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谢选骏文集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谢选骏: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疫情,美国富豪们踏上了新西兰的末日求生之路》(2020-05-06 粽尼)报道:
   
   新西兰为何成了富豪们避难的首选?在全球仍然为新冠疫情焦头烂额的时候,南半球的一个国家突然宣布“解放”了。


   
   4月28日,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登表示,新西兰的确诊个例已达到个位数,新冠病毒已经得到“消除”(Elimination),宣布为期五周的全国封锁由4级将为3级。一时间,国际媒体纷纷赞誉新西兰,称赞其成为首个“战胜了新冠病毒”的西方国家。
   
   此次疫情中,新西兰政府的抗疫举措确实为西方世界做出了表率。早在今年2月新西兰就已经采取行动,严防疫情从境外向社区传播,成功控制了国内的新冠病情。相比其他国家在2月到3月这段疫情空窗期的毫无警觉,新西兰的出色操作已经引起了那些有危机意识,或者拥有双重国籍的富豪们纷纷逃离“震中”,争先进入南太平洋中的“避难圣地”在3月20日宣布非公民入境禁令前,新西兰皇后镇机场的私人飞机起落频次明显上升了。机场人员称这段时间本来是淡季,出现“一天降落5架私人飞机”的行情对机场来说十分罕见。据报道,这些私人飞机来自夏威夷、珀斯、悉尼等地。房产中介明显感到来奥克兰、丰盛湾等地区看房子的美国客人增多了,因为他们认为新西兰“是抵御这次风险的最佳地点” 。
   
   由于2018年新西兰颁布法令禁止海外人士购置房产,这些富人转而寻求豪华出租屋。一些人甚至称自己乐见新西兰封锁边境, “这样我们就可以被困在新西兰,安全度过疫期了”。最近流行的地堡成了富人们热衷的避难方式。这种被称为“地下方舱”的地堡,可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建造,其设施应有尽有,小到饮食起居,大到家庭影院、桑拿房,满足了富人们的需要,即使是世界末日也能尽情享受。而修建一个这样集居住、娱乐和安全的地堡,所需的花费从300万到800万美元不等。硅谷的新贵们都喜欢把新西兰当作末日逃生的最佳目的地。Paypal的创始人彼得·蒂尔、好莱坞大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对冲基金巨头朱利安·罗伯逊等富豪,都前瞻性地在新西兰购置了豪宅,作为自己的“后花园”。《泰坦尼克号》导演卡梅隆在新西兰Pounui湖边的房子——新西兰之所以会成为富豪们首选避难所,得益于新西兰独特的地理位置。新西兰位处世界一隅,西边是澳大利亚,东部和北部是分布太平洋的袖珍岛国,南部是茫茫的大洋洲。
   
   由于远离国际主要航线与政治敏感地区,自然也与世无争。加上新西兰纯净的自然环境举世闻名,很多人一提起“新西兰”就会想起蓝天白云、山清水秀,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度假、定居。新西兰稳定的政治经济形势也是一大理由。新西兰由南北两岛构成,国家较小,政府既能统一步调,又能灵活变通。新西兰的经商环境、经济自由度在全球位居前列,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新西兰多年蝉联第一,是全球最适宜经商的国家;2019年新西兰的经济自由度为84.4,位居全球第三。
   
   新西兰是全球最适宜经商的国家,贸易自由,手续方便
   经济的发展带来了稳定的税收,使新西兰政府有能力提供良好的社会福利,国民幸福指数也随之提高。这些使全球富人们对新西兰趋之若鹜,把它当做移民置业目的地、探险乐园、养老退休地等。在过去20年里,奥克兰、激流岛和皇后镇都成了投资热土,被全球的富豪们开发成了天堂。任世事纷纷,富人们在这里对着美景享用美酒,真是惬意不过。
   
   这次疫情中更加显现出了新西兰的政治优势,即政府果断有执行力,卫生部门信息透明。截至5月4日,新西兰全国确诊1487人,全国感染率仅为0.02%;死亡20例,感染病死率为1.34%。从地理分布上看,多数病例集中在各个大城市(奥克兰、惠灵顿、基督城)和旅游热门地(皇后镇所在的南地大区),主要与人口基数和人口活动有关。在年龄上,20至29岁的感染者人数最多,有353人;其次是50至59岁年龄层,有244人感染。而病故的感染者集中是70岁以上的长者,这些病例和4月的几宗养老院感染事故有关。其他年龄并无死亡病例。基督城的一家养老院不幸染上新冠病毒,10位长者感染后去世。
   
   在疫情爆发的短短几个月里,新西兰从最初的小心谨慎到后来壮士断腕般的“严格抗疫”,抓准了每次时机:从2月2日宣布次日禁止所有从中国大陆出发及中转的非新西兰人,堵住了第一波疫情;到2月28日有了第一例病例,病毒来源变成了中东与欧美游客,当局又在3月19日关闭边境,4天后全国从3级戒备升级成4级,全国开始封锁(Lockdown),关闭了除必要服务外的所有商业活动。
   
   政府发布的4级警告,劝诫民众“宅家中”——封锁的一个月里,病例在一轮急剧增长后又开始下降。从关闭边境日(3月19日)算起,新西兰在15天后就进入了抗疫拐点,日确诊病例也从十位数将为个位数甚至零,病死率也控制在极低水平,堪称抗疫典范。然而,新西兰就一定是末日逃生的首选之地吗?答案未必如此。
   
   首先,新西兰的国家规模决定了其经济体之小,严重依赖外贸与服务业的经济在此次疫情中已受到巨大冲击。这次全国封锁让无数企业处境艰难,新西兰在疫情后如何恢复经济是一大难题。在全国封锁期间,新西兰汉堡王申请了破产保护。其他小型快餐店更是举步维艰。最典型的便是著名的皇后镇了。皇后镇由于风景优美,吸引络绎不绝的游客前来观光。发达的旅游业带动了该地的繁荣,当地房价甚至超越大城市奥克兰。然而在封锁后,却成了新西兰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失业率飙升至30%。皇后镇湖区市长Jim Boult说:“根据经济学家预测,皇后镇地区的经济将萎缩40%。我们从新西兰人口和GDP增长最成功的地区,变成了可能是新西兰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可谓惨不忍睹。皇后镇本是旅游圣地,如今没有游客,商场关闭,经济堪忧
   其次,身处地球边缘的新西兰,在近年来不断变换的气候中也深感“切肤之痛”,面临的自然灾害逐渐增多。
   
   除了本身处于板块交界,地震火山是常客,极端气候也影响了这里自然环境,例如暴雨、热浪乃至山火等。去年12月9日,新西兰怀特岛火山爆发,造成21位登岛游客死亡。近几年新西兰暴雨增多,当地水淹严重。2020年元旦,当新西兰人从跨年夜醒来后,发现城市陷入一片橙色,犹如末日景象。专家认为是因领国澳大利亚山火烟雾飘过海峡所致。近年来气候变暖使新西兰的冰川数量逐渐减少。有研究显示,到本世纪末,新西兰的大部分冰川很可能会消失。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新西兰有自己的难题。无论是全球气候变化还是疫情肆虐,只要是在危机四伏的地球,作为命运共同体的人类都没有侥幸可言。
   
   谢选骏指出: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这就是富豪们的作为!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这就是富豪们的德行!他们炒作起来的经济过热,变成了病毒的沃壤;他们制造成功的官商勾结,加剧了全球大流行——然后他们自己躲进了世外桃源或地下城堡,享受英国首相、俄国总统那样的特殊服务;却让少数族裔和低端人口大量死亡——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而蕞尔小岛新西兰却在配合这样的作为和德行,只能使得自己后患无穷。

此文于2020年05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