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谢选骏: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西班牙流感:1918年全球大流行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BBC 2020年4月30日)报道:
   
   许多科学家与历史学家认为,当时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约18亿人)曾感染“西班牙流感”。如果你之前没听说过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这场新冠危机也可能已经让你知道,在20世纪初曾有一种致命病毒席卷全球。


   
   人们常将它称作“所有大流行之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在1918到1920年两年间,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4000万至5000万人死亡。而许多科学家与历史学家认为,当时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约18亿人)曾感染这个病毒。
   
   人类应付大型流感疫症的演变——那场疫情开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尾声,而它造成的人员损失超过一战。在全世界处于新冠危机之时,让我们回望那场让世界一度停摆的大流行。当时在那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1921年,世界非常不同——1918年的医学和科学与现在应对疾病的水平相比十分有限。那时的医生们知道西班牙流感背后有微生物在作祟,也了解这种疾病可以在人际传播,但他们仍然认为,导致疾病的根源是细菌,而非病毒。同样有限的还有治疗手段。全球首支抗生素直到1928年才被人类发现,第一支流感疫苗在20世纪40年代才被投入公共使用。
   
   尤其重要的是,当时全民卫生保健系统尚未建立,哪怕是在经济实力强大的国家,公共卫生保健仍是奢侈品。“在工业化国家,大多数医生要么自己独立门户,要么受慈善团体或宗教机构资金支持,而许多人完全无法接触到医生,”科学作家劳拉·斯宾尼(Laura Spinney)表示。她同样也是《死亡骑士:1918年西班牙流感及其对世界的改变》一书的作者。
   
   相对年轻和贫弱的人——西班牙流感以一种与此前流行病疫情截然不同的形式袭击了全人类。死亡病例的年龄大多在20至40岁之间。在之前,1889至1890年期间的流感导致全球超过100万人去世。但更加糟糕的是,西班牙流感以一种与此前流行病疫情截然不同的形式袭击了全人类。死亡病例的年龄大多在20至40岁之间,男性受影响尤其严重。许多人认为这场流行病发源于“一战”西方战线拥挤的军营,伴随军队在战争结束后回家开始蔓延,这或许也是男性与年轻人受影响严重的原因。
   
   这场疾病给经济实力更弱的国家带来的打击也更大。哈佛大学学者罗伯特·巴罗(Robert Barro)在2020年主导的一项研究估测称,西班牙流感当时在美国造成0.5%的人口死亡(约55万人),在印度则给其5.2%的人口造成影响(近1700万人死亡)。随之带来的经济影响也十分巨大。巴罗和他的团队估计那场大流行使得所有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减少6%。“一战和西班牙流感造成的伤亡给全世界带来了经济灾难,”《1918大流行》一书的作者凯瑟琳·阿诺德(Catharine Arnold)称。
   
   阿诺德的祖父母也因流感丧生于英国。“在许多国家,当时已经没有年轻男性继续经营家庭生意,管理农场,接受职业和贸易培训,结婚抚养子女,没有人可以补足成千上百万人丧生带来的损失,”阿诺德称。“缺乏合适的男性导致了所谓‘剩女’(spare women)问题,数以百万计的女性无法找到合适的伴侣”。
   
   女性步入工作岗位——在美国,那场流感和“一战”带来的劳工短缺问题为女性加入就业大军铺平了道路。西班牙流感并未像14世纪的黑死病(导致封建制度垮台)一样带来社会变化,但它撼动了许多国家的性别平衡。德克萨斯A&M大学学者克里斯汀·布拉克布恩(Christine Blackburn)发现,在美国,那场流感和“一战”带来的劳工短缺问题为女性加入就业大军铺平了道路。“到1920年,(女性)在全国的就业人口中占比例约21%,”布莱克本说。
   
   同一年,美国国会批准了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赋予美国女性投票权。“有证据显示,1918流感给许多国家的女性权益带来影响,”她补充称。由于劳工短缺,当时的就业人士薪资也出现上涨。美国政府数据显示,1915年的制造业领域单位薪资为21美分,1920年时上涨到56美分。
   
   给新生儿带来的影响——在许多国家进行的研究表明,大流行期间出生的婴儿更容易生病,受雇的可能性也较小。科学家还对西班牙流感期间出生的婴儿进行研究,发现与疫情爆发之前或之后出生的儿童相比,他们更可能出现心脏疾病等健康问题。英国及巴西的分析表明,1918-1919年期间出生的婴儿被正式雇佣或接受大学教育的可能性更低。
   
   一些理论称,大流行期间母亲受到的压力对胎儿发育造成了影响。而在对1915年-1922年之间出生的美国士兵入伍数据进行的分析中还出现了另外一条线索:“1919级”的士兵比其他人矮大约1毫米。
   
   反殖民主义与国际合作——1918年大流行病袭击印度后,民族主义者开始发声。到1918年,印度已经在英国殖民统治下度过超过一个世纪。西班牙流感在当年5月袭击了印度,印度人受到的冲击要大于当地的英国居民。数据显示,低种姓的印度人中,每一千人中有61.6人死于流感,而在欧洲居民中,这个数据为每千人中不到9人。印度的民族主义者一直坚称,英国殖民者在处理那场危机时有管理过失。1919年,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出版的一期《年轻的印度》中便对英国当局火力全开。新的流行病警戒和控制系统在1918年大流行后得以建立。
   “在这么可怕及灾难性的传染病流行面前,任何其他文明国家的政府都不会像印度政府这样不作为,”其中的一篇社论写道。
   
   尽管“一战”给世界留下了地缘政治的噩梦,但大流行给同样也凸显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1923年,联合国前身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成立卫生组织(Health Organisation)。作为一个专门机构,卫生组织创造了新的国际传染病控制系统,由医学专业人士而非外交官负责,运作方式与当时已经存在的国际卫生局(Office International d'Hygiène Publique)相同。世界卫生组织直到1948年才得以成立。
   
   公共卫生进步——许多国家在20世纪20年代创建或改建了卫生部门。西班牙流感造成的伤害促进了公共卫生的进步,确切来说是社会医学的发展。1920年,俄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完全公共性集中式卫生系统的国家。其他国家很快纷纷效仿。“许多国家在20世纪20年代创建或改建了卫生部门,”劳拉·斯宾尼写道。“这是大流行导致的直接结果,公共卫生官员们在大流行期间或是完全被排除在内阁会议之外,或是被迫请求其他部门给予更多资金和管辖权的支持。”
   
   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人类学家詹尼佛·科尔(Jennifer Cole)认为,大流行和战争为世界许多地方撒下了福利国家的种子。“由国家提供福利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的,因为有大量的人口变成了寡妇、孤儿及残障人士,”她解释称。
   
   封锁与社交距离当时也起到作用——在西班牙流感开始抬头的时候,其中两个城市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措施。一个月后,费城有超过1万人死于这场疾病,而圣路易斯的死亡人数低于700人。这是一个著名的双城记的故事:1918年9月,美国各城市组织游行宣传战争债券,所得收入将被用于当时仍在进行的战争。
   
   在西班牙流感开始抬头的时候,其中两个城市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措施:费城继续推行此前的计划,而圣路易斯决定取消活动。一个月后,费城有超过1万人死于这场疾病,而圣路易斯的死亡人数低于700人。这种反差成为应对传染病时支持社交距离的一个例证。
   
   一项针对1918年几个美国城市干预措施的分析显示,在那些早期禁止公共集会,关闭戏院、学校及教堂的城市,死亡率要低许多。普林斯顿大学的一组美国经济学家也对1918年的封闭措施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措施更加严格的城市在大流行之后的经济恢复速度更快。
   
   然而根据估算,那场大流行仍然带走了近70万美国人的生命。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巴罗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过早放开封锁措施。“那时政策出台后通常持续四周左右,之后因为公众压力被放开,”他说。巴罗认为,如果封锁可以坚持12周左右,那时的结果会更好。“这在今天显然是个极其相关的问题,”他补充道。
   
   被遗忘的大流行?——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患西班牙流感后的自画像》是少有提到1918年大流行的作品。尽管有教训,但从许多方面来讲,西班牙流感是一场被遗忘的大流行。与新冠病毒一样,那次疫情也影响了许多名人: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与英国前首相劳和·乔治(Lloyd George)当年都患病,巴西前总统罗德里格斯·阿尔维斯(Rodrigues Alves)还因此丧命。但是在公众视线里,西班牙流感被“一战”掩盖,部分是由于几个国家政府对媒体进行审查,阻止媒体在战争期间报道流感的影响。除报道不足外,这场危机也在很大程度上在历史书与大众文化中销声匿迹。
   
   巴西前总统罗德里格斯·阿尔维斯(Rodrigues Alves)死于西班牙流感。“即便是在大流行一百周年(2018年)那年,你也找不到关于西班牙流感的纪念……也很少有墓碑纪念当时医生和护士的牺牲,”医学历史学家马克·霍尼斯鲍姆(Mark Honigsbaum)写道。“在过去的小说、歌曲或艺术品里,你也找不到许多描述1918年大流行的作品。”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患西班牙流感后的自画像》是一个例外。这位挪威画家在受这种疾病折磨时创作了这幅作品。
   
   霍尼斯鲍姆还注意到,1924年版的《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Britannica)“在回顾20世纪‘最有纪念意义的年份’时甚至没有提及那场大流行”,最早讨论那场疫情的历史书籍在1968年才出版。
   
   而现在这场新冠疫情绝对刷新了人们的观念。
   
   谢选骏指出:由于各国政府掩盖疫情的记忆,人们几乎淡忘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肆虐。2020年的武汉肺炎似乎是在提醒人们需要一些回顾和展望……而且,武汉肺炎之所以嫩能够肆虐全球,也是由于各国政府包括联合国组织等(WHO)极力掩盖疫情所造成的。现在人们只能求上帝保佑,武汉肺炎仅仅是对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而不要造成比那更大的杀戮了。
(2020/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