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六四图片、资料
[主页]->[历史资料]->[六四图片、资料]->[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
六四图片、资料
博讯六四热点
·《民主女神之歌》(有音乐)
·《民主女神之歌》之二
·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
·六四图片 (2)
·成都六四之后周国聪被打死情况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原载《人民日报》1989年4月26日头版头条
·1989年5月13日北京大学绝食团“绝食书”
·李鹏等会见绝食请愿学生代表
·李鹏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1989年5月28日柴玲与美国记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录影讲话
·国内示威图片
·海外示威图片
·六四有关的歌曲等音像资料
·一盘来自“六四”现场(撤离天安门广场最后时刻)的录音带内容整理
【六四档案(64memo.com)的照片】
·4月16日
·4月17日
·4月18日
·5月19日
·5月20日
·5月21日
·6月3日
·6月4日 (有血腥恐怖内容,请未成年人不要阅看)
·6月5日
【独家:申弋岷收集的北京、上海照片】
·北京、上海照片简介-2003年8月
·北京照片
·上海 - 5月17日
·上海5月18日
·上海5月19日
·上海 5月20-21日
·上海 5月23日
·上海 5月25日
·六四镇压前后的上海
【六四真相1-受难者寻访实录】
·扎好伤口,擦乾泪痕,寻访受难者亲属——《“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丁子霖
·血染“北京大学”汗背心
·历史忘不了这父子俩
·刺刀下的冤魂
·“天安门母亲”一员徐钰的证词
·家破人亡的一户难属
·一位清华学子遇难之后
·死难的女退伍军人
·抢救中被射杀的实习医生
·无端被射杀的调停者段昌隆
·他倒在广场国旗杆下
·第30号死者
·三赴天津卫
·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
·一封没有发出的信件
·可怜天下慈母心
·捷连之死
·婆媳俩细说伤心往事
·京郊赤贫的农妇难属
·要为儿子讨回公道
·晚年丧子之疼
·北大学子严文
·有什么道理打死老人?
·6月6日生死劫
【六四真相2】
·真相在文件背后/吴稼祥
·六四真相另一章/中岛岭雄
·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经历的四·二七大游行/王超华
·"六·三"之夜:谁开枪?/高新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吴仁华
·血路──1989/孔捷生
·香港记者目击实录/蔡叔芳 
·《1989接力》/广场生
·《1989接力》插图
·《1989接力》中
·《1989接力》下部:改弦更张--"平暴"后的报告
《中国六四真相》真假之争
·南加论坛:《六四真相》蒙骗了黎安友教授
·惊天骗局: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揭《六四真相》一书造假真相
·“剽窃”三十八军军史之争
·评说金钟的《真相》/羿箭
·DSL:博讯不应是谣言资讯来源
·略评金钟对天安门文件的质疑/DSL
·天安门文件之争:羿箭文章中的几个问题/DSL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
·DSL天安门文件之争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许良英:《“六四”真相》掩盖了核心真相
·黎安友:回应金钟的〈六四故事〉
·金钟:为何公开见张良经过?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国内人士制作的录像-1949-1989的镜头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1)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一)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二)
·美国记者在六四最惨的一刻拍摄的照片
·2009年曝光的六四图片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

    ·方舟子·

    “天安门文件”被偷带出中国的消息刚刚传出,我就怀疑其真实性。我的怀疑是基于以下五点理由:

    一、据香港报纸报道,这些文件是电子版,而非纸质原件(号称有1.5万页,也不可能偷运出这么多纸张),完全失去了鉴定其真伪的物质基础。谁都知道电子版文件是极其容易伪造、篡改的。CBS的“60分钟”节目隐瞒了这个事实。在接受PBS的采访时,“文件”鉴定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对此也闪烁其词,不敢明言:“我不能告诉你我是否看到了它们(按:指原件)或者是否我没有看到它们。我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总是告诉人们,对我来说,看到文件真品的形式并没有多大意义。”多么奇怪,为什么顾左右而言他,不能直接告诉是否看到了原件?

    二、偷运者“张良”声称他的目的是想通过公布这些文件影响中国政局。这个说法极其可笑,只能骗骗用西方思维思考中国政治的人。而且一开始说是迫于形势花了几个月时间紧急收集这些文件,后来又改口说是已准备了好几年,出尔反尔。

    三、“文件”的鉴定者是美国汉学家黎安友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林培瑞(Perry Link)。对这两位政治倾向过于明显的人,我不认为他们是客观鉴定者的最佳人选。而且,我读过他们的一些文章(林培瑞还时不时地上中文论坛和人吵架),我不认为他们有足够的判断能力和思辨能力来辨别文件的真伪,特别是林培瑞,逻辑思辨能力之差,让人难以相信他是怎么在美国大学混饭的。

    四、“文件”的中方鉴定者是“多维新闻网”的老板和明镜出版社的总编辑何频。“多维新闻网”最近不断地炒作这件事,明镜出版社也将在四月份出版中文版。毫无疑问,他们想靠这本书赚一大笔钱。“多维新闻”人称“多伪新闻”,其新闻可靠性就不必说了,明镜也向来以出版一些下三烂的名为“内幕”实为谣言的书籍著称。我跟何频打过几次交道,对他有些了解。我不认为他是一个靠得住的诚实的人。

    五、为什么英文版已出版,而中文版却要推迟到四月份才出版?一开始的解释是说因为版权问题,这是个靠不住的解释。文件不具有版权,是个常识。现在的解释是说为了纪念胡耀邦的忌日。这个解释也非常牵强。一个合理的解释是:英文版的读者无能力判别真伪,也不可能以英文译文确定真伪,但是如果中文原稿在英文版之前或差不多同时出版,而一旦被发现是伪造的,势必影响英文版的销路。所以,只能等四个月后,英文版热销期已过,再出版中文原稿,那时候即使被发现是伪作,对英文版的销售已无大影响。另外,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编者还在根据人们对英文版的反应,而做修改,补漏洞。毕竟,可以做为依据的是中文版,到时候所有的漏洞都可推给英文翻译错误。所以我一直反对现在就找它的漏洞。

    果然,在英文版出来后,就有了不少议论,人们纷纷质疑其中的一些说法、情节。于是在明镜出版社开始征订中文版的同时,突然由其总编辑出来打预防针了。多维新闻网的一篇报道称“何频透露《中国「六四」真相》有细节错误”:

    “多维社记者报导/《中国「六四」真相》中文版出版者、明镜出版社总编辑何频十三日在接受温哥华新城市电视台采访时透露,《中国「六四」真相》中有一些明显的细节错误,例如说拒绝中央军委镇压学运命令的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是中共已故大将徐海东之子,但是《中国「六四」真相》的基本材料是真实的。

    明镜出版社是《中国「六四」真相》的中文版独家出版者,该社总编辑何频为极少数几个看过中文原稿者。

    何频在接受温哥华新城市电视台采访时说,任何人都无法保证历史史料的百分之百的精确性,判断一部史著的真伪,最重要的是看其基本材料是否准确,根据何频的判断,《中国「六四」真相》基本材料没有重大的破绽。”

    这实在是一个欲盖弥彰的托辞。不错,“任何人都无法保证历史史料的百分之百的精确性,判断一部史著的真伪,最重要的是看其基本材料是否准确”,一部史著,甚至一部回忆录,有一些细节错误,并不足以推翻其整体的真实性。但是,“天安门文件”是史著吗?不是。我们一直被告知的是,它们是中共的机密文件,也就是原始的史料。伪造的史料,恰恰都是基本材料准确,而细节有误的,因为基本材料可以通过别的途径获得(比如公开的报道、非机密的文件、其他著作、传闻等等),而细节却很难处处造得周全,会露出伪造的蛛丝马迹。人们要判断史料的真假,恰恰根据的是细节(比如避讳、年号、用语),而只要有一个细节有误,即可认定史料是伪做,至少不是原始的。徐勤先是徐海东之子,是一个流传颇广的谣言,伪造者相信了这个谣言,然而中共的机密文件却不可能采用这样的谣言。何频透露的这个细节,恰恰是一个无法辩解的硬伤,足以判定“天安门文件”是伪造的。

    “天安门文件”之所以轰动,不是因为它透露了什么新的信息,事实上从已公布的部分看,它没有多少新的东西,都与多年来人们已知道的相似(也就是何频所谓“基本材料”准确)。它之所以轰动,是因为它号称是原始文件,可以印证多年的非官方说法。现在我们既然可以确定它是伪造的,它也就一文不值。如果其伪造者承认是其创作,那是有版权的,而如果仍然坚称是文件,那就等于放弃了版权,一旦中文原稿出来,谁都可以复制、传播。这一场打着政治旗号的商业闹剧,可以休矣。

    2001.1.13新语丝电子文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