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六四图片、资料
[主页]->[历史资料]->[六四图片、资料]->[李鹏等会见绝食请愿学生代表]
六四图片、资料
博讯六四热点
·《民主女神之歌》(有音乐)
·《民主女神之歌》之二
·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
·六四图片 (2)
·成都六四之后周国聪被打死情况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原载《人民日报》1989年4月26日头版头条
·1989年5月13日北京大学绝食团“绝食书”
·李鹏等会见绝食请愿学生代表
·李鹏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1989年5月28日柴玲与美国记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录影讲话
·国内示威图片
·海外示威图片
·六四有关的歌曲等音像资料
·一盘来自“六四”现场(撤离天安门广场最后时刻)的录音带内容整理
【六四档案(64memo.com)的照片】
·4月16日
·4月17日
·4月18日
·5月19日
·5月20日
·5月21日
·6月3日
·6月4日 (有血腥恐怖内容,请未成年人不要阅看)
·6月5日
【独家:申弋岷收集的北京、上海照片】
·北京、上海照片简介-2003年8月
·北京照片
·上海 - 5月17日
·上海5月18日
·上海5月19日
·上海 5月20-21日
·上海 5月23日
·上海 5月25日
·六四镇压前后的上海
【六四真相1-受难者寻访实录】
·扎好伤口,擦乾泪痕,寻访受难者亲属——《“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丁子霖
·血染“北京大学”汗背心
·历史忘不了这父子俩
·刺刀下的冤魂
·“天安门母亲”一员徐钰的证词
·家破人亡的一户难属
·一位清华学子遇难之后
·死难的女退伍军人
·抢救中被射杀的实习医生
·无端被射杀的调停者段昌隆
·他倒在广场国旗杆下
·第30号死者
·三赴天津卫
·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
·一封没有发出的信件
·可怜天下慈母心
·捷连之死
·婆媳俩细说伤心往事
·京郊赤贫的农妇难属
·要为儿子讨回公道
·晚年丧子之疼
·北大学子严文
·有什么道理打死老人?
·6月6日生死劫
【六四真相2】
·真相在文件背后/吴稼祥
·六四真相另一章/中岛岭雄
·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经历的四·二七大游行/王超华
·"六·三"之夜:谁开枪?/高新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吴仁华
·血路──1989/孔捷生
·香港记者目击实录/蔡叔芳 
·《1989接力》/广场生
·《1989接力》插图
·《1989接力》中
·《1989接力》下部:改弦更张--"平暴"后的报告
《中国六四真相》真假之争
·南加论坛:《六四真相》蒙骗了黎安友教授
·惊天骗局: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揭《六四真相》一书造假真相
·“剽窃”三十八军军史之争
·评说金钟的《真相》/羿箭
·DSL:博讯不应是谣言资讯来源
·略评金钟对天安门文件的质疑/DSL
·天安门文件之争:羿箭文章中的几个问题/DSL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
·DSL天安门文件之争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许良英:《“六四”真相》掩盖了核心真相
·黎安友:回应金钟的〈六四故事〉
·金钟:为何公开见张良经过?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国内人士制作的录像-1949-1989的镜头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1)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一)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二)
·美国记者在六四最惨的一刻拍摄的照片
·2009年曝光的六四图片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鹏等会见绝食请愿学生代表

         李鹏建议尽快把绝食同学安全送到各个医院去

            学生代表坚持要求肯定这次学运尽早公开对话

     〔新华社北京5月18日电〕 国务院总理李鹏等领导同志于今天上午11时至12时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的学生代表。

     李鹏同志说,很高兴同大家见面。今天见面只谈一个题目,如何使绝食人员解除目前的困境。党和政府对这件事很关心,也为此事深感不安,担心这些同学的健康。先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有什么事都好商量。我们不是出于其它什么目的,主要是关心。你们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二十二、三岁,我最小的孩子也比你们都大。我有三个孩子,没有一个搞“官倒”的,但都比你们年纪大。你们都如同是我们自己的孩子,都是亲骨肉。

     北师大学生吾尔开希:李总理,这样下去,好象时间不够。我们应尽早进入实质性谈话。现在我想把我们的话说一下。您刚才说我们只谈一个问题,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不是您请我们来谈,而是我们广场这么多人请您出来谈,谈几个问题应该由我们来说。好在,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广场上现在已有许多人,有多少人晕倒了,您大概也清楚。我想重点是如何解决问题。昨天,赵紫阳同志书面谈话,我们都听了,也看了。为什么现在同学们都没有回去呢?我们认为,这还有点不够,很不够,我们提出的条件以及现在广场上的趋势您是知道的。

     北京大学学生王丹:广场上的情况,我可以介绍一下。现在已有两千多人次晕倒。如何能使他们离开现场,停止绝食,必须全面解决我们提出的条件。上次同阎明复部长也谈过这个问题。政府一定要重视民心,尽快解决问题。所以,我们的意见很明确,要使绝食同学离开现场,唯一的办法就是答应同学们提出的两个条件。

     吾尔开希:您这么大年纪,我叫您李老师,我觉得是可以的。李老师,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在于要说服我们这些人。我们很想让同学们离开广场,广场上现在并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99.9%服从0.1%——如果有一个绝食的同学不离开广场,广场上其他几千个绝食学生也不会离开。

     王丹:我们昨天对一百多个同学作了一次民意调查,阎明复同志来讲话之后,是不是同意撤离广场。调查结果是99.9%的同学投票表示不撤离广场。在这里把我们的要求再明确一下,一、肯定这次学生运动是民主爱国运动,而不是所说的动乱;二、尽快对话,并现场直播。这两点如果政府能尽快圆满地回答,我们可以去现场向同学做工作,撤离广场。否则,我们很难做这样的工作。

     吾尔开希:关于这两点,我还想说明一下,我们提出要尽快平反,否定社论,即第一,要求正面肯定这次学生运动,而且要反面地否定“四·二六”社论,否定是动乱。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说学生运动不是动乱。还有,应为这次运动定性。然后,可以想出几种办法,一、请赵紫阳同志或李鹏同志,最好是赵紫阳同志到广场去给同学直接讲话。二、人民日报发个社论,否定“四·二六”社论,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这次学生运动的伟大意义。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尽量说服同学把绝食改成静坐,然后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解决问题。我们可以尽量说服,但我们还不敢说一定能够做到,但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行的话,那后面的情况就很难说了。关于对话,应该是公开、平等、直接、真诚地同广大学生代表对话。这一点,国务院也说过,要对话,那么,我们这样提,为什么不可以?公开,就应有电视直播,这也是真正地公开,而且应有中外记者在场。关于平等这一点,应该是由有决策力的领导同志,与真正的、能影响学生运动的、直接由学生选出的代表对话,这才是直接、平等的意思。对话之中,不应再出现诸如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这样的说法”,“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也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些问题政治局会议未讨论到,而我们提出来了,应该马上再召集会议研究,这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态度。

     王丹:现在我们这些代表到这里来,实际是代表广场上绝食的同学,为他们的生命负责而来的,所以希望各位领导能对我们提出的两个问题表态。作为发起者和组织者,我们都为同学的生命安全担心。我想各位领导也会有同样的想法。基于这些想法,希望能对两个问题尽快明确。

     吾尔开希:其他同学还有什么意见,赶快补充,因为我们时间不多。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育:希望尽快讨论。

     北京大学学生熊焱:我们认为,不管政府方面还是其他方面是否承认它是爱国的民主运动,历史会承认的。但是,为什么还特别需要政府及其他各方面的承认呢?这代表了人民的一种愿望,想看看我们的政府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政府。其实问题就在这里。第二,我们是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人,我们都是有良心的人,有人性的人,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什么面子及其它什么东西都应放下来,只要是人民的政府,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人民是会拥护的。第三,我们对李鹏总理有意见,并不是对你个人有什么意见,对你有意见,因为你是共和国的总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生王超华:我同意刚才一个同学的说法,如果作出某种决议,但不代表广大同学的话,也是没有用处的。

     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王学珍:有不少北大同学在天安门广场。对同学们的行动,我们作为师长的,心里都很难过。我认为,我们广大同学是爱国的,是希望推进国家的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广大同学不是代表动乱,这一点,希望政府能肯定。第二,希望政府的领导人,也希望总书记能到天安门广场,给同学们讲一讲,一方面表示理解同学们的心情,对于“官倒”、腐败现象,我们政府也已多次表示有决心解决。同时可把这些问题向同学们讲一讲,即没有人说广大同学的运动是一场动乱。我希望政府同广大同学配合,劝绝食同学回去。这样下去,对学生身体是不好的。中国的建设,民主政治的推进,都要靠青年人担负。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王志新:民主、科学的口号已提70年了,但一直未达目的,现在又喊出来了。我再赠给政府一句话,从4月22日开始了请愿,结果你没有出来,5月13日开始绝食直到现在。世界上有个惯例,绝食7天的时候,政府应该给予答复,连南非这样的国家都能做到。再一个问题,不知道政府有何想法,现在,加入游行队伍的有幼儿园的阿姨等,各种人都有。

     王超华:我认为,同学们是在自觉地搞一场民主运动,争取宪法赋予的权利,这一点,我希望明确,如果仅仅说是爱国热情,那么在这种热情下,什么事也会干出来的。否则,无法解释这次运动中的冷静、理智、克制、秩序。

     王丹:还有发言的没有?没有了,那么请领导表态。

     李鹏:我提一点希望,当我们讲话时,不要打断。我们讲完后,如果谁还有意见,可以再讲,充分地讲。

     北京大学学生邵江:学生运动可能已经形成一个全民运动,学生是比较理智的,但是我们不能保证全民运动是理智的。我想请你们讲讲,这种事态怎么办?

     李鹏:你们讲完了吧,请铁映同志讲一讲。

     李铁映:我作为国家教委负责人,已经与明复同志和大家讲过。关于与国家教委建立一些对话渠道,听取广大教师和学生的意见,对我们的工作提意见,这个问题,从国家教委来讲,没有能够建立一个正常的、多层次、多渠道的形式,能使大家有说话的机会,我们做得不够。

     这次学潮发展到这样的规模,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因为,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全国范围内很大的一场事件,而且问题是一些政治问题,在社会上产生很大反响,事态还在发展。关于对这次学生游行示威的看法,我在两次对话中已经表示了。广大学生在运动当中,应该说表现了爱国的精神,应该说提出了很多意见,表达了爱国的愿望,但是很多事情并不能完全凭我们主观的想法和良好的愿望,要看事态的发展和历史的检验。大家都是反对动乱的,我们也反对,学生也反对,全国人民也反对,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局面。如果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局面,什么事情都吹了,不管是经济建设也好,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也好。我们振兴中华的这个愿望,没有一个稳定的局势,或者继续通过改革建立长治久安的稳定的机制,没有一个稳定的和平的国际环境,我看中华民族的振兴只不过是一个愿望,或者说是一句空话。不管我们内部有多少问题的讨论和争论,都应在民主法制的范围内进行。我们有人民代表,我们有人大,还有各种各样的机制。对广场上的学生和广大学生的最大爱护,就是希望我们共同努力,在逐渐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建立一个能够真正实现振兴中华的这么一个机制,这是我们的历史的任务,这也就是我们十三大提出来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要达到的目的。现在事情的发展并不完全取决于同志们的主观愿望和良好的爱国热情。例如从昨天来看,全国已有19个城市发生了不同情况的游行示威,有一些学生已从其他各地来到北京。现在广场上的那些学生已经不完全都是北京的学生。像这么一种秩序,已经不完全和我们的主观愿望相适应。为解决同学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我们已经举行几次对话。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来研究如何通过民主和法制的办法来加以解决。希望同学们能够认真思考,使我们在座的一些同学能够工作,使在广场上的同学尽快回到学校去。

     阎明复:这些天来,我和同学们有过多次接触,我现在关心的唯一问题就是要救救在广场上绝食、体质非常虚弱、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孩子们。我想,问题的最终解决和绝食要分开,特别是没有参加绝食的同学,要爱护绝食的同学。我相信问题是会最终解决的。但是,今天就必须把一些身体非常虚弱的同学送到医院里去。我们应该达成一个协议,把这两个问题分开来谈,因为现在事态的发展正像我5月13日晚和吾尔开希、王丹讲的,已经超出了发起人的善良愿望,已经不是你们能够影响得了的。5月16日,我到广场上和同学们交换意见,我提出了3点:第一,请你们马上离开,把绝食的同学赶快送到医院去抢救;第二,我代表中央宣布,绝对不会对同学们“秋后算账”;第三,如果同学们不相信我的话,在人大常委会开会之前,我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到学校里去。听说我走之后你们同学组织讨论,有些同学同意我的意见,但大部分同学不同意。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领导同志本想到广场上去看望同学们,因为没有与你们联系上,就没有办法进去,这一点你们可能都知道。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同学们自发产生的3个方面的组织,对局势的影响是越来越差了,现在事态的发展不是按你们的意愿进行的。事态会怎么发展,我们很担心。现在你们唯一可以影响的是,决定绝食的同学离开现场。党中央、国务院有诚意、有决心解决同学们提出的问题。现在人们关心的重要问题是孩子们的生命,对孩子们的生命要高度地重视,对孩子们的生命要负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