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千帆文集
[主页]->[大家]->[张千帆文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张千帆文集
·集权还是分权?地方自治的成本—利益分析
·李庄案折射三大法治缺陷
·地铁禁报令限制言论自由
·拆迁制度需要开门改革
·联邦国家的中央与地方立法分权
·征补条例草案的三大亮点与盲点
·李庄案与重庆模式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建议书
·睡衣上街是公民表达自由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修订建议书
·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法治化——论央地监管分权
·从身体维权到制度维权——评点09年十大诉讼
·土地制度改革的路径与原则
·高校招生普遍违背宪法原则
·宪法管饭吗?
·论著新编(2010.2.24)
·李庄案与重庆模式
·睡衣上街是公民表达自由
·选举法修改的亮点与难点
·崇高的话题不好玩
·司法职业化不只是法学家的理念
·中国制度改革的前景与路径
·司法改革与律师作用采访
·新加坡的启示
·大学招生改革采访
·取消招生指标是众望所归
·司法公信力缘何缺失
·从二元到合作——联邦分权模式的发展趋势
·农村征地制度亟需改革
·规范上访不是一个法律问题
·“宗教与法治”暑期培训班招生简章
·首届世界宪政论坛暨宗教法治与族群和谐学术研讨会通知
·富士康连环跳楼事件折射工会缺位
·滨海“封网”公然违宪
·城管网评是违宪之举
·“河蟹”社会对话——两篇博文奇遇记
·中国外交政策须符合国内人民根本利益
·工会自治才是企业维稳正道
·北京学籍新政关键在大学招生平等
·转型中的人民法院——中国司法改革回顾与展望
·大学招生已成地方保护主义重灾区
·“接访”变“截访”,根源在体制
·人民是制度进步的原动力
·通过本科扩招缓解招生歧视
·闲话《孔子》
·“人肉搜索”究责须区别干部群众
·“评价”泛滥害死人
·北大在京扩招是制度倒退
·大学招生地域歧视的五大危害
·拆迁变法离不开人民参与
·新闻自由是防腐利器
·“暴富拆迁”总比暴力拆迁好
·大学回归自治才能去行政化
·宗教立法的基本原则
·“非法经营”是侵犯公民自由的借口
·人大常委会无权修改人大代表法
·追忆恩师
·为什么改革会越改越糟
·言论出版自由是“维稳”根本
·GDP思维是“维稳”最大障碍
·终结“截访”须改政绩体制
·从“身体维权”到制度维权
·大学招生考试“多元化”的宪法底线
·村委会任期延长弊大于利
·新拆迁条例难产瓶颈在于“卖地财政”
·征地本该是笔赔本买卖
·法治需要勇气与担当
·宗教自由与族群和谐之道
·公民表达自由不容侵犯
·中国宪政痛失身体力行的推动者
·劳教“推友”是错上加错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
·“洋挂职”是另一种公费旅游
·宗教法治与族群和谐
·城市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修订建议书
·我们都是朋友——北大10级本科生宪法基础主干课结语
·征收条例须确立三大原则
2011年文章
·宪政未来在于民众参与
·2010:中国法治的进步与局限
·否决申亚拨款显示立法会管用
·新拆迁条例九问卷网络调查结果
·终结“卖地财政”是开征房产税前提
·需要被征求意见的不只是征收补偿
·印度“红色政权”缘何稳固
·论著新编(2011)
·尊儒不必祭孔
·自主招生考试是极少数人的特权
·“两会”问道
·如何让改革越改越好
·学术腐败不只是制度问题
·人大代表“被顶替”的症结与出路
·人大预算监督亟需制度改革
·让公安远离拆迁暴力
·关于房屋征收的制度选择与网络民意
·血拆隐患尚未消除
·《人民日报》“打假”造假
·南京梧桐是政府主导发展模式的牺牲品
·人大常委兼任官员有违宪法精神
·批评学校是学生自由
·“海上皇宫”为什么“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作者: 张千帆
   张千帆:照理说,罪名越大,公权滥用的风险与后果也越严重,国家机器也理应更加谨慎,但是现实却恰好相反。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为FT中文网撰稿
   
   
   
   近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了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颠覆国家政权”案。这是2015年“709事件”剩下的最后两三个余案之一。当时抓捕并控告周世锋、李和平、王宇等律师的罪名也都是《刑法》第105条中的“颠覆”或“煽动颠覆”罪,就连涉世不深的“90后”律师助理“考拉”也被安上了这么个吓人的罪名。
   
   
   
   照理说,罪名越大,公权滥用的风险与后果也越严重,国家机器在行使权力过程中理应更加谨慎,但是这里的现实却恰好相反。
   
   
   
   《刑法》第102-112条中的几条“危害国家安全罪”有点像过去的“现行反革命”。一旦被安上这样的罪名,似乎就成了“阶级敌人”,普通犯罪嫌疑人所能享受的几条正当程序权利一概被剥夺殆尽。在可被屡次延长的30天拘留羁押期间,律师会见的申请一般会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而遭到拒绝,犯罪嫌疑人将在和外界完全隔绝的环境下独立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公安机关甚至也不用给家属提供拘留通知书,以至有的从刑事拘留到取保候审,竟然连一份正式文书都没有看到。
   
   
   
   如此不受约束的国家权力用起来自然十分“方便”,这也就难怪“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样的罪名近年来变得越来越普遍了。像“屠夫”这样经常搞些嘲弄地方官员、抨击制度弊端的“行为艺术”,也就成了“颠覆国家政权”。这当然不是《刑法》第105条的应有之义。
   
   
   
   让我们先来看看什么不是“颠覆国家政权”。这里有两个关键词:“颠覆”和“国家政权”。
   
   
   
   首先,“颠覆”不是一般意义的改变,而是指通过暴力、阴谋等非和平手段摧毁政权。任何国家的政府乃至政体都是可以被改变的,民主的要义正是通过周期性选举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更迭政权。如果人民通过选举让某一届政府下台,显然不能被认为是“颠覆国家政权”。其次,“国家政权”是指一种政治体制,而不是某一届特定政府或领导人。即便是暴力攻击特定的官员,如果没有证据表明它是推翻整体制度的一部分,那么也只能认定它是暴力伤害,而并不能构成颠覆“国家政权”。
   
   
   
   更重要的是,批评体制、政府或官员显然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只要不是直接鼓励、教唆或煽动人们暴力推翻政府,人民显然有批评政府的言论自由。如果政府可以把理性的批评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那还有谁敢说政府的半点不是?人民不能批评,公权滥用如何得到制约和纠正?一个压制批评、不受制约的公权力必然会对正常的言论罗织各种罪名,并误把国家钳制造成的万马齐喑当作是政权“安全”和稳定,最后在变本加厉的公权滥用中从道路以目走向天怒人怨。事实上,这样的政府已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国家政权”,因为在法理上不可颠覆的国家政权必须是建立在宪法基础上的,政权合法性取决于政府本身是否尊重宪法,而言论自由、民主选举、司法独立等制度要素显然是宪法最核心的组成部分。
   
   
   
   如果理性、温和、有理的批评不是“颠覆”,“超级低俗屠夫”能否因为他的批评方式比较“低俗”、粗鲁或激烈而构成“颠覆”呢?答案显然是否,因为“温和—激进”、“高尚—低俗”、“有理—无理”等等,都是弹性很大的概念,并没有截然分明的界限。如果国家可以为激进、尖刻、夸张的批评定罪,那么温和、诚恳、如实的批评也将陷于恐惧,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将不复存在。言论自由意味着政府不仅要容忍温和理性的批评,而且也要容忍激进、尖刻、低俗、夸张的批评。退一万步说,即便批评方式严重不当,政府至多只能给予行政处分,而绝不能以“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样严重的罪名惩罚批评者,否则必然对言论自由产生严重的冷缩效应。
   
   
   
   从网上流传的起诉书来看,指控“屠夫”的检察院混淆了言论与行动、国家政权与特定官员、事实前提与需要论证的结论等不同性质的概念。起诉书通篇充斥着“颠覆国家政权”的字眼,但几乎全部是未经论证、先入为主的主观定性。
   
   
   
   譬如其中提到,“吴淦长期利用互联网发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但我们前面已经论证言论通常是不足以构成“颠覆”的;“屠夫”发表过《杀猪宝典》、《喝茶宝典》、《被拆迁征地户维权宝典》,起诉书却从未有一句解释这些“宝典”如何“攻击国家政权机关”;他还“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在互联网上发布音频讲座、宣扬所谓‘推墙’思想”,但是谁也没有告诉我们,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或发表音频讲座就是“颠覆国家政权”;至于“推墙”,可以被理解为突破“长城防火墙”的信息控制,虽然与现行政策不合,也不至于构成“颠覆”这样的重罪。何况互联网上谈论“推墙”的大有人在,只是惩罚他一个或少数几个人,就成了任意而不公的选择性执法。
   
   
   
   起诉书具体罗列了“屠夫”的12条行为,主要包括在市政府、公安局、法院等机关门前集体举牌、挂横幅、喊口号、实施“行为艺术”,在互联网上谩骂特定干部、法官、民警或对他们进行“人肉搜索”,抹黑司法机关等政府形象,“在境内外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问题首先是,起诉书并没有对这些言行所针对的政府行为合法性进行任何调查和认定,就把“屠夫”的言论定性为“抹黑司法机关形象”、“攻击社会主义制度”、“颠覆国家政权”。也许其中某些政府与法院行为确实构成违法,难道这也是“社会主义制度”所要保护的吗?难道腐败法官的形象也受法律保护吗?如果存在司法不公、非法强拆,“屠夫”的“攻击”不正是宪法所要保护的言论吗?如果平和的言论不足以引起关注,夸张一点的“行为艺术”对于制约公权滥用不是更有效吗?
   
   
   
   以上罗列的所有言行都是针对特定的法官、市长等官员。他们并不能和“国家政权”划等号,甚至连“国家机关”都谈不上。他们只是替国家“打工”的人。和理论上不会犯错的抽象“国家”不同,他们是会犯错误、滥用公权、滋生腐败的具体的人,他们行使权力的方式需要公民自由言论的批评和制约。起诉书却将他们等同于“国家政权”,以至激烈一点的批评都成了“颠覆”。这是对宪法第35条和《刑法》第105条的严重误读。
   
   
   
   即便“屠夫”完全错了,他所批评指责的官员全部是“好官”、“清官”,他的言论也不构成“颠覆”,除非确实有充分证据表明他的言论会成功实现抹黑政府形象、损害政权稳定的效果。但是既然政府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一个“屠夫”有什么三头六臂的能耐达到这个目的呢?政府为什么不能自己通过公共舆论把事情讲清楚?起诉书中频繁出现的一条罪状是“煽动不明真相的人”聚集围攻政府,却没有具体说明这些人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宁可冒着被刑拘的风险,听信“屠夫”的错误煽动而非政府所提供的真相?如果人民不是不可救药的白痴或觊觎颠覆的罪犯,那么应当可以信任他们多数人会在正确与错误之间作出明智的选择。尽管少数人可能固执地坚持“不明真相”,胜券在握的政府完全不必在意他们的鼓噪,因为多数人会在自由交流之后站在政府一边。起诉书之所以斤斤于“不明真相的人”,似乎只剩下如下不多的可能性:或者政府自己心里有鬼,或者不信任自己和批评者对等交流的能力,或者不信任广大人民的智商,以至不得不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让“屠夫”闭嘴。
   
   
   
   按照正确的解读,“颠覆国家政权”当然只能被限于极其严重的罪行。我们可以看看美国《合众国法典》,其第18篇第115章也规定了叛国、煽动和颠覆行为,而这里的“颠覆行为”是和叛国、叛乱或暴动、阴谋煽动、鼓动推翻政府、影响武装力量、为敌国服役等严重犯罪放在一起的。虽然联邦最高法院对如何界定“颠覆”也存在争议,但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终究是一条不可撼动的底线。在1966年的案例中(Elfbrandt v. Russell, 384 U.S. 11),亚利桑那州法要求州政府雇员宣誓忠诚。这一看似并不过分的要求也被最高法院多数意见推翻。在1967年的案例中(Keyishian v. Board of Regents, 385 U.S. 589),纽约州法禁止任何州立大学教授参与宣扬推翻政府的组织,并要求教师和雇员签署自己不是共产党员的保证书。沃伦法院在激烈争论后,以5:4推翻了这项州法。
   
   我们没必要走那么远,但是既然中国宪法同样保护言论自由,我们就不能不谨慎界定“颠覆国家政权”的边界。真正意义的“颠覆国家政权”是指组织、策划、实施或煽动暴力推翻政府,而不是通过各种方式的言论批评政府,不论这种批评多么激烈或令人难堪。以此标准衡量,“屠夫”不是“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而是积极践行权利、守护宪法、监督政府的模范公民。
(2020/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