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乡愿、乡讪和乡颠]
东海一枭(余樟法)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乡愿、乡讪和乡颠

   乡愿、乡讪和乡颠有三种坏人:一是乡愿,乡人皆好之;二是乡讪,乡人皆恶之;三是乡颠,乡人之善者恶之,其不善者好之,与乡善正好相反。三种人都是德之贼,都为儒家所厌弃。

   乡愿一词出自《论语•阳货》,指乡中貌似谨厚实则流俗合污的伪善者,老好人,好好先生。《孟子•尽心下》对于乡愿有详细描述,兹不赘。

   乡讪出自扬雄《法言》,与乡愿相对,指乡里热衷于讪谤别人抬高自己的人。扬雄说:“妄誉,仁之贼也;妄毁,义之贼也。贼仁近乡原,贼义近乡讪。”汪荣宝义疏:“《说文》:讪,谤也。是讪即妄毁之谓,无往而为讪谤以取憎於人,行为与乡原相反,而贼德则同,故名之曰乡讪。”

   乡颠一词是东海自铸。这里颠字二义:一颠覆、颠倒义,二疯癫、癫狂义。乡颠指道德观念颠倒、价值标准非常、精神错乱癫狂者。乡颠不是一般的非正常非正义,而是极端反常,反人伦、人权、人性、人道之常。

   乡颠与乡讪一样擅于讪谤,不同在于,乡讪讪谤的对象是所有人,乡颠则讪谤善良而赞美邪恶,于高低、优劣、美丑、义利、是非、善恶、正邪、华夷、人禽、君子小人、圣贤盗贼、英雄罪犯、文明野蛮、进步反动、真理谬论、精华糟粕、正常反常等等,无不混而淆之,颠而倒之。

   乡颠往往有一整套自成体系的歪理邪说支持。是由一定的思想武装起来的恶人,其邪恶性、欺骗性和危害性都特别大。一般盗贼恶棍作恶犯罪的时候,难免心虚胆怯,乡颠作起恶、害起人来,那是冠冕堂皇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居高临下,自以为是自以为正义自以为伟光正。

   乡愿侧重于伪,伪君子;乡讪侧重于劣,真小人,都不如乡颠坏得无可救药。乡愿乡讪古已有之,于今为烈,但最烈的还要数乡颠。

   乡颠是反常文化的产物,所有民粹主义和两极主义学说,都是反常的文化,都可以为乡颠提供思想武装。乡颠得势,必然导致文化反常。例如,倒孔反儒是极端的文化反常,必然导致道德、思想、社会、政治一切反常。

   乡颠一旦得势,正善必然遭殃,乾坤必然颠倒。民国是初级颠倒,后来进入高级阶段,天翻地覆。清末至今,凡是面临两个人物、两股势力、两条道路选择的时候,中国都选择了最坏的人物、势力和道路,根本原因就是文化反常。

   东海早就指出,反儒社会最为反常,正人君子必然边缘化,有一定正确性正义性的思想都无法立足,更无法取得官民共识。这样的社会必然歪理邪说泛滥,奸恶之徒纷起。最后胜出的必然是最邪的学说、最奸的人物和最恶的势力。故儒学的衰退与马学的泛滥、毛帮的成长正相关。

   西人分不清圣人和善人的区别,分不清中道之善和世俗之善,但分得清基本的是非善恶,也懂得尊重孔子。国人则连基本的是非善恶也混淆和颠倒了,三界精英主导的反对孔子、批判圣贤、崇拜盗贼的恶潮,泛滥百有余年,至今伊于胡底。

   前不久五四百年纪念,学界反思五四“打倒了旧道德,却没有建立起新道德”云云,纯属伪反思,与五四蒙启派一丘之貉。将孔子、儒家与旧道德划等号,就自绝于道德了,还奢谈什么建立起新道德。

   反掉儒家就反掉了五常,就是最根本和极端的反常,必然导致普遍的违仁背义非礼缺智无信而逆淘汰。在这种环境中建立起来的,只能是、无非是、必然是最坏的东西!

   或说儒学难行并易被曲解,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殊不知儒学难行并非儒学本身的问题。儒学开阐的是道德中道、人生常道和政治正道,普适于古今中西千秋万代。儒学被曲解被污名化,是因为人和社会反常。儒家的回归和复兴,与社会正常化政治文明化同步。2020-6-19首发于北京之春

(2020/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