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反民主与伪民主]
谢选骏文集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保护亚裔就是抵制共产国际
·非洲的网红智商不低
·联邦结构适于开发进取不适于整合守成
·美国联邦制与贪婪的律师
·狼图腾无法整合世界
·新冠病是人工合成的“老毛病”
·两边游走的人传播瘟疫
·全球化的弱点就是没有全球政府
·中国的“基督教”为何不堪一击
·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新冷战就是新文化战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细菌战产物
·川普风暴的末日来袭
·武汉肺炎患者变成了犹太人
·华人为何到哪里也没有安全感
·共产党喜欢灾难
·消灭富贵病——毛泽东主义自杀宣言
·西班牙为何要钱不要命
·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人类才是地球的瘟疫
·美国联邦是走向分裂还是走向帝国
·美国联邦可能正在消亡
·暴君为何趁疫打劫
·暴民为何趁疫打人
·世界首富贝佐斯陷入阿拉伯美国陷阱沦为老二
·体育表演违背了体育道德
·实证主义也是一种空想主义
·庚子赔款促成武昌起义
·武汉起疫与文化战争
·国家利益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香港人是全球瘟疫的种子
·狼图腾与吸血鬼
·战狼只是五毛家犬而已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毛泽东就是宋江——出卖中共、害死林彪、投靠美帝
·2020年优生学的理论与实践
·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就是自由之路
·自由就是自负盈亏、自生自灭、与神同在
·独立不独立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信任屠夫的各国理应被宰
·中国变身世界老大的最后一战
·共产党统治是百年国耻的顶峰
·黄俄嘴脸与黄俄行动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新的户口改革是切割的更为细致的血肉长城
·21世纪的新锁国时代
·打倒川普解放美国
·全球化终结联邦结构
·伊丽莎白一世是莎士比亚的组成部分
·21世纪的新价值观我早就预告过了
·祖国就要吃掉人民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民主与伪民主

   谢选骏:反民主与伪民主
   
   《大家谈中国:什么是真正的民主?》(BBC 2014年12月4日)报道:
   
   占中,在一个大陆的学生的眼里,似乎是一种非常无奈的举动,但是香港的症结在于“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类似于拉美化的二元财富分配体系,导致了民怨。但是指望用非法的运动去争取自己的权益,我不明白这样把程序正义放在哪里?


   
   再退一步说,整个华人社区(大陆,台湾,香港)都缺少对法律的尊重,台湾的太阳花运动,香港的占中,都是非法的活动,而中国的法律有时候还与宪法打架,这让人不禁怀疑,华人为什么做不到守法。而且以前的民主典范,香港与台湾都进入了民粹化(populism)的境地,这对于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其实更共产的平均主义没什么分别。一个公司也是没有领导团队,是无法正常运作的,民粹化的国家必然是低效的代名词,中国大陆这么多年的失败经验已经说明了平均主义是没有前途的,为什么香港台湾还要步后尘呢?
   
   民主是个很简单的词语,一句话少数服从多数,那么是反占中反应了多数人的想法,这么久了,都没有看到一个统计数据,西方媒体所擅长的调查(survey or poll)我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而且很多时候民主和回应的政府(responsive government)都被大家混淆了,美国是民主国家,但是现在的政府却在很多决议之前都是举步维艰,不是一个回应公民需求的政府,很多人都没有看清这一点。
   
   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也时常与美国学生争论,中国大陆到底要不要民主。其实福山(Fukuyama)在讲演中明白说,中国的3亿中产阶级或许都不希望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很多美国人,或者西方民众都觉得选举是对的,中国应该有民主选举,但是其实这个想法是完全不自洽的(self-consistent),因为在西方人眼里,中国人很多时候都是被“洗脑”的,一个被洗脑的国家,进行的选举,选出来的会是什么领导人呢?然后他们会继续质疑中国选举的合法性,那么中国为什么要进行选举,满足西方的评价呢?
   
   如果中国真的一人一票的选举,我觉得离民族主义(nationalism)也不远了,哪怕我已经在美国介绍教育五年了,但是我依旧能强烈地感受自己的爱国情怀,何况是别人呢,这样的选举,比如选出一个民族主义的领导人,或许我们还会与日本,越南发生战争。所以大陆缺少的并不是民主,而是缺少法治,依法治国(rule by law)才是像中国走向更好明天的一步,希望这一次法学出生的习近平可以有改变,可以希望中国也能生产一些日本一样的好看的普法的电视剧,例如(legal high,胜者即是正义),让民众早些明白法治的好处。
   
   网民哀嚎:
   
   A:作为大陆80后无党派人士,我要说:民主目前在大陆行不通!原因分析:一、根本性质:没有绝对的民主!这涉及到辩证唯物主义的范畴。二、党政原因:1、任何党派都不存在绝对民主,即使它被称谓“民主党”。2、大陆为一党专政。一党专政就是对政权的绝对掌握,何况还持有军政。世界上没有存在民主的军队。三、人性原因: 1、人性是自私的,最为突出的是对利益的追求。这又涉及到完美主义论,利益和民主往往背道而驰。2、地域差异:种族和民族,这是挡在民主面前的两座大山。种族歧视,民族歧视,甚至地域地区歧视得不到根本上的消除,民主就无法实现。(太大的我不说,仅以中国来说,举个例子,台湾人、香港人歧视大陆人,而大陆上的上海人又歧视其他省市的人,白领歧视蓝领,蓝领歧视灰领,强者歧视弱者,上层歧视下层等等,当这些歧视存在,那么民主如何实现?若是台湾人执政,那么台湾人的民主诉求就会得到更多的满足。)三、中国国情:1、没有统一,民主就不能实现。大陆和台湾就统一问题争执不下,那么两方就会对民众的力量加以掌控和诱导,这就会削弱民主力量。2、共产党的长期影响。如一列火车,共产党便是火车头,他取得了民心,带领中国大陆民众停止了战乱,并且通过各种方式使大陆开始极速富强。尽管其中有许多波折,甚至使大陆综合国力倒退过十数年。但是只要这个火车头没有腐锈到散架,大陆民众依旧会舍弃部分民主诉求,而继续跟随。3、大陆整体民众“素质”参差不齐。这个“素质”是多方面的,比如:知识的掌握,法制的观念,道德的底线等等。4、封建中庸思想的影响。大陆民众思想属于“安逸派”,与世无争、得过且过、容易满足,谁能帮他们解决温饱的同时还能让他们活得安逸,他们就跟随谁。有人说这是奴性,也有人说这是人性。我翻墙而来,路过,留下“浅浅脚印”。
   
   B:民主不是只有選舉而已,沒有人權,法治這兩個要件就根本不可能有民主。這些概念對生長在中國的人來說實在不容易了解。既便是能到美國來唸書的人也仍然很難悟出箇中的道理,原因無它,因為在他生長的過程中從未經歷過民主的洗禮,而在共產黨不斷的洗腦下,他已經根深蒂固的將一些錯誤的認知烙印在腦海之中。Rule by law 跟 Role of law在共產黨的誤導下變成一個翻譯"法治",民主則被解釋成民粹。自由被汙衊為無法無天,所有原本該有的原意全部被共產黨給曲解了,從版主對台灣太陽花學運跟香港佔中的錯誤認知可以清楚的看出這種貽害。太陽花學運是因為執政者漠視民意,在代議政治失靈的情況下,學生們只得以衝撞體制的方式來阻擋違反民意的法案通過,香港的佔中行動又何嘗不一樣?如果共產黨允許港人自由選擇他們的特首,佔中人士又何必餐風露宿,苦佔街頭呢?坦白講,共產黨是最沒有資格批評這些民主運動的人,他們當年奪權時用的是百分之百的暴力,如果時空轉移,我真很難想像共產黨會不會像台灣太陽花學生或香港佔中人士一樣和平理性。
   
   C:虽然不完全同意,但是多数观点反映出了心声。首先澄清,我是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在讨论中国实行民主和法治这个话题的。很多人,包括上面的很多台湾人香港人,虽然了解民主的基本理念,但是有时候实在太过理想了。我同意一个政府的合法性是由人民自愿被统治的意愿而来,也同意法律在国家运行中的重要作用。这些是民主与法治的基本理念。但是具体到一个国家地区或社会,民主与法治的表现方式都是不一样的;随着环境的改变,实际上不存在一个固定的pattern。如果一个社会的选民都是理性的,对政治经济人权都有相当大程度的理解,民主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效的体制。但事实不是这样,拿中国大陆来说,很大一批人虽然偶尔骂骂政府,但是他们其实根本不关心政治,也根本没有什么素养和能力去选一个合格的领导人;剩下的人,不少人只会批评,却拿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还有就是,由于各种原因,我感到国内现在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风气非常强,这样的情况下选出的人只能把国家和民族推向战争边缘和社会动乱的前线。多数人的暴力和独裁政府其实都是龙潭虎穴。太平天国还主张过‘平民权’呐,这就是典型的没文化人的民主,其实比清廷好不到那去。很多人,外国人,香港台湾人在批评中国的时候其实不了解中国的现状,文化层面,社会层面,政治层面和经济层面。我是从大陆来的,以后还会回去,没人比我更希望中国的体制能变得更好。但只能慢慢来,先从法治开始,教导人们尊重法律,利用法律维护自己权利。接着开始一些启蒙和讨论,等有基础有共识了,修宪修法,推动改革。
   
   谢选骏指出:什么是真正的民主?在我看来,真正的民主就是“ABC各说各话”,甚至是“各行其是”。但是任何社会的结构都是需要强制性的,所以极端地说,“民主也是一种反民主”或曰“民主也要诉诸反民主”。
   
   网文《费拉(网络词汇)》报道:
   
   费拉也做法拉欣,英语为Fellah,德语为Fellache。源于阿拉伯语,指在古埃及文明没落之后,依然在尼罗河领域耕作的农民。反民主政治作家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中借用该词描述所有伟大文明没落之后的民族(如罗马之后的意大利,日不落帝国之后的英吉利),网络上引申为没落或堕落的同义词,做形容词用。如:费拉不堪可被理解为堕落不堪。
   
   谢选骏指出:上文以偏概全,因为最大的费拉群体就在中国,例如鲁迅的《阿Q正传》所演义的。法西斯是反民主,共产党是伪民主,那么,谁是真民主呢?要知道,“费拉”这个词汇是我在2001年首先引入中文网络的,后来费拉大众把“费拉”给用烂了,于是我独创了一个“废垃”以示区别——我认为这个做法就是“真民主”的典范。

此文于2020年05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