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谢选骏文集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谢选骏: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鲁迅这个“文化革命的旗手”,其实也是一介狗官,所以后来才可能被狗头毛泽东这个杂种利用。鲁迅这个几面玲珑的讼棍,就是这样一个几面通吃的杂碎的饭桶。
   
   

   网文《王充》报道:
   
   王充(27年-约97年),字仲任,会稽上虞人,东汉哲学家。著有《讥俗节义》、《政务》、《论衡》、《养性》等书。但只有《论衡》保存下来。近人黄晖撰《论衡校释》30卷,是较为通行的版本。后汉三贤之一(与王符、仲长统齐名)。
   
   生平——由于史料缺乏,王充的生平还存在诸多争议。例如:乡里称孝问题、师事班彪问题、谢夷吾上书推荐王充才学问题等等。根据《后汉书·王充传》与《论衡·自纪》,比较可靠的是:王充是会稽上虞人,祖先原籍魏郡元城(与王莽同籍)。他的为人与言论都很奇特,不同流俗。年轻时曾做过县掾功曹等职位,但可能常与长官不合,而屡次遭到辞退(“仕数不耦”)。因官场不遇,故退而勤于著述,抒写怀抱(“徒著书自纪”)。晚年又任州治中职,后来可能因为老病而“自免还家”。七十岁左右,有感于年老衰病,故习练道家养气服药之术,著《养性》一书,为的是追求养生延年。《论衡》一书,由青年写到老年,应是他一生心血所聚。上虞乌石山(今上虞章镇滨笕枪山)有王充墓。
   
   著作——《论衡》一书的精神在“疾虚妄”(〈佚文〉)。疾虚妄,疾的是“起众书并失实,虚妄之言胜真美也”(〈对作〉)。汉朝是个谶纬符录盛行的朝代,王充由于看到了世传儒书充斥着荒谬,民间言谈充斥着迷信,像《淮南子》就记载共工怒触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维绝;尧时十日并出,尧上射九日等荒诞的故事。而这等书籍传说,在民间可谓比比皆是。所以王充感到“心??涌,笔手扰,安能不论?”而论述的方法则是:“论则考之以心,效之以事,浮虚之事,辄立证验。”(〈对作〉)所以,《论衡》一书的方法可说是讲求理性逻辑思辨以检验的方法。〈薄葬〉篇说:“事莫明于有效,论莫定于有证。空言虚语,虽得道心,人犹不信。”讲的不错,他接着又说:“唯圣心贤意,方比物类,为能实之。”所以,不但考之以心,考的还要是圣心贤意;效之以事。和西方或者讲实验、或者讲上帝的观点相比,王充继承了中国文化中这种源远流长的先进的方法论。强调了实践检验,而不只是实验检验。强调了类推、类比,通过类推、类比等方法比单纯的实验能更有效的找到能符合实践的答案。
   
   评价——王充是个极富争议的人物,历来评价两端。《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贬重于褒,认为:“其言多激……,露才扬己,好为物先,……然大抵订伪砭俗,中理者多,亦殊有裨于风教。”但最终认为《论衡》只是个谈助之书。章炳麟《检论》则褒重于贬,认为王充:“作为《论衡》,趣以正虚妄,审乡背,怀疑之论,分析百耑,有所发擿,不避上圣,汉得一人焉,足以振耻,至于今亦鲜有能逮者也。”但也说他:“然善为锋芒摧陷,而无枢要足以持守,惟内心之不光颎,故言辩而无继。”二十世纪后半以来,由于王充的批判性文风与唯物色彩特别受到青睐,正面的评价几已呈一面倒的局势。
   
   谢选骏指出:我小时候记得王充,因为他不合流俗,凭借书摊上站着看书学来的知识,竟然留下了《论衡》,好像东汉的一盏明灯。为了读到《论衡》此书,我饿着肚子花了1.05人民币买了一本,那是我当时一天的工资!读后我想,这辈子无论如何也要留下一本《论衡》那样的书,才算没有枉为人的一生。但实际上,我这还是以己度人了,无形之中拔高了王充——因为王充也给官府充当过走狗,并非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网文《李贽》报道:
   
   李贽(1527年11月19日-1602年5月7日),明朝福建泉州府晋江县人。其祖先是从元朝以后迁入福建的。初姓林,名载贽,后改姓李,名贽,字宏甫,号卓吾,又号温陵居士,是明朝颇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史学家和文学家,后被理学迫害,入狱后自刎,死后,泉州民众奉之为神,称“温陵先师”(温陵乃泉州旧称)。李贽的著作有《焚书》、《续焚书》、《藏书》等。
   
   生平——李贽于明世宗嘉靖六年(1527年11月19日)农历十月廿六日出生于福建泉州府南门外。六世祖林驽是泉州巨商,从事远洋贸易,乘船往来于泉州与忽鲁模斯(今伊朗的阿巴斯港)之间,娶色目女为妻,改信伊斯兰教。李贽的父亲李钟秀以教书为业,李贽七岁时便随父亲读书、学习礼仪。自幼倔强,善于独立思考,不受儒学传统观念束缚,具有强烈的反传统理念。他在社会价值导向方面,批判重农抑商,扬商贾功绩,倡导功利价值,符合明朝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要求。
   
   嘉靖三十年(1551年)中举人,五年后,授河南共城县教谕。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擢南京国子监博士,数月后,父白斋公病故于泉州,回乡守制。时值倭寇攻城,他带领弟侄辈日夜登城击柝巡守,与全城父老兵民同仇敌忾。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出任北京国子监博士。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补北京礼部司务,浸淫阳明学、佛学。万历五年(1577年),任云南姚安府知府,三年后弃官,故人称“李姚安”。万历九年(1581年)春,应湖北黄安 耿定理之邀,携妻子女儿到耿的家乡黄安天台书院讲学论道,住耿定理家中充当门客而兼教师,但和耿定理做大官的哥哥耿定向意见冲突。定理死后,迁居麻城,住维摩庵,过着半僧半俗的“流寓”生活。后迁至麻城龙潭湖芝佛院,读书著述近二十年。
   
   万历十六年(1588年),剃发为僧,虽身入空门,却不受戒、不参加僧众的诵经祈祷。他有洁癖,衣服一尘不染,经常扫地,以至“数人缚帚不给”。万历十八年(1590年)其《藏书》在麻城刻印出版。万历二十年(1592年)作《童心说》,批点《西厢记》民间文学,刊印《卓吾评点水浒传》。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至二十八年(1600年),到山西、通州、济宁、金陵游历。在济宁、金陵曾两次与利玛窦见面,讨论天主教与佛教教义。二十八年回到麻城。同年冬天,湖广佥事冯应京以“维护风化”为名,指使歹徒烧毁龙湖芝佛院,又毁坏他预为藏骨的灵骨塔。李贽被迫避寓麻城东北商城县黄檗山中。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前御史马经纶闻讯将李贽接到通州,住莲花寺。万历三十年(1602年),都察院左都御史温纯及都察院礼科给事中张德允,上疏奏劾李贽,明神宗见疏即下诏,以“敢倡乱道,惑世诬民”之罪,逮捕李贽下狱,著作被通令烧毁。入狱后,李贽听说朝廷要押解他回原籍福建,感慨道:“我年七十有六,死耳,何以归为?”又说:“衰病老朽,死得甚奇,真得死所矣。如何不死?”写遗言诗曰:“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我今不死更何待?愿早一命归黄泉!”三月十五,呼侍者剃发,夺其剃刀割喉,气不绝者两日,三月十六日(公历5月7日)子时气绝,享年76岁。东厂锦衣卫写给皇帝的报告,称李贽“不食而死”。马经纶葬之通州,墓今犹存,在北京市通州区海子公园燃灯塔西侧。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李贽的学生汪可受,以及梅掌科、苏侍御捐银钱为李树碑。据说“卓吾血流二日以殁,惨闻晋江,士庶甚闵,于晋江西仑作‘温陵先师’庙,颇奉香火,后毁于兵燹。”李贽生有4子3女,除大女儿外,其他都不幸夭殇。
   
   思想——李贽深受“阳明学”支流“泰州学派”影响,是罗汝芳学生,把王阳明与罗汝芳的学说推向极端,鼓倡狂禅最激烈。黄宗羲说:“李卓吾鼓猖狂禅,学者靡然从风。”针对当时官学和知识阶层独奉儒家程朱理学为权威的情况,贬斥程朱理学为伪道学,提出不能“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朱国桢提及:“今日士风猖狂,实开于此。全不读《四书》本经,而李氏《藏书》、《焚书》人挟一册以为奇货。坏人心,伤风化,天下之祸,未知所终也。”诗文多抨击前七子、后七子复古之主张,认为《西厢记》、《水浒传》就是“古今至文”。公安派三袁兄弟受其影响较深。晚年颇好史学,据历代正史纂《藏书》,又广泛收集明代资料撰写《续藏书》,对传统史学观点有所突破。李贽承认个人私欲,“私者,人之心也,人必有私而后其心乃见”。“天尽世道以交”,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换关系、商业交易合乎天理。
   
   自述——李贽自称“不信道,不信仙释,故见人则恶,见僧则恶,见道学先生则尤恶。”在《自赞》一文中,他毫不掩饰自己的个性:“其性褊急,其色矜高,其词鄙俗,其心狂痴,其行率易,其交寡而面见亲热。其与人也,好求其过,前不悦其所长;其恶人也,既绝其人,又终身欲害其人。志在温饱,而自谓伯夷、叔齐;质本齐人,而自谓饱道饫德。分明一介不与,而以有莘借口;分明豪毛不拔,而谓杨朱贼仁。动与物迕,口与心违。其人如此,乡人皆恶之矣。昔子贡问夫子曰:“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若居士,其可乎哉!”关于落发为僧,在《与曾继泉》一文中,李贽写道:“其所以落发者,则因家中闲杂人等时时望我归去,又时时不远千里来迫我,以俗事强我,故我剃发以示不归,俗事亦决然不肯与理也。又此间无见识人多以异端目我,故我遂为异端以成彼竖子之名。兼此数者,陡然去发,非其心也。”坦然入狱:“名山大壑登临遍,独此垣中未入门。病间始知身在系,几回白日几黄昏。 ”遗言:“倘一旦死,急择城外高阜,向南开作一坑,长一丈,阔五尺,深至六尺即止。既如是深,如是阔,如是长矣,然复就中复掘二尺五寸深土,长不过六尺有半,阔不过二尺五寸,以安予魄……未入坑时,且阁我魄于板上,用余在身衣服即止,不可换新衣等,使我体魄不安……即安了体魄,上加二三十根椽子横阁其上……使可望而知其为卓吾子之魄也。周围栽以树木,墓前立一石碑,题曰:‘李卓吾先生之墓’。”
   
   著作——《李氏藏书》六十八卷。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刻于金陵。《李氏续藏书》二十七卷。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刻。《史纲评要》三十六卷。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霞猗阁刻。《李氏焚书》六卷。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刻于麻城。《李氏续焚书》五卷。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新安海阳虹玉斋刻。《初潭集》十二卷、三十卷。明刻。《卓吾老子三教妙述》(又称《言善篇》)四集。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宛陵刘逊之刻。《李卓吾遗书》十二种二十三卷。明·继志斋刻(包括《道古录》二卷、《心经提纲》一卷、《观音问》一卷、《老子解》一卷、《庄子解》二卷、《孔子参同》三卷、《墨子批选》二卷、《因果录》三卷、《净土诀》一卷、《暗然录最》四卷、《三教品》一卷、《永庆答问》一卷)。《李氏文集》十八卷。明刻。《易因》二卷。明刻。《李氏六书》六卷。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痂嗜行刻(包括《历朝藏书》一卷、《皇明藏书》一卷、《焚书书答》一卷、《焚书杂述》一卷、《丛书汇》一卷、《说书》一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