品不仅仅毒害着缅甸或泰国,现在已是世界的毒瘤。

   姚色克坚持战斗团结与武装斗争。他一再呼吁同志与盟友要警惕缅甸军政府的挑拨离间、软硬兼施、分而治之的策略,提防被敌人“各个击破,一口口吃掉”。

   他的南掸邦军与在去年5月21日,与司令官赛义领导的掸邦众族军SSNA合并,为复兴掸邦而奋斗。

   他的南掸邦军也与克伦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克伦尼族进步党KNPP(Karenni National Progressive Party)、钦族阵线CNF(Chin National Front)、若开解放党 ALP(Arakan Liberation Party)等结盟,成立了5个战斗同盟,共同抵抗公敌--缅甸军政府。

   他不反对克伦族联盟KNU去跟缅甸军政府达成 “停战君子协议”。他相信打开政治舞台的一扇门,通过政治对话,加深对敌人的了解,从而可能推动全国和解与民主进程。

   在2006年元月13日,他回顾了掸邦武装反抗的恩恩怨怨与分裂悲剧,沉痛地检讨了复兴掸邦的成功与失败,并展望将来。

以下是他壮怀激烈的文章:

   2006年元月25日,是昆沙的傣国军MTA无条件投降的10周年。

   昆沙傣国军的投降,带给我们掸邦人民什么利害关系呢?

   生活在掸邦的掸族人民,比生活在掸邦外面的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的情况。 让我谈谈我个人看法给全国各族人民听。

   时代应化分为两段:即昆沙傣国军投降前与投降后。

1。昆沙傣国军投降前的时期:

   --由于昆沙傣国军兵强马壮,缅军不敢明目张胆地侵犯我们掸族人民。

   -- 在昆沙傣国军的控制区,孤儿很多,不过他们都有机会在傣国军举办的学校学习。

   --昆沙傣国军的存在,给掸邦人民“有机会重获自由”的希望。

   谁也不可否认当年掸邦复兴委员会 SSRC(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与昆沙傣国军 MTA的成就与贡献。

2。昆沙傣国军投降后的时代:

   --1996年2月4日,缅军开始烧毁景栋地区的南通泰(Nam Toom Tai)、 巴萨(Pa Saa)、同宏(Ton Hoong)村庄的200多平民房。

   --1996年2月8日再烧毁景康(Keng Kham)、版萨(Pang Saa)、帕松(Pha Sont)等地带的200多掸族房屋。

   --1996年3月18日,缅军第99步兵团在潘河(River Pang)和阳(Ho Yan)岛杀害了18个在种田的掸族农民。他们家住昆恒镇弯排、塞门地带(Wan Phai, Hsai Mong tract, Kun Hing Township)。

   --同月又在昆恒镇塞考村(Hsai Khao)与答帕和(Tat Pha Ho)村,先后杀害了63个与24个男女老少。

   该年总共屠杀了992个我邦人民,强奸我掸族妇女无数。事后缅军尽可能销毁其暴行罪证。

   这些暴行惨案都是昆沙傣国军无条件投降的后果。

   那些领导人犯过或继续在犯那些错误?谁该受谴责或继续挨骂?

   许多人指责召科健(Sao Kor Jerng)是国民党残军的密友,谴责昆沙是大毒枭。

   昆沙已离开我们掸人他去,他撒手不管掸邦事业了。

   一般人会说:我们缺乏团结,所以达不到革命目标。

   然而我们必须明白:团结不能空喊口号,团结是要用实际行动去实践。理论上,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我们才能带给掸邦与掸族自由与和平。可是,‘说易行难’呀,同胞们!

   昆沙傣国军投降后,昆沙的掸族反抗运动也就结束了。 现在,我们所有掸族人民必须行动起来,大家必须挣脱枷锁,争取自由。我一直保存着我们的有生力量,并整顿它、壮大它。我从没伤害过我们的掸族运动。

   为了战斗团结,我北上去会见与军政府签了停战协议的北掸邦军领袖召赛农 (Sao Sai Nong-SSA/N)与召衮姚 (Sao Gunn Yawd-SSNA)。他们同意大家合并,共同为重建掸邦而奋斗。但当他们要求缅甸军政府承认时,却被拒绝。我说:“军政府同不同意是军政府的事,我们团不团结是我们的事”。我坚持我们必须团结我们的战斗力量。

   在1996年9月13日,我们终于签了协议,大家合并为统一的掸邦军SSA(Shan State Army)。自此以后,我一直高举武装斗争旗帜,争取掸邦其他武装力量的加盟。

   令人伤心的是:召衮姚(Sao Gunn Yawd)逝世后,我们的合并努力,就停止不前了。

   时代在急剧变化,军政府在扩军备战--因而我们被迫武装斗争到今天。 掸邦军SSA深获掸族人民的拥护,因而倍受军政府的镇压。我们被迫拿起武器,完全是为了捍卫自己与安邦护民,而不是要侵略或好战。国际社会或团体如果能保证我们掸族人民不被杀害,捍卫我们的民族权不被剥夺,我们根本不需要战争。

   我们掸族的父老前辈Sao Hso Khan Hpa, Loong Seng Set (a.k.a) Loong Myat Aung, Loong Khum Hom, Soi Kham Seng, Rev. Panti of Chiang Rai, Loong Khur Hso, Loong Sang Sam等半年多前宣布独立,表达了他们热爱掸族,争取民族自由之良心善意。但他们没有全盘分析具体形势, 也不跟其他有关党派协商,就匆匆忙忙宣布掸邦独立,成立掸邦政府--既无结出善果,也无益于掸邦人民,他们无法实现掸邦人民的真正志愿。

   时代在永不停地前进,而我们掸族人民的命运,却悲惨如前:我们的民族权仍然被剥夺,掸族依然天天被欺凌、被镇压。至今民主无望。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拯救我民于水火。

   虽然昆沙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但毒品仍然一枝独秀,欣欣向荣。掸人与掸人之间,至今仍在对抗、仍在敌视,一如既往。

   目前,国际社会正在对缅甸将军们施加更强大的压力。然而,如果缅甸国内仍然不团结,也不行动,那么,和平与自由,肯定是不可能重新获得的。

   2006年元月13日

    (作者貌强是“缅甸风云”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的主要负责人与传播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