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谢选骏文集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谢选骏: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苏格拉底之死是怎么一回事?》(知乎 Nov 29, 2015)报道:
   
   请给出具体细节。比如他因为哪些言论被拉去审判,他具体是怎么死的,死前有没有说什么。能给出文献出处,那就最好。


   
   自己去读Euthyphro, Apology, Crito, Phaedo. Apology 讲的是审判经过,Phaedo讲的是他的死。
   
   之前的答案很多已经说的很好了。我就想补充一点:他被审判乃至被处死的原因,不是他具体的某些“言论”,不是他的控告这指控的那三条,而是因为他是民主的敌人。首先澄清一件事:古希腊并不是个现代意义的法治社会。你可以因为任何原因,控告任何一个人,由陪审团判定此人是否有罪。这时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对于这个“罪名”,法律有规定的惩罚;另一种是对这件事法律并未规定惩罚。在第二种情况下,如果被判有罪,一般由原告提出一个惩罚,被告提出一个惩罚,陪审团投票决定是否采纳被告的提议。苏格拉底是情况是后者。苏格拉底受到的三条指控:1. 不信仰城邦供奉的神,而信奉新的神;2. 腐化青年;3. turn weaker argument stronger, 都不是法律规定的“罪项”。
   
   苏格拉底确实有一个比较奇葩的宗教观,但总体上古希腊社会对宗教异见者并非不能包容。古希腊人不像中世纪的基督教徒,你说点什么和 Orthodox 不符的就要把你烧死。甚至古希腊有个谚语:真理有两个反义词,一个是错误,一个是信仰。当时的哲学家还有提倡原子论的,有说地球是圆的、太阳是块石头的,几十年后的Epicureanism还说神都是由原子构成的从不干涉人类生活呢,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他们是无神论者,人家也活得好好的。古希腊剧作家对“神”也没什么敬意,Orestes 里面的Apollo, Frog 里面的 Dionysus 简直都被黑出翔了。苏格拉底奇特的宗教观确实可能让雅典人反感他,但这不是迫害他的根本原因。
   
   至于turn weaker argument into stronger, 颠覆人们传统的认识,也不足以让人们恨得要杀死他。 “颠覆人们传统的认识”这种事,剧作家也在做啊。Euripides 和 Aristophanes 这种人对“传统”毫无敬意的,甚至他们在剧中公开嘲笑、侮辱观众和他们的观念。比如在Aristophanes的clouds 里,有这样一段对话: “雨是怎么产生的呢?”“啊,是宙斯降的雨!”“宙斯怎么降雨的呢?”“嗯……他对着筛子撒尿。” 要知道雷、雨等天文现象是是宙斯造成的这个观念,是雅典人的传统观念,这里Ariostophanes明显是在嘲笑它。
   
   一个人如果热爱在路上“骚扰”行人,拦着他们发问,直到逼迫对方承认自己一无所知,他确实会给自己制造很多敌人。但雅典人恨苏格拉底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他是民主的敌人。这二三十年以来雅典动荡不安,内忧外患,对内而言民主制度曾在411年和404年两度被推翻,对外而言和斯巴达的战争失利,以雅典的惨败告终。404年雅典投降, 同年寡头政府"thirty tyrants" 被推翻,民主重回雅典。
   
   民主重建后,雅典人就开始清算之前政变和战争时期的问题分子。 让雅典头痛的人主要有两个,一个是Critias, 寡头政府Thirty Tyrants的领头人;一个是Alcibiades,被雅典流放后投靠了斯巴达领军攻打雅典,后来又投靠波斯人的问题分子。此人还曾参与411年的颠覆民主的政变。在战争期间他是雅典人最头痛的对象之一,甚至Aristophanes 的戏剧Frog,讨论的就是“我们要不要让Alcibiades 回来”的问题。
   
   人们发现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和苏格拉底有亲密的关系。 Critias 是苏格拉底的朋友。 Alcibiades 是苏格拉底的学生和男朋友。而苏格拉底本人最“著名”,或说“臭名昭著”的,即是他宣扬反民主观点。Republic是西方古典时代最伟大的反民主政治学作品。所以雅典人想摆脱他,一劳永逸地摆脱他。
   
   为什么Apology里面苏格拉底不停地强调自己从未“教”过任何人,为什么他要强调在Thirty Tyrants统治的时候他并没有遵从他们的命令去杀人,想来也不难理解了。他试图为自己辩白,试图说服雅典人不要把他连坐。但他失败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对苏格拉底之死做出了“现代阐释”,也就是“苏格拉底为捍卫言论自由而死”。但这不是真的,至少并不完整。要知道,苏格拉底是一个复杂的历史人物,复杂程度超出了现代人所能理解的范围。例如,苏格拉底不仅是一个“哲学家”,而且还是一个“重装兵”,在没有日内瓦公约的古代,那几乎就是一个“杀人犯”的别名。
   
   《苏格拉底为什么不怕死?》(2018-09-25 西风东渐)报道:
   
   公元前399年,70岁高龄的苏格拉底被判除了死刑。吊诡的是,苏格拉底所处的时代,是古代西方社会,乃至整个古代人类社会最为民主的时代,以最为民主的方式,将这位最伟大的哲学家判除了死刑。更让人不解的是,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本来有很多次机会,逃脱死刑,但他一次次放弃了这些机会,坦然面对死亡。
   
   苏格拉底的死,让这位伟大的哲学家显然更加伟大,他以他的生命,最为直白地诠释了人生哲学、引发了人们对人生价值、民主政治以及法律权威的深入思考。
   
   苏格拉底的罪名,是腐蚀雅典青年和对雅典的神不敬。这两项罪名,其实都是"莫须有"的罪名。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苏格拉底致力于追求真理,引导雅典人认识自我,追求真、善、美。但真理有时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苏格拉底虽然得到了青年人的支持,但没有得到大多数雅典人的理解,他追求真理的执着,恰恰冒犯了权威、冒犯了世俗的利益,引起了世俗权威的反感甚至痛恨,以至于最终杀掉他。
   
   如果苏格拉底为了保全性命,他只需在法庭上委曲求全、谦虚低调些,就能得到多数法官的认可,被判无罪。但苏格拉底一开始就选择了真理,他在法庭上洋洋洒洒地发言,讲述自己的道理,就像老师跟学生授课一样,这必然冒犯那些法官的权威,引发那些法官的反感。尽管如此,他也只是以微弱的多数票,被判有罪。按照雅典法律,此时的苏格拉底可以选择交些罚金保全性命,还可以自己提出处理的建议,不会判除死刑。但苏格拉底坚持认为自己是为了真理,不应判除有罪。他给法庭提出的建议是:如果判除有罪,干脆将他关在国家英雄馆好了。国家英雄馆是供养国家英雄的地方,对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人,才能住在那里。这显然是对那些法官的嘲讽。最终,他惹恼了法官们,给了他最严厉的死刑。服刑的过程中,他的许多弟子们想了很多办法,完全能够帮助他逃出监狱,保住生命,但都被他拒绝了。
   
   苏格拉底为什么不怕死?苏格拉底的答案,有哲学的、民主的、法律的,多方面的内涵。
   
   1、对民主的反思。他的死,显然是对雅典民主的嘲讽。民主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多数人的民主也未必是理性的、正确的,苏格拉底之后,还有很多典型事例证明了这一点:经过民主选举上台的希特勒,竟然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杀人犯;审判苏格拉底的那一套基本司法制度,至今还在最民主的国家……美国沿用……
   
   2、对法律权威的维护。苏格拉底选择死亡,放弃逃狱,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尽管民主的判决,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但一旦决定,就有了法律的权威,如果人们不遵守法律,那整个社会就乱套了。
   
   3、对死亡的哲学思考。苏格拉底之所以多次放弃求生的机会,选择坦然面对死亡。首先是基于他对死亡的哲学观点。人人都怕死,人们对死亡有天生的恐惧,苏格拉底的死亡哲学帮助人们解除恐惧,以新的态度坦然面对死亡。
   他说了两句话:一句是:死亡是无梦的安眠。人死了,就像睡觉不做梦,再也不用担心被恶梦惊醒了,就连最厉害的波斯大王也幻想着睡觉不做梦呢。另一句是:我死了,我的灵魂就可以自由地去寻找古代的先哲,继续探讨那些伟大的哲学问题了。苏格拉底的时代,人们相信有灵魂。他认为,身体是灵魂的监狱,人死了,埋葬是只是身体,灵魂却自由了。
   
   谢选骏指出:上述答案显然都是隔靴搔痒还振振有词,其实“苏格拉底不怕死”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知道“万事皆有报应”,因为他曾经流过别人的血,所以他的死刑乃是“天道好还”的正义所在。在苏格拉底的时代,雅典的一直没有停止过,苏格拉底就生活在雅典的这种战争漩涡中,战争中间虽然夹着一些和平期,但是战争还是不断地持续着,社会日益走向残酷化、野蛮化,苏格拉底自己就参加过三次战争,杀人不在少数。在这种血流成河的背景下,多杀一个人实在不算什么。虽然,判处他死刑的理由是“莫须有”的,但是杀人却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必须。所谓“乱世用重典”是也。只是因为,杀害苏格拉底的那些人也都是杀人犯,所以用杀人的理由处决苏格拉底,他们实在说不出口——所以就随便寻找了几个十分勉强的借口,把他杀掉了。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不明就里,因此义愤填膺,患上了忧郁症,还从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了一个思想家,终身以阐述苏格拉底的遗训为职志。不过,好在他糊里糊涂,如果他聪明一点,知道苏格拉底罪有应得,就写不出那些鸣冤叫屈的“柏拉图主义”了。
(2020/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