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谢选骏文集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谢选骏: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中国军界鹰派人物:急统台湾会葬送中国复兴大业》(2020年5月5日 美国之音)报道:
   
   中国一名退役将军首次公开承认台湾问题并不只是中国的内政,而是美中关系问题,台湾问题的解决也不取决于中国和台湾双方,而是取决于美中关系的变化。


   
   台湾问题本质是美中问题——被人称为中国军方鹰派代表人物的乔良周一(5月4日)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的时候说:“不管中国怎么强调台湾问题属于内政,但本质上仍然是中美问题。所以,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如何解决台独势力,而是先解决中美实力对比。”
   
   台湾问题一直是美中之间最棘手的问题。中国方面总是以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说法应对美国的干预。观察人士指出,乔良关于台湾问题本质上是美中问题的观点比较符合实际。中共要解决台湾问题不能无视美国的作用。
   
   这次全球爆发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网络上很多人主张,中国应该趁美军航母感染病毒失去战斗力的时候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的统一大业。——乔良反对这样的看法。乔良表示,疫情之下,美国手忙脚乱,军力收缩,“的确貌似出现了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短暂视窗期”。但是,除非美国因为此疫情就此倒地不起,否则紧抓住一个战术视窗,还不足以解决日后面对的战略困境。乔良认为,困境之一是美军具有干预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实力。他判断,武统台湾开始后,美国不会以武力直接干预,但间接干预是肯定的。按美军设想,一旦发生台海之战,美军应不是直接对陆开战,而是联合西方国家封锁制裁大陆,特别是用其海空优势,掐断大陆海上生命线,使大陆制造业所需资源无法输入,所产商品无法输出,同时通过纽约、伦敦两大金融中心,掐断大陆的资本链。
   
   困境之二是,台海一旦开战,资金会全部撤空,企业也会全部关门。“人员全都失业的孤岛,将让我们注多少资金去重振其经济,投入多少人力去管理其社会?”
   
   一切要为复兴大业让路——乔良称这将“是多大的代价,多高的成本?这代价和成本难道不拖累,甚至不拖垮复兴大业?”根据乔良的界定,中国当前处于千年复兴,机遇难得,“将强未强,将成未成之际”,此时外部的约束条件很大程度上仍制约中国崛起,何况全球经济包括中国在内,都还处于美元体系之下。他认为,“台湾问题并非中国复兴大业的全部内容,甚至连主要内容都谈不上”,因为复兴大业的主要内涵是14亿人过幸福生活,一切都必须给这个大业让路,包括台湾问题的解决。
   
   乔良是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他的代表作是与退役军官王湘穗合著的《超限战》。这本书讲的是不对称战争,不存在战场与非战场的区别,比如金融战、新恐怖战、生物战等。2001年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后,这本书受到广泛重视。
   
   至于何时才能解决台湾问题,这位退役将军说了一段充满杀气的话。他说,在不正确时间做正确的事也是错误的,在中美角力分出高下之前,就算等到猴年马月也得等,但绝不是干等,只要不断提高和增强中国克服外部约束的实力,一旦美国没法介入,“收复台湾如探囊取物,遇佛杀佛,见僧杀僧,试看谁敢做绊脚石!?”
   
   乔良告诫那些激进的网友们,只凭信心,不考虑外在条件的主张,“名曰爱国,实为害国。” 面对复杂环境,乔良说:“中国只能有冷峻的、清醒的、不容置疑的实力,没有其他。”
   
   网文《超限战》报道:
   
   超限战是中国军旅作家乔良和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大校王湘穗在其所著的同名书籍中提出的概念。在911事件发生之前两年半就作出了预测,根据他们的论述,超限战是与传统战争不同的新的战争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传统战争手段范围的新型战争形式。它包括了传统的战争手段,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新恐怖主义及生态战。
   
   概论——超限战可以透过不流血手段达到传统战争可以、甚至不可能达到的效果,它是立足于现代暴力冲突的演变与现代经济、文化、科技领域的高速发展上的。它强调了技术在未来战争中的地位,但是同时也提出军事思想仍是现代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超限战》一书立足于美国在越战后的历次战争,特别是波斯湾战争与科索沃战争,并且与网路攻击、亚洲金融风暴、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相结合,认为未来的战争将是无处不在的,包括金融、贸易、网络骇客、媒体与国际法等范围,何时何地都将是战场。
   
   华盛顿邮报将其称为40年来中国在西方影响最大的兵书之一,西点军校作为推荐读物,意大利步军总监米尼上将称其为当代军事名著。台湾学者,优势战略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刘振志评论为“以中国共产党的背景,加上中国固有的军事文化,益之以转化过了的辩证法,搅拌上几十年的战争冶炼,才造就了《超限战》的思想温床。”
   
   超限战与反超限战——2016年8月,乔良推出17年后的新修订版“超限战与反超限战”,除了原本内容外还扩增了十多年来国际新发展的整理和新理论。乔良指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网络战、资源战、媒体战、金融战、文化战,这些领域都将是未来激烈白热的战场,战争已经远远超出穿军装的军人和飞机大炮的范围,中国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看待,并接受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与反超限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预做准备。同时也提到其实超限战对于中国共产党并不是陌生的新名词,在国共内战当时并没有这名词但就运用了很多超限战概念雏形,去对抗蒋介石的传统军服战争。
   
   谢选骏指出:“美国两艘军舰2020年4月18日在南中国海航行”不是什么新闻,因为自从赢得了对日本的太平洋战争之后,美国一直都有武装干涉台湾的权利。1949年以后共产党一直叫唤“要解放台湾”,但是一直不敢动手,到1972年甚至由毛泽东周恩来带头出卖了台湾,把台湾问题的仲裁权力交给了美国。否则,毛周二贼又何需带头签订狗屎不如的《三个联合公报》?所以,《三个联合公报》其实是把美国干涉台湾合法化了、制度化了,不仅愚蠢至极,而且等于向美国出卖台湾,以便获得“四个现代化”的启动资金。
   
   谢选骏指出:有评论认为,“《超限战》是前沿军事理论家、著名军事评论家乔良少将和王湘穗教授合著的力作,该书由于准确预测了‘9·11’事件,在美国及西方引起轰动,已出版日、意、法、英、繁体中文等8个版本,畅销百万。被美国西点军校和美国海军学院分别列为学员必读书目和正式教材,更被意大利陆军总监米尼上将称为当代军事名著。近年该书中的一些重要观点已被美军写入最新作战条令。”——但是,现在乔良等人为何从“超限战”的理论上缩了回去?而畏惧对美作战呢?原来,乔良等人原来就误解了“超限”的意义。众人都知,“超限战”的核心概念是“超限”,但众人不知“超限”一词出自谢选骏1986年出版的《神话与民族精神:几个文化圈的比较》第329页——“在这个过程中,希伯莱人原先认为的嫉妒、偏狭、复仇心切的游牧部落神耶和华,也从喜闻祭品香味、在巴勒斯坦地方常来常往的境地,升入无边无际的苍穹,化为一个普遍(超限)的、公正(超域:不偏袒)的、仁爱(以“人”为“目的”)的上帝。”现在读者从中可以发现,“超限”在谢选骏的原著中,是用来形容上帝的本质的。因此,当“超限”用来形容战争的时候,必须和上帝参与的宗教战争有关。读者还可以发现,谢选骏的《神话与民族精神》中,和“超限”并用的,还有“超域”、“以‘人’为‘目的’”等概念。 1、“超域”正是“超限战”的要素之一,也就是在空间上不受限制,包括和空中属灵的魔鬼作战。2、“以‘人’为‘目的’”,正是现代文明甚至是现代宗教战争的特点。其中,既包括普世价值,也包括共产主义、法西斯纳粹、伊斯兰恐怖主义。事实上,在《超限战》出版之后两年爆发的“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和后续的反恐战争,就是一系列典型的“宗教战争”。现在乔良等人从“超限战”的理论上缩了回去,而畏惧对美作战,就说明乔良等人原来就误解了“超限”的意义。
(2020/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