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六四图片、资料
[主页]->[历史资料]->[六四图片、资料]->[历史忘不了这父子俩]
六四图片、资料
博讯六四热点
·《民主女神之歌》(有音乐)
·《民主女神之歌》之二
·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
·六四图片 (2)
·成都六四之后周国聪被打死情况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原载《人民日报》1989年4月26日头版头条
·1989年5月13日北京大学绝食团“绝食书”
·李鹏等会见绝食请愿学生代表
·李鹏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1989年5月28日柴玲与美国记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录影讲话
·国内示威图片
·海外示威图片
·六四有关的歌曲等音像资料
·一盘来自“六四”现场(撤离天安门广场最后时刻)的录音带内容整理
【六四档案(64memo.com)的照片】
·4月16日
·4月17日
·4月18日
·5月19日
·5月20日
·5月21日
·6月3日
·6月4日 (有血腥恐怖内容,请未成年人不要阅看)
·6月5日
【独家:申弋岷收集的北京、上海照片】
·北京、上海照片简介-2003年8月
·北京照片
·上海 - 5月17日
·上海5月18日
·上海5月19日
·上海 5月20-21日
·上海 5月23日
·上海 5月25日
·六四镇压前后的上海
【六四真相1-受难者寻访实录】
·扎好伤口,擦乾泪痕,寻访受难者亲属——《“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丁子霖
·血染“北京大学”汗背心
·历史忘不了这父子俩
·刺刀下的冤魂
·“天安门母亲”一员徐钰的证词
·家破人亡的一户难属
·一位清华学子遇难之后
·死难的女退伍军人
·抢救中被射杀的实习医生
·无端被射杀的调停者段昌隆
·他倒在广场国旗杆下
·第30号死者
·三赴天津卫
·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
·一封没有发出的信件
·可怜天下慈母心
·捷连之死
·婆媳俩细说伤心往事
·京郊赤贫的农妇难属
·要为儿子讨回公道
·晚年丧子之疼
·北大学子严文
·有什么道理打死老人?
·6月6日生死劫
【六四真相2】
·真相在文件背后/吴稼祥
·六四真相另一章/中岛岭雄
·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经历的四·二七大游行/王超华
·"六·三"之夜:谁开枪?/高新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吴仁华
·血路──1989/孔捷生
·香港记者目击实录/蔡叔芳 
·《1989接力》/广场生
·《1989接力》插图
·《1989接力》中
·《1989接力》下部:改弦更张--"平暴"后的报告
《中国六四真相》真假之争
·南加论坛:《六四真相》蒙骗了黎安友教授
·惊天骗局: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揭《六四真相》一书造假真相
·“剽窃”三十八军军史之争
·评说金钟的《真相》/羿箭
·DSL:博讯不应是谣言资讯来源
·略评金钟对天安门文件的质疑/DSL
·天安门文件之争:羿箭文章中的几个问题/DSL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
·DSL天安门文件之争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许良英:《“六四”真相》掩盖了核心真相
·黎安友:回应金钟的〈六四故事〉
·金钟:为何公开见张良经过?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国内人士制作的录像-1949-1989的镜头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1)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一)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二)
·美国记者在六四最惨的一刻拍摄的照片
·2009年曝光的六四图片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忘不了这父子俩

作者:丁子霖
   在我面前放着一位“六四”死难青年的“遗书”和他的父亲写的一份“往事追
   忆”。遇难的青年叫吴向东,他的父亲叫吴学汉。儿子遇难6年后,父亲也随着去
   世了。我常常想起这父子俩,觉得这世界太不公平,好人都一个一个走了,几乎留

   不下一点痕迹。但是,我总觉得不能就这样让尘世的喧嚣把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冤死
   者湮没了;因为我从这父子俩身上,看到了人性的尊严与高贵。
     儿子吴向东在遇难前曾留下一份遗书。这封遗书是在当年的天安门广场写下的
   ,时间是1989年5月21日晚6点30分。全文如下:
       父母亲、WD、小QI:今天天安门的事你们在外面可能都不了解。父母
     亲:政府通知学联今晚要镇压,我作好了与学生同在的准备,就是死了也在所
     不惜。这是为了民主和自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做为中华民族的一个子
     孙,这是我的责任。
       以前,我常常不听话,顶撞你们,请你们原谅我。我是爱你们的,永远爱
     你们。WD,以后多听爸妈的话,代我尽孝吧。小QI,我知道你关心我,爱
     我,我对你的感情也不会变。
       我的在天之灵保佑你们。你们多保重。
       小QI,我给你的戒指希望你永远留着。请代我向其他朋友们问好。我相
     信你们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向东 89-5-21晚6:30分
     这封遗书是向东的父母在儿子遇难后清理遗物时发现的,写在一张传单的背面
   ,发黄的小纸片有几处破损,显然是在广场上匆忙写成的。遗书中的WD,是死者
   的弟弟,小QI是他的女友。字里行间,饱含着对于亲情和爱情的眷恋,但作为一
   个人,为了自由与尊严,他把这一切都舍弃了。
     如今,曾经笼罩在天安门上空的那个神圣的光环早已褪去,那些曾激荡在人们
   心头的口号与誓词也早已被铺天盖地的广告词语所代替。偶尔提起那场运动,也很
   少有人再理会了。在一些网页和媒体上,我还常常看到、听到一些人对当年那场运
   动的责难和非议,什么激进呀、狂热呀、非理性呀,等等。我不否认有一些责难和
   非议并非毫无道理,尤其是对于当时领导运动的一些学生领袖来说。但是,我想有
   一点是再怎么主张“温和”、“冷静”、“理性”的人都不应该忽略的,那就是当
   年那些走出校门或家门聚集到广场的学生和青年朋友们,他们确实是怀着一颗赤诚
   的心投入到运动中去的。我们可以说他们天真,说他们幼稚,甚至说他们无知,不
   懂得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但无权去嘲讽和责备他们,就象一个成年人不应该
   去嘲讽和责备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那样。让我们勇敢地去面对这位青年的遗书吧!
   他纵然天真、幼稚,但他写下这封遗书,并没有想到要藏之名山,或传之后世;他
   只是想告诉自己的父母,兄弟和所爱的人:当他听到政府要镇压的时候,他心里想
   的是什么。他在写下这封遗书两周后就遇难了。在茫茫人海中,也许没有人会记住
   他的名字;也许,人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位青年。但我要告
   诉大家,他确确实实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而且存在了21年。他没有给这个
   世界留下过别的,却留下了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这封遗书。这就够了,不能再要求
   他什么了!这封遗书原来是由他父亲保存的,父亲死后,由他母亲继续保存着。
     当年他父亲把这封遗书的复印件交给我的时候,同时还给我留下了一篇他写的
   《往事追忆》。下面,就让我们来读一读这位父亲对儿子的“追忆”吧。
     “我们的儿子向东去世快五年了。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我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他,好象他到外地出差去了,马上就会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等呀盼呀,却总是不
   见他回来。……近五年的日子,我们象是活在黑暗中,又似乎能依稀见到一丝光明
   。希望这仅仅是黎明前的黑暗,不会长久的……。
     “我们的儿子生于1968年8月13日。由于我们夫妻都从事地质工作,经
   常外出,对孩子很少照顾,因此向东从小养成了独立生活的能力,遇事能独立思考
   。他热爱生活,兴趣广泛,爱好集邮、围棋、游泳、音乐、国画、书法和篆刻。他
   待人诚恳,乐于助人,因而交了不少知心朋友。由于业余爱好分散了他的精力,中
   学六年成绩处于中等水平。为此引起我们对他的不满,我曾一气之下,把他的集邮
   册付之一炬。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对不起他,但已无法挽回了。85年9月,他刚
   满17岁,我担心他考不上大学,就让他当了一名工人。进厂后,他后悔上学时没
   有好好努力,于是报考了业余大学,成为工业企业管理专业的一名大学生。他学习
   很刻苦,成绩也很好。”
     《往事追忆》还写到了向东在89学运期间的活动:
     “89年5月至6月,是向东短短不足21年生命旅程中最闪光的一瞬。5月
   初,我从外地一回到北京,正好碰上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示威,要求与政府对
   话。向东兴奋地告诉我,‘现在官倒、贪污、腐败象过街老鼠,不敢再猖獗了,人
   民觉醒起来,什么力量也挡不住。’我开始将信将疑,后来到天安门广场一看,我
   相信了。那个时候,全北京的市民都上街了,站到了学生的一边。他在厂里贴出大
   字报,号召工人兄弟行动起来,声援学生的爱国行动。有一天下班后,他和厂里的
   青年工人约数百人,举着厂旗,敲着大鼓,头裹红布条,列队向天安门进发,去声
   援和慰问学生,很晚才回家。
     “在政府发布戒严令后的那段日子里,他一心扑在天安门广场上,每天下班后
   就去帮助维持秩序。他的行动感动了不少大学生,纷纷在他的衣服上、帽子上、旅
   游鞋上签名留念。可惜,他遇难后,我们不敢把这些遗物留下来,都焚毁了,现在
   我们很后悔;这是他生前最心爱的东西,应该留下来的。
     “6月3日晚饭时,恰好向东的女友也在我们家。我们对向东说:‘今晚可能
   会出事,你就不要出去了。’他笑着答应了我们,说送他女友回家后就返回。可是
   ,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当时的目击者说,那天夜里在木樨地桥头,民众以肉体阻挡戒严部队的军
   车和坦克,向东赤手空拳站在民众队伍的前面,军队开枪威胁,他也毫不惧怕,直
   到中弹倒地……。
     “向东是4日凌晨死去的。我们见到遗体时,他面容安祥,只是眼睛还半睁着
   。他穿的浅兰色衬衫被血浆凝结在后背上,脚上的皮鞋只剩了一只……。”
     从这些文字中,我强烈地感受到一种有别于母爱的爱。这是作为一位父亲的爱
   。这里有自责,有追悔,有痛惜,也有父子间的理解和沟通,当然也不乏作为父亲
   的骄傲。
     是啊!一位向往光明、向往自由、憧憬着爱情与幸福的青年人,就这样被杀戮
   者残忍地扼杀了。他把这光明、自由和爱情留给了他的同代人。失去这样一个儿子
   ,作为父亲,怎么能忘得了呢!
     如今,人们对于这样一位献身的青年,对于这样一位青年的父亲,也许会有另
   外的看法,有人会觉得这位青年太傻了,当年他是白白去送死;而他的那位父亲,
   也太愚蠢了,居然把儿子的白白送死当一回事!是啊!十五年过去了,事过境迁,
   现在人们无论对人对事都“现实”多了,已很少有傻瓜为了虚无缥缈的所谓“理想
   ”去白白送死了。从眼下一些人对金钱和权力的追逐,从一些学界“名流”的纷纷
   “告别革命”(在他们看来,89天安门运动也在应该告别的“革命行动”之列)
   ,再加上一些人的“悔过自新”和卖身投靠,确实让人不得不怀疑当年死去的那些
   人死得是否值得?
     但是,我要坦然地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我无法忘怀这父子俩。虽然,他们中
   的一位已死去15年,另一位也已死去8个年头了。
     我是93年夏天认识向东的父母的,当时向东的母亲还在上班,父亲好象已不
   上班了。他就常来我家。他说话不多,但做事很认真。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
   现他那儒雅、憨厚的举止后面,蕴涵着一种倔强、刚毅和执着,让你觉得他是一位
   很值得信赖的朋友。
     后来,我们接触的机会多了,他的话也多些了。他告诉我,他儿子遇难后,常
   常想到儿子死得太冤。作为一个父亲,儿子生前很少得到他的照顾;现在儿子死了
   ,他要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为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他谈到,“六四”过后不久,有
   一回他上街时正遇上律师们设摊搞法律咨询。他找到一位律师,对他说,他要为儿
   子的无辜被杀害去告状,询问应该到哪里告去?未料,那位律师顿时惊恐、紧张起
   来,悄悄把他拉到一旁对他说:快回去吧!这是不可能的,再别提这事了。
     从此,他不再对中国政府、对中国的法律抱任何幻想。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
   来到了我们群体中。
     在那几年里,国内环境险恶,当局对“六四”难属处处戒备,国安部的便衣警
   察时时狞视着我们,我们很难出门。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于是,他义不容辞地分
   担起了我的许多事情。他不分阴晴寒暑,骑车往返于各家难友之间。而每当我被软
   禁在家里,或遇到危难时,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也总是他。我只要听到习惯性
   的轻轻叩门声,就知道是“老吴”来了,带着他那特有的温和笑容。
     后来,在他住所的周围,也发现了便衣警察的身影。我意识到他们夫妇俩也已
   成了当局的监控对象。我为他担心,但“老吴”却并不在意,照常为难属群体的事
   情整日奔忙着。
     1995年8月,我和我先生突然被中共当局秘密关押在老家无锡的一个地方
   ,北京的难友们心急如焚。为了营救我们,吴学汉和他妻子徐珏不顾自身安危,顶
   着酷日骑车穿行于京城的大街小巷,在难友中奔走呼号,终于发出了16位难属给
   当局的联名抗议信。
     从这件事,我看到了另一个“老吴”,一个兼具燕赵豪侠之气的“老吴”。
     可是,又有谁能想到,当我们43天后重获自由回到北京时,我们得到的竟是
   “老吴”的一纸“病危通知”。没有想到啊,这从天而降的厄运!
     我责备自己太粗心了。实际上,他早已罹病在身,只是他从不把自己的病痛放
   在心上罢了。多年来,我能感觉到他那强压在心底的哀伤和悲愤,也能感觉到他那
   一心要为儿子讨回公道而又不能遂愿的无奈,这都时时折磨着他。但是,我忽略了
   他是一个极其内向的人,心里有事不轻易向别人袒露,包括自己的亲人。我们没有
   尽到一个朋友应尽的责任,帮助他把内心的郁积及时排解出来。
     有很多事是在他去世后我从他妻子那里知道的。就在他重病期间,他还挣扎着
   要到大街上去贴小字报。他要把他儿子的死,把难友们的不幸和痛苦,把郁积在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