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六四图片、资料
[主页]->[历史资料]->[六四图片、资料]->[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经历的四·二七大游行/王超华 ]
六四图片、资料
博讯六四热点
·《民主女神之歌》(有音乐)
·《民主女神之歌》之二
·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
·六四图片 (2)
·成都六四之后周国聪被打死情况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原载《人民日报》1989年4月26日头版头条
·1989年5月13日北京大学绝食团“绝食书”
·李鹏等会见绝食请愿学生代表
·李鹏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1989年5月28日柴玲与美国记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录影讲话
·国内示威图片
·海外示威图片
·六四有关的歌曲等音像资料
·一盘来自“六四”现场(撤离天安门广场最后时刻)的录音带内容整理
【六四档案(64memo.com)的照片】
·4月16日
·4月17日
·4月18日
·5月19日
·5月20日
·5月21日
·6月3日
·6月4日 (有血腥恐怖内容,请未成年人不要阅看)
·6月5日
【独家:申弋岷收集的北京、上海照片】
·北京、上海照片简介-2003年8月
·北京照片
·上海 - 5月17日
·上海5月18日
·上海5月19日
·上海 5月20-21日
·上海 5月23日
·上海 5月25日
·六四镇压前后的上海
【六四真相1-受难者寻访实录】
·扎好伤口,擦乾泪痕,寻访受难者亲属——《“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丁子霖
·血染“北京大学”汗背心
·历史忘不了这父子俩
·刺刀下的冤魂
·“天安门母亲”一员徐钰的证词
·家破人亡的一户难属
·一位清华学子遇难之后
·死难的女退伍军人
·抢救中被射杀的实习医生
·无端被射杀的调停者段昌隆
·他倒在广场国旗杆下
·第30号死者
·三赴天津卫
·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
·一封没有发出的信件
·可怜天下慈母心
·捷连之死
·婆媳俩细说伤心往事
·京郊赤贫的农妇难属
·要为儿子讨回公道
·晚年丧子之疼
·北大学子严文
·有什么道理打死老人?
·6月6日生死劫
【六四真相2】
·真相在文件背后/吴稼祥
·六四真相另一章/中岛岭雄
·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经历的四·二七大游行/王超华
·"六·三"之夜:谁开枪?/高新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吴仁华
·血路──1989/孔捷生
·香港记者目击实录/蔡叔芳 
·《1989接力》/广场生
·《1989接力》插图
·《1989接力》中
·《1989接力》下部:改弦更张--"平暴"后的报告
《中国六四真相》真假之争
·南加论坛:《六四真相》蒙骗了黎安友教授
·惊天骗局: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揭《六四真相》一书造假真相
·“剽窃”三十八军军史之争
·评说金钟的《真相》/羿箭
·DSL:博讯不应是谣言资讯来源
·略评金钟对天安门文件的质疑/DSL
·天安门文件之争:羿箭文章中的几个问题/DSL
·方舟子:伪“天安门文件”的闹剧可以休矣
·DSL天安门文件之争之四:方舟子的局限与武断
·许良英:《“六四”真相》掩盖了核心真相
·黎安友:回应金钟的〈六四故事〉
·金钟:为何公开见张良经过?
·任诠:十年磨一剑——纪念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发表四周年
·国内人士制作的录像-1949-1989的镜头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1)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一)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二)
·美国记者在六四最惨的一刻拍摄的照片
·2009年曝光的六四图片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经历的四·二七大游行/王超华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午中午左右,听说游行的学生队伍已经走过了西直门,我急忙赶到中央音乐学院的北高联联络处,那里的联络员对游行已经开始毫无所知。我骑车顺二环路向北,过复兴门不远就不得不下来推著车走。一眼望出去,满街都是人,学生队伍还没见影,汽车已经开不动了。所有的人都是一脸兴奋、紧张、期望,路边一卡车刚刚到达的武警,还没排好队,来回的人群成心把他们撞来撞去,嘴里却不停地喊:「对不起啦,让让啦!」弄得小兵们整个一个没脾气。

   过阜成门後,确认有不只一个学校参加了游行,我似乎感觉放心一些,又赶回联络处,自作主张让联络员们四出通知那些仍在按兵不动等待指示的学校马上出发,之後就走上了长安街。

   那真是从未见过的景象。

   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不知是什麽原因,长安街上没有一辆汽车,只有骑自行车的人和行人,虽然身边人不少,我还是觉得大街显得有些冷落,有些空旷。东面和西面,都传来隐隐的人声轰鸣,加重了我的这种感觉,也加重了我紧张的心情。我几乎本能地意识到,这已经不仅是学生的游行了。都市对「学生闹事」的这种反应,是前所未有的。四十年来,都市第一次放下自己所有的事不做,凝神屏气,准备著加入到「学生闹事」的行列里去。我在民族宫西南面,凭著学生证,挤进了打头阵的人民大学的队伍。

   这支队伍确切地说,并不真的是打头阵的,在大旗和两排手挽手的男生纠察前面,有一道厚厚的面向学生的弧形人墙,正随著队伍的行进而缓缓後退。到西单十字路口时,这堵「墙」已越积越厚,隔「墙」可以看到武警队伍的一片绿制服。学生队伍犹犹豫豫地停下了,四面的街口都挤满了人,路边的街上、墙头上,几乎每个能放脚的地方都承载著人。最为醒目的是路口东南角的巨型广告牌,上面一排人头,只听见敲击铁板的声音震耳欲聋,伴著一阵阵有节奏的呼喊:「让开!--让开!--」

   眼看前面武警「墙」不只一排两排,人大几个带头的同学匆匆聚在一起商量对策。我凑过去,坚决主张继续向东走,并说,如果政府确实觉得中南海有危险,我们可以到六部口後沿著音乐厅向南拐。有人反问:「那麽多武警,过得去吗?」我说:「你没看见有那麽多市民吗?!」一个小姑娘抢白我说:「市民是不少,到时候挨打的可都是学生!你能替同学负责吗!」我看看前面仍在奋力拥挤武警的市民们,不知怎麽说服她,只好说:「那我看只能往南走二环路去天安门了。」他们仍是万分焦急的样子,不理我,我就从圈中退出继续观察。这时除了大旗周围由纠察队员维持仍有空地,其他地方全是人挤人,路口中心的警察指挥台上站了三四个警察,都木然无表情。谁料人大一男生竟跑来跟警察说:「同志,麻烦您能不能帮忙,疏散一下北面的人群,我们好从西单拐回去?」警察非常蛮横地斜了他一眼:「我们不管这个事!」我气得叫起来:「你怎麽求他!」小伙子不知所措地看看我们,跑回了小圈子,没一会儿,几个人又跑回来找我,说是很想往南走,但又怕是商业区,引起破坏,对学生更不利,我又好气又好笑。商业区?北边商店不是更多吗?你们怎麽想往北走呢?这时我已注意到前面人群中有几个颇为活跃的身影,又听见一阵阵「一二、冲啊!」的叫喊,虽看到通往宣武门的路较空,也不再理会,似乎预感到了老百姓喊。果然,没有一分钟,就听得有人不断高呼:「大旗过来!大旗快过来!」原来路南的市民已将武警防线冲过了一个口子。只见开路的大旗游过武警绿制服之流,我们紧张而兴奋地喊起来:「快跟上呀,还等什麽!」学生队伍一涌而上,转眼间那个辖口变成了一条宽大通道,游行队伍重又行进在长安街上。

   接下来再没有遇上更严重的阻碍。但临到天安门时,我和人大的同学们还是有心中无底的感觉,难於设想在高联已说过取消游行的情况下,我们带著头进了广场又该怎麽收场。大家几乎不约而同地决定继续往东,到建国门再往北沿二环路回校。游行还没结束,沿街忽然反常地响起了高音喇叭的声音:「党中央愿意与包括学生在内的各阶层对话...........」,队伍内外一片欢腾。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连续不断往学生队伍里扔的面包、糕点、冷饮和建国门立交桥上下密密麻麻迎候的人群。

   历史会证明,没有北京市民的坚定支持和参与,四·二七游行就不会成功!

   浴火凤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