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谢选骏文集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谢选骏: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谢选骏指出:“博明写道,他在中国工作时屡屡遭到骚扰,包括采访信源时被政府情报人员录像、被警察追赶时被迫把采访笔记丢到马桶里冲走、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被‘政府打手’殴打。”在这里,可怜的博明甚为为薄命,差一点就在北京送了命!——显然,这不是因为博明薄命,而是因为博明成为了“远交近攻”的牺牲品。也就是说,这个美国白人仅仅因为身在中国就不在得到美国白人原本应该受到的礼遇,而不得不品尝中国平民的悲惨遭遇了。结果博明悲叹——“在中国生活会让你看见,非民主国家能够如何对待他们的国民。”博明能够如此写道,说明他其实亲身经历了中国惨剧。
   
   《美国“中国通”高官,以流利中文发表演讲警告北京》(BBC 2020年5月5日)报道:

   
   美国白宫高官以中文演讲,警告中国如果继续控制言论自由、忽视人民群众的真实呼声,可能引发执政危机。在中美近日就新冠病毒源头激烈辩论之际,这一演说可能刺激北京作出强硬反应。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又译为马修·波廷格)在“五四运动”101周年当日发表以古喻今的演讲,回顾“五四”历史、展望美中关系未来。这是首次有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以流利中文在白宫向中文读者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问道,“五四”的最终遗产将是什么。“这个问题,只有中国人民才能回答啊。五四运动属于他们。‘五四’的民主愿望还会等到下一世纪吗?‘五四’的核心思想会不会每次都被官方的审查而抹掉? 今天仍然坚信这一主张的人会被称为‘不爱国’、‘亲美’有‘颠覆性’吗?我们知道共产党会尽量这样做的。”
   
   博明在演讲中呼吁“少一些民族主义,多一些平民主义”。他称,推动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背后的核心力量,和五四运动的如出一辙,即是平民主义(populism)。博明在演讲后解释说,将populism翻译为平民主义,而非更常见的翻译“民粹主义”,是要强调这股力量推动以民为重的政府。他还说,追求民主来自中国传统思想,而台湾就是华人社会民主实践的鲜活证据。
   
   博明被认为是白宫中少有的中国专家,推动了特朗普政府多项对华鹰派政策。他的这番演讲可能刺激北京,激化美国与中国近来围绕新冠病毒源头的舆论战。4日,在弗吉尼亚大学主办、讨论美中关系的线上活动中,博明发表了长约20分钟的预先录制讲话,随后参加了直播的问答环节。博明透露,他以英文写作演讲稿,再与几个朋友合作,将文稿翻译为中文。他表示,之所以选择以中文演讲,是因为中国如今缺乏多元的声音,他希望与“在中国的朋友展开对话”。
   
   这不是博明第一次公开“晒中文”。2018年出席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时,博明以中文引用孔子名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点明了美中之间的竞争关系。自从那场演讲之后,博明未再出席中国大使馆的活动。
   
   前驻华记者,如何成为特朗普的头号中国幕僚——现年46岁的博明,大学时期在马萨诸塞州大学学习中文与中国研究,1998年至2005年担任路透社与《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他之后参军,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情报人员。2010年退役后,博明曾涉足商界,曾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工作,还创办过一家调查中国企业的商业调查公司。他在2017年加入国安会主管亚洲政策,是如今白宫高层官员中仅有的“中国通”。
   
   近来数月,美国政府推出了多项针对中国的政策,包括疫情初期的中国停飞令、以“武汉病毒”称呼covid-19、停止资助世界卫生组织,乃至中止美国和平队的中国项目、下令中国官媒驻美机构裁减中籍员工等等,博明被认为是上述鹰派政策的重要背后推手。
   
   一名前驻华记者,是如何逐步成为特朗普看重的对华问题幕僚的?博明职业发展中最不寻常的转折,发生在2005年。当时32岁的他辞去驻华记者一职,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员。这是一个艰难的职场跳跃,博明的年龄偏高、体重超重,而入伍需要通过严苛的体能考试。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博明当年与驻北京大使馆的一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相约在长城上跑步,有一回还虚脱进了急诊室。
   
   博明在2005年投稿给老东家《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观点文章中写道,当被问道为何弃笔从戎时,自己通常给出简短的答案:“感觉是时候停止报道、更直接地参与新闻事件了”,但酝酿的过程显然更为复杂。
   
   遭遇“中国政府打手”——博明写道,他在中国工作时屡屡遭到骚扰,包括采访信源时被政府情报人员录像、被警察追赶时被迫把采访笔记丢到马桶里冲走、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被“政府打手”殴打。如今,外界多将博明对中国的鹰派看法,归咎于他担任驻华记者时遭遇的种种不快。“在中国生活会让你看见,非民主国家能够如何对待他们的国民,”博明当时写道。
   
   美国当年打击恐怖主义如火如荼的氛围,也感染了生活在海外的博明。在偶然看到一名美国公民被伊拉克恐怖分子斩首的视频后,他渐渐下定了参军的决心。“我们经常谈论我们的政策怎么让中东的年轻人极端化,变成我们的敌人,却鲜少谈论他们的作为如何使我们极端化。”博明2005年写下的这段话,用来形容如今华盛顿鹰派人物对中国的看法,也相当恰当。他们认为,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是中国近年来加强威权主义统治的结果,美国并非美中关系之中主动挑衅的一方。
   
   受军旅生活影响,服从上级命令——博明在从军生活中结识了许多行事鹰派的军官,进一步塑造了他对国际局势的认知。作为海军陆战队的情报人员,博明派驻过日本冲绳、阿富汗和伊拉克,与之后担任特朗普首位国家安全顾问的弗林(Michael Flynn)成为朋友,还深得前中情局局长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H. Petraeus)的赏识。特朗普胜选后,博明随弗林加入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在2017年正式加入国安会,成为白宫中拥有中国实地经验的少数高层官员之一。
   
   2017年加入国安会后,博明在参与起草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中,将中国明确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并称其为“修正主义国家”。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在与朋友的私下交流中,博明曾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将中国带往更加危险的极权主义社会。如果说,在中国担任记者的经历让博明对北京政府丧失信任,那在从军生活就教会了他服从命令、听命上级。曾是独来独往的记者,要投身到层级纪律严明的军队中,2005年的博明却似乎没有一丝不安。“这对我来说很吸引,因为这意味着我会成为比我更宏大的事物的一部分,”他在当年的文章中写道。
   
   《华盛顿邮报》近日一篇起底博明的报道指,他十分尊重上级,行事低调,小心谨慎不抢走上司的光彩。特朗普治下的白宫在三年多内,换了四任国家安全顾问,其中有的与特朗普公开决裂。然而,博明却在白宫比他多名个性张扬的上司都待得长,还一路步步高升,成为现任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的副手。而在博明的白宫办公室里竖着一面白板,上面以军事用语标记着“战线”、“战略目标”等,详细记录着中国雄心勃勃的海外影响力部署。顺应上意的个性让他在变幻莫测的白宫中,以不变应万变。但同时,也有批评者认为他过于服从上司的意愿,未能充分发挥他对中国的理解、制订刚柔并重的对华政策。
   
   曾报道SARS、家人为病毒学专家——凭借报道SARS累积的经验和人脉,博明很早就察觉到新冠病毒疫情事关重大。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博明在1月初就对疫情十分警惕,曾与采访SARS时结识的香港流行病学家通话。在SARS期间,当时身为驻华记者的博明,是第一个致电中国外科医生蒋彦永的外媒记者。蒋彦永当年揭露了中国SARS疫情真实情况,引发全球舆论关注。
   
   无独有偶的是,博明的妻子Yen Pottinger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病毒学专家,曾供职美国疾控中心;他的哥哥保罗·波廷格(Paul Pottinger)也是华盛顿大学的一位病毒学专家,还参与治疗了美国的首批新冠患者。博明很早就意识到新冠病毒的危险性,他认为北京对疫情处理不当、欺瞒真实感染规模。1月11日,中国公开首宗新冠死亡案例,包括博明在内的一个白宫幕僚小圈子就开始每日开会研讨疫情。
   
   肺炎疫情:特朗普强调“中国病毒”——不过,博明的防疫建言并没有马上被采纳。1月中下旬,当美国还未发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总统特朗普赞美北京的防疫应对时,白宫内对华鹰派与鸽派的缠斗正在悄然上演。一边是纳瓦罗、博明等对华鹰派,另一边是主张维护中美经贸合作的经济幕僚姆努钦等,他们的角力延宕了美国对疫情的应对。总统特朗普最终在1月31日采纳了博明的建议,下达中国入境禁令,这也成为特朗普其后反复自夸的决策。在SARS疫情退散后一年,博明曾经报道北京与安徽再发多宗非典型肺炎,源头可能是实验室泄露了用于研究的SARS病毒。这一经历显然影响了他对当下新冠病毒疫情的分析。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武汉病毒研究所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他在1月就怀疑,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并要求美国情报机关搜集证据。情报机关日前宣布新冠病毒并非人造,但并未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华盛顿邮报》引述接近博明的人说,他认为实验室泄露病毒一说有诸多间接证据支持。他的观点显然也影响了总统特朗普与国务卿蓬佩奥,两人近日频频表态,称有“大量证据”说明病毒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但并未公开任何证据。中国官方媒体则回击,美国政客正在散播虚假信息的“政治病毒”。病毒源头依然扑簌迷离,但几无悬念的是,经过新冠疫情一役,博明在白宫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巩固,至少在特朗普任内,持续塑造美国的对华政策。
   
   谢选骏指出:“博明写道,他在中国工作时屡屡遭到骚扰,包括采访信源时被政府情报人员录像、被警察追赶时被迫把采访笔记丢到马桶里冲走、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被‘政府打手’殴打。”在这里,可怜的博明甚为为薄命,差一点就在北京送了命!——显然,这不是因为博明薄命,而是因为博明成为了“远交近攻”的牺牲品。也就是说,这个美国白人仅仅因为身在中国就不在得到美国白人原本应该受到的礼遇,而不得不品尝中国平民的悲惨遭遇了。结果博明悲叹——“在中国生活会让你看见,非民主国家能够如何对待他们的国民。”博明能够如此写道,说明他其实亲身经历了中国惨剧。
   
   谢选骏指出: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这一战略来自秦国,它通过远交近攻的战略灭掉韩赵魏三晋,然后各个击破楚齐燕三国,终于征服了中国文明。因此,远交近攻从此被中国人捧上了天,运用到人际关系的各个领域。但是据我研究,远交近攻战略具有致命的缺陷,很容易造成“宰熟”的后果——疏离人际关系、瓦解社会团结,结果统一的秦朝也就很快地遭到推翻。后来的各朝不思悔改,汉武帝还用推恩法固化了这一战略,迫使族人互咬、祸起萧墙。现在,共产党中国因为虐待博明,而可能将要付出秦朝二世皇帝那样的代价吗——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