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悼念恩师林丽华]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恩师林丽华

    张国强

   本月初动身去香港的前一天,美国加州程文荣同学来电,问我认不认识林丽华老师,她病重。我一惊,简短地回一句:“是我的恩师呢!”。急忙要了电话号码,立刻打去。可惜没人接。再三试打,依旧徒劳。

   抵港时,与一群40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相会。大家还老返童,重温旧梦,叽叽喳喳地恢复到少年时期嘻嘻哈哈的快乐时光。赵大姐提议把我们相见的无比欢乐,通过电话万里传递给重病中的林老师听,让她欢颜共享。但赵大姐试了好久好久的电话,仍然无缘。

   昨天,文荣与赵大姐来电,说林老师去世了。我泪如雨下,往事幕幕,在脑海中闪现。

   我与文荣的姐夫是国民党小学的同学。国民党老师一直灌输我们“共匪卖国毁文化”,使我们这些炎黄子孙们深感肩负“反共救国”的历史使命,所以在每年10月1日“伪国庆”那天,必冒险去“打骂共匪”。那时,高格子懂武艺的大同学,孤军深入“敌营”打骂,而乳臭未乾的我,则站在远处替他们保管衣物与通风报信。小学毕业后,我还恋恋不舍地在该校开办的夜校读了半年,更打算到反共救国大本营--中华民国台湾升学。多亏同乡镇(伊江三角洲鱼米之乡板庭梧)长大的林光辉兄(现任东枝华校校长)向我家里耐心游说,父母终于送我插班入南中初中部的“猛进一下”。

   开学时,我横眉冷对这些“卖国毁文化”的“共匪”师生。但见班导师贾光贤老师、历史老师黄素兰等,如亲哥哥亲姐姐般对待同学们,从不摆老师架子,从不大声斥喝、也没拿藤条或木尺打人,更不会用粉笔或黑板擦丢人。他们不只传授教科书知识,黄素兰老师课余时还抽空说书“薛仁贵征东”、“水浒传”等古典文学给同学们听。

   我首次见到林丽华老师,是上英文第一课。我的第一感觉是:老师芳名就是当年红透半边天的电影明星(李)丽华。不同的是:林老师她朴实无华,诚诚恳恳,浑身浩然正气。我冷眼看她上课时严肃认真,教英文发音一丝不苟,她非常细心地听同学们跟着她念,并十分耐心地更正个别同学的土音乡音。她不喜欢顽皮同学们上课时在下面叽叽喳喳或心不在焉。她虽面带不悦,但却不骂人。使我大出意料之外的是:下课时她就是真真正正年轻慈祥的好母亲,跟同学们有说有笑,谈学习、谈聚会、谈家常、谈人生。见我是新生,她问寒问暖,给我慈母般的关怀与温暖。我非常吃惊:共匪老师怎么会是这样的?

   我的小学是在仰光21条小街上段,没运动场,我从没打过篮球。下课时大球鬼黄仁忠(黄素兰老师的胞弟),小球鬼方民儒、郭逢德等,邀我同去打篮球,他们非常照顾我,时常把球传给我。而我一接球,说时迟那时快,死抱着球飞跑篮下,一投入篮!若非他们耐心教我,我完全不知只能跑两步,第三步一定要拍球碰地前进,也不会学到各种投篮绝招。。。。与我同高瘦的陈正义、蒋在忠“两老”,却不打篮球,他俩常邀我去教师楼前之空地,学森林王泰山荡秋千跳远。。。。有时,同学们背锄头拿竹篓,唱着校歌:“有劳动的精神,有创造的力量。。。”,学“愚公移山”去进行校园的开荒与美化。。。。。

   偶然一瞥,往往见到林老师笑眯眯地看着我与同学们欢笑玩耍、愉快劳动、健康成长。南中的新民主主义教育,南中师生的团结互助友爱,渐渐改变了我的陈旧观念,逐步培育我热爱集体,热爱劳动,热爱祖国,热爱当地,立大志要为人民服务。1962-63年我因仰光大学关闭而暂有空闲,就接受黄重远、曹国杰老师之诚邀,暂到南中初中部教书,于是有机会与敬爱的林老师日日相处。当时我就是发扬林老师等众位南中恩师们的正传:不辞劳苦,不计报酬,以教懂学生为乐,以培育缅甸华族下一代为崇高目标。好久好久以后,我又知道班上最专心听讲,成绩、品德最优良,对待同学老师都很有礼貌的那个三好学生王锦麟,就是林老师的爱子。我当时深深体会到:有其母必有其子,诚非虚言也。

   我一生中最最难忘的是:1967年6月底之生死风暴。当时我执教的仰光海滨街与百尺路上段之南中补习班,是林老师与尹纪泽老师直接或间接领导的。那时我已大学毕业,被缅甸工业发展局考选,67年十月份就要到东德公费留学。林老师、尹老师非常关心我的安全与前途,嘱咐我以华侨华人后代事业为重,最好避避风头,避避情报局的注意。当时林老师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大局为重。

   6月26日,一场反华大烧杀就已开始,27日深夜,我在仰光郊外勃生堂就差点被反华暴徒围杀。大街前的缅人家庭不敢继续收留我。当第二批暴徒操刀一家一家搜杀华人时,我只好蹲在后巷厕所粪坑旁避难。后来就是该粪坑主人在其楼阁收藏了我。整个戒严期间,我都在该好心的后巷缅人家中渡过。解严的第一天,林老师就和两位领导一起,不顾生命危险来找我,见面时她欣喜莫名地说:“大家都说你被杀死了!现在大家可安心了!”。当时我心头无比温暖,泪如泉涌。

   林老师,您是我们的好老师,您是我们的好母亲,您是我们的好领导!您们不只培育了成千上万的缅华学生为祖国为当地贡献力量,您两个心爱的儿子,也被您栽培为社会栋梁:一个是热爱中缅两国、非常热心公益的工商界好领导,一个是解除人民病痛的再世华陀。

   王毅诚老师、周禾书老师、黄重远老师、徐曰宗老师、王一芒老师、杨一川老师。。。。终其一生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的恩师们,都先后一一走了。现在您也走了。

   我宁愿相信“薛仁贵征东”、 “说唐全传”、“水浒传”等古典小说所述,即使说我迷信--您们和那些古代男女英雄们一样:都是天上星宿下凡,为众生请命,为人民服务。等到大功告成,您们就欣然身退,光荣地回归天上!

   林老师,让我们点上一柱香,向遗爱人间的您们各位恩师们保证:我们一定踏着您们的脚印,为缅甸华侨华人后一代的华文教育事业,为祖国为缅甸的繁荣富强,为中缅两国人民的“胞波”传统友谊,有一份热,发一份光!我们一定不辜负您们的崇高理想与美好愿望!

   2005年9月27日恸于荷兰寒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