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谢选骏文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谢选骏: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一个抄大字报的学生把毛主席不慎写成了毛主度,结果被打成了反革命,后来自杀身亡。”——如果他把毛猪毒写成了毛猪废,说不定能够得到毛匪的赏识!
   
   《北岛被中文环境搞得不想说话 汉语也快死了》(现代机器 2020-04-30)报道:


   
   舆论场的反智正愈演愈烈。这是中文及其所代表的文明遭受的又一次新危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好像总在原地打转。
   
   现代汉语的三次死亡——崇尚感性的理性人,逻辑丝毫不自恰的精神分裂者。
   
   1、这是讨论诗的平台,不应该使用语言的暴力。说完这句话,北岛关闭了豆瓣的评论区。而大多数人对这件事的反应是:什么,北岛还活着?!虽然在海子的祭日还有人会想起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上世纪海子卧轨、顾城自缢,已经宣告了现代诗的死亡。北岛是不是还活着,已经不再重要。
   
   在互联网时代,一种小众文化若没有资本的流量扶持,就不会进入大众视野。古诗词尚可以《中国诗词大会》的形式被回忆,但更小众的现代诗,只能在文化碱地中独自丰饶。现代汉语曾遭遇过两次灭顶之灾,而今天,是第三次。
   
   2、从四九年到七九年,官方话语一统天下,是现代汉语面临的自上而下的深刻改造。在语录体横行霸道的年代里,人们开口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闭口人民靠我们去组织。全国上下,只有这一种语言模式。《活着》中凤霞和二喜的婚礼,一家人把小红本举在胸前——乞丐乞讨,以语录为指导思想:最高指示: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一切革命队伍的同志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卖艺贩药,拿语录背书:最高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中去。小孩挨打,也拿语录护体:要文斗不要武斗!那个年代,有一个文人可以称作代表,就是郭沫若,且欣赏一下他的作品,看看曾写出《女神》的他变成了什么样:《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
    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
    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可笑的是,郭沫若也没逃过被整的命运——语言匮乏的根本原因,是思想的萎缩。在那个唯有伟大领导是唯一正确的年代里,在两个凡是的思想下,人们只有一种思想模式二元对立。捕风捉影式的互相揭发中,正确的范围越来越狭窄,错误的标准倒是越放越宽:有人因为讲故事而获罪一位历史老师因为讲述毛主席躲在水沟中逃脱追捕的故事而被认为是污蔑领袖形象;有人因为错别字而获罪,一个抄大字报的学生把毛主席不慎写成了毛主度,结果被打成了反革命,后来自杀身亡;更奇葩的是,有人因为坐凳子而获罪一个国家干部坐到了封面是毛主席的杂志上,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位于汕头的文革博物馆中有无数咄咄怪事——在一九七三年,年仅二十四岁的北岛,有感于时代的倒错,愤怒地写出了震惊中国文坛的《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他大喊道,我不相信!
   
   3、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北岛是幸运的。他被诗歌之光照亮的时候,中国正渐渐迈入最丰饶的诗歌年代。改开的号角一响,大量的西方文献开始被翻译、被引进,中国的思想领域出现了一道缝隙。1978年4月8日,北岛成立了一个松散的文学团体,试图摆脱意识形态的限制,恢复诗歌的尊严,后来他们被称之为朦胧派。陈丹青、史铁生、顾城等艺术家都和《今天》杂志关系密切,八十年代校园诗人多如牛毛,不论诗就落伍。北岛、顾城等人就像现在的歌星网红,走到哪都有狂热的粉丝索要签名,钢笔直戳到他们身上。可惜这盛况绚烂但短暂。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必然和不得知的偶然,海子、戈麦、顾城、徐迟等人相继自杀。自此之后,北岛远走他乡,芒克弃笔从画,食指精神失常,舒婷隐居市井,轰轰烈烈的诗歌年代以这样悲壮且惨淡的方式结束。不过,阳春白雪的现代诗歌的死亡,对应的正是下里巴人俗言的复兴,流行文化站了起来。
   
   进入九十年代,以王朔为代表的流行作家,自下而上地颠覆了正统的语言。王朔颠覆了汉语文学——他在《动物凶猛》中如此描写文革少年的梦想:我热切地盼望卷入一场世界大战,我毫不怀疑人民解放军的铁拳会把苏美两国的战争机器砸得粉碎我仅对世界人民的解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政治流行语被王朔化用到小说里,从根源上解构了权威,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影迷应该对此颇有感触。那时候开始普及的电视,亦成了最重要的流行武器。《编辑部的故事》、《我爱我家》、《北京人在纽约》电视剧万人空巷,戏谑的京味儿方言也丰富了汉语的语库。诗歌的位置被流行音乐抢走了,从崔健的《一无所有》到老狼的《同桌的你》,九十年代成了高晓松最怀念的白衣飘飘的年代。与此同时,港台腔伴着邓丽君、罗大佑、李宗盛、周星驰、古惑仔、四大天王、琼瑶和金庸电视剧风起云涌地袭来。以北方官话为道统的现代汉语,又迎来了巨大的变革,自下而上的野蛮生长,是对此前高压而封闭年代的反动。
   
   再到后来,互联网的出现,民间语文更是成为全民建设的大工程,而在此期间,是俗的进一步下沉、进一步扩大。精英退场、官方退场、权威退场。而登场的是,屌丝。至此,官方建立的革命话语体系终于寿终正寝了,尽管这是一个积极的、蝉蜕式的死亡。然而,事情很快就从一个极端,荡到另一个极端。
   
   4、解构,多么令人兴奋的词语,互联网的快速繁荣,让每个人都沉浸在解构的狂欢之中。今何在的《悟空传》解构了《西游记》、萧鼎的《诛仙》解构了武侠、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解构了《明史》。一批网络文学凭借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他们解构严肃文学的同时,也建构了新的文学范式。而真正杀死现代汉语的,是移动互联网。上网门槛急剧下降,绝大多数人只负责解构,却没能力建构。早期互联网内容的随性生产,渐渐被流量为王的观念取代,如果网络文学不能在第一章就吸引住读者,就基本拜拜。所以穿越文开篇就要走进时空隧道、总裁文 上来先得用独白自我介绍。没有留白的美意,亦失去了暧昧的感受。
   
   在传播学看来,信息量越小、越干瘪的作品越容易获得广泛传播,新的流行语不再通过文艺作品让大众熟悉,而是被流量直接推到人们眼前: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神马、浮云与喜大普奔、土豪我们做朋友吧、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没有人知道贾君鹏是何许人也,甚至官方话语都一次次忍不住要跟紧潮流,吸纳这些流行语。
   
   北岛曾引用文学评论家帕斯在《另一种声音》中的话来表达对互联网时代艺术作品的担忧:今天艺术和文学面临一种不同的危险:不是一种学说或一个无所不知的政党在威胁着它们,而是一种没有面孔、没有灵魂、没有方向的经济进程在威胁着它们。他认为,这让汉语在解放的狂欢中耗尽能量而走向衰竭。小说家金宇澄的看法与北岛相似,在最近的一期《十三邀》中,他痛批渣男一词,认为这是用空洞的符号僭越丰满的人性。
   
   5、是的,如今的我们正在面临现代汉语的第三次死亡,这不是什么新的产物,而是商业浪潮与站队文化的合体,是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耦结。这是汉语第一次死亡的复辟,而且无疑又是第二次死亡长出的恶之花。民族主义助推二元对立思维再次横行网络空间,新时代的两个凡是成了许多网民的思想钢印:凡是天朝的一定好,凡是西方的一定坏。这样的二元对立处处可见:你不讴歌抗疫功绩,你就是卖国贼;疫情当前你还在舞文弄墨,就是文化汉奸。北岛评论区下的网络暴力——连喝粥都会引起全网政治大讨论,可见我们的精神生活是多么匮乏。那些致力于把公共空间变得狭窄的人,怎能允许艺术表达?公共空间变成制帽工厂,标签文化大行其道,手刃的第一个仇人就是语言。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曾对语言辩证性的消失提出忧虑如果人们不再去探究词语的多义性,便不再有可能深度思考,至于反思,更成了一种奢望。多义性的消亡让词语的数量在纷繁的现实面前捉襟见肘,网民们紧急制造一批新的词汇,忙不迭给各种社会现象的脑门贴上标签。于是我们有了:洗地、白莲花、绿茶婊、女拳、阿中哥哥、爱国蛆、小粉红、双标、恨国党、韭菜、实锤、带节奏、不吹不黑、没毛病、理中客。还有更多词语,被考古学家们挖掘出来,赋予新的内涵:汉奸、卖国贼、造谣以及最臭名昭著的公知。而这个时代的诗歌呢:惊雷这通天修为天塌地陷我紫金锤,紫电说玄真火焰九天悬剑惊天变。
   
   6、一种动物,种群数量的下降往往并不可怕,而栖息地一旦遭到破坏,便面临灭绝的危险。北岛在《早晨的日子》里如此写到:一个词消灭了另一个词/一本书下令/烧掉了另一本书/语言的暴力建立的早晨/改变了早晨/人们的咳嗽声。他一定敏锐地感受到了诗歌土壤的急剧沙化。其实,北岛是最不容易被击垮的诗人,他曾对时代充满信心。在新世纪初接受作家査建英采访时,他如此说:八十年代是在如此悲壮辉煌之中落幕的,让人看到一个古老民族的生命力,就其未来的潜能,就其美学的意义,都是值得我们骄傲的。——然而20年又过去了,他所期待的生命力、潜能和意义,让他关闭了评论区。他留下的最后一首诗名为《进程》,诗的结尾如此写道:孩子们凭借一道口令/穿过书的防线。NMSL的时代到来了。
   
   谢选骏指出:北岛为何被中文环境搞得不想说话?是因为汉语也快死了?不是。在我看来,那是因为“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只有等到写诗的人死了,他的写作才能摆脱死亡的气息。
(2020/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