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悼念恩师林丽华]
BURMA-缅甸风云
·昂山素姬竞选缅文原稿
·土司公主3月2日的神圣呼吁
·缅甸官方大谈为国为民反贪反橡皮图章
·缅甸补选点滴趣闻
·昂山素姬为何坚信登盛总统诚意改革
·昂山素姬民盟胜了不骄傲也不辱人
·少食+多菜少荤+快乐+早睡早起 =长寿
·未来吃什么?
·腦退化症
·缅甸国内外形势说变就变?
·缅甸掸族领袖如何看昂山素姬和登盛政府
·独裁者守望台对“新缅甸”的评价
·赛万赛对缅甸局势是否太乐观?
·掸公主 Sao Noan Oo 对英国有话说
·佤邦联合军保家卫邦不怕空袭
·匈牙利布达佩斯一日游
·捷克布拉格一日游
·缅军与克钦军交火不断 中国参与斡旋
·赠神州红尘众生的锵锵劝世良言
·忆10年前云南8日游
·最美教师张丽莉与日日向善的中国人民
·最美司机48岁吴斌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谈白岩松与昂山素姬为民请命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温教授貌强谈若开宗教种族暴乱
·谈缅甸古今大小民族主义
·1962年缅甸学生七七惨案
·缅甸前国防总长谈罗兴迦人来龙去脉
·赛万赛谈登盛政府一年多政绩
·温教授点评大缅族主义/缅甸军队
·嚴家其谈中国民主法治轉型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昆吞武讲话
·缅甸众少数民族点评停战和谈
·罗兴迦悲剧迴光返照众生相
·给8888学生领袖哥哥基的公开信
·赛万赛盛赞登盛总统最近言行
·缅甸民主同盟DAB对和解停战声明
·掸邦进步党成立41周年纪念
·缅甸2012年五大民主服务奖章得主
·缅甸联邦众土族在泰缅边境开会
·缅甸联邦众土族开会声明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赴美领奖
·美国之音访问掸邦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
·缅甸有了选举就成真正民主国家吗?
·赛万赛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温教授点评昂山素姬与吴登盛总统
·廉萨空博士回缅甸参加研讨会
·赛万赛谈缅族缅邦一分为七
·鲍彤吁温总出面澄清家族财富
·缅甸若开邦又爆发新暴力冲突
·温教授痛斥大缅族主义祸国殃民
·从外援谈到非缅族众原住民的权益
·转基因与新瘟疫SARS
·中国缅甸油气管道
·美国逼中国在其中国近海包围圈开战
·缅甸南传佛教禅修法
· 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昂山素姬面对“中國問題”严厉考验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马英九与昂山素姬关心刘晓波
·莫言的自述与诺贝尔委员会的评价
·襄助缅甸,中国能比美国做得更多
·神州边防武警见义勇为,海外炎黄子孙惊喜交集
·缅甸非政府众组织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与深水港
·震惊大陆法庭的法轮功辩护词
·諾貝獎得主134人聯名要求釋放劉曉波
·勿忘邓小平上世纪末10点警告
·缺维生素B2易患痔疮溃疡肿瘤癌症
·让戒定慧佛光普照缅甸大地
·热烈欢呼粟秀玉老师荣获缅甸佛学奖!
·2013年初谈缅甸缅甸人中国中国人
·缅甸中国必须互利双赢
·缅甸卑谬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骠族老同学谈眼皮下缅甸红尘!
·缅甸政府与众少数民族半世纪内战复燃
·中缅边境军民要以正视听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1)
·缅甸中国边民有话说
·缅甸蒲甘世界文化遗产一日游(续1)
·绝密档案 招标中标 鸡的屁
·少吃长寿送煤气炉
·缅甸海归谈缅甸中国关系
·昂山素姬弃美投华?
·铜矿村民愤概昂山素姬调查报告
·缅甸斗士海归责怪昂山素姬
·独裁观察家点评昂山素姬
·缅甸评论家奉劝昂山素姬
·于建嵘与柴静的中国梦
·美国反式脂肪与中国粮油食品奶粉
·缅甸会成卢旺达第二吗?
·中国贪官与美国梦
·诺奖得主的健康长寿秘诀
·古人的劳逸养生与食疗
·中国摩登僧尼与时俱进
·中华五千年文明遗产馆
·吴内昂谈缅甸2008年宪法与人权
·与中国渐行渐远的缅甸
·为老外所描述的中国人而痛哭
·科学地话说杨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恩师林丽华

    张国强

   本月初动身去香港的前一天,美国加州程文荣同学来电,问我认不认识林丽华老师,她病重。我一惊,简短地回一句:“是我的恩师呢!”。急忙要了电话号码,立刻打去。可惜没人接。再三试打,依旧徒劳。

   抵港时,与一群40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相会。大家还老返童,重温旧梦,叽叽喳喳地恢复到少年时期嘻嘻哈哈的快乐时光。赵大姐提议把我们相见的无比欢乐,通过电话万里传递给重病中的林老师听,让她欢颜共享。但赵大姐试了好久好久的电话,仍然无缘。

   昨天,文荣与赵大姐来电,说林老师去世了。我泪如雨下,往事幕幕,在脑海中闪现。

   我与文荣的姐夫是国民党小学的同学。国民党老师一直灌输我们“共匪卖国毁文化”,使我们这些炎黄子孙们深感肩负“反共救国”的历史使命,所以在每年10月1日“伪国庆”那天,必冒险去“打骂共匪”。那时,高格子懂武艺的大同学,孤军深入“敌营”打骂,而乳臭未乾的我,则站在远处替他们保管衣物与通风报信。小学毕业后,我还恋恋不舍地在该校开办的夜校读了半年,更打算到反共救国大本营--中华民国台湾升学。多亏同乡镇(伊江三角洲鱼米之乡板庭梧)长大的林光辉兄(现任东枝华校校长)向我家里耐心游说,父母终于送我插班入南中初中部的“猛进一下”。

   开学时,我横眉冷对这些“卖国毁文化”的“共匪”师生。但见班导师贾光贤老师、历史老师黄素兰等,如亲哥哥亲姐姐般对待同学们,从不摆老师架子,从不大声斥喝、也没拿藤条或木尺打人,更不会用粉笔或黑板擦丢人。他们不只传授教科书知识,黄素兰老师课余时还抽空说书“薛仁贵征东”、“水浒传”等古典文学给同学们听。

   我首次见到林丽华老师,是上英文第一课。我的第一感觉是:老师芳名就是当年红透半边天的电影明星(李)丽华。不同的是:林老师她朴实无华,诚诚恳恳,浑身浩然正气。我冷眼看她上课时严肃认真,教英文发音一丝不苟,她非常细心地听同学们跟着她念,并十分耐心地更正个别同学的土音乡音。她不喜欢顽皮同学们上课时在下面叽叽喳喳或心不在焉。她虽面带不悦,但却不骂人。使我大出意料之外的是:下课时她就是真真正正年轻慈祥的好母亲,跟同学们有说有笑,谈学习、谈聚会、谈家常、谈人生。见我是新生,她问寒问暖,给我慈母般的关怀与温暖。我非常吃惊:共匪老师怎么会是这样的?

   我的小学是在仰光21条小街上段,没运动场,我从没打过篮球。下课时大球鬼黄仁忠(黄素兰老师的胞弟),小球鬼方民儒、郭逢德等,邀我同去打篮球,他们非常照顾我,时常把球传给我。而我一接球,说时迟那时快,死抱着球飞跑篮下,一投入篮!若非他们耐心教我,我完全不知只能跑两步,第三步一定要拍球碰地前进,也不会学到各种投篮绝招。。。。与我同高瘦的陈正义、蒋在忠“两老”,却不打篮球,他俩常邀我去教师楼前之空地,学森林王泰山荡秋千跳远。。。。有时,同学们背锄头拿竹篓,唱着校歌:“有劳动的精神,有创造的力量。。。”,学“愚公移山”去进行校园的开荒与美化。。。。。

   偶然一瞥,往往见到林老师笑眯眯地看着我与同学们欢笑玩耍、愉快劳动、健康成长。南中的新民主主义教育,南中师生的团结互助友爱,渐渐改变了我的陈旧观念,逐步培育我热爱集体,热爱劳动,热爱祖国,热爱当地,立大志要为人民服务。1962-63年我因仰光大学关闭而暂有空闲,就接受黄重远、曹国杰老师之诚邀,暂到南中初中部教书,于是有机会与敬爱的林老师日日相处。当时我就是发扬林老师等众位南中恩师们的正传:不辞劳苦,不计报酬,以教懂学生为乐,以培育缅甸华族下一代为崇高目标。好久好久以后,我又知道班上最专心听讲,成绩、品德最优良,对待同学老师都很有礼貌的那个三好学生王锦麟,就是林老师的爱子。我当时深深体会到:有其母必有其子,诚非虚言也。

   我一生中最最难忘的是:1967年6月底之生死风暴。当时我执教的仰光海滨街与百尺路上段之南中补习班,是林老师与尹纪泽老师直接或间接领导的。那时我已大学毕业,被缅甸工业发展局考选,67年十月份就要到东德公费留学。林老师、尹老师非常关心我的安全与前途,嘱咐我以华侨华人后代事业为重,最好避避风头,避避情报局的注意。当时林老师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大局为重。

   6月26日,一场反华大烧杀就已开始,27日深夜,我在仰光郊外勃生堂就差点被反华暴徒围杀。大街前的缅人家庭不敢继续收留我。当第二批暴徒操刀一家一家搜杀华人时,我只好蹲在后巷厕所粪坑旁避难。后来就是该粪坑主人在其楼阁收藏了我。整个戒严期间,我都在该好心的后巷缅人家中渡过。解严的第一天,林老师就和两位领导一起,不顾生命危险来找我,见面时她欣喜莫名地说:“大家都说你被杀死了!现在大家可安心了!”。当时我心头无比温暖,泪如泉涌。

   林老师,您是我们的好老师,您是我们的好母亲,您是我们的好领导!您们不只培育了成千上万的缅华学生为祖国为当地贡献力量,您两个心爱的儿子,也被您栽培为社会栋梁:一个是热爱中缅两国、非常热心公益的工商界好领导,一个是解除人民病痛的再世华陀。

   王毅诚老师、周禾书老师、黄重远老师、徐曰宗老师、王一芒老师、杨一川老师。。。。终其一生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的恩师们,都先后一一走了。现在您也走了。

   我宁愿相信“薛仁贵征东”、 “说唐全传”、“水浒传”等古典小说所述,即使说我迷信--您们和那些古代男女英雄们一样:都是天上星宿下凡,为众生请命,为人民服务。等到大功告成,您们就欣然身退,光荣地回归天上!

   林老师,让我们点上一柱香,向遗爱人间的您们各位恩师们保证:我们一定踏着您们的脚印,为缅甸华侨华人后一代的华文教育事业,为祖国为缅甸的繁荣富强,为中缅两国人民的“胞波”传统友谊,有一份热,发一份光!我们一定不辜负您们的崇高理想与美好愿望!

   2005年9月27日恸于荷兰寒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